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狐 第九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狐  作者:嬉春 书号:48278 更新时间:2019-4-7 
第九章
  娇狐在柳家整整昏了三天三夜。

  柳家一家人和喜娘快急疯了,请来的大夫每个都说诊不出什么缘由来,可是眼见她始终昏不醒,他们是心急如焚。

  事实上,娇狐正飘浮在模模糊糊的意识里,怎么也不肯醒过来。在恍恍惚惚的梦境中,她伸手不见五指,脚下沉重得迈不开步子…姥姥…你在哪里…好黑,狐儿会怕…

  她下意识不想醒过来,她不想再当柳娇湖,她渴望离这个凡胎的身体,化作狐本来面目。

  她是娇狐,不是那个天生小妾命的柳娇湖…

  她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爬了起来又复绊倒,可是当她绝望无力、想要放弃掉这一切的挣扎,想要坠回无边的黑暗深渊时,有一个熟悉的脸庞却又闪现在她面前——

  英飞扬的眉毛,乌黑深沉的眸子,矜持拘礼的举止,温柔深情的笑容…一次又一次不断地跃进她的脑海中,记忆中的低沉声音频频轻唤着她…

  娇湖,你又贪困了,快快醒来,我替你买了好大珍珠,你快醒来瞧瞧…

  相公…是相公!她拼命扑向前想要抱住他,可是幻影一闪即逝,她抱了个空。

  突然间,几百年前的那张童稚小脸闪现她眼前,是那个用衣袖掩住她、使得她逃脱了雷霆劫的小男孩…

  容貌愈来愈眼清晰…渐渐与自涛的面容影子重叠…

  难道…难道几百年前救了她的小恩公,竟是几世前的自涛?她诧异着,拼命想要追近看仔细,可是那脸庞却又突然地消失了。然后是姥姥谴责的眼神向她——

  狐儿,你答应过我不陷入情关的,你这关情劫逃脱不过,如何能过雷霆劫?如何能修成正果?

  你发过毒誓的,倘若你动了心,爱上了凡界男人,你的修行将俱毁、烟消云散…

  娇狐痛楚惭愧,不敢看银狐,随即银狐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骄纵倨傲的苹诗。

  凭你这个小妾也想跟我争抢相公?门儿都没有!你是个身分卑微低下的小妾,我随手一捏就捏死你了?相公是聪明人,他会选择我的,他会选择我的,他会选择我的…

  “不!不!不——”娇狐惊然惊醒,冷汗遍全身,息不止。

  柳家人全围了上来,又惊又喜地叫道:“醒了、醒了,她真的醒过来了!”

  喜娘急急冲向前扶住她,喜极而泣了“二夫人,你总算醒过来了,你差点吓死我了。”

  恍恍惚惚间,娇狐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我是谁?”是娇狐?还是娇湖?

  喜娘一怔“你是二夫人啊,你认得出我吗?我是喜娘呀!”

  娇狐瞬间都记起了,她的小脸倏地一悲,喃喃低语“为什么?为什么还不让我解?”

  这情劫她还得经历多久?

  人世间各种感情实在太复杂也太难解了,无论爱或不爱都好伤人…

  她更不会忘记阻隔在自己和自涛之间的鸿沟“身分”问题…无论她是小妾柳娇湖,还是狐狸娇狐…

  还有即将到来的雷霆劫呢?

  她再怎么爱自涛,也无法让自己不死,若要让自己不死,就得夺走自涛的避雷珠,然后眼睁睁看着他死!

  这太残忍了,她宁可自己死也不让自涛死。

  所以她还计较伤心什么呢?反正她总归是要离开他的,不如就让苹诗郡主乘机取代她在自涛心目中的地位好了。

  早早让他忘了自己,也省得他再伤心。

  她现在人不人、狐不狐,既当不了人也还不了狐身…飘飘在茫茫的人世间,就像柳絮一般无无蒂无依无靠。

  或许雷公爷爷的雷霆一击,对她反倒是最好的解

  “自涛就是我的小恩公吗?”她失神落魄地喃喃低语,细思咀嚼着当中的可能。“是啊,他一定是数百年前我的恩公,救了我一命,所以我现在将欠他的命还给他,正好一报抵一报…宿命中早已注定了…

  她突然有些顿悟了然。

  这一切,兜兜转转了好一圈,都是老天爷早已好的一局棋吧?

