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颗头骨 终章 消失的存在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第七颗头骨  作者:凤凰 书号:48265 更新时间:2019-4-2 
终章 消失的存在
  我下意识地退后靠着石壁,莎娜倚在我身边,束成马尾的栗头发搭在我脖子上。她紧紧扶着我的胳膊,我能感觉到她前在急促地起伏。

  “恐怕这真是我们最后一场战斗了。莎娜,死亡是难免的,但是对于你…”“别这么说,基洛。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只要你想活下去,你就能活下去。”莎娜抬起头看着我。“我们曾经一起打退很多危险,我知道你的能力。你能行。”

  “但是莎娜,这一次我怕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说保护你了。”

  “你能行。”莎娜重复地说道,眼神中泛着信赖。“不管怎样,我们总得拼一下。”

  尼古拉不紧不慢地走近,十二只暴牙熊跟在他身后,排得整整齐齐,象是久经训练的战士。他看着我们,嘴角向一边牵动,眼睛缩小了些,现出一个奇怪的表情。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从来不笑——他其实会笑的,只不过他脸上部份肌已经僵死了。那是接触僵尸过多,身体轻微中毒的表现。

  我心里忽然浮起一个想法。尼古拉专于驱策死尸,我则擅长药剂。如果能够用骨毒法术牵引他身体里的毒素…

  “你说的对,莎娜!”我大声说道。“不管怎样,我们总得拼一下!”我向尼古拉,随手褪下骨镯,递给莎娜。“我等会儿要施的法术恐怕你承受不了。戴上它,可以稍微提高你的抵抗力。”

  “那你…”莎娜拦住我。“你没有它怎么行?”

  “是要差一些,但没关系。你比我更需要。”我握住她的手,几乎是强制她套上骨镯。莎娜似乎要说什么,却又闭上嘴,眼里隐约有什么东西闪着光。

  作为死灵法师,我还从没跟死灵法师正式对抗过。骷髅们在我面前挥舞着刀剑,这些平常熟悉的家伙,现在成了我的敌人。我忽然想,自己本来是被光明抛弃才跑到绿泥森林来,而现在黑暗也把我抛弃了…摸着手臂上的两条伤疤,我心里升起一种无可归依的感觉。这感觉随即化为怒气,随着咒文扩散出去。一圈白骨把我和莎娜围在中间,无数灰绿色的藤蔓与白骨绞在一起,共同组成了一道屏障。

  “你不能换点儿别的法术吗?”尼古拉讥嘲地说道。这回和刚才正好相反,我在尽力维持骨墙,而尼古拉则想方设法要打破它。骷髅、僵尸和暴牙熊全都扑了上来,骨墙同时承受着五个方面的力量,不断咯咯作响。

  魂术对暴牙熊没用了,因为它们已经处于尼古拉的控制之下。自然,对骷髅和僵尸施展魂更是毫无意义。但我的目的并不在于阻住对方,只想拖延一些时间来施法。我按住大腿的伤口,直到手掌涂鲜血,然后迅速取出好几个瓶子,把药粉全倒在手上。咒文长得不象话,我又没有时间再来第二次,所以只有放慢速度,专心地念颂着。我全部精神都放在咒文上,沉入没有知觉的恍惚状态,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周围则是黑漆漆的无尽虚空,唯一存在的只有咒语的声音。我甚至体验不到时间的流逝——幸好它流逝得不算太快。当我睁开眼睛时,一大堆骨头和**刚好冲到我面前。

  血红色的手举起来了。怪物们突然停下,仰望我的掌心,那个小小的符号吸引了它们的注意力。然后,符号开始落,一大团红色薄雾飘散开来,把它们全都罩在里面,这群家伙顿时象受了刺,狂地四处冲撞。一头熊的尖牙把骷髅挑碎,另一头熊却在侧面刺穿它的身体;僵尸们或是慢腾腾地互相撕咬,或是死掐住骷髅的颈骨,以它的智力并不理解这种攻击对骷髅是无效的。

  “你疯了!”尼古拉畏惧地向后退去。“你想要同归于尽吗!”

