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不服输 第10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你不服输  作者:夏滟 书号:47788 更新时间:2018-12-6 
第10章
  一行人回到袁品仪桃园老家,袁家二老望着眼前两人,陷入极大的烦恼。

  他们这个工作狂女儿到二十九岁了还没任何好消息,之前交往的男友更在她去日本之后也散了,他们天天为女儿的幸福伤透脑筋,趁女儿这次休假回来,特意安排了一系列的相亲活动,偏偏千算万算算不到——

  “伯父、伯母,两位好,我是品仪的男友,邢拓磊。”

  袁家二老面面相觑,看着这个在机场凶神恶煞地追着他们女儿跑,此刻却笑咪咪地向他们自我介绍的男子。他身材结实,五官帅气,一双人桃花眼更是眨啊眨地惹人心跳,袁母整个人呆住,嘴巴张成O字形,还是袁父在旁咳了一声,拉回太座大人的心神。

  袁品仪看着这一幕,笑出来,手肘抵了抵邢拓磊,要他收敛一点。这“Magicsmile”的魅力,看来连她上了年纪的娘也躲不过。

  两人甜蜜的小动作看在二老眼里又是一阵无言以对。奈阿捏?

  “呃…你们交往多久啦?”

  “回伯母,差不多半年。”

  “才半年?”袁父叫出来。“你们是什么时候决定结婚的?”

  袁品仪和邢拓磊相看一眼,前者红了脸。“正确来说…是一个小时前。”

  这突来的消息震得两老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他们连这男的做什么、家里有什么人、可不可靠都不清楚,女儿就已经跟人家私订终身了…对啦,他们是安排了相亲,但问题是隔壁家儿子阿连为人憨厚老实,是邻里间都知道的事,这男人…

  面容过俊,一脸桃花,不安分的可能很高!

  “那…你又是做什么的啊?”袁母再问。

  “公关。”

  邢拓磊还来不及加以解释,袁父便反应很大。“公关?!啊那个不是…牛郎?”

  “噗!不是啦,是类似发言人之类的,总之就是一间公司的门面…我这样解释对吧?”袁品仪看向他。

  “你干脆说是门联算了。”邢拓磊翻了个白眼。“差不多是那样,我之前在BeautyDesire,现在刚离职,但——”

  “离职?为什么离职?”袁母也反弹。这男人该不会是时下所谓的“草莓族”吧?“现在工作不好找啊!”“妈,他离职是因为我。”接收到邢拓磊不苟同的眼神,袁品仪咳了咳。“好吧,百分之三十是因为我。”

  她将两人认识的过程向父母做了大概的解释,中间扣除老人家不宜的情节,袁父袁母听得睁大了眼,连连称奇。好浪漫耶!真想不到视工作如命的女儿居然为了人家抛弃前程,对方甘愿追随,这要发生在哪个街坊邻居身上,他们肯定要赞叹一番,问题是故事主角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女儿…

  “那你们都没了工作,这要怎么办?”

  “丈母娘不用担心。”感受到老人家的软化,邢拓磊打蛇随上,称呼马上三级跳。“关于这部分,我早已经想好了——我打算自己设立一间公关公司。”

  “啊?!”这一声惊呼来自袁家三人,尤以袁品仪反应最大。“真的假的?你…你要自立公司?”

  “Whynot?”邢拓磊耸肩,这是他一直以来都有的念头,原本是打算在BD多建立一些人脉和资本,但现在也无妨。“目前资金方面没什么问题,就是人力还在筹措,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不会太久的。”

  话已至此,袁家二老不再口,他们看着这个男人,一反刚才的言笑晏晏,转而出一种志在必得的坚定神情,他自提包内掏出文件,摊在二老面前,开始向他们讲解他的计划、打算。他眼神认真,一字一句透着力道,打入心爱女人双亲的心坎,显然是做好了十足准备。

