少东偷心无人能防 第十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少东偷心无人能防  作者:宣玫 书号:47368 更新时间:2018-11-6 
第十章
  狭小的办公室里,只剩下柯宏宇以及面无表情的徐仪凡。

  看着徐仪凡,柯宏宇千头万绪,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半天,他才轻叹了口气“仪凡…”

  “你不要叫我!”

  徐仪凡压抑多时的怒气瞬间爆发!

  她紧紧地闭上眼,不想看柯宏宇那歉疚的俊脸。她不能看,她不想心软。

  柯宏宇却再也撑不住,走上前紧紧抓住她的手臂“仪凡!不管如何,你一定要冷静下来,听我说!”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徐仪凡甩开柯宏宇的手,眸子里尽是伤痛。

  “柯宏宇,我不想说你玩了我,但事实摆在眼前,你确实欺骗了我!这么做很好玩吗?堂堂一个大老板,你就是这么处理事情的?”

  “仪凡…”

  “我不想知道你意图瞒天过海的原因,我只想知道,你难道不明白这件事对我的重要?还是,你以为出了事之后,只要哄哄我就行了,所以根本不必在乎我的感受?你如何能自以为是到这种地步?”

  面对徐仪凡痛心疾首的指责,柯宏宇心里一样不好过。

  “仪凡,你言重了!我不是不在乎你,更没行想过要只手遮天。我也许自信,但从来就不自负,更不是将人踩在脚底下那种心高气傲的人!我只是想将这件事带来的风暴减到最低而已!”

  柯宏宇极力辩驳,他想将心里的话全都告诉徐仪凡。

  “你认识我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么指控我并不公平,我对你的爱是真的,绝无半点虚假,这和这件事完全扯不上关系,你不要混为一谈。”

  “柯总经理,你的意思是我错了?我看错你了?误会你的为人?”

  徐仪凡眸子含泪,她用尽力气忍住不让它掉下来。

  “事情都已经变成这样,你还想说多少花言巧语?我问你,早在马尔代夫之前,你就知道我公司有参与这个投资案了,对不?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你是想看我的笑话吗?柯宏宇,这就是你爱我的表现?”

  “仪凡!你不要这个样子。”徐仪凡情绪的反应,让柯宏宇不知从何安抚起。

  “我什么样子?现在,你才终于看清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了吗?”徐仪凡则退后一步,哽咽地说着。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如果爱一个人是像你这种爱法,那么,试问有谁承受得起?谁能忍受让心爱的男人重重打上一巴掌后,再相信对方依然爱着自己?”

  “胡扯!我情愿自己受伤,也不愿看你这么难过!”

  柯宏宇试着要让自己成为二人中冷静的那一个。

  “没错,当我在马尔代夫知道这件事后,曾经犹豫是否要立刻告诉你。但是,我还是决定先按下不提,仪凡,这不是恶意隐瞒,而是我必须花点时间来想办法处理这件事…”

  不等柯宏宇说完,徐仪凡强忍的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掉下。

  “你不要再说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这件事要是还有解决的方法,你又怎会拖到今才跟我承认?”

  “仪凡…”

  “我知道你决定要取消商场计画,一定是经过缜密的考量,我不是不明理的人,我可以理解你的苦衷,但是,我要的是诚实,是你的一颗心!你让我好失望,好难过,好受伤,你懂吗?”

  面对徐仪凡的一字一泪,柯宏宇心如刀割。

  虽然在那个当下,他以为这对二人而言是最好的决定,但他真的错了!他忽略了徐仪凡其实是坚强的,是特别的,她是他的生命共同体,绝对有资格和他一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风

  但是,他却选择了将她排拒在外,让善意隐瞒成了刺伤她自尊的凶器!

  这是他此生作过最蠢的决定!

  “仪凡,我知道我伤了你。不只是因为我的隐瞒,还为了我对你的不信任。你说的对,你是我的最爱,我应该给你和我一起面对这件事的权利才对!”

