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管家的慾望 第13章 完结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大管家的慾望  作者:fanyudexin 书号:48159 更新时间:2019-2-8 
第13章 完结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萧虹把玉臂探出,在车壁上扶了,曲,她肢也真当柔软,臻首还高抬着,腹却几乎紧贴在车座上的翻绒垫上,展现了一身完美曲线,配上下半身的玉洁冰肌,依旧是那么优雅动人。

  萧虹一面举承受着栾二凶猛的,一面轻哼着,仿似低音浅唱,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在自己上驰骋的男人,又似害羞得将泛着桃花的脸转将回去。

  栾云桥见了,明知是此姝惺惺作态,还是心动异常。有意折辱她,看看此女能到何种底线。便抬手在掐捏着的丰腴的上狠扇了一掌,命令道:

  “把你的脸给爷探出窗去,让随侍的人看看你这的样子。”萧虹听了,知道是他有意侮辱自己,却不敢反抗,只得推开车窗,起窗帘,将臻首和半个脯探出窗外。

  车外早有随侍的丫鬟见了,还当她有什么吩咐,急忙紧赶几步,来在车窗前,问道:“姑娘可是有什么吩咐?”

  萧虹一面忍受着身后栾云桥蛮横的,又怕被两边护卫的武师,仆妇看破,只得平了平气息,装作无事的轻道:

  “我有些口渴,你去倒些茶来…啊!——”

  正说间,车厢内栾二一个用力,双手分开萧虹玉,正狠狠一个顶入,直得她忍不住娇哼一声。

  萧虹正待继续吩咐掩饰两句,就听车内栾二冷然道:“告诉她,爷正在作什么。”

  萧虹就算再生得,如今也是臊得无地自容,又不敢扭了身后这位的意思,只得细弱蚊蝇得对丫鬟说道:“车里…车里…栾二爷…栾二爷正在奴家身体…啊——!”

  那丫鬟见萧虹如此,如何还猜不出二人在干什么勾当,脸上也羞得菲红,却不敢离开。只得抬头等着萧虹还有什么吩咐,却听得车内传来一声巴掌上的声音,随着萧虹黛眉痛苦的一簇,接着传来栾二爷的声音:“你这么小声音,别人怎么听得到?”

  萧虹连羞带臊,急得是珠泪滚滚,只得声音高了几分道:

  “奴家正在让栾二爷狠狠玩,啊——!主子好狠得手段,真真羞死个人了。”她这一嗓子,惊动得不远处几名随护高手纷纷转头侧目,又都心照不宣得若无其事得继续赶路。

  就这,也让萧虹恨不能马上去死,见那丫鬟还在楞痴痴的等着,不由得瞪了一眼,道:“还不去倒茶来,还没听够么?”

  丫鬟吓得赶忙飞跑开了。

  不多时,丫鬟拿了水囊,小心得挑帘进得栾二车内。

  只见萧虹母狗般得被按趴在地上,上身一身华丽宫装齐整不,下身确被剥得一丝不挂,分着丰腴得一双大腿,撅了圆高翘的雪白股,被栾云桥扯着头发,仰着美丽的俏脸,身后男人大的巴早换了后庭菊花,一下一下得干着。

  每一次冲顶,男人坚韧的小腹都撞击得女人翻滚,啪啪作响。

  栾云桥见丫鬟装作不见得,小心将水袋内的热茶倒在车内几案上的茶具里。

  便抬手在女人大股上拍了一巴掌,故意问道:

  “货,爷得你这后庭菊,舒坦吗?”

  萧虹早抛开脸面不要,一面故作委屈的承受着,一面凄楚动人得回答道:

  “主子舒坦就好,又何必管奴儿舒不舒坦。”

  栾二见她还在强撑,伸手接过丫鬟递来的热茶,喝了一口,随手就将半杯兀自有几分滚热得残茶泼在女人玉雪股之间。只烫得萧红连忙改口道:

  “奴儿菊花舒坦啊…!主子饶了奴吧,主子怎么,奴儿都是舒坦的…”

  “还真是个人,下次再敢扫爷的兴,就让你陪随侍的家人挨个睡过来。你可听明白了?”