  为此,他们被折服了。

  袁品仪听着,渐渐地出了微笑。她不打扰他们,走去厨房泡了茶过来,看着心爱男人向她的父母展现自己的能力,内心足,而她的父母尽管听得一愣一愣的,但为了女儿的幸福还是努力收。

  “爸、妈,你们不用担心,他是很的男人。”她看向邢拓磊自信的表情,嘴角一勾。“因为是我挑中的。”

  袁母看向女儿。这女儿从小独立自主,不任别人安排她的人生,而他们也相信她,放她一人去闯。如今,她带着她的选择回来,目光熠熠,没有怀疑,他们知道,为人父母该做的,就是像过去一样,给予全权的信任和祝福。

  袁母叹口气。

  “我们这个女儿脾气倔,子又好胜,以后…就要麻烦你多担待了。”

  这一晚,邢拓磊留宿袁家客房,饭席间只见他公关本尽出,和不再忧心的二老相谈甚,袁母被哄得呵呵笑,袁父则是跟他一块儿品茗兼下棋,连袁品仪都不晓得自己的父母竟然如此健谈。

  好不容易二老累了,晚上十点,两个小的终于能够休息。

  袁品仪洗完澡出来,透过沾着雾气的镜片看见邢拓磊正躺在她上看着某样东西。她走近一看。“你怎可以看我的毕业纪念册!”

  “怎么,不能看?”邢拓磊哈哈笑,左闪右躲,把手抬高,硬是不让她抢走手中笨重的簿子。“刚刚是谁叫我‘请自便’的?”

  “我收回!”可恶!袁品仪人矮,够不着,两人幼稚地在她的小房间内追逐,她索上前一把扯开男人衣裳,使出必杀绝技——狠狠咬他一口。

  算她狠!邢拓磊吃痛,终于认输。“好好好,别咬了,还你就是…干么怕人看?高中时的你明明很可爱啊。”他笑。“喔,还有小学国中也不赖的。”

  哇咧!“你全看了?”

  “那时候还有发不是吗?清汤挂面的你,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他抱住罢洗浴出来显得香软的她,起她一绺发丝。“不过,我还是喜欢你长直发的样子。”

  “我真怕嫁给你之后要学那个‘长发公主’的女主角,每天把头发放下去让你爬着回家。”

  “我又不是变态!”邢大少抗议了。“现在这个长度,刚好。”

  袁品仪笑意盎然,懒懒地攀上他膛。他说喜欢她直发的样子,她便不曾想过要改变自己的发型,唉,讨厌,她不喜欢连这种小细节都被对方——掌控的感觉,太没自我,偏又抵抗不了…

  “我怎知道你是不是变态?我们才交往半年而已,也许你的‘真面目’还没出来呢!”

  “那你倒是不怕死,趴变态的膛趴得很顺嘛!”

  “我又没说你真的是,承认得这么迫不及待,嗯…有鬼喔!”她仍是笑笑,可眼眸深处,犹豫和担忧一闪而逝。袁品仪微微一叹。“你…真的确定了?”

  “嗯?”

  “真的确定了,就是我?”

  邢拓磊脸上的笑闹因而消失,他瞅着她,敛容正。“你呢,你确定了吗?”

  他的询问,一字一句都很慎重,袁品仪怔忡着,不否认在机场相会的时候,他们沉浸于那样情的气氛下失却了冷静,但在这一刻,上他视线的瞬间,内心浮现的答案竟是再清楚也不过——

  她确定。

  问题是他们相识、交往至今不过一年,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这般地信任?

  她对上邢拓磊的眼,忽地像是回到了他们初遇之时,他毫不掩藏地向她释出好感,她承接着,心中疑惑的仍是:会不会太快了?

