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恶少 第十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恶少  作者:许诺 书号:47372 更新时间:2018-11-6 
第十章
  那一天过后,靓伶已经三天没有见到齐非了,她魂不守舍的待在办公室等他来公司。

  这时候她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她欣喜的表情随着来人走进转为失望。

  “琳达,是你。”靓伶说。

  “白小姐,这是公司准许你的假单。齐先生批准你的假从圣诞节到美国新年结束,共计十天,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假期。”

  “谢谢。琳达,齐先生人呢?”

  “齐先生提前出国度圣诞节了。”琳达语带暧昧。

  靓伶静默不语,竟当场发怔。

  “白小姐?”琳达叫她一声。

  “哦?”靓伶无神看着她。

  “如果没有事,我先出去了。”

  “好,谢谢你。”

  “我了解你的心情。”琳达画蛇添足的补说这一句话。

  她哭笑不得,让身体深陷在椅子里,心情沮丧不已。

  呆想半晌,她觉得自己现在一定要找人谈谈,否则日子真不知道该如何过下去。

  正确的说,是她不知道要如何在齐氏待下去。见不着齐非会想念;真要见着了,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

  靓伶想打电话给黎璃,手拨了一半才想起她现在人正在马尔地夫拍MTV,于是颓然的放下电话,又陷人长长的思考。

  “光宇,中午可以跟你吃个饭吗?”靓伶头一回主动打电话给他,约在他们上一次见面的地方。

  “对不起,我迟到了。”王光宇兴冲冲的坐在她对面。

  “没关系。”

  “没想到你会主动约我。”王光宇高兴的说。

  此时服务生来为靓伶的续杯斟咖啡。

  “你来很久了?”

  “没有心情工作,就提早来这里坐。”靓伶无情无绪的说。

  “发生什么事了?”王光宇关心的问。

  “没事。”她嘴巴说没事,声音却是哽咽。

  王光宇抱持怀疑的态度。“我很高兴你依旧愿意把我当做朋友。那一天晚上之后,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唯恐你不会再跟我连络。”他也不直接追问。

  “怎么会?你是一个会听别人说话的朋友。”

  “希望也包括你在内。”

  靓伶翕动一下鼻翼,本想轻松的淡然一笑,但表现出来却显得矫枉过正,更让人心疼。

  “很痛苦吧?”王光宇一针挑开她的心事。

  “你…”靓伶脸上的表情由惊讶到感激,最后她不顾旁人侧目的眼神,大方的在他面前哭出声。

  王光宇耐心地等她哭够了,才为她递过面纸。

  “谢谢。”靓伶擤一擤鼻水之后,沙哑的说:“感觉好多了。”

  “在别人面前肆无忌惮的哭出来,总比一个人暗自饮泣来得畅快。”

  “是的。”靓伶平静许多。“光宇,你知道我为了什么在哭?”

  “齐非,对吧?”

  靓伶苦笑一下。“这么明显?”

  王光宇沉一会儿,才郑重其事的说:“不瞒你说,是黎璃告诉我,现在是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你们怎么会?”这事倒出乎她意料之外。

  “如果我知道她会把你伤得这么重,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黎璃做任何事。”

  “我不懂,我跟齐非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些照片是我提供的。”

  “你?!为什么?”

  “因为我想让你认清楚齐非的花心本,不要再自欺欺人,以为自己可以让他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王光宇讪讪的说:“如果让你因此伤心难过,我感到很抱歉。”

  “我想这件事也是黎璃告诉你的。”

  “其实当我把照片交给她那一刻我就后悔了,我忽略了她的私心。”王光宇自嘲的说:“我何尝不也存有私心…”

  靓伶略明白一二!不过这已无关事情的轻重。

  “靓伶,有什么事是我可以为你做的?”

  她摇头。

  “那——我去跟齐非谈一谈,或许事情有转圜的余地。虽然我不认为他配得上你,可是我愿为你做任何事。”

  “谢谢,但是没用的,这不是事情的重点。”

  “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靓伶故作轻松的说:“我有十天的假期,这段期间在享受家人的温暖之余,我一定可以忘记伤心事并好好调适心情。”

  “你还会回来台湾吗?”

