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 第八章 全文完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柳暗花明  作者:不详 书号:48147 更新时间:2019-2-7 
第八章 全文完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几天来未曾好睡的柳娇,在子文强热的爱抚下,接连着大了两次,浑身酸软地瘫痪在上,不久就堕入梦乡。

  子文正继续与阿挑逗着,见柳娇的情形,不忍把她吵醒,悄悄下,把阿抱在臂上,赤地走出房门。

  “少爷!到那去呀!”一丝不挂的阿,见少爷竟在光天化之下,抱着自己往外跑,心里不由发急,忍不住地问着。

  “还是到客厅里去吧,省得把二妈吵醒。”

  “哎!还算你有点良心,二太太总算没白爱你一场。”

  子文抱着她靠坐在沙发上,分开她那两条柔滑的大腿,直的具,对准小口,缓缓了进去。

  阿唔唔连声,眉眼紧皱在一起,直到全尽入,方呼出一口气。

  “啊…比前几天松得多了!难道你有别…”

  “呸!呸!别咬人了,那是…那是…”

  “那是什么呀!”

  “告诉你可别笑人家呀!那都是二太太每天给人家用那假的…”

  没等她讲完,子文早已完明白,逗得哈哈大笑。

  阿再是大方,也终是个少女呀!被他当场一笑,又羞又急,连连把身子在他腿上扭。

  一旦嚐到甜头,那肯再停,真是食髓知味,小股像风车似的,在子文腿上团团地转动。

  子文知她念已发,已帮着她托的忙个不停,嘴里却不断地问道:“你不是说她这几天饭不思茶不饮的,怎么还有心情逗你玩。”

  “哎…你别停么…哎呀…快点动呀…”

  “我问你的话听到没,有如果你再不讲,我可不动啦!”

  “好少爷…我说…唔…每当二太太…愁眉苦脸时…我就想办法去逗…逗她…哎呀…快点…唔…等把她的火逗起,她…她就用那…假东西我…哼…直等到两人都…了身子才…才停下来…可是过不多久…她想起你,就又皱起眉头…哎声叹气的…真要我没办法呀…好少爷…我讲了…你倒是快点么…哼…”阿断断续续地边玩边讲,娇美已极,子文愈看愈爱,藉着沙发的弹力,拼命的把具往上顶。

  “哎呀…好美呀…亲少爷快点顶,我要丢啦…好…美死了…啊…”狭小的户,紧紧把子文的大具挟住,滚热的,一阵阵地在子文的大头上浇。

  “你们怎么都这么快呀?”

  “唔…是你的慢么!”

  “好啦!就算我的慢,但也得等我出来呀!”

  “好少爷!阿实在没劲了,我给你叫小云好吗?”

  子文无奈地点了点头,忙把阿扶起,户里仍然不断地往外滴着水,淋淋地了子文一身。

  阿脸羞笑地跪在子文腿前,张开小嘴,从至顶的舐了个干净,几乎把子文舐的把持不住,但想到小云,真想藉机再嚐嚐,忙定神忍住,目送阿赤着身子,一扭一扭地走出去。

  “哎呀!你身上粘粘地是什么呀!唔…准是阿水。”小云红红的小脸紧粘在子文的臂上说着。

  “什么是水呀?嘻嘻!”

  “水就是水呀!味道腥腥的,不是水是什么?”

  “那么你就先给少爷,嚐嚐到底是不是水!”

  “唔…我才要呢!像这种水…吃得多啦!”

  “啊…在那里啊?”子文好生奇怪,嘻嘻地盘问着。

  “是…不告诉你,不告诉你…”小云正想说给他听,但一见到他那副嘻笑的神情,才猛觉自己的嘴太快,这种事不该告诉他呀!

  子文对这种事,最感兴趣,那能由她不说,两手拼命在她摸,得小云笑成一团,连连求饶。

  “你说不说?”

  “嘻嘻!哈哈…好少爷…我说…我说…”

  子文这才停手,小云抬手整理一下秀发,呶着小嘴,白了他一眼道:“你就会我!等人家说了,你要取笑,看我依你才怪呢?”

