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黛降龙 第四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粉黛降龙  作者:嬉春 书号:48275 更新时间:2019-4-7 
第四章
  ‘玉求求你别走'少女小手紧紧地将他捉靠在心窝处,泪如雨下。

  他心痛,却不得不狠心地扳开她的手,深情绝望地瞥了她最后一眼。

  ‘我肩上有深深重担,不能不走,是我对不起你,你忘了我吧从此你我再不能相恋'

  她怀中一空,惊愕地抬起头来,茫然空虚地捞了怀清冷。

  他的眼底有掩不住的心痛和不容错认的坚决。

  她震了震,嘴倏然惨白了,心下冰凉一片,布泪雾的眸光透着悲伤和不可思议的恨意。

  她深深地望入他的眼底。‘忘了你?是的,好的但愿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永远再不与你相邂!我会把你忘了,如大火燎原、寸草不生地忘了你!永永远远,直到我死!'

  遨玉震惊极了,慌地缩回手来,倏地连退了好几步,‘你好好休息,我会让人再送药汤过来。'

  他匆匆忙忙地身,大步奔离卧斋,好像身后有恶鬼追赶。

  蝶衣的口一空,他挣离之后的空重重地敲进她的心底。他的离对她造成莫大的震动和打击。

  而且有种奇诡的空虚袭上心头。他又推开了她又推开

  她顾不得细究脑海若有似无的稔感。她突然觉得自己好不知羞、好不知进退竟然竟然做出这等羞愧之事。

  他仓皇逃离的反应更加速她的自责和自厌

  ‘我是怎么了?'她将脸蛋深深地捂进手掌内,悲哀绝望的低喊,‘我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为什么总是学不乖、总是不知身分呢?

  ‘就算充感激,我也不该以低肮脏之身玷污了广公子他的气度、他的善良不不!'她自惭形秽,狠狠地告诫自己,‘就算是稍稍碰触了他一下,也是千不该、万不该的亵渎'

  她千千万万得记住,死也要记住。

  悲怅又击倒了她极不容易拼凑而起的求生意念。

  ‘我在这里像个什么呢?我什么都不是,只是孤魂野鬼、飘飘、无依无归。'她深了一口气,苍白的面颊出坚决,‘不能再留下来麻烦众人,这"龙王水晶宫"虽好,可是不适合我,就算要死,也不能赖在这儿死,污染了人家的清净地。'

  她的心头已有了主意,可是还需要一个人来帮忙

  她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愿意帮忙。

  珊瑚瞪着她,不敢相信双耳所听到的,‘你说什么?要我帮你离开这儿?'

  蝶衣平静地点头,‘是,我想你会愿意帮忙。'

  这自然是得偿所愿了,可珊瑚还是怀疑地瞅着她,‘何以见得我就肯帮你?要把你送出宫去可是件危险事儿,万一被发现了,我获罪不轻哪!'

  ‘因为你是个冲动却热情的好姑娘,'蝶衣真挚地道:‘我感觉得出来,也听得出来,你说话直接、脾气利,足见是个爱恨恩怨分明的人,我想你应该会愿意帮忙。'而且她够胆识。

  珊瑚惊讶,‘你真这么看我?'

  珊瑚大感踌躇。于私,她巴不得楚蝶衣快快离开这儿,可是于公大王会不开心吧?

  楚蝶衣是大王诊治中的病人,偷偷运出宫外这怎么行?虽然她生大胆,可是也不敢去揽这烫手山芋。

  ‘你还是找别人吧!'她脚步一退,想落跑。

  蝶衣急急叫唤、苦苦哀求,‘珊瑚姑娘,我求求你答应好吗?'

  珊瑚脚步一顿,依然硬起心肠往外走。

  蝶衣听见她脚步加快,心一急,挣扎着下想挽留住她,却一个不着力,整个人仆倒在底下。

  ‘砰'地一声,珊瑚惊惶回头,急忙奔回来扶起她,又气又急地埋怨,‘你这是做什么?教人看见我又要挨骂了,干嘛下来呀?'

  蝶衣像攀住啊木的溺水者,紧紧地巴住她,‘珊瑚姑娘,求你答应我,求求你!'