  我没理会他,立即搀着莎娜闪到一边。她的躯体软绵绵的,似乎全身力,所有的重量全在我身上。我把她靠在石壁上,腾出手来举起短杖,忽然有件东西从旁边伸过来,敲在我的杖上,我毫无准备,短杖手飞了出去。

  “快停止!”尼古拉大叫着,半边脸扭曲,另外半边却没有动作,象个中风的僵尸。

  也难怪尼古拉如此紧张。每个死灵法师在学到混乱术时,都会被告知这个法术的危险。“…离目标尽可能远些,然后小心施法,如有必要迅速离开。…止在不易逃脱的狭窄地带施法…止在被围攻时施法,除非有绝对把握离…”法术书上都是这么说的。想象一下被大群疯子围在中间的后果吧。受术对象完全失去自控能力,没有思想,不知道痛楚,唯一的行动就是攻击,攻击,再攻击,直到周围的一切活动物体都被劈成碎片,要不就是自己被劈碎。这确实是个危险的法术,更何况“红色混乱”是这类法术中最为强力的一种,除了深通其道的法师,没有任何种族能够逃过它的影响。

  我一拳向尼古拉打去,半途砸在他的法杖上。尼古拉反应很快,对自己的处境也非常清楚,虽然他可以借助集心术对抗混乱,但只能防御,没有精力来消解,再说每个法师所用的法术材料不尽相同,他也没有消解的把握。因此他最好的对策就是阻止我继续施法并且赶快逃开。但这时两头暴牙熊冲了过来,把我们进圈子中央,周围飞的血、和骨头碎块象雨一样打在我们身上。

  “你这个笨蛋!”我朝他吼道“我那是灵骨冲击!”

  尼古拉惊愕地张大嘴巴。刚才我本来要冲开边缘的怪物,带着莎娜逃开,却被尼古拉打断了。要知道亡灵也会受到红色混乱的影响,灵浮术已经无法施展,因此他实际上破坏了我和莎娜——也是他自己的——唯一的逃生机会。现在大家都被困在中间,再也来不及冲出去了。

  我和尼古拉不约而同地双手叉,摆出相同的姿势。身为死灵法师,我相信我们都不曾和别人如此默契地配合过。双重唱加强了法术效果,一圈淡淡的红色光芒立即把怪物们挡在外面。血灵护盾不需役使亡灵,它的力量完全出自施法者自身,在眼前的情况下,这是最后的自救方法了。

  但我们得有足够的生命力坚持到最后才行。

  我踩在泥浆里,刚才溅到脸上的鲜血不断往袍子里,大腿上还在阵阵疼痛。魔法力以我的身体为中心向外发散,隔着淡红色的光幕,那些怪物们还在不顾一切地搏杀。有具僵尸的头滚落在地上,嘴巴却仍然执着地一张一合,正巧咬住一头暴牙熊的脚掌。熊痛苦地嚎叫起来,奋力把僵尸头砸进泥里,这时旁边的骷髅伸出长刀,一下子把熊的左眼连着头皮削了下来,晃晃悠悠垂在颈侧。这种惨烈的场面我只在七年前见过一回——那次是北弗兰德的贵族派战士清剿强盗,在黑夜里认错目标,毁了一座村庄。

  血灵护盾的力量忽然弱了下来。我觉得不对劲,急忙转过身,尼古拉正从背后勾着莎娜的脖子,法杖对着她的额头。我浑身一麻,差点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她!”

  “还能干什么!快解掉混乱术,要不然我就拿她当盾牌冲出去!”

  “你要是往外冲,我就捅穿你的后背!”我勉强维持住护盾,脑子飞快地转着。我无法同时施展两种法术,所以尼古拉必须在我解除混乱术时帮我支持血灵护盾,而尼古拉绝不会同意,他怕我趁机攻击他。

  “你听着,如果你再不放开她,我就撤了护盾,咱们一起死在这儿。”

  “那我就先杀了她!”尼古拉威胁地晃晃法杖。莎娜刚才靠着骨镯保护,没有陷入疯狂,但也变得神情恍惚,目光呆滞,象个没有生命的玩偶。此刻她身在护盾之内,渐渐恢复过来,想要反抗,却根本无法摆尼古拉的手臂。

  “尼古拉,别忘了我也是死灵法师,你这一套我也懂。如果解开混乱术,我们两个都得死在你手上,要是我不听你的,还有机会为她复仇。尼古拉,”我尽量让声音和缓下来。“我们不如先坚持下去,等到这些家伙死光,你我再来决斗…”

  “不!”尼古拉绝望地喊道。“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这个女人马上就要恢复,难道我会傻到任她宰割吗?快照我说的做!”他把法杖凑上莎娜的面颊,莎娜立即惊慌地挣扎着,朝我投来求救的眼神。

  “别怕,莎娜。他不敢伤害你,否则我一定会要他的命!”