  自涛几世前救了她,现在她再将这条捡来的命还给他…公平得很,真是公平得很。

  只是她的心好痛、好痛…想到一旦神魂俱碎,她就再也看不到自涛了,这样血淋淋的剧痛远比死难受多了。

  喜娘看着她脸色一忽儿悲、一忽儿喜、一下子红、一下子白,担心得不得了。

  “二夫人,你别吓我,你说说话呀!”她摇摇娇狐。

  娇狐眨了眨眼,有些艰难地望向她,突然悲从中来。“喜娘,你不要对我这么好;爹、娘,你们也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我不是你们以为的那个柳娇湖,你们对我好不值得的。”

  “傻孩子,你是我们的女儿,又为了我们家受苦受委屈,你教我们如何能不待你好呢?”

  “是啊,二夫人,你是一时受到打击,现在身子又受伤了,所以才会胡思想,你静静地歇一歇,等精神好些了再说话,好不好?”喜娘安抚道。

  娇狐有口难言,也无力再多说什么。说了又有谁懂呢?

  她也着实累了、倦了,苍白的点点头,她轻轻闭上双眼躺回褥。但愿这一次睡得安稳些,好让她醒来之后有力气面对一切。

  连着好几天,自涛总督府里忙,再加上严老夫人有意无意的阻拦,使得他腾不出时间去柳家找思念已极的人儿。

  可是当这一天午后他忙完了公务后,得了个空就迫不及待驭马往柳家方向奔去。

  娇狐没有别处去了,她坐在柳家门前的大树下,小脸苍白,静静地听着风儿吹过松叶的声音,还有和煦的阳光温暖洒落她身上的滋味。

  再过四天,就七七四十九,再过五天,就是五十雷霆劫的到来。

  她的心像落在西湖水面的桃花瓣儿,无力地残褪了嫣红,随波逐,静静地等待沉入湖底的那一刹那。

  严府的药很灵,她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可是有什么关系呢?等到四天后,她的灵魄离了这个躯体,柳娇湖依旧会死,这具凡胎就没用了,她这只修行五百年的狐狸转眼间也会没用了。

  不知道雷公爷爷劈雷下来的那一瞬间,她脑海里想的会是什么?

  是自涛?还是姥姥?她凝视自己柔苍白的小手,再难想见自涛轻轻亲吻这双小手的情景。

  “娇湖!”一个隐隐约的、恍若自遥远天边传来的呼唤飞入她耳朵里。

  她微微一动,茫然地抬起头。又是幻觉吧?

  可是当她看见驰奔过来的骏马,还有马上英俊伟的男儿时,她的心瞬间活转了过来!

  “相公?!”她捂住小嘴,不可思议地惊呆了。

  这…这是真的吗?

  骏马转眼即到,自涛宛若天神般跃下马,飞快地抱起了她转着。“娇湖,我想死你了!”他抑制不住地兴奋欢喜,痴叹道。

  她的泪珠儿滚了下来,烫痛了双颊“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傻丫头。”他总算把她放下地面,可她总觉得自己依然在半空中旋转着“傻丫头,当然是我。这些天你想不想我?”

  “想…”她的热泪梗住了呼息“可是…可是我没权利想你了。”

  他愣了一愣“为什么?”她紧紧地咬着下,力气之大几乎咬出血来“我…我已经退出了。”

  他黑眸一沉,低哑震动地道;“你胡说什么?什么叫做退出了?”

  “我…”她还能瞒多久?她也无力再隐瞒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已经剩下四天了,届时她将现出原形,然后遭受雷霆劫,她真的已经不想再隐瞒这一切了。

  就算死,她也要在死之前让他知道,他爱上的不是柳娇湖,是她娇狐啊!