  “我一定会回来。在这里我还有工作!不仅是因为和齐氏还有工作契约的关系.最重要的是我要对这份工作负责。”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跟你聊一聊之后,心情不再那么沉郁了。晚上不用工作吧?”

  “不是很重要,我可以推掉它。有事?”

  “我想请你带我去找具有中国风味的东西,当做送给家人的圣诞礼物。”

  “没问题。”

  晚上,靓伶选了一件纯手工制的中国棉袄给妈咪,以及绣有原住民图腾的披巾送给大嫂;当他们穿越西门闹区,经过一处人汹涌电视墙,一大片荧幕上正在转播娱乐新闻,主播以俏皮的口吻播报一则消息:黎璃在马尔地夫拍摄MTV,被记者拍摄到齐氏唱片总裁齐非前来殷勤探望的照片,据记者看来此趟应该是前来跟黎璃小姐共度圣诞佳节…

  王光宇忧心仲仲的看着靓伶。

  “已经…无所谓了,走吧!”

  ?

  回到美国纽约的家,靓伶以为一切都会好转起来;她想.沉浸在家中温暖的怀抱应该就会忘记齐非,可是没有。

  当她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脸上虽是堆笑容!但她的心始终虚软无力,提振不起来。白母看在眼里,却没有当面点破。

  靓伶终意兴阑珊、足不出户,仿佛外面家家准备过圣诞节的欢乐都事不关己。

  圣诞节晚上,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聚在一起吃火大餐,唯独靓伶心事重重,她看着堆在面前的食物,一阵恶心涌了上来。

  “怎么了?”白母关心的问,目光盯着她瞧,一点也没有忽略。

  “可能吃惯了中国菜,一时之间又换了西餐,胃肠有些适应不良。”靓伶临时想来一个理由,随口胡诌一番。

  “来,先喝一碗清淡的汤。”白母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

  “好。”靓伶的眼泪差点就泫然而下,她突然想到齐非为她卷袖煮羹汤的情景。

  “自从你从台湾回来之后,整个人就怪怪的,在台湾发生了什么事?”白母跟白父相互换一个眼神。

  “我在台湾一切都很好,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在台湾为大家挑选了礼物,在房间,我现在就去拿。”靓伶飞也似的躲到房间。

  接下来的节目靓伶都很积极的参与,跟以往没有什么两样。圣诞夜过后二天,靓伶从医院出来,踽踽的独行在街头。

  她坐在家中附近的公园,毫无焦距的看着远方,冷风呼啸,她一点也不觉得寒冷。

  “丽莎?”

  靓伶楞了一下,才想起现在她人正在美国,四处看了一下是谁在呼唤她。

  “这么冷的天气,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呢?”杰生从她身后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正要去找你,远远就看到你心不在焉的拐进这里,所以就跟来了。回来怎么没有通知我?”

  “我不想造成你跟珍妮的困扰。”

  “胡说!珍妮你也认识的,我们都很期待见到你。”

  靓伶轻笑。“你还是一样,你永远都分不清楚我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她侧着脸。“珍妮人呢?”

  “在欧洲拍戏。”

  “我很高兴看到你跟珍妮交往,她是很好的女人,你也值得她去爱。”

  “那你呢?你妈咪很担心呢!她说你回家之后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现在你还愿意把心里的烦恼说给我听吗?”

  “妈咪也真是的,她难道忘记你已经不是我男朋友了?”

  “我永远都是你最好的朋友,愿意随时听你倾诉心事。”杰生握住她冻僵的手,不断地在他手心里摩擦着。

  靓伶的心窝起一阵暖。“我…怀孕了。”

  他讶异的停下手上的动作。“齐非的?”

  靓伶点点头。

  “混帐东西!”杰生重重的咒骂一句,然后问:“他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结婚?”

  “我们不结婚。”靓伶平静的说。

  “什么?!他到底还算不算是个男人,竟然敢做不敢当!”

  “杰生,这不关齐非的事。”

  “你还在替他说话!”