  “笑话!我不敢?”尼古拉狂地挥着法杖,手臂向外一扬。由于我们两个全都分了心,血灵护盾已经变得薄弱,他这一挥手竟然伸到了外面,一只尖牙立刻刺过来,在尼古拉肘边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该死的家伙!”尼古拉愤怒地大叫,随即出融魂术,隔着光幕指向那只暴牙熊。莎娜趁机用力推开他向我奔来,但她的头发还在尼古拉手上。两个人的身体同时一顿,便沉重地向泥浆倒下去。突然之间,一幕令人心神俱碎的场面出现在我眼前:尼古拉为了维持平衡,把法杖向地面,正好落在莎娜的口。莎娜凄惨地叫了一声——我一生中从未听过女人发出这种凄惨的声音。

  “莎娜!”我不顾一切地大叫起来,嗓子完全变了音。我以一种不可能的速度跑了过去,把莎娜抱在怀里。尼古拉被我吓了一跳,迅速躲到护盾的另一侧,摆出防御的姿势。但我根本没注意到他,我所有的思想都集中在莎娜身上了。

  “基洛…”她双苍白,身躯不停地颤抖,口汩汩出鲜血。法杖的伤口并不太深,我有把握治好她,但是融魂术——我诅咒创造这个法术的人!它比魂术更加可怕,因为死于魂的人还有一线希望施以重生术复活,但如果被融魂术击中,没有任何法术可以拯救,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

  我用全身的力气抱住莎娜,感到她在我前慢慢变冷。仿佛有无数雷声在我耳边炸响,一切都坍塌翻转,我再次体验到世界崩溃的感觉,就象五年前一样。而莎娜微弱的声音如同道道闪电,穿越黑的天空,直进我脑子里。

  “我去…试炼,其实…是想有个机会问你…”莎娜断断续续地说着。“不要骗我,你愿不愿…和我一起到…外面…”

  “我绝不会骗你,莎娜。”我语音哆嗦着回答。“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一直不相信感情,你和我只是在这个残酷的世上…互相依赖。但我确实愿意和你在一起,把你当成我的伙伴,我的朋友,我的…”

  我住了口,看着她深沉清澈的眼神。她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就象黑夜中湖面映出流星飞逝的轨迹,迅速黯淡下去,变成一团黑暗,一片虚无。

  “莎娜!”我近乎狂地抬头高喊,声音远远传向深处,盘旋回响,似乎永无休止。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收回目光,看着缩在一边的尼古拉,还有外面互相砍杀的怪物。

  好吧。我仇恨地想着。既然你们都要和我做对,那就让我把你们完全毁灭吧。我举起手掌,出了解除混乱术的咒文。

  战斗开始了。

  我从来不曾这样疯狂地发挥法力。所有的骷髅、僵尸和暴牙熊全都朝我冲来,我不知道它们还剩下多少,只知道我立刻就被围得密不透风。我赤手空拳和怪物们对抗,完全不象个法师,而象个战士,与此同时,魔法力源源不断地从我体内涌出来,冲上指尖、头发和每一寸皮肤,就象轰鸣的雷,怒啸的海。被拳头击中的骷髅立即碎裂散落,僵尸断为两截。剧痛从我身上各个部位纷纷传来,我却象是没有感觉,又施出血爆术,把手指进一头暴牙熊口中,这生物惨厉地嗥了一声,耳孔着血碎成几块。

  尼古拉没有放过机会。我隐约听到他的颂声,却来不及躲避,一白骨长矛从隙中刺进来,狠狠钉进我的手臂。冲击力使我晃了晃,栽在一具僵尸身上,一同倒下,背后又传来几下疼痛,我滚到一边,扶着岩石再次站起。

  “基洛,既然你自己想死,就去死吧!”尼古拉在僵尸后面喊着。“没有法杖,你根本就是废物!”