  那时候,他是怎样讲的…

  “我说这位客人,你菜点了,也吃了,没什么不总该付帐了吧?”久等不到回答,被她上的邢拓磊翻了个白眼。这女人未免也太擅长打击他的自信心了吧?“这么不确定,不如先吐出来再说——”

  “哇!不要不要不要——”见他准备拔下她手上的戒指,袁品仪不依了,硬是把手回,护在口护得紧紧的,结果看男人一脸得逞,才晓得自己上当了。“你——”

  邢拓磊俊眉一挑。“看来喜欢的嘛!好好戴着,别掉了。”

  这男人!“是啊,我菜点了也吃了,可是东西还没消化干净,我怎知道有没问题?隔天拉肚子怎么办?”

  “你可以去挂号,确定是餐厅东西不干净而不是自己吃太多出毛病,就可以向餐厅申请赔偿。”

  “我才不会吃太多咧!”袁品仪哇哇叫,大抗议。“我食量不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小得可以下一个我。”邢拓磊在她额际送上一吻,唉,千万不可以和女人讨论她的食量,记住了。“至于这个嘛…”

  他轻抚她戴着婚戒的无名指,眼波轻柔,看见心爱的女人戴着自己悉心挑选的戒指,他想,天底下没什么比这个更教人足了。

  “反正只是订婚,只要某人不跑,我不急着绑人。”

  袁品仪的心化了,他的目光温柔得几乎要使她溺毙其中,她险些落下泪来,为他不着痕迹的体贴。他总是快她一步,走在前头,有时强势地拉犹豫不决的她一把,有时却又好耐心地停在原地等她追上,她因此被他感化,成了爱的信徒。

  快又如何?慢又如何?有人爱情长跑七、八年,好不容易步入礼堂,换来的却是一辈子索然无味的坟墓生活,时间不代表什么,重点是有没有那个心、愿不愿意跨出那一步。

  她想忠于自己的感觉、自己的选择。

  两人在袁品仪老家住了三天,这三天,邢拓磊可是切切实实地获得了袁家二老的信赖,直到两人要回台北了,袁父才把女儿拉到一旁,小声告诉她:“你爸我啊,早决定哪天你带男人回来,一定要带他去钓鱼,因为钓鱼最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我看这小子,拿得起放得下,不会拘泥于得失,却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你跟着他,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爸…”

  袁品仪为父亲内敛的关怀感动,袁父拍了拍女儿肩膀。“好好保重,有空多回来看看,知道吗?”

  “嗯。”她抱住案亲,这些年她一直独自在异乡打拚,差点要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家”如今,她虽已抛下那些长年累积下来的成就,但还好,真正重要的东西,始终都在。

  邢拓磊提醒她。“走了。”

  “嗯。”而且,还多了这个人。

  他们回到台北这繁华忙碌的城市,可卸下工作的他们,无事一身轻,袁品仪彻底打扫自己的屋子,她白天散步,有空自己下厨,料理生活,发现即使少了工作,她的人生并未因此而缺漏了什么。

  当然,这不代表她厌了。

  她只是发现人生还有许多值得品味的事物,包括和重要的人相处的一分一秒。

  回台北后一个星期,一天晚上,袁品仪偎着邢拓磊。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怎?”

  “我昨天接到公司的电话,他们要我回去上班。”电话是总经理亲自打来的,表示这次的企划密案已经彻底查清楚,是内部员工干的好事,原因不外乎是看不惯她过于强势的作为,这部分袁品仪自己也有所体认,她太好胜,得失心太重,无疑给了下面的人不少压力。

  “唉,谁教我做人太失败。”她不怪那人,只是替他为此丢了工作感到惋惜。

  她解释的口吻懒懒的,像是一点也没放在心上。邢拓磊揽着她,没因此有什么反应,只说:“真巧,BD昨天也找我回去。”

  “你连这个都要比啊!”“真的啦!我也很意外,老实说,总经理不告死我就不错了。”毕竟那时在饭店,他是真的当面给了总经理一个大难看。

  “是喔。”

  袁品仪的反应也淡淡的。面对曾极力提拔自己的人,说没有遗憾绝对是假的,可人生总要往前走,她也在接到总经理电话之际趁势提出辞呈,结果对方没料到这一步,还以为她在意气用事。