  “我不是替他说话,而是他不会知道有这个孩子;我不打算告诉他。”

  “丽莎,这不像是你的个性,你以前平白无故吃了亏,就一定会站起来据理力争,现在你为什么不替自己和孩子争取呢?”

  “是我的错,我不该爱上朋友的男人,而且…这辈子齐非大概也不会谅解我了。”

  “发生什么事了?”

  靓伶摇摇头。“都过去了。”

  “几个月之前黎璃来美国,我跟她聊过几次,也从她那里约略得知齐非这个人,在她要回台湾的时候,我才请她要多提醒你一些,千万要跟他保持一点距离,没想到你还是逃不开那个男人的魔力。”

  黎璃真是用心良苦啊!靓伶此刻也只能祝福她能真正拥有齐非。

  两人沉默半晌,杰生忍不住开口:“那么这一次回来美国,你就不打算回台湾了?”

  “我的工作合约到明年春天才期,我不想毁约。”

  “这件事可以请美国的公司帮忙。”

  “不用了。刚才我就是在想这个问题,我想到明年春天的时候,肚子还不致于太大,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就算真的被人知道了,就推托是这圣诞节时在美国跟男朋友有的就行了。”

  “跟我结婚,我愿意做孩子的父亲。”杰生抓住她的手,认真的说。

  “杰生!”靓伶感动万分。“谢谢你,不过这对你和珍妮太不公平了。”

  “我不能让你当未婚妈妈。”

  “我已经准备好要当未婚妈妈了。”靓伶把手伸进厚重的大衣里,摸着肚子,坚定的说:“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可是…”杰生还想说服她,可是一接触到靓伶的目光便作罢了。“那你的家人怎么办?”

  “我会找机会告诉他们这件事,以及我的决定。”

  杰生心生怜恤的把她拥入怀里。“我勇敢的小女人,你不会一个人,我们一定会帮助你。”

  ?

  圣诞节过后,大家都在等着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在十二月最后一天晚上,纽约许多民众都喜欢跟家人或者最亲的爱人来到时代广场,一起倒数并拥抱新年度的来临。

  靓伶原本只想待在家里跟父母一起等待新年,可是妈咪一直怂恿她出去跟大家热闹热闹,高高兴兴的接这个跨世纪特别的一天。

  她不想拂逆妈咪的好意,更明白每个人都想使她开心,于是就答应杰生的邀请,跟他去时代广场见证这一刻。

  只剩下最后三个钟头,杰生便带靓伶出门了。

  一路车,他们决定提前把车子停好,然后步行过去。

  这广场真是万人空巷也不足以形容,他们左挨右挤的,才站定一个位子。

  “你还好吧?”杰生紧紧牵牢靓伶的手,唯恐她被陆续涌进来的人给冲散,更担心她腹中的胎儿。

  “杰生,怀孕又不是生病,而且我没有那么脆弱,你不用每隔一段时间就问我一次,你从刚才直到现在,问了不止一百遍了。”

  “我真的不放心…”他左看右瞧壅的人,不免细心的戒护她。“我在想带你来这里是否是个好主意。”

  “当然是好主意,今天如果没有来见证,后我一定会不时的把遗憾挂在嘴上。”

  突然,后面的人如涛般向前推涌了一下。

  “小心!”

  靓伶被人推了一下,在站不住脚的当头,觉得身后有人扶了她一把。

  好熟悉的中文!

  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扭过头去,一瞧,整个人都怔住不动。

  “齐…非?!”她的声音并没有发出来,只有嘴形在颤动。

  杰生发现他的手没有牵到靓伶,急忙回头张望。

  “我还以为你走…”杰生也看到齐非了,他怀疑的询问靓伶:“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他想干什么?”

  “我不知道。”靓伶低声回答。

  “走,别理他!”杰生拉着她的手就要往前挤去。

  靓伶一步也没有移动。杰生看着她,又看着他。

  突然又是一阵推挤。

  齐非眼明手快的一把将靓伶搂住,免得她被挤散,杰生见状调头就走。

  “杰生…”靓伶叫他,想追上去,又舍不得离开,她的目光从刚才一直定格在齐非身上。

  “跟我来。”齐非不由分说的就把她带往广场的边陲地带。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真巧!”靓伶想把话说得平稳一些,但是她实在太激动、也太惊奇了。

  “不是巧,而是我从你家一路跟随在你们后面。”

  “你…”靓伶愕然。“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齐非激动的拥抱她,把头藏在她的秀发里,喃喃的说:“你让我活像个傻瓜!”