  汗水、鲜血混着熊的体在我头上淌着。“法杖!”我着血沫大笑起来。“谁说我没有?”我抬起右手,被暴牙熊咬伤的手指已经断折,在手掌上耷拉着。我猛地把它揪掉,捏在左手心里。强大的咒文随着血滴挥了出去,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从我身前涌现,如同急剧的旋风,那刺耳的呼啸掩没了一切。

  灵骨之舞。

  我念着法术的名字,全力催发魔力。巨大的骨回旋冲撞,互相击,象个飞转的车轮,把所有东西都绞在里面。怪物们的惨叫声响成一片,无数说不清是什么的碎块四处飞溅,壁上瞬间出现许多奇异的图形。尼古拉举起法杖,奋力住骨轮,一步步退到角落里。

  “基洛!不要杀…”

  尼古拉的声音中断了。毒爆术在他体内剧烈膨,随着一声怪响,尼古拉的身体凭空消失,似乎刚才根本不存在一样——然后,一个沾血的头颅啪地落到我脚下,半边脸僵硬如石,另半边是惊恐的表情。

  我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突然瘫在地上,双腿再也无法动弹。我用左臂撑着身子,一点点向莎娜的躯体爬去,握住她半僵的手指。

  “都结束了,莎娜。我为你报了仇。”我低声说道。她手指的凉意使我慢慢平息,无边的疲倦主宰了我的身体。看着七八糟的碎块,我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自己在做梦,只要一睁眼莎娜就会坐在边,而制造这场屠杀的也根本不是我——但无论我如何努力瞪大眼睛,一切仍然和**的疼痛一样真实无比。

  月光无声地照着,绿泥森林熟悉的夜又出现在我身边。莎娜身子很沉,我几乎抱不动,好几次差点栽倒。我沿着多林河,漫无目的,跌跌撞撞地走着,夜风缓缓拂过我的脸。

  奔的河水溅起无数花,浸我破烂不堪的黑袍。当我全身透的时候,我终于完全平静下来,这才感觉到全身到处是伤口,大部分还在着血。难忍的疼痛如同电击一样袭过我的脑袋,我不住呻出声,一下子跪在泥水中,急剧息着,好半天才透过气来。

  我想我应该找个地方把莎娜埋了,随即记起曾经对她说过,要把她葬在魔角兰下。我环视四周,没有魔角兰,倒有丛野攻瑰开得正盛。我摘下一大把,放在莎娜身上,顺手被刺伤的手指,不经意间瞥见远处树林里闪着火光。

  多半是穿越森林的旅行者在这儿过夜,我想着。他们那里应该会有我所需要的挖土工具——于是我费力地抱起莎娜向火光走去,直到接近时才想起,我这个样子恐怕会让对方吓一跳,很可能招致攻击。我站在树影里犹豫着,忽然发现树干上有个熟悉的骷髅图形,不一愣。与此同时,火堆闪了闪,一个高大的身影戒备地朝我走来。

  “谁?”来人低声喝道。他有着战士的强壮体魄,身上却穿着黑袍;手中没有骨杖,反而持着一锋利的长矛。在我认识的人中,以这种奇怪形象出现的只有一个。

  “是我,马维茨。”我回答着,心里掠过一阵不安。正象以前克鲁诺所说的,马维茨野心,一直想取代我成为第六分队的队长,而且他手段毒辣,绝不在克鲁诺之下。

  显然马维茨在尽量压抑内心的惊讶,但他脸上还是闪过一丝波动。我努力想稳住身躯,却又觉得没有必要——就算再掩饰,马维茨也能看得出来。他的战斗经验恐怕比我还要丰富。我抱着莎娜慢慢朝火堆走去,马维茨跟在后面,脚步声有些杂乱,似乎心里颇不平静。

  “队长,这是怎么回事?”在火边坐下之后,马维茨问我。

  “在红石捉熊,受了点伤。”我轻描淡写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戈斯威山的事情完了?”