  “告诉我,是不是郡主又对你做了什么事?她你退出的是不是?”他的神情蓦然大怒,眼神像千年寒冰一般森冷“我会跟她说清楚!我不能失去你,必要的时候,我宁可悔婚!”

  她感动地看着他,可是现在问题已经不在郡主了,而是在于老天啊!

  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相公,我要告诉你。”她语意艰难,吐吐地道:“我…其实不是凡人,乃是一只修行五百年的狐狸。”

  他僵了一僵,随即失笑“娇湖,别说笑,我现在是很认真的;是不是郡主你回娘家,你离开我?”

  她紧紧掐着他的手臂,仿佛想要借此让他倾听清楚“我真的是只狐狸,为了要躲过五百年一劫的雷霆三击,所以才借柳娇湖的身子嫁入你家,求借你家的避雷珠…”

  他眨了眨黑眸,想笑,但她脸上再认真不过的神情却令他哑然无声了。

  “你…”他震惊极了。

  “是,我不是人,我是狐。”她轻垂粉颈,痛苦地道:“可是我没想到我真的爱上了你…我不忍心让你因我而死,我不能这么自私。所以我决定了,五后就是雷霆劫的到来,到时候我必定逃不过,也会永远消失在人世间,也消失在你的生命里,所以…”

  他退后了几步,震撼惊骇将他整个脑袋的,混混沌沌、始终未明。

  “你是…狐狸?”他瞪着她清新美丽却苍白无血的脸庞。

  她含泪点点头“是。”

  “你不是骗我的?”

  她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掉下来了“我也好希望我是骗你的,可是我的的确确是一只狐狸,我名叫娇狐,狐狸的狐,而不是湖水的湖。”

  “你…”他脸上的惊惶痛楚慌乱迅速闪而过。他再退了两步,背脊已抵靠在骏马跟前了。

  他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尽管她知道后果也许会是这样,但是她依旧难忍撕心裂肺的痛苦。

  娇狐咽着喉头的硬块,没有再看他,低低地道:“你回去吧!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你回去严府,回去郡主身旁…你们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身分地位都登对,你们会快乐终老一生的。”

  他缓缓地、缓缓地摇头,仿佛想要甩去脑子里的雾和错愕,但是他还是震动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到最后,他蓦然大吼了一声,迅然地跳上马飞奔而去。

  望着他渐渐消失缩小的背影,娇狐的泪水已泛滥成灾。

  “相公,永别了。”

  他一定好难、好难接受,可是震惊痛苦会慢慢过去,时间会洗刷掉一切痕迹的。

  娇狐失神落魄的走出了柳家门前的小径,趁着他们尚未发现前,她要消失在每一个人的生命里…

  姥姥,我应了誓,我爱上了凡人,注定修行尽毁、魂飞魄散!

  骏马狂野地飞奔电驰着,在马上的自涛闭上眼睛,让咻咻拂过耳际的风声和危险的速度麻痹他震惊痛楚的心灵。

  狐狸

  他这些日子以来爱着的竟是个狐狸

  他想大吼大叫,想要重重将自己摔向地面,跌碎成千千万万片…这样就不用再去面对那个青天霹雳般的打击了!

  娇湖…不,她是娇狐…她是如假包换的一只狐狸,千方百计接近他就是为了要得到他的避雷珠!

  他觉得被欺骗了,被背叛了,可是最深沉可怕的痛苦却是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爱上了一只狐狸!

  虽然她声称爱上了他,所以宁可死也不愿意偷走他的避雷珠好躲过雷霆三击,但是…

  她已经骗了他一次,又焉然不会骗他第二次呢?

  而且…她是一只狐狸啊!

  想着她的甜美天真,她傻里傻气的笑容,她婉转娇时的美丽…

  他的心好痛、好痛…自涛捂着心口,觉得口快要裂开来了。不!这一切不是真的!