  珊瑚为难地看着她,美丽脸庞一片茫然,‘我'

  ‘我不想再待在这儿惊扰众人,求你带我离开这里,随便把我丢在哪儿都好,我求求你。'

  珊瑚迟疑道:‘可是你眼睛看不见,我把你随处一放,不是你去死吗?'她突然可怜起蝶衣来。

  蝶衣垂下眼睑,‘我不会再轻生的,我只是想一个人面对生命。'

  她不要任何人因为她的衰弱和失明,甚至于死亡而同情难过。

  尤其是广公子。

  她的心底有种复杂的感觉,陌生而惊悸,失措而仓皇。

  而且最最令她害怕的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竟然不太想起少爷,每当心下难受时,耳畔都会出现广公子清扬抚慰的声音。

  她没见过广公子,脑子里却情不自地出现他的声音、他的叹息太可怕了。

  她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她只感觉到危险。

  ‘你看不见,身子又中了毒,手无缚之力,更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你能去哪里?'珊瑚讲得好老实。

  蝶衣的心揪扯了一下,褪白的樱勉强往上弯了弯,算是微笑。

  ‘我不能因为这样,就一直赖在这儿不走。'她颓然地倚在脚处,感慨地道:‘这算什么呢?'

  珊瑚沉,‘没错啦,万一大呃,公子没医好你,你死在这儿怎么办呢?'不是她狠心无情,龙王水晶宫乃仙界清净之地,海底灵气凝聚,有个凡人死在这儿总是玷污了。

  她说得这么白,蝶衣也不觉得有被刺伤,她只是落寞。‘所以我不能继续留在这儿,我心里明白我的病是好不了,所以我一定得走。'

  ‘你想去哪儿?'

  ‘随便都好。'蝶衣紧握住珊瑚的手,面容一喜,‘你愿意帮我了?'

  珊瑚犹豫了,‘这假如,我只是说假如,假如我肯帮你,那么你要去哪里?回家吗?'

  她迅速摇头,‘不,我不能回去。'

  ‘你不在这儿,又不回去,那你到底要去哪里?'珊瑚气呼呼地道:‘你很难搞定哪!'

  蝶衣眼眶一热,心一酸,自嘲道:‘是啊,天下之大竟没有我楚蝶衣的容身之处真是太悲哀了。'

  不知怎地,珊瑚被蝶衣这样悲伤豁达的语气打动,她睁大明媚的双眼,第一次用不同的眼光打量起蝶衣。‘你好可怜。'

  蝶衣的嗓音沙哑而坚定。‘我不可怜,你知道天底下最最可怜的事是什么吗?'

  珊瑚愣了愣,傻眼问道:‘什么?'

  ‘失去尊严,没有自我。'她低低地道:‘现在的我已经谈不上什么自我,我更不能失去仅有的一点点尊严。'继续待在这里只会让她更痛恨自己的累赘、无能。

  珊瑚没想到蝶衣还有这种胆气,她讷讷地道:‘我一直以为'

  她原本以为楚蝶衣是没什么自我、扭扭捏捏、要死不活的矫情女子,可是直到刚刚她才发现原来楚蝶衣也有骨气的。

  虽然不见得惺惺相惜,可她还是忍不住对蝶衣另眼相看起来。

  珊瑚开始认真思考,‘你当真要离开?'

  蝶衣郑重点头,神情肃穆。

  ‘我可以带你出去,但是我不知道该把你放在哪儿。'珊瑚用字遣词客气些了。

  ‘只要你能够帮我离开,随便把我放在哪儿都行。'她热切道:‘出了大门就是郊外吧?你把我带出大门,我可以自己慢慢走。'

  珊瑚尴尬地道:‘这个嘿嘿事实上'一出龙王水晶宫,四处都是海水,她会淹死的。

  ‘有什么不对劲吗?'

  ‘没有,只是'珊瑚抓抓头,‘唉!吧脆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我带你出去,然后派个人保护你啦!'

  ‘谢谢你,但是我不需要人保护。'

  ‘你干什么这么固执?没有人保护,依你的姿,现在又看不见,很容易被坏人欺负的。'

  ‘我想到偏僻的乡间隐居起来,只要有口饭吃就行了,其他的眼盲之人都能好好照顾自己,我相信我也行。'她坚持道:‘何况我再活也没几了,难道连这几天都捱不过去吗?'

  珊瑚瞪着她,‘你就这么坦然的面对死亡?你不怕吗?'

  蝶衣涩涩一笑,‘不管我怕抑或不怕,我都得死,何况我也没什么好损失了,死对我而言反倒是种解、归宿。'

  ‘你好消极。'

  ‘情场失意,身中奇毒,离死不远,双目又失明,'她突然有种仰天大笑的冲动,‘走到这步田地了,还如何积极得起来?'