  “刚回来,到驻地转了一圈,正打算去找你。”马维茨骂了一句话,顺手把杯里的残酒泼进火中。“那个什么神器藏在山里,我把村人全抓起来一个个地杀掉,结果到最后都没人说出来!”他愤愤地继续说下去。“最可气的是,有个旅行团抢在我前面进了山,还有个村民给带路。我找了一天也找不到,没办法只好回来。不知道团长会不会处罚我?”马维茨缩了缩脖子,显得有些畏惧。

  “我看不会。这又不是你的错。如果团长要处罚你,我可以帮你说两句话。”我略加安慰地说着。马维茨眼睛忽然亮了一下,我立刻知道自己了馅,因为我从没有对他如此友好过。他的嘴角微微牵动,不自觉地皱起眉头,象在琢磨什么主意——我对他客气正说明我受伤不轻,担心被他袭击,而在他那边看来,我伤得越重,就越是他下手的时机。

  “刚才在驻地碰到二队的克鲁诺,他好象对你有点不。这家伙最近是不是惹上你了?对了,他还说,你认识那个旅行团里的人?”

  “什么意思?”我扬起眉毛。马维茨躲过我的目光,轻轻着手。“就是抢在我前面的那个旅行团,里面有个女神官,一个银色头发的女剑士,一个游诗人…”

  “怎么,你是说…”我疑惑地摇摇头。不太可能是他们,两周前他们刚刚从绿泥森林穿过,而戈斯威山在大陆西南方,最少也得两个月才能到。

  “克鲁诺说那群人要去沉沦沼泽,那个诗人是向导,叫菲什么来着…我想想…对,叫菲尼斯。”

  “如果真是菲尼斯,那么确实是他们了…”我沉着。难道是有人用法术送他们去的?据我所知,只有两个地方能提供这种帮助,一个是光明神殿,另一个是陶比拉魔法师公会,而这两个地方都是与黑暗对立的。这样看来,他们确实如克鲁诺所说,是去寻找压制黑暗封印的方法了。

  “你真认识他们?”

  “我以前听过那个诗人唱歌。”

  “原来如此。这倒没什么,不过要让团长知道就不好了。卡梅斯太多疑。”

  “随他去想吧。总之我没背叛卡梅斯。”我冷淡地说道,似乎事情完全与我无关。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莎娜的躯体已经不再柔软,有些硌手。我知道她很快就会僵硬,成为真正的尸体了。向马维茨要把铁铲吗?但如果我去挖土的话,马维茨会立刻看出我已经毫无力气了。实际上,现在随便一个孩子都能把我打倒。

  “队长,有件事正想问你。”马维茨热情地凑过来。“关于骨灵咒缚,我有点不明白,能不能给我示范一下…”

  我心里一沉,暗自皱了皱眉。这家伙很明显是在试探我还剩多少力量,而我体内的魔法力早已在刚才的战斗中消耗殆尽。我清清嗓子,作出不耐烦的样子。“法术的奥秘只能自己去领会!我做给你看也没用,关键还得靠你不断练习,才能越来越熟练。”

  “只要你示范一次,也许我就全明白了呢。”

  “我很累,下次吧。”我往后一靠,倚在树上,不再理他。马维茨干笑了两声,站起身来,在火边踱了几步。他双手一会儿握拳,一会儿放开,似乎难掩心里的兴奋。

  “差点忘了,我把大眼给你带来啦。”马维茨大声说道。“一点儿都没伤着。这一路上我对它可是爱护得很哪。它到那边的坟场里散步去了,只要你一叫,保证它会马上飞过来。”

  “让它呆着吧。”我现在无力召唤亡灵传信,更别说施展缩音术了。

  “难道你不想见见它吗?听说毒牙让克鲁诺给毁了,两头骨龙现在只剩这一头啦。”

  “明天再说。我困了。”我微微闭上眼睛,心里越来越紧张。

  “那好吧。”马维茨站了一会儿,俯身打开背包,取出一条细毯,朝我走过来。我外表不动声,身体悄悄绷紧。当刺骨的寒意袭向我喉咙的时候,我猛地一翻身,短剑擦着皮肤掠过。然而我没能躲过第二下——莎娜的身体滚落到一边,短剑飞快地进我的小腹。似乎有条怪蛇在我内脏中搅动,疼痛使我浑身扭曲,脸都变了形。