  柯宏宇深深了口气,继续说着:“只是,你能体谅我当时的心情吗?我担心你会不开心。在这之后,有多少个夜晚,我甚至想像着你的不谅解,会让我们的感情蒙上多大的阴影。你的个性太倔强,我真的不想冒任何一个可能失去你的风险呀!”

  “所以,你便把我当无理取闹的泼妇般隐瞒?你以为你在保护我吗?错,我只看到你不想面对现实的退缩,你让我太失望了!”

  徐仪凡泪眼模糊,难以承受柯宏宇的背叛。想起二人甜蜜的交往经过,一幕幕都让她心里一阵阵痛。

  她多么希望今天这一切都是假的!

  她的梦依然完整,她的爱人没有把她当白痴一样的要!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已经失去了所有!

  “你知道一开始我害怕和你交往的理由,对不对?但你知道为什么我最后还是答应要和你交往吗?”

  徐仪凡闭上了眼,难过地道:“因为我想通了,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她必须把握住她此生最华的时期,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哪怕不会长久,也只愿曾经拥有。”

  “仪凡…”

  徐仪凡的泪珠滴了下来,她哽声道:“但是,你抹煞了我应该拥有的美丽回忆,你太可恶了…你不可以这样对待我!”

  “仪凡,别这样!你这样只会让我愧疚,让我心疼而已!”

  柯宏宇心痛如绞,他重新抓住徐仪凡的手臂,沙哑地陈述自己的心情。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存心要伤害你。你从来就不是我玩玩就丢的对象,我可以发誓,我这一辈子从没有用这么认真的态度,对待过其他女人!”

  “你有没有爱过谁已经不重要了,重点是,我们不能再继续了…不能了…”徐仪凡伤心得泪水直

  柯宏宇急得不断摇着她道:“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的隐瞒?还是因为我取消这个投资案让你不开心了?不!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阻止我们的爱,我绝不容许你在这种情况下离开我!”

  “你还不懂吗?不是我离开你,是你选择不要我!”徐仪凡吼了出来“今天这件事已经足以证明我们之间的差异有多大,你是天之骄子,从小就享尽了众人一辈子也得不到的权势与名利!我们这些平凡人用尽心力争取的东西,在你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她噙着泪,咬着下道:“就像我的公司一样,它对你而言可能是个垃圾,但是,却是我的全部,是我死去的爸和我们兄妹俩的一切!我真的不怪你让它支持不下去,我只是不能原谅你这轻率处理的态度!”

  这一句句的指控,让柯宏宇心如刀割。

  他在乎她的程度,远远超过世上任何一个人,但是,居然是他亲手毁了这一切!他该怎么做,才能挽回她对他的信心?

  “仪凡,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没有那么铁石心肠!也许这件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我确实不会为对方着想太多,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是不顾别人死活的男人!”

  深深地叹着气,他语重心长地说着:“也许我是做错了事,但是,要不是因为太在乎你,我也不会一时间了分寸,让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是个人,一个爱你胜过爱自己的男人,你难道不该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柯宏宇的诚意是这么的明显,徐仪凡却只转头拭去泪水,儿不领情!

  她能接受他的道歉吗?事情能够因为他的认错而有所解决吗?

  徐仪凡紧咬着下道:“事已至此,你再说什么也没有用。就算你决定要商场的案子继续进行下去,也补不了我心里那道深深的伤痕,更无法让我们破裂的感情继续发展下去了!”

  “你真的打算放弃这段感情?在你的眼里,我们之间就这么经不起考验?”柯宏宇痛心地道。

  “这不只是个考验,还是我们两人不适合的证明。既然如此,就让一切结束吧。我有我的生活要过,而你则回到你熟悉的世界去,我们真的完了…”徐仪凡喉头一哽,接下来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虽然徐仪凡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但柯宏宇怎么可能轻易退缩?

  徐仪凡是他的女人,他一生的挚爱,他情愿失去全世界,也不能没有她在身边。

  “我们不会完的!仪凡,我发誓,就算天会塌下来,但是只要真心不死,一切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好聚好散呢?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要我呢?”