  ‘你说不定会好的。'珊瑚小心翼翼地道。虽说看大王皱眉头的样子就知道此毒难解,可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楚蝶衣这么消极。

  ‘我不会好了。'蝶衣抬起虚软无力的手,苦笑道:‘你看我现在的模样像是个正常人吗?我已病入膏肓'

  ‘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情场失意吗?究竟是哪个王八蛋抛弃你的?'

  ‘为什么这么问?'

  ‘我很好奇。'她其实是想不通楚蝶衣干嘛要这么悲观,若是被男人抛弃或是视而不见,也犯不着这么难过呀?她还不是被大王漠视两百年,若真要死的话,她早死过两百次了。

  蝶衣坐在地板上,整个人蜷曲环抱起来,幽幽地道:‘我喜欢的男儿是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少爷,我爹在他们家做私塾先生,我打小和他一起读书、一起玩,一直到最近'

  ‘最近怎么了?'

  ‘我和少爷约定好,以后永远要在一起,可是温家老爷和老夫人却帮他定亲了,对方是齐王府的郡主,不就要娶进门。'心已灰,伤心自淡了,她语气平和地回溯,‘我早该知道,以我的身分是没办法高攀少爷的,可是我已经那么喜欢他,怎么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珊瑚同情的凝视着她,体贴得没出声。

  ‘少爷说他不要娶齐王府郡主,他要跟老爷说我们俩的事,但是我阻止了他,我不要他为了我跟老爷起冲突,更何况老爷是一定不会答应我们的事'她咬道:‘后来不知怎地,我中了毒,身子一比一差,眼睛也越来越模糊、看不清楚,少爷可能也因为婚事近的关系,没法子出来看我一直到他定亲的那一天,我们全家都受邀到温家大宅去观礼,看着温府张灯结彩,他身穿新衣我大受打击,实在忍不住就冲了出来,直到悬崖边我纵身一跃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广公子就把我救到这儿来'

  珊瑚听得义愤填膺,‘这温府的少爷真是个混蛋、懦夫!男子汉大丈夫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不敢保护、争取,算什么男人嘛!'

  蝶衣紧握住她的手,‘别骂他是我自己不好,这一切不能怪他,他也是身不由己。'

  ‘有什么身不由己的?他这么贪生怕死,置你于不顾,根本没资格说爱你!'

  ‘珊瑚姑娘,'她求恳,‘求你别再骂他了,真的是我不好,我不该忘情爱上他的。'

  ‘话!'珊瑚一挑柳眉,杏眼圆睁,‘喜欢一个人还管什么身分不身分的,在我看来都是些废话、迂腐思想,爱一个人本来就是很自然的事情,若是因为对方身分高贵才爱他,根本是一种虚假的爱,就算有结果也不会幸福的。哼!我敢打赌呀,你那个温少爷娶了郡主以后也不见得会一生快活的!'

  蝶衣听愣了,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爱恨分明、直俐落的言论。‘可是我倒宁愿他此后一生幸福,和郡主白首偕老。'她沙哑地道。

  ‘你怎么这么笨哪?'珊瑚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笨的女人,被人家欺负了、抛弃了,还帮人家说话。

  蝶衣摇头,黯淡无神的眸光直视前方。‘就算是我笨吧,可我又能怎么办?我不忍心伤害他,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了,'她低低道:‘而且少爷他也不是自愿的,我相信他心中的难过一定不会比我少的。'

  ‘那可不见得,说不定人家现在是软玉温香抱怀,早就忘了你了。'

  珊瑚嗤之以鼻。

  ‘这样也好。'她向后靠着脚,痴痴地道:‘这样总好过两个人都伤心吧!'

  珊瑚瞪着她的眼神好像看见怪物一般。‘你是真笨还是假笨,抑或是剧毒已经侵入脑袋,把你的脑子毒傻啦?'

  ‘珊瑚姑娘,谢谢你这么为我,'她感激地道:‘可是我和少爷情缘已断,现在我只想好好地、静静地面对死亡,所以当务之急是尽速离开这里,一切都拜托你了。'

  珊瑚的嘴巴大张了老半天,这才勉强地道:‘你已经决定了?'