  “基洛!”马维茨大笑起来。“你果然已经不行了。这几年我一直在等这个机会,没想到来得这么容易!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

  我挣扎着转过脸来,面对着他。短剑上附着腐烂术,我很快就会全身溃烂。我以前曾不止一次设想过自己的结局,但却绝没想到会被副手杀死!人心的冷酷阴暗再次展示在我面前。

  “马维茨,”我嘴哆嗦着,强自压抑体内的绞痛。“我知道,你想要这个位置已经很久了。这回你任务失败,必须想办法抹平,我正是个好工具。你可以对卡梅斯说我勾结菲尼斯,而你则及时处理了我这个背叛者。”

  “哼,你倒也不傻。”马维茨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脸都是得意。

  “有了这件功劳,你就可以躲过卡梅斯的处罚。这样一来,你自然可以顺理成章当上第六分队队长。然后再和五队的克罗坦、二队的隆联手,克罗坦不正是你徒弟的叔父吗?你们会慢慢收拾其他分队长,把血狮的势力逐渐拉到自己手中…”

  “基洛,我真佩服你。”马维茨有些惊奇地说道。“你整天呆在绿泥森林里,居然什么都知道。可惜,你马上就会变成烂,谁都救不了你了。”他脸上出一个恶的笑容。“我知道你精通法术,下手不狠点儿,恐怕你耍花招。所以…”

  寒光闪了两下,我的双手立即和手腕分开,掉在一边。血象泉一样出来,在两边的泥土上冲出长长的痕迹。我忍不住大声惨叫,几乎昏了过去。

  “这下你就不能施法了。不过我得留着你的嘴,好再听你多讲些事情。基洛,你还知道些什么呢?”

  我再也说不出话了。鲜血在我身下四处漫延,象个小池子,把我完全泡在里面,莎娜尸体的左腿也已经被血浸。我想再好好看她一眼,脖子却根本无力转动。

  “再多说几句吧,基洛。我在你这儿可学到了不少东西呢。”马维茨的声音在耳边响着,如同乌鸦的怪异鸣叫。我象是躺在棉花上,周围一切都在飞速旋转,无数彩光点胡乱飞舞,而我的身体逐渐下沉,下沉,朝向无底的黑色深渊。我用最后一丝意识拼命挣扎着,内心燃起无边的怒火。

  没错,马维茨,我什么都没了,没有双手,无力说话,体内毫无法力。但是我至少我现在还活着!

  是的,我还活着。那是我最后的力量来源。我记起一个法术,用心、用脑、用我整个身体默念着。古老的咒文在我体内动,魔法图形在我眼前凝结,我的每一寸皮肤都在尽力做出手势。我拼尽全力坚持着,感到生命力迅速消逝,随着血一滴滴向外去,到最后我终于完全瘫软,一股莫名的轻松传遍全身。我知道这就是死的感觉——然后我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怎么,你不愿理我吗?”马维茨俯身仔细凝视了一会儿,随即抬头大笑起来。“基洛,你临死前一定很想大骂我吧!要是你还能重新活过来,你就大声骂…”

  笑声骤然停顿,好象被谁猛地掐断了。马维茨僵在原地,似乎发现了极为恐怖的东西。一个苗条而矫健的身影跳了起来,匕首无声无息地刺进他的膛。

  “你…不可能…”穿黑袍的大汉倒在血泊中,双手伸向口,喉咙里发出痛苦的息。他的腔被刺破了,每呼出一口气,嘴角都会出片片血沫。

  “没什么不可能。”我声音清脆地说着,随手捋起栗的头发,把它甩到脑后。“这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只要你付出够多。”

  “…控…”马维茨艰难地抬起手指,用极度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我笑了笑,对于他来说,刚才发生的事确实太不可置信了。

  “马维茨,你的法术果然没学好。”我摇摇头。“这根本不是控尸术,我现在也不是灵尸。这是移魂。奇怪吗?没错,我的手被你砍了,而且非常虚弱,没法施咒。但是生命也是一种能源。死灵法师如果不懂血咒,就不算合格的死灵法师。我刚才正是用血施的咒语。”