  “好!绝对不笑就是啦!快说吧!”

  “都是你不好!把大太太的火给燃着了,就往基隆一躲,一个星期的日子也不算短呀!你要人家怎么忍嘛?”

  “好,吧别骂了,言归正传吧!”

  小云哼了一声,见他那猴急的态度,又忍不住地嗤嗤的出声来,小嘴一翘说什么也不肯讲啦!

  直等子文又动了手脚,把她搔得不过气来,才断断续续地央求着道:“好少爷…小云不敢啦…我说…我说…嘻嘻…小云不敢了…饶了我吧…我真的要说么…”

  “你再敢卖关子,我可真不饶你了。”

  “好!好!”小云息了一会,接着道:“当你走后,我每天都陪伴着大太太,后来大太太就要我给她舐户,每次都得人家嘴都是,尤其是她大了身子后,那股又浓又热的,真有点腥味呢!”

  “那么你怎么忍呢?”

  “大太太也给我舐呀!啊…大太太的工夫真好!舌头一翻一翻的,得人家一次一次的丢,等到把她舐出来时,我最少也了三、四次,还有我每次看她把我的都咽进去,就感到奇怪,但她告诉我说是什么——『贺尔蒙』,吃了可以常驻容颜,初时我还不信,也不敢胡乱来,后来问起阿,才知原来是真的,啊…怪不得大太太那么漂亮,原来她对保养身体的办法,懂得真多呀!”

  子文听得几乎笑破肚皮,暗骂阿真会作人,至于大妈那是值得原谅的,因为火一旦燃烧起来,事事都会反常,自己还不是吃过很多次了,可是当时谁还顾得了那么多呢!

  “那么后来你也敢下去啦!”

  “是呀!少爷你看我可比以前更漂亮了?”

  “唔!怪不得我一回来就觉得你比以前漂亮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子文强忍着笑,一直正经地回答。

  小云那知子文是在哄她,心里好不得意,赤的身体,紧的在子文怀里扭动着,子文早已涨得难过的要命,经她一阵扭动,昏昏熄的火,更加剧烈的燃烧起来。

  两手便死劲地抓住小云前的两座小丘,抓得她直皱眉头。

  “大妈也常抓你的子吗?”

  “唔!抓是有的,但可没你这么用力,抓得人家痛死了。”

  “你喜欢与大妈玩吗?”

  “嗯!大太太最会逗人了,每次总是把人家逗得实在忍不住时,方才开始,但每次都能使人舒服,不像你们的,只知道拼命的。”

  子文不由暗暗对妈佩服得五体投地,手上也温柔多了,双手灵活地轻捻轻,惹得小云娇不止。

  他突然眼珠一转,想起一个作她的办法,含笑说道:“小傻瓜,上次我咬她时,你就在旁边,可见到她呼痛吗?”

  “没有呀!我就是奇怪嘛,被咬得伤痕斑斑的,那会不痛呢?”

  “说你真是傻瓜!那是一种工夫啊!不但不痛,反而舒服得很呢!”

  “真的…”

  “难道少爷还会骗你吗?不信你把股翘起来,让我咬几下看看!”

  小云果然在子文怀里,一阵反转,雪白光润的股,朝在子文的眼前。

  “你先咬一下试试看,可要轻点呀!”

  “哎!你真傻,咬得愈重愈舒服呀!你听过妈要我咬轻点吗?”

  “好!随你便吧!咬重点也好。”

  子文嗤嗤地笑出声,朝着小云雪股,猛地一口咬下。

  “哎呀…我的妈呀…”

  子文一直焦急地等待着大妈的芳驾,直等到吃过饭,才见她姗姗而归。

  “哎!大姐你是到那儿去啦!等得把人给急死了。”柳娇容光焕发地朝刚刚近门的花眉高叫着。

  “嘻!不见得吧!你该谢谢我这个识趣姐姐才对呀!”

  “哎!我才不要谢你呢!你要以为这就是识趣,好,那打明天起,我溜出去好啦!”