  “我知道这件事确实委屈了你,但我不得不先安抚内部员工,才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

  “嗯,我知道,谢谢总经理。”即使是迟来的正义,但上司的用心,她感受到了,对此,袁品仪还是感激的。

  只是她辞意已决,无人可动摇,邢拓磊也一样。

  “烦死了,好不容易才离,我干么非得听那老头的碎碎念不可啊!”她听着,笑了出来,邢拓磊见了,情不自吻上她。两人一起窝在她赁居的小窝内,气氛甜蜜。下个星期,他们约好要一块儿去见邢拓磊的父母,然后还要找时间看房子,准备搬家住在一起。

  对了,他们还相约要出国,她想去巴厘岛想很久了。

  接下来的行程档,不过此刻,他们不接受任何打扰。幸福的蓝图在他们笔下被勾勒得如此美好,灿烂耀眼,她偎着他,他抱着她,明白了彼此就是他们人生中最后的依归。

  相爱的光包围两人,他们足了,再无遗憾。

  “对了,我忘了问你…”“嗯?”

  她一笑。“你们公司…缺不缺人?”

  炎热的夏季慢慢过去,秋天的脚步到来,过了将近两个月的悠闲生活,两人再度回归职场,着手公司筹办事宜,这才发觉,人生果然不是这么轻松的。

  先是要找到适合的办公大厦,还要装潢,加上面试人才、和业主接洽,这过程两人都得亲自披挂上阵,尽管靠着邢拓磊往日表现和人脉,不愁没Case可接,但Case太多也很麻烦…还好以前在BD的下属一听到他们老大自立门户的消息,个个有情有义前来报到,少了培训新人员的担负。

  好不容易“品磊公关企划公司”起步了。他们的公司以企业公关为主,袁品仪则负责行销,为企业分析市场、量身订作相关企划,两人相辅相成,恰到好处,邢拓磊买的那一套仿纸箱的寝具则被放在公司设置的休息间,让他们在惨无人道的加班之余也能有个好眠…

  如此拚死拚活,总算有所代价“品磊”绩效年年看涨。三年后,公司最新一季的财报出来——

  “我赢了!”

  一声娇柔愉悦的欢呼自总经理办公室传来,门外的员工有人握拳喊“Yes!”有人则抱头惨叫。

  “说好的,下个月开始换我当总经理!”

  “好好好,你开心就好。”邢拓磊摆出投降姿势,站起来“让位”“我帮你把椅子热好了,现在坐,刚好。”

  是的,这一季获胜的人是袁品仪。她率领的企划部门得到比公关部门更多的收益,她眉开眼笑,开开心心坐上总经理大位,把桌上那写着邢拓磊三个字的名牌推到一边去。

  “等下记得要换我的上来。”

  “在抽屉,自己找。”邢拓磊认分地收拾桌上私物,这换办公室的戏码每半年就要上演一回,两人战况烈,不分轩轾。

  他打开门,朝外头还来不及作鸟兽散的同仁们精神喊话:“公关部的,跟着我,我们下一季一定要雪回来!”

  “喔!”

  公关部的同仁们个个抹去眼泪,誓死要为接下来的业绩努力。袁品仪走出来,笑意盎然。“行销企划的大家也别输了,今天晚上聚餐,他们请客。”

  “好耶!”

  邢拓磊炯目瞅向老婆大人,她今天依旧丽无双,一头直发垂落肩际,始终保持他喜爱的长度。

  她倚着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挑眉。“还有另一件约好的事,别忘了啊!”“哪敢。”

  唉,这个袁品仪,三年来依旧不服输,当初公司成立,他们决定合伙,各自坐拥一半股权,但这时一个很大的问题冒出来了:到底谁来当老板?

  那时,袁品仪表现得很干脆。“公司是你打算创立的,所以你来当。”

  咦?居然这么好说话?他正觉得有阴谋咧,果不其然——

  “但是,下一季开始我们各凭本事见真章,你业绩赢我,老板继续当,要输了我,就换我当老大,如何?”