  回到严府之后,自涛立刻用几大坛子的酒将自己狠狠灌醉。

  他突兀失控的举止吓住了全家人,甚至当严老夫人和苹诗过来劝解时,都被他充酒气和血丝的双眸给吓着了。

  “滚!统统滚,你们统统不要理我,让我喝!让我喝…”他英俊的脸庞充痛苦,修饰素洁的外表早已紊乱一片。

  了的黑发,暗黑的眼圈,暴躁的脾气,自涛完完全全变了个样儿。

  连着四天,他将自己泡在酒里,臭气熏天,脾气火爆,狂怒得像只野兽,邋遢得像个叫花子,哪还有几丝总督的模样。

  在第二天,苹诗还曾试图接近他,却被他发疯般地丢来一个酒坛子差点砸了个头破血,因而受惊逃窜。

  他看起来彻彻底底地疯了!

  苹诗想得的是一个风采翩翩的成龙快婿,哪知道公子突然变做疯子,她吓得当天连忙要忠诚王妃过来退婚。

  “我才不要嫁给一个疯子!”苹诗心有余悸地跳脚。

  忠诚王妃纵然心不甘、情不愿,可是拗不过女儿,再加上也亲眼见到自涛可怕的模样,只得匆匆地退了聘,草草退了这门亲事。

  正当严老夫人终担忧饮泣,众仆人埋怨苹诗没血没泪、是个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坏女人时,正好忠诚王爷在京师因事获罪,圣旨一下,全家老小登时被发配边疆永不得回京,忠诚王妃和苹诗郡主自然也不例外,只得哭兮兮地踏上遥远路途。

  消息一传来,严家阖府上下可说是声如雷,每个人皆是额首称庆,坏人终得天谴。

  可是当他们看到浸泡在酒坛中的自涛时,又没有人笑得出来了。

  尤其喜娘哭肿了眼,回严府禀报二夫人自柳家失踪的消息,全府每个人的心都倏然沉到了谷底。

  严老夫人快急晕了,也自责得要命,可也无法挽回一切了。

  第五天早晨,当自涛自酒乡醒来,蹒跚地要再找酒喝时,一只银色的狐狸突然窜入屋内来,静静地伫立在他面前。

  他还疑心自己是不是酒喝太多,眼花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

  银狐低沉苍老地道:“笨蛋,我是只狐狸。”

  “狐狸?”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泪水都出来了“我的爱人…嗝,也是只狐狸,你说巧不巧?”

  “你现在再不去救她,她很快就变成一张干巴巴的狐狸皮了。”银狐还是冷冷地道。

  自涛努力想睁大眼,可是酒实在是喝太多了,他的头好晕、好痛,脚步都站不稳了,哪还有余力去思考。

  “雷霆劫正午即到,娇狐会死,这一劫她逃不过了。”银狐冷然地道。

  娇狐会死?!

  这四个字像有魔力般,自涛倏然惊醒了过来,他脚步依旧虚浮,可是憔悴的俊脸瞬间惨白了。

  “娇狐会死?”不…不!

  银狐冷静锐利地盯着他,突然叹了口气“真是上苍注定,我特意上九天云霄请教月老仙人,这才得知你与娇狐早在五百年前已系上红线,如果她能过这一次雷霆劫,将化作凡人与你并蒂偕老、了结此缘,只可惜天上方一,世上已千年,我去了不过一会儿,你们已经有了这大变化…你现在告诉我,你究竟要不要娇狐?爱不爱她?”

  自涛愣住了,脑袋努力整理着银狐所说的话。

  “如果你不爱她的话,不如就让她消失在这次雷霆劫中,也免得她再沦受情劫辗转的痛苦。”银狐挑眉。

  奇怪得很,狐狸竟然也会生动地挑眉!可是自涛已经无暇深思这一点,他往前一冲,心神地大吼“我要她!我爱她!”

  他完完全全清醒了、明白了,照着自己的心走就对了!

  娇狐是他这一生唯一的珍宝,最心爱的子,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他也要保全她活下来!