  徐仪凡转开眼,几乎是泣不成声。她知道自己口是心非,但难道还有其他方法可想?

  “我没有你,仪凡,你会这么痛苦挣扎,是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放弃过我!”

  柯宏宇不舍地伸手轻抚她的脸,替她拭去泪珠,沙哑地说着:“你爱我,一直都深爱着我,对不?而我同样只心仪你一人,你也应该很清楚。既然我们两个相爱,出发点也都同样是为了对方着想,有什么道理要因为一个可笑的理由而离开对方?”

  “你不要再说了,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再听了…男子汉大丈夫,你应该学会提得起,放得下!离开我,你会得到更大的自由和空间,我不想绑住像你这样一个男人,我真的不想…”徐仪凡紧紧闭上泪眼,咬着泣声说道。

  “你说这些话,骗得了别人,骗得了你自己吗?如果我真的选择离开你,你知道我会变成怎样吗?我将会像断翅的老鹰般,从此失去活下去的希望!仪凡,我不信你会想看到一蹶不振的我!”

  柯宏宇抬起她的眼,她面对自己专注的黑眸,坚定地说着:“你看着我!我的眼里有谁?只有你而已!一直以来,只有你占据我全部的心神!为什么你还在怀疑你在我心目中的分量?”

  “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我…”徐仪凡办颤抖,她还在挣扎着想拒绝柯宏宇。

  但是,柯宏宇说的没错。

  她爱他,为了爱他,她所愿付出的几乎是她生命的全部!她如何再自欺欺人呢?

  察觉到徐仪凡总算有软化的迹象,柯宏宇才叹道:“仪凡,事到如今,难道你真要我把心挖出来让你看?你才愿意真的相信我?”

  他继续深情地说着:“没错,曾经拥有的爱情也许凄美,但是,那种赚人热泪的恋情,就让别人演去!我只想和你一起手牵着手,走在落余晖的彩霞下、在清晨的沙滩中,复一,平淡而平凡地过一辈子,你明白吗?”

  “你又何必呢…”徐仪凡泪眼朦胧,紧咬着颤抖的下,感动得几乎说不出一句话来。

  “因为你值得,仪凡,这世上只有一个女人值得我许下这样的诺言,那就是你。如果你真要判我的刑,那么,就让我在你心里住上一百年,直到天荒地老,这总行了吧?”

  “你这是…”哽咽了半晌,徐仪凡才承认道:“没错,我不是不爱你,只是这件事更加突显了我们观念上的差异,那么,不如就此结束这段感情,这么一来,你既不用为难,而我,也不必再承受一次离别的伤痛…”

  “这就是你想离开我的原因?因为怕失去,所以你就选择了放弃?你太傻了,这不是我所认识的你!”

  柯宏宇叹了口气,执起她的小手,用力贴在自己的心窝上。

  他要借着这个动作让徐仪凡感受他的爱、他的执着!

  “只要我们二人携手,没有闯不过的难关。相信我,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绝不再让你一滴泪,而你,也应该有再继续爱我的勇气,不是?”

  徐仪凡的泪水串串滑落。

  这个男人的意志是那么的坚定,他的爱是那么的令人动容,她到底还在迟疑些什么?

  对于这段感情,柯宏宇就像是广纳百川的大河,不断地放开怀用真心来呵护她、保护她。

  而她,却总是缩在自己的壳里,不但不相信他的爱,甚至一再地逃避退缩。

  今天这一切的事她能怪他吗?不,她该怪的是自己!要不是自己倔强的脾气太让人捉摸不定,他也不会左右为难而选择了隐瞒。

  “宏宇,我…对不起,我以为过分的是你,但,真正自私的人是我才对。你说的对,我没有体谅你的心情,反而责怪你处处为我着想,我…”徐仪凡再次哽咽。

  “傻瓜,别哭了。”

  柯宏宇心疼地将她拥入怀中,柔声安慰着:“这不是谁的错。错就错在我们都太爱对方了,因为我们都太为彼此着想,所以都忘了自己才是对方的唯一。仪凡,如果我保证后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的隐瞒,你就肯原谅我了?”