  “唷!好妹妹,算你厉害,请你千万别走,万一文儿伤起心来,我可哄他不来喔。”

  “大太太!你吃过饭了吧?”

  “我在李太太家吃了。”

  转脸见子文正在瞪着自己,不言不语地,好像在生气似的,心里不由一慌,忙上前柔声道:“文儿在生谁的气呀!”

  子文故意扭过头去,给她个不理不睬。

  “唷!原来是生妈的气呀,好啦!别生气啦,让妈给你赔个不是好吗?”花眉移步坐在子文身边,轻轻在他的俊脸上吻了一下说。

  “嘻嘻!好亲热呀!阿、小云,我们也识趣,到后面去吧!”

  说完,三人鱼贯而出,走出老远,还能听到三人的笑声。

  “文儿生气啦!妈是为你们好呀!这几天看你二妈怪可怜的,妈故意躲出去,让你们玩个痛快也错啦?”

  “那你干脆再出去躲几天算了。”

  “原来是怪我出去的太久了,那是因为李太太一场麻将正好三缺一,八圈一完,妈就赶回来了,好啦!别生气了,妈再给你赔个不是。”说着,又轻轻在子文脸上吻了一下。

  “这就算是赔不是呀?”子文斜着眼,瞪着花眉,有意刁难地说。

  “好文儿,别生气啦,只要你高兴,妈随你怎么罚都可以。”

  “等得人家都急死了,你却在那儿打牌,一打就是八圈,哼!一圈折合一次,今天我要罚你八次身子。”

  “天哪!上次妈被你了六次,就已经受不了啦,要是连出八次,不要妈的命才怪呢!”

  提起那种事来,花眉就浑身发,但又不敢答应他那么多次,因为这孩子太过任,到那时自己怎么吃得消呢?

  “不答应就算啦!我要回房睡觉去了!”子文真的发起脾气来了,站起身子就要往外走。

  “好啦!妈依你就是啦!快别生气了。”花眉见他要走,心里一急,不顾后果地答应了。

  子文听了,俊脸泛起一片得意的笑容,朝着大妈惊慌的俏脸直看,想着当她出到第八次时的神情。

  子文回手在总开关上,一阵摸索,光灯突然熄了,四壁之上,亮起了五光十的小灯,发散出人的微光。

  他想到当年柯无廉,花了许多时间和金钱,装置这套挑情专用的电动设备,却被自己的儿子用上了。

  花眉粉脸泛红地依偎在子文的怀里,两只立而富有弹房,不停地颤动着。

  子文让花眉的粉脸,依枕在自己的大腿之上,伸指将房整个分抓在双手里,时而使劲地把双高提,只痛得花眉皱眉裂嘴,有时低头轻尖,又惹得花眉忍不住地哼出声。

  柔和而近乎挑逗的轻狂音乐,从墙角的电唱机里播出,壁上五光十的小灯,也在自动的变换着颜色。

  想起上午小云及阿的陈说,心想何不藉重她们之力,既可轻易地达成目地,又可享受着“亲乐”

  一经呼唤,三人匆匆赶来,见到两人的神情,不由嗤嗤笑出声。

  “我的大情人!这个时候要我们来干吗?不太煞风景了吗?”柳娇笑眯眯地说着。

  “大妈下午打了八圈牌,害得我们苦等一天,现在我给她一个科罚,要罚她八次,二娘你看公平吧?”

  “哈哈!公平,绝对公平。我看你呀,真有大法官的风范,你是叫我们来陪审的?”

  “非也非也!乃是请各位来执法的!”

  “哈哈!那敢情好,唔…怎么个执行法呢?”

  三人听说是请她们来整花眉的,见花眉娇羞羞地偎在子文怀里,形态醉人已极,更惹得三人心动,尤其是小云,全天未能吃到的常驻容颜的妙药,又可到口了,更是开心。

  “嗯…文儿!别整妈嘛!”花眉扭动着娇躯,嗲声地说。

  “唷…原来大姐还会撒刁!文儿可是坐稳点呀!嘻嘻。”柳娇娇媚地打趣着,逗得身后的两个丫头笑得伸不直

  “小云、阿来给大太太宽衣!”