  邢拓磊愣了三秒,随即哈哈大笑。这才是袁品仪,倔强且不认输,连当个名分上的下属都不甘愿,但何妨?人生若没挑战未免也太没意思,邢拓磊理当欣然接受。

  “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会因为你是我老婆就放水。”

  “哼,这是我要说的!”

  两人相互一瞪,出火花,但下一瞬又相视一笑,溢出意。旁人若见了,肯定要以为他们是神经病,一下像仇人似地互不相让,一下却又抱在一起浓情似漆。唉,那些人不懂,随他们去,这可是他们生活中特有的滋味啊!

  被赶出了总经理办公室,邢拓磊却仍显得神情愉悦乐。

  两位老大的职称几乎是半年轮换一次,虽然员工们早已见怪不怪,但心底的疑问还是有的。

  “老——不对,邢经理,你们两个都算是公司投资人,干脆一起挂名当老板不就得了?”

  反正这职位更换只在内部有效,对外,邢拓磊还是这间“品磊”公司名义上的老板,他们老这样玩,不累吗?

  邢拓磊挑眉一笑。“这个嘛,你不觉得很有意思?”

  嗯,好吧,下属无法否认,他们甚至还拿这个开赌局,玩得不亦乐乎。看来在这间公司上班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了。

  晚上十点,一台黑色AlfaRomeo驶进车库,停好。邢拓磊下车,看见停在隔壁位子的红色Ferrari599GTB——也就是老婆大人的爱车,笑了笑,知道她今天在外跑完案子,便直接回家来了。

  这台车是去年袁品仪考到驾照后买的。也许有人觉得奇怪,他们明明同住一个屋檐下,又在同一个地方工作,干么不同搭一台车上班?

  但袁品仪不认分,坚持不做永远被载的那个。

  “我跟你又不是一体的,你有你的Case要跑,我也有我的案子要接,而且有时候你累了,需要人家接送,我就可以去载你啦!”

  那时听到她这句话,邢拓磊内心深处再度为了她而柔软,他是男人,她是女人,但她从不因此单方面依赖。

  在世人眼中,他们是夫,但在他们心目中,他们拥有的不只是法律上的义务关系,还是情人、伙伴、朋友…更是彼此最佳的竞争对手。

  人生有伴侣至此,夫复何求?

  思及此,邢拓磊一笑,提着奉太座大人之命买回的“东西”唉,等下该是轮他实行那个约定的时候了。

  “我回来了。”

  “回来了?我等好久喔!”袁品仪笑咪咪,难得冲上前接下班回家的老公,表情兴奋得像圣诞节期待礼物的小朋友。“买到了没?买到了没?”

  邢拓磊翻了个白眼,从纸袋拿出那以粉红色爱心的包装纸悉心包装的物品。“我去百货公司找好久才找到你要的款式,你看,柜姐还以为我要送人的,包得漂漂亮亮。”打死他都讲不出口:不用包了,那是我要穿的…

  袁品仪大笑。

  “下次我赢回来,你等着!”

  “那也是半年后的事了,这次你就认命吧,哇哈哈哈——”

  他们每次的胜负,除了赌上彼此的地位之外,还附加上“赢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任何一件事”的条款。这条件行之有年,至于这回他输了,究竟得实现她什么愿望?

  很简单,就是**穿着日本人那种带有白色荷叶边的围裙——做、晚、饭。

  “快点快点,我等好久了!”

  “是是是,敢问亲爱的老婆大人,你是要吃饭,还是要洗澡,或者是…”他嘴角人一勾。“吃我呢?”

  袁品仪秀眉一挑。这答案还用得着说吗?

  “当然是——都要喽!”

  【全书完】 wWW.n6xS.coM
上一章   爱你不服输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爱你不服输》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爱你不服输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爱你不服输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