  “你…这件事我也有错,哪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才想反问你,你真的不在乎后天天对着我这讨厌鬼?”

  听到这话,柯宏宇心头的大石才真正放下!

  他知道,徐仪凡真的想通了。

  她终于放下那可笑的固执,愿意卸下心防,重新回到他的怀里!他终于又拥有了她!

  柯宏宇展开如释重负的感笑容道:“仪凡,虽然你的固执让人有些头疼,但是,我相信在两个人的世界里,除了绵悱恻的情感,还需要有一些新鲜的刺。只不过…”

  他皱起眉头来,又续道:“我希望这种事偶一为之就好,千万别天天上演,否则,我还真怕哪天又像今天这样擦走火,我可是无力再应付一次了。”

  “你要是真的这么担心,不如现在就放手好了,省得夜长梦多嘛!”徐仪凡将哭到红肿的脸埋在他前,闷声说着。

  “那可不行!”

  柯宏宇用力抱紧怀中的她,沉声的道:“既然你选择原谅我,那么,就不许你再说这些傻话!”

  “我这是傻话吗?依我看来,为了一棵树而甘愿放弃整个森林,真正傻的似乎是你。”徐仪凡又不免迟疑起来。

  柯宏宇坚定地道:“如果这是一棵值得收藏一辈子的上好桧木,那么,我确实愿意花上后半辈子,仔细雕刻、专心琢磨,我相信,我一定能创造出让世人称羡赞叹、独一无二的艺术品来!”

  “你…”徐仪凡再次让他所感动。她的男人是这么无怨无悔地爱着她,她何其幸运?

  “仪凡,虽然你终于肯相信我了,但,你真的不怪我让你的公司有倒闭的危机?”二人相拥了一会后,柯宏宇才忧心地开口问道。显然他仍担心这事对二人感情的影响。

  徐仪凡顿了一下,才拾起头来缓声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你会决定这么做,必定有其考量,我没有那么霸道,非要你帮我一把不可。只是…”

  她神情黯淡了下来“这间公司有我爸几十年的心血,我实在不忍心它就这么毁在我们兄妹的手里。”

  她这理智的反应,总算让柯宏宇大大松了口气。

  只要徐仪凡不发脾气,一切都好谈。

  “别担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你有办法可以解决?为什么刚才不说呢?”徐仪凡惊讶不已。

  “你有让我说话的时间吗?”柯宏宇轻点了她额头一下。

  “你别耍嘴皮子了,快说呀!”徐仪凡还真是有点急。

  只是,这回换柯宏宇卖起关子来了“我会说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

  “当然是亲一个罗!”柯宏宇无赖地咧嘴一笑“刚才发生的事,可把我全身的细胞都杀死了大半,要求你亲一下,应该不过分吧?”

  “你…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这些有的没的?”徐仪凡急得跳脚。

  柯宏宇却是将俊脸凑上前去“你不肯给?没关系,我只好自己来了。”

  “你这是…”

  四交接,立刻闪出了热烈的火花。

  不需要多久,徐仪凡不但已经忘了先前二人的争执,更忘了周遭所有的一切人事物…

  #心栖亭*心栖亭

  一个星期后,鸿宇集团并购正鑫的记者会正式召开。

  世贸大楼的大型会议厅里的讲台上,早就布置了一个长型的会议桌。

  面对台下坐着的,皆是两个集团的重要干部,身为合并案的主导着,柯宏宇理所当然的坐在正中央。

  镁光灯不断地闪烁,会场气氛看来平静而和乐。

  在回答过记者一连串的问题后,柯宏宇示意Johnny可以让会议结束了,此时,却有个记者站起身来,言辞犀利地提问。

  “对不起,柯总经理!我这里得到一个消息,不知道正不正确,希望柯总不介意回答一下。”

  看出对方不但来者不善,还似乎有备而来,柯宏宇只轻扬起嘴角,平静地道:“你说。”

  “柯总,虽然你说要将商场计画舍弃,以创造更大的营业收益。但是,听说你女朋友的公司也参与其中,你会不会只是虚晃一招,最后仍然会牺牲股东的权利,而图利自己人?”