  萧虹知道她这位主人上来残暴异常,说得出作得到,忙耸努力讨好着回道:

  “奴儿听明白了,奴儿再不敢触怒主子了。奴儿一定小心伺候主子。”栾二这才满意,偷眼见车仗正路过一片竹林,便高声吩咐道:

  “停车休息半个时辰。”

  不多时,整个车队停下,早有家人下马打尖,女眷三两的结伴去林中无人处方便。

  栾云桥却不管那么许多,扯着小红鞋萧虹的头发,下得车来。

  小红鞋顾不得下身赤,也不敢起身,四肢急动,就那么爬动着跟随栾二下得车来。

  栾二如入无人之境般的,将萧虹拖到竹林中,寻得两支同分叉长开得竹。

  在竹叉间将萧虹双手用麻绳缚了,得女人弯着上身,下身被迫着后起,雪白圆润的股早暴在光天化之下。

  栾云桥转身来到女人身后,在分开大腿间掏摸了一把,腻异常,又抬手在那花处拍打了几下,捅间嘲笑道:“怎么样,方才在众人面前出身子,可还刺么?”

  小红鞋咬着嘴,默默无语,只是暗暗掉泪。

  栾云桥冷笑一声,从间取出宽宽的皮带,对折了,抬手就在女人翘的股上狠了起来。萧虹吃痛,口中不断凄惨得娇啼,双腿轮蜷缩着,忍受着鞭打带来的痛楚。可无论被玩得如何狼狈,风姿不减,形态不,仿若不堪承受的身子象一具艺术品样展示着线条的优美。

  栾云桥倒不为鞭打她,只想看这姬“小红鞋”屈辱的神态,欣赏她痛苦的叫声。打得几鞭,见女人的转红,便丢了皮带。转到她面前,欣赏着萧虹梨花带雨的脸庞,吻干了女人脸上的泪痕,子,将物让女人含了。一手托住美人的香腮,一手揪住一头长发,拉近自己下身,开始狠命起来。

  萧虹心知,如不能让男人放了儿,还不知道想出什么花样耍自己。便拢了嘴,香舌暗吐,使出浑身解数,舐,深喉咽。

  栾二被女人口内功夫伺候的几乎出来,忙巴,又到萧虹身后,双手拿了纤纤细,暴着红筋的物顶入女人内。猛烈得撞击间,只得萧虹身子探出两支竹叉,若不是双手被捆在竹干上,早站立不稳得栽了出去。

  男人越越是兴奋,一手探入股间抠的菊花,一手在萧虹弹十足的股上拍打着。下身急数下,然后深深入女人内深处,放出儿来。那滚热的直烫得女人双腿痉挛,一阵急中也攀上了高

  栾云桥替她解了手上捆绑,萧虹拖着疲倦的身子,俯下脸给男人物清理了。

  又撇着白花花的双腿就那么偏身,坐在栾二脚上,伸出双手将男人的大腿紧紧抱了,仰起脸一语不发得看着栾云桥。那目光中含着些许幽怨,含着些许羞辱,含着些许情意,更多得是酸楚和委屈。

  那姿容,尽显小女子娇柔可怜的模样,说不好出得楚楚动人,让人忍不住得爱怜。

  栾云桥哈哈一笑,一把将萧虹拦横抱在怀内,在女子小巧可爱的耳旁道:“怎么,知道讨爷的怜爱了,不再装那副调教出来的淑女模样了?”萧虹将粉拳在栾二上轻锤,哭道:

  “主子就知道图自己快活,一点不懂得怜惜奴家。”说着却是双臂轻舒,牢牢抱住男人颈项,再也不肯松开,一任栾云桥抱着她走出了竹林…

  ****

  数里,一行人晓行夜宿,这一却是来在了南古镇。

  栾云桥挑开窗帘看看天色将晚,一抹夕阳照在官道旁南湖上,配着片片残荷,直染得半泊湖水火红一片。随着水波漾,真让人意气全消,陶醉在自然美景之中。

  身边的萧虹也靠了过来,一面欣赏着美丽的夕阳景,一面轻声道:“爷,可是牢乏了。不妨下车走走,我们都已连赶了几天了。”栾云桥抻了个懒,尽管有美人相伴,又能读书解闷,但连续几枯燥烦闷的赶路,早让这位大管家郁闷不已。也想下来散散闷气,见前面南古镇在望,天黑前赶到绰绰有余,便命车仗停下,自己下得车来,在湖边小憩,欣赏下南湖的景致。

  栾云桥喝了口萧虹递来的香茶,正自在山水间连间,耳边却听到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古筝之声。聆耳细听,却是一首《汉宫秋月》,琴曲中如泣如诉,曲意幽怨绵,想是弹奏者正遭遇不幸,把个腔情绪倾诉在这琴中。

  栾云桥自幼在何家受良好教育,琴棋书画无不有深湛的造诣,如何听不出来。

  心中诧异,这南古镇也有知音高手,便索寻着琴筝之声独自向柳荫深处走去。

  过了一座两边掩映着垂柳的简陋竹桥,在湖泊深处,显出一座湖心亭来。

  亭内一名二十许岁女子,头玉钗,身着青色软靠,臂弯处揽着一卷柳绿色青丝披帛。一头青丝垂在前,一双小臂玉藕般轻探,纤纤玉手,手指如飞正在拨动着一架古筝。在往脸上看,黛眉如画,小口琼鼻,只低头专心抚琴,留海遮了双眼,看不真切。

  身旁案上,焚着一炉香,炉下着一卷半开的曲谱。身后亭外侍立着丫鬟家人。在这湖光水间,真好一副仕女抚琴图,画卷般美得的让人不忍破坏。

  栾云桥静静来在亭边,凭湖而立,耳里尽是琴音,仿佛忘却了多的劳碌奔波,进心在动人琴声中。

  不知多久,一曲中了。余音未绝间,栾云桥不仅仰头望天,长叹一声。

  便听那亭中女子婷婷得发问道:

  “不知这位先生为何叹息,可是小女子筝弹得不好,还是所奏曲中有误,还望先生不吝指点。”

  栾云桥却并未看向问话的女子,而是抬首看看夕阳,淡淡的道:

  “此曲知应天上有,栾某怎敢妄加品评。在下只是叹息我等于红尘,整里奔波劳苦,怎比得小姐焚香抚琴,神仙般的日子。在下就是偷得片刻浮生,能窃听得小姐一曲,也是难得的。”

  说罢,转身向那女子看去。见那女子面容清秀,双眼清澈,不施烟粉,清纯自然,让人看上去便觉得放松舒适,随和亲近。

  栾云桥平生悦女无数,还是第一次见着小家碧玉,温婉动人,天然怡静的少女。

  那女孩子微然一笑道:“茫茫红尘,众生皆苦。谁又逃得各自命数,先生气语不凡,又懂音,想是达官显贵,又怎么是小女子偏荒村野可比得。”栾二见女子笑得自然恬淡,便有几分自惭,低头正道:“小姐过谦了,只是在下听着曲中颇有倾诉…栾某斗胆请问小姐芳名,家住哪里,可是有什么难处?”

  那女子仔细端详了栾云桥良久,也轻叹声道:

  “小女子确实是心中抑郁,苦在知音之人远在他乡,久久不来探望。眼看年华老去,红颜即逝,难道白等到头发如雪,凄苦一生么?”