  ‘是!'她果决地点头。

  珊瑚叹了口气,‘那好吧,听我说,大呃,公子三天后要出门一趟,我趁着他不在可以行动,到时候我会把你送到一个安全隐密的地方去的。'

  ‘谢谢你。'蝶衣无比感动道:‘谢谢。'

  珊瑚倒不好意思,她搔了搔耳朵,美丽的脸庞闪过一抹尴尬。其实她老想着要把楚蝶衣赶走的,现在楚蝶衣跟她说谢谢,她倒觉得心虚。

  蝶衣的脸上绽放欣慰的笑容,凝聚轻愁的双眉似颦非颦,凄而美丽,看在珊瑚的眼里又不庆幸起她快离开了。

  否则大王一定会忘情地爱上楚蝶衣。

  虽说大王是神仙,仙凡之间本来就有千年也跨越不过的鸿沟,是不可能结合的,但是楚蝶衣竟然会掉进忘忧藻里没死,或许就代表她有某种仙缘,实在不可不防呀!

  ‘我扶你起来吧,这三天你要忍着点,脸上千万别带出异常的神情,要不然公子会起疑心的。'到时候大王掐指一算,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蝶衣点点头,搭住她的手,努力站起身来。

  直到搀扶上了,蝶衣已经累得气吁吁、脸色惨白,她紧紧地按著作疼的口,试图克服可怕的晕眩感。

  ‘你怎么了?'珊瑚这才发觉蝶衣的病情比她所知的要严重。

  蝶衣摇摇头,嘴褪得雪白,苍白的脸色仿佛随时都会昏厥过去。

  ‘我没事。'她闭上眼睛,衰弱的倚在枕上息,‘只是有点头晕,很快就过去了。'

  ‘你真的很严重。'

  蝶衣不以为意,淡淡地道:‘那也好,表示我距离解的日子也不远了。'

  ‘你干嘛这样说?'珊瑚提心吊胆地看着她,‘糟糕!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不行,我得请公子过来瞧瞧。'

  蝶衣死命地拉住她,‘不!不要!'

  她不敢再面对广公子了在经历昨那样羞惭的事情后,她现在连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心儿绞疼。

  像今天大半天,他都没有到卧斋来,她就已经松了一口气,虽然心底有点怪怪的,但是也让她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

  ‘你的脸色真的好难看,该不会是毒又发作了吧?不行,我一定要去请公子,要不然你就在这儿断了气,公子会骂死我的。'珊瑚一出口便是百无忌。

  ‘我求你,千万别请他来。'蝶衣巴着珊瑚不肯放,神情痛楚地道:‘我只要休息一下就没事了,真的。'

  珊瑚眨了眨眼,‘你真的没事?'

  她重重点头,保证道:‘没事。'

  ‘那你好好睡一觉,我先走了。'珊瑚扶着她躺下,捏把冷汗地道:‘你真的没事?'

  蝶衣微微一笑,‘你先去忙吧,我只要睡一下就会好点的。'

  ‘那我走了。'珊瑚不放心地再回头看了一眼,‘真的走了。'

  ‘再见。'

  珊瑚的喉咙里咕哝了一声,最后还是快步走了。

  蝶衣吁口气,这才敢放心捂着疼痛的口,咬着下出痛楚状。这样的折磨还要到几时?何不给她一个痛快呢?

  遨玉逃回寝宫内,大口、大口地着气,浑身透出冷汗。

  他的头晕眩着,前世的记忆片片如流星坠地,闪耀着、凌厉着的入他的心底。

  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对蝶衣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

  曾几何时,她是他心头上最最重要的一个女子而他竟将她忘了

  他统统想起来了,心痛与思念的滋味是那么强烈,以至于当他拥有了神通的第一件事,下的第一个咒就是将自己前世的记忆统统尘封起来。

  忘了、忘了,当初既然选择承担起天赋之责,他就得将一切遗忘掉。

  只是连她也忘了,喝过孟婆的忘魂汤后,她也将一切忘了!

  他揪着心脏,痛得仿佛沦落地狱烧烤着。

  是他对不起她、辜负了她,自顾飞升,却将她遗落在滚滚红尘浊世里。

  ‘蝶儿我对不起你'他痛苦的嘶哑低语,前世绵的一幕幕又回到眼前 Www.N6Xs.COm
上一章   粉黛降龙   下一章 ( → )
淘气千金多情错坠时空一美攫取黑色浪漫盛莲花心美眉清纯情妇一女二男三分预约娇妻对头小冤家小姐情夫
免费小说《粉黛降龙》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粉黛降龙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粉黛降龙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