  “齐非…”靓伶用力挣脱他的拥抱,仰头就问:“你人来了,那黎璃呢?”

  “为什么问她?不关她的事!”

  “你不是到马尔地夫跟她会合,一起过圣诞节吗?”

  “我是去马尔地夫找她,但不是去跟她过节,而是去把事情搞清楚。我不相信你和我在一起就只为了愚我,我更不甘心事情是这样…”

  “黎璃怎么说?”靓伶怀心期待又紧张的问。

  “她骂我活该!”齐非苦笑一下。“我不在乎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谁叫我爱上你呢!”齐非深深给她一吻。

  “你…爱我?!”靓伶以为她听到世纪末最后一则神话,她害怕当时间走到十二点,本世纪结束了,这神话的魔力就会解除、眼前的人也会消失。

  “你怎么可以怀疑我的话!”齐非说:“甜心,那一次我跟你提结婚的事之前,我曾跟你说过,你可以相信我。”

  “你不为那些话怪我?”

  “我虽然很生气,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怪你?那些女人我虽无心伤她们,可是她们也确确实实的为我伤心流泪。”齐非轻斥她。“你也让我尝到这种滋味,所以我能体会这种痛苦。”

  “齐非,我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要这样对待你,黎璃跟我提起这件事时,我根本就没有点过头。”

  “好了,我知道了。无心引我上勾,可是你全身上下在在都让我无法抗拒,我是姜太公的钓竿上,情愿上勾的鱼。”

  “你说的好深奥,我听不懂。”她的脸上有笑容。

  “听不懂没关系,只要听懂我爱你、我需要你就够了。”

  “齐非!”靓伶喜极而泣的扑到他的怀里。“那…黎璃怎么办?”她是她的朋友,她跟齐非的关系是靓伶心里难以削平的疙瘩。

  “我承认黎璃跟我的感情很好,但并不是你想象的亲密。我欣赏她的唱歌天赋,所以就对待她比一般歌手纵容,我也知道她心里的渴望,所以不愿直接拒绝她、让她太难过,所以对她一次比一次强烈的暗示都采淡然漠视处理,没想到却引发她一肚子的报复心。”

  靓伶定定的看他一副斯人憔悴的模样,决定相信他。“你知道这段日子我有多难熬!”靓伶忍不住娇嗔一句。

  “我也不好受啊!”齐非让她舒服靠着他的身体,手轻柔的抚她的头发。“你是知道的,我身边一直不缺女人,也从她们那里得到溢出来的奉承,可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对哪一个女人付出,直到认识你为止。靓伶,我在你身上学会爱人,并且是只愿付出而不求受惠。”

  靓伶感动不已,情绪略微激动。

  周遭的情绪达到沸腾,每个人都屏息等待倒数时刻的来临。

  “齐非,”靓伶想给他一个爱的鼓励,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又起了一阵恶心感。

  “怎么了?”齐非担心的看着她。

  靓伶回以甜蜜又神秘的笑容。

  “你?!”

  她点点头。“以后当你手中怀抱着我们的孩子时,那些女人就再也没有机会对你投怀送抱了。”

  他兴奋带喜悦的搂一搂她叫:“求之不得!”然后又小小声地哀悼:“不过我在家中的地位就不保了,我看我的家人不仅是将你当做女英雄的崇拜,而且还会把你当女王般的伺候。”

  广场的人开始齐声喊着:“七、六、五、四、三、二、一…”一阵欢呼雷动。

  一朵烟火率先夜空绽放,接着万朵齐开,绚丽非凡。

  “新年快乐!”靓伶跟齐非互道一声,四片瓣紧紧的吻合。新的一年,新的希望,也是新的开始。

  —全书完— wWW.n6xS.coM
上一章   风流恶少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风流恶少》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风流恶少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风流恶少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