  两个丫头领命后,笑嘻嘻地代娇羞的花眉着衣服,身后的柳娇笑眯眯地向子文道:“那我是干什么呀?”

  子文闻言一笑,伸手把柳娇拉到身边吩咐道:“二妈回房把那假的拿来!”

  子文见一切都准备好了,便叫大家把衣服光,柳娇嗯了一声,白了子文一眼,无奈的将睡衣下,两个丫头,见二太太已动手,也就跟着了。

  柔和的灯光,优美的音乐,更加起子文的念,便命阿像上次二妈舌战时似的,从沙发背后,拉住花眉的双脚,使花眉的户,在沙发边沿上,眯眯地对小云道:“小云啊!你的机会又来了,要想吃灵药就快点呀!”

  小云也真听话,很快的蹲在地上,小嘴对准花眉的户舐了起来。

  经花眉几次临的指导,小云已得到个中的神髓了,只见她那香舌,有条不的在户里翻舐,使花眉像害了重病似的,浑身麻的扭

  柳娇赤地跪在地板上,扶住他的具,先用舌尖在那红得发亮的大头上舐了几下,才慢慢地含入嘴里。

  子文右手在大妈的身上一阵捻,逗得花眉连连的呻,使他感到更加刺

  当大妈的急哼、叫、娇呼,甚至浑身的扭时,更会高兴得忍不住嘻嘻哈哈的笑着。

  “哎呀…好文儿…饶了我吧…哎呀…小云别咬了…妈的腿酸死了…唔…小云快点…快…丢了…”

  “少爷叫大太太休息一会吧!我的手好酸呢!”阿央求着说。

  “少爷,大太太的水好多呀!又热又浓!”小云嘻嘻地说。

  “只带点腥吧!”子文说完,就惹得阿在旁嗤的笑出来。

  “阿,你也别笑,这回该你吻了,也要你嚐嚐美味!”稍停了一会,又接着道:“何况又是美容的妙药『贺尔蒙』,哈哈!”

  子文催促大家开始,急得花眉连连央求道:“好文儿!要妈多休息一会儿吧!妈连了三次,身子会软的。”

  “等第八次出过再休息也不迟,你身子这么好,丢几次没关系!”

  三手两脚把花眉摆成元宝仰躺上,柳娇张着小嘴再度把子文的具,含在嘴里。

  阿确实比小云乖巧得多,一面用香舌舐着,又用手指在花眉的核上不停地逗,果然,不消一刻,花眉又了。

  阿见一招生效,更加得意,舐得更急,逗得也更带劲。

  “啊…阿,别我的核…死了…文儿!叫她别…妈死了…哎呀…又要…丢了…”

  等到第六次之时,花眉的扭摆动作已没前几次剧烈了,连呻之声也轻微多了。

  阿一跃站起来道:“差了,小云三次,我也让大太太三次,两次留给二太太吧!”

  柳娇抬头看看子文,直等子文点头,方才高兴的叫道:“好啦!你们看我的,让我用这法宝给大姐煞煞。”

  大的假具,极顺利的一到底,把户整个的,娇软的花眉,被这意外的东西,刺得又麻过来。

  轻柔的扭摆腹,微弱的,也别有风韵,尤其是两片,被带得翻进翻出的,嫣红的白的,相映之下,好看已极。

  不用几十下,就出了第七次,等到第八次出之时,呻之声更渐低弱,几乎与蚊虫飞行之声相似,这种呓语似的声音,反而更强烈地刺了子文,他一阵紧,双腿猛如注的在阿的小嘴里,阿连忙咽下,又把他的的干净,这就是阿的聪明之处,尤其是小地方,处处惹人喜欢。