  “哦?姑娘心上人不知现在何方?栾某恰巧总在外乡奔波,说不定能遇见,给小姐捎带些书信也不妨事。即便在下忙碌,我手下各地也都有分户,总不至于让姑娘失望的。”

  栾云桥心中诚恳,心想着成全了这女子一片相思,也算听得一曲的些许回报。

  哪知那女子,展颜笑道:“初次见面,一曲之缘,便让小女子将心事相托,栾大管家,你不觉得太冒昧了吗?”

  “哦?”栾云桥脸色一变,惊道:“姑娘识得栾某?”

  “栾二哥,莫要惊慌。你当真认不出我了么?我是珑娇啊。”说着,女子便推了琴,站起身来,袅袅婷婷的来在栾云桥身旁。

  栾二双眉紧皱,脑子里飞速想着自己平生所见女子模样,奈何实在是找不出此女是何人。正尴尬间,便听那女孩子淡然提醒道:“你何府在南古镇可是开有一处客栈,难道栾二哥不是专程前来打尖的么?这下可是想起来小妹了?”栾云桥当然知道在前面南镇上有何家一处买卖,当家管事得还是一名女子,叫作聂岚。突然间恍然想起,道:

  “你便是那聂岚的妹子,叫聂珑娇?”

  “栾二哥到现在才想起我来,可真叫小女子伤心死了。”聂珑娇调笑着看着栾云桥,依然是那么出水芙蓉,清淡大方。

  栾云桥却没仔细听这女子说些什么,头脑中回想着当年的一幕。

  那是近八九年前,栾云桥年少轻狂,风头正劲之时。

  一次出门办差,路过此地,恰听到官道旁的林中有人呼救,便带了护从守卫寻了。

  只见一伙贼人正围了几架车辆,旁边车主和其家人仆从皆被杀害。众剪道的贼寇,抢了钱财不算,围着一辆载着女眷的车辆正在为难。

  可怜车内两名丫鬟护着一名年长妇人,妇人搂着两名年幼美貌的女儿。被众贼人喝令得战战兢兢,抵死着不肯下车。眼看着就要以身受辱,贞节难保,尚自央求着响马贼人放过自己两个女儿。

  栾云桥年轻气盛,怎看得了这个。当即拔刀相助,率手下护卫高手上前杀光了贼寇,救下了母女几人。询问后才得知,那妇人和车主本是夫妇,姓聂,原是江浙富商。那聂商因向朝廷捐了官,才变卖了家产,前去赴任,不想路上了财,反被贼人盯上丢了性命。

  那些贼人劫了钱财,又见这母女三人美貌,便要劫。若不是栾二适逢赶上,自是母女三人难逃凌辱。

  栾云桥见这母女三人孤苦无依,便带了她们一路,安置在何府开在南古镇的一处客栈里,便匆匆离开了。

  岁月匆匆,一晃八九年不见,直到他作了何府大管家,后来才听下人说起聂氏母女安好,不但感念何家恩义,而且聂氏姐妹聪明机智,姐姐聂岚更是升作了客栈管事,替何家掌管此一方生意。

  自当一别,栾二便再未来过南,只记得那年长妇人有几分姿,而其一双女儿也十分貌美,其时聂珑娇年龄尚小,还在黄发垂髫之间。栾二身边不缺女子,早就忘了那小女孩儿模样,只影绰绰记得此女名姓,没成想这些年不见,这聂珑娇出落得小家碧玉,温婉可人。

  半晌,栾云桥才反省过来,与聂珑娇再次见礼相认。栾二想到此女前面所说心上人远在不归之事,心中有几分意动,然而又想着自己比此姝年长着许多,便无它念,只当是个多年未见得小妹。

  正与聂氏小女叙话间,几位随行护卫武师,见栾二久去不回,都四处找来。

  众人相见,都是何府一家,便合在一处,直奔南古镇而来。

  正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披衣觉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迟。”

  大管家的望(完) wwW.n6Xs.coM
上一章   大管家的慾望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大管家的慾望》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完结小说大管家的慾望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大管家的慾望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