  我伸手到面前,认真地看着。手腕处仍在传来强烈的痛楚,可是眼前这双手洁白细腻,完整无缺,没有任何伤痕。我叹了口气,再次转向马维茨。

  “看得出来,你很痛苦。”我柔柔地说道。“我不象你那么喜欢折磨人,所以还是尽快让你了结吧。”我边说边提起右脚,把鹿皮战靴架在他的喉咙上,无情地踩了下去,同时用力*着。脚底发出轻微的喀喀声,马维茨两眼凸出,没过一会儿便不再动弹了。

  我转过身,那个躯体就躺在旁边,瘦削惨白的脸上仍然带着痛苦的表情,身体两边,从断开的手腕延伸出两条长长的血迹。亲眼看着自己的尸体躺在面前,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受,我根本无法形容此刻内心的种种古怪想法。忽然之间,我觉得这件事非常可笑。这难道是真实的吗?我真的还存在,或是我其实已经消失,现在只是在做梦呢?可是,我确定无疑地知道,死人是不会做梦的。

  我仰头看着黑沉沉的夜空。无数星光悄然闪动,默默洒向大地,它们冷静地俯视这片大陆,似乎拥有无穷的智慧,却从来不肯开口。我突然高叫起来,尖厉的声音让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我仍然不停歇地叫着,直到附近树林的鸟全都惊慌地飞走,直到我再也不过气。然后我走向死尸,沉思地看了一会儿,便蹲下身子,利落地割下了我自己的脑袋。

  马维茨的背包扔在一边。我从里面找出一些药粉,还有一个大瓦罐。我用熟练的手法把药粉洒上头颅,它嘶嘶响着冒出白烟,很快便缩得又小又干。我在瓦罐里添上水,倒进另一些药粉,再把头颅扔进去,然后托着下巴,耐心等待它化为细小的颗粒。做这一切的时候,我的手臂好几次不小心蹭到自己丰的前——那中间伤口已经不血了,两边鼓鼓的,有些发。我光滑的皮肤散发出幽香,短套束甲、丝棉绑腿紧绷绷地包着身体,让我很不习惯。

  我想,这不算什么。我还有很多新东西需要慢慢适应呢。

  天渐渐变得发蓝,星辰一个接一个退去。我抬起右手,这第七颗头骨串在骨镯上,轻轻晃动,从手腕边缘和我对视。我再一次笑出来,伸手抚过自己的全身,从头到,从到腹,从腿到脚,当然还有前那个淡淡的印痕。

  我们到底还是生活在一起了,只不过是以这样一种奇异的方式。洛芙用灵魂拯救我,我的身体上也始终会带着她的印记。莎娜为我牺牲生命,我用灵魂偿还她。从前的我们都已经死去,但是并没有消失。你复活了我,我也复活了你,正象我所说的,以后我们三个将在这个世界上互相依赖,永不分开。

  树林那边响起沙沙声,一个白森森的东西钻出树丛,全身没有一块肌或是羽,乍看起来象一只怪鸟的骨架。它来回扭动骨节,迟疑地走近火堆,光秃秃的头顶正中有个大,直对着我。我在空中划了个图形,它立即认出这熟悉的魔法力量,迅速奔过来伏在我脚前。

  我想不出要去哪里。至少不会在“血狮”也不会是任何黑暗势力,但我也不会加入光明。我就象一粒浮尘,独自飞舞,正如莎娜一直期盼的那样,去过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

  没有人知道移魂术究竟能延续多久,也没有人知道,身处光明与黑暗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我将会四处旅行,随意欣赏大陆上所有的美丽与丑恶,直到某一天,无法预知的死亡使我停住脚步。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件事要做。

  我从容地迈上骨龙后背,用线条优美的双腿*它的翼

  “好啦。”我伸手指向西南方。“朝那边飞吧,大眼。我们去沉沦沼泽。” wWW.n6xS.coM
上一章   第七颗头骨   下一章 ( 没有了 )
漂流教室阴阳师秘录鬼术异闻录阴阳师学徒通天鬼眼黄泉旅店捉鬼班长神墓之葵月吊极道阴阳师水晶地图
免费小说《第七颗头骨》是一本完本灵异小说,完结小说第七颗头骨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第七颗头骨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灵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