  今夜的柯府,比往日更加热闹,俏丽的闵小姐,一早便来了,远居基隆的艾云与美美,也在黄昏之时赶到。

  原来今天是子文的十八岁生日,大家都是给他祝寿来的。

  晚饭后,众女纷纷敬酒,小莉与美美也就在这时相识,彼此一见投缘,分坐在子文身边,你一杯我一箸的。

  酒过三巡,子文已微有醉意,放地抱住二女,拥吻投,抓的,调起情来,使得众女大笑不止。

  饭后,小莉与美美见到子文的神情,知道又要闹笑话,两人虽已与子文作爱多次!但究竟脸皮没有老的厚,藉故回到子文的房里休息谈天。

  子文见两女要走,也未留难,等她们走后,就非要与妈等三人开个无遮大会,硬要与三人同时作乐。

  初时艾云碍于面子问题,那里会肯,但后来见花眉柳娇两人并不表反对,知道今天是逃不过的,只好勉强的答应下来。

  于是便相偕走到客厅,识趣的阿,早先一步将室内的自动电器开关打开,暗灯、音乐,确实增加了不少惑力。

  阿笑嘻嘻地走到她身旁,要帮她衣服,使她一楞,粉脸不由一红就随她动手,很快就被得一丝不挂了。

  子文看着眼前的三位美的人儿,真是使人眼花,虽已都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但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尤其是那种少妇的风韵,更使人爱得狂,远非少女可比。

  大妈丰,二妈秀丽,姨妈肥瘦适中,真是兰秋菊,各擅胜场。

  子文愈看俞爱,轮翻拥吻了一阵,嘻嘻地笑道:“我远在几个月前,就许了个心愿,非要跟你们三人同一场不可,所以请妈妈和姨妈成全,务必叫文儿玩个痛快。”

  “我躺在地上,妈你就坐在我的具上,自己送,艾云姨妈你蹲在我头上,让我给你舐,至于二妈嘛,我先用手指给你挖挖,你们三人都把在我的嘴里,岂不就等于请我吃三鲜贺尔蒙了吗?”

  三人这才明白过来,子文果然仰身躺在地皮上,首先花眉朝大家嫣然一笑地跨在子文身上,扶正具,缓缓坐入。

  柳娇也蹲在他的右手之上,艾云也含羞默默地,蹲在子文头上,把户对在他的嘴上,水粘了子文一嘴。

  花眉在后面不待子文吩咐,已自动的送起来,艾云也热烈地扭动呻着,柳娇也被挖得哼出声。

  不一会工夫,三人转过一圈,美味的三鲜贺蒙灌了子文一肚子。

  可是子文的金,仍然不倒的竖立着,便命她三人,并排的跪在沙发上,股高高翘起,让子文看了个

  子文提起具,对准了二妈的户,轻轻地在边缘上转了个圈,只听她哼出声,旁边的花眉与艾云像受了传染似的,也轻哼了起来。

  突然子文使劲地往里一,只听“滋!”地一声与柳娇的哎呀叫声,至为动人心弦!

  一阵猛,只得柳娇哼不止,等子文猛然拔出,转到花眉的户里柳娇的之声也随着转到花眉的嘴里,害得才嚐到甜头的柳娇咬紧牙关,等待着下一圈的来临。

  柳娇心里对这位大姐,好不眼红,谁知正当花眉死,几达高之时,子文的具突然到艾云的户里。

  只见花眉口的玉齿,咬得吱吱作响,这种滋味真不好过呢!

  子文的具在艾云紧紧的户里,猛了数十下,本想再转到二妈的小里去,但已到了难解难分,高在望之时,那还舍得离开。

  果然不百下,猛觉背脊一麻,接连的打了几个冷战,一股浓浓滚热的,卜卜地直到子口里,得艾云浑身抖,也陪他了身子。

  等子文回到房里,夜已经很深了,但小莉和美美仍在袅袅不休地顷谈着。子文眼看自己未来的两位娇,那有凡心不动的道理,刚刚具又复竖立起来,赶爬到上紧紧把她俩抱住。

  轻风吹动着落叶沙沙作响,秋已深了,但室内的却正浓呢!

  【全文完】 WwW.N6Xs.coM
上一章   柳暗花明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柳暗花明》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完结小说柳暗花明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柳暗花明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