  “你是X果报的记者?我女朋友的事情你也知道,果然神通广大。”

  “请柯总说明一下!”

  “本来这事我不想在这里提起,不过,既然你问了,我也不吝惜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面对这尖锐的问题,柯宏宇面带自信的笑容,缓缓回答道:“没错,我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女朋友的公司垮台。所以,对于这个商场计画,我确实另有安排。”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哗然!

  “柯总,你的意思是欺骗我们了?那么,你又何必口口声声说要舍弃这个案子?不如老实承认你并购的决定错误不就得了?”记者针针见血,问得毫不客气。

  但柯宏宇非但并未动怒,反而笑得更加自得。

  “请你听清楚我的话,这位先生。我是另有安排,不是要牺牲谁的权利!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投资案不是不能做,而是必须度过两年的亏损期。依我的判断,两年一过,所能创造的利润可能将大于周边任何一家商场!”

  他垂下眼,看着台下的记者,更详细地解释着。

  “所以,这个案子虽然撤销了,但是,后续方面我已经找了几个合伙人接手,来分担前两年亏损的风险,但因为已经无关鸿宇集团的盈亏,所以我刚才在会议上并未提起。我这么说,可以解你心中的疑惑了?”

  “虽说如此,难保你不会私下金援你的女朋友。你是鸿宇的老板,就算以个人名义投资,但这仍属于重大讯息,你没有告知投资者,就是你的不对!”记者继续穷追猛打,丝毫不放手。

  “是吗?但我私下投资的股份只占不到百分之一,也就是只有几千万而已,依我个人的财力,这点小投资应该还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吧?”柯宏宇信心十足。

  “但是——”

  “好了!你要是还有关于商场投资的问题,麻烦请找这个案子接下来的主要投资者沉定天,我想他会回答你所有的问题!”

  柯宏宇站起身来,要离开之际,突然转过头来,语气平淡、却威胁意味十足地对着记者道:“对了,请代我问候一下爆料的江小姐,就说我记住她对我,以及我女朋友的关心了。”

  此话一出,记者错愕不已。

  而柯宏宇也不再瞧他一眼,跨着稳步走进休息室。

  休息室里,只有徐仪凡蹙着眉头来回踱步。

  见到柯宏宇进门,她急急上前问着:“怎么?我刚才听见有记者问你投资案的事了?是不是这么做仍然不行?”

  原来,她已经借着麦克风听到所有的对话。

  “别担心,没事的。今天一次讲清楚也好,省得后那个江青霞再捅我一刀,我还要再开记者会澄清。”柯宏宇拉着徐仪凡一起坐下。

  “那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为什么就是不肯收手?”提起江青霞,徐仪凡仍是一肚子气。

  “算了,咱们也不必和那种人计较。反正,我敢向你打包票,她后将很难有机会再出现在咱们面前了。”

  “你的意思是…”

  “杀人不必见血。对她而言,失去舞台就是她的致命伤,我想她若是聪明的话,就该学会退隐的艺术,否则,若想在这个圈子继续混下去,只会自找难堪而已。”

  “是吗?”其实,徐仪凡的重点根本就不在江青霞身上。

  她不安地道:“你老实告诉我,这个案子是不是真的没问题了?其实我和我哥商量过了,如果你真会为难的话,不如就依照你的原订计画进行吧!公司垮了就算了,省得你还要拖你的朋友下水。”

  “傻瓜,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现在就算你想反悔也没用了。更何况,不只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就连雯心的老公也参了一脚,难道你怀疑我们的判断不成?”

  见四下无人,柯宏宇索将徐仪凡拉到大腿上坐着,并在她的嘴上啵了一个响吻。

  “放心吧,我向你发过誓,后不管怎样,都不会再欺瞒你。所以,我可以十分明白地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所有你担心的事,包括我,以及你的公司,都不会再是让你烦恼的问题了。”

  “你哟,怎么这么有自信?”

  “事在人为,仪凡,把你自己放心地到我手上吧!我的肩膀够硬,担得起来的。只不过,现在反而有件事让我不安。”

  “什么事?你这个大老板还有伤脑筋的事?”徐仪凡依偎在他温热厚实的膛,心里无限踏实。

  柯宏宇轻抚着她的长发,柔声道:“怎么会没有?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我的女人会因为接下来公司业务变得太忙,而不出时间来和我一起去度假。”

  徐仪凡轻啐了一声,嗔道:“什么嘛,我不是说了?虽然经过这件事的教训,哥哥看来是成稳重多了,但是,我还是走不开身呀!”

  “这点我也知道,但我还是不想你忙得昏天暗地。你知道吗?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出去吃饭了,工作狂。”

  “工作狂是你吧,大老板。”徐仪凡用手指戳着他的膛道:“要不,其实我也很想和你再去一趟马尔代夫,毕竟那里与世无争,远离尘嚣,身心都可以得到暂时的沉淀,确实是个度假的好地方。”

  柯宏宇笑了起来,他促狭道:“看来你怀念在那里度假的日子。你难道忘了,就在那里,我作了欺骗你的决定?”

  “讨厌!你干嘛又糗人家?”

  徐仪凡嗔怒地又捶了他一下,才叹着气,娓娓道出自己的心境。

  “宏宇,我很抱歉我的反应让你这么难过。你说江青霞太幼稚,我觉得我才不成呢!现在想想,居然为了这件事责怪你,我心里也不好受。我保证,今后若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我不会再先入为主地发脾气了。”

  “真的?”柯宏宇抚着她细致的背,轻松问道。

  “没错,经过这件事,我才发觉有件事比自尊还要重要,那就是谅解。幸好你教会了我爱和信任之间的关系,否则,我若是再这么固执下去,可能真要变成一个固执到老的老巫婆了。”

  “那么,你肯定是最美、最叫人无法抗拒的老巫婆。”

  柯宏宇低下头,试着要吻他心目中最爱的女人“来,美丽的巫婆小姐,经历这么多风风雨雨,如今我们的爱情终于有个圆的结果,那么,是不是可以赐给我一个甜蜜的吻作为奖励呢?”

  徐仪凡轻啐了一声“你讨厌啦!这里又不是自己家里,要是让人看到该怎么办?”

  “呵,最好有人肯将我们的事公诸于世,也省得你这只小白兔,还以为自己有逃离我手掌心的一天。”柯宏宇一脸的不在乎。

  “你哟,唯恐天下不!”

  “天下会不会,那可不关我的事。但我的整个人、整个心已经为你疯狂了!”

  柯宏宇凑上前去,浓情意地在她办结实地印上一个深刻绵的吻。

  好半天后,他才意犹未尽地贴在她的边,哑声道:“小白兔,大野狼肚子饿了,你是否该贡献一下你这人的身子,让我好好地餐一顿呢?”

  “你哟,一下子巫婆,一下子又小白兔的,我有这么善变吗?”徐仪凡娇嗔地睨着他。

  “你不善变,善变的是我,这可行了吧?”

  柯宏宇又上她,吻了大半天后,徐仪凡才两颊晕红,小声地道:“好了啦…不可以在这里,我们回家去吧。”

  这话让柯宏宇朗声大笑起来。

  这笑声是如此的足,可以明显感受到柯宏宇笑声里的幸福。

  没错,他们是该回家去了。

  不管家在哪里,只要有徐仪凡在的地方,就是他柯宏宇永久的停靠站。

  他将一辈子守护着她,直到二人发苍苍、视茫茫,终生不悔!

  编注:别忘了,《情挑少东》还有《少东放电无人能挡》、《少东索情无人能躲》、《少东猎爱无人能逃》喔! wWW.n6XS.coM
上一章   少东偷心无人能防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少东偷心无人能防》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少东偷心无人能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少东偷心无人能防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