  银狐的眸子闪过一抹类似释然也类似惋惜的神彩,深沉点头“好,我带你去救她。”

  一道银光倏然紧紧包围住自涛,在他还来不及闭上眼睛的时候,身旁周遭的景物已变,此刻他已驻足在青翠的山坡上。

  娇狐憔悴苍白地坐在山坡上,在看见自涛时悚然大惊。

  “你…你怎么会来?”

  自涛眸底充泪,欢喜地奔向她“娇狐,我爱你,我不要你死!”他边跑边自怀中拉出避雷珠。

  刹那间,娇狐惊觉到他的意图,震惊地大叫道:“不!不要!”

  就在他俩即将拥抱住对方的那一瞬间,天上陡然响起了轰然巨雷!轰隆!轰隆!轰隆!雷霆三击已过,雷神隐没入云端。

  大功已告成。

  银狐还来不及手介入,迅雷已消失无踪了。

  她屏着呼吸,静待烟雾散去。

  在白茫茫的烟雾中,两个紧搂着的身影几乎融成一个儿,将彼此抱得好紧、好紧。

  银狐喉头哽咽着,大大地吐了一口长气。

  “幸好。”

  娇狐紧闭着的眼睛慢慢地、慢慢地睁开,好害怕看不见那个心爱的男人,可是当她睁开了眼眸,蓦地被一双温柔的眼神紧紧攫住。

  自涛!他深情坚毅地盯着她,在彼此眼底看见了差蹉跎五百年、等待了五百年的爱…

  “自涛…”她心一热,伸手想抚摸他的脸颊,却发现自己的手…

  雪白一如往常…咦?

  雷霆三击下来,她不是就该死掉了吗?

  她颤抖了起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惊喜诧异极了;她突然觉得有点头晕…这是真的吗?她没死?真的没死?

  害怕了五百年,致命的雷霆劫居然没有勾走她的魂、摧毁她的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我没死?”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小手。

  自涛低喊一声,用力地抱紧了她“你不会死,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别想自我身边逃开,我不许,你听见了吗!我不许你离开我!”

  她鼻头一酸,凄然泪下“可是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就算这次的雷霆劫让我逃脱掉了,可是人狐殊途,我们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谁说的?”他喑哑却有力地道:“是哪个混帐说的?”

  银狐在远处轻轻咳了一声,不过识相地不表任何意见。

  既然雷神都能看在严自涛甘心为爱牺牲的份上高抬贵手了,她这只老狐狸跟他们还有什么好过不去的?

  月下老人在云端深处对她笑嘻嘻。既然是被月老“绑住”的人儿,她老狐还有什么力量“拆散”?

  银狐摸了摸鼻子、耸了耸狐肩,决意继续沉默看戏。

  娇狐美丽的眸子盈泪雾“相公,难道你不介意我是狐狸吗?”

  “你呢?你不介意我是个肤浅无知的凡人吗?”他深深凝视。

  她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滚呀滚地,却情不自地笑了“相公…”

  “这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再也不放手了。”他眸光深情不移“既然老天把你给了我,你就是我的,任凭是谁,再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除非我死…”

  她急急捂住他的嘴,惊叫道:“不行!不会!不要讲!”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底微微润起来。

  “我相信你,我是你的,我也永远不会再离开你了!”她激动地道。他轻轻自嘴上拿开了她的手,痴痴地道:“狐儿,我爱你。”

  娇狐狂喜不已,泪水终于滚落“我也是!我也是…”

  眸光触处,真爱的光芒在彼此眼中深深绽放。自涛温柔俯下头来吻住了娇狐,也吻住了永生永世的承诺。

  谁说有情人无情天?孰不知人间有情,天地更有情!

  银狐鼻子,假装懒洋洋地踱步离开。“看来这小妮子也没时间随我到终南山修行了。唉,这些年轻人,话都是随便说说罢了。”

  谁让她左挡右,却怎么也敌不了月下老人的小小红丝线呢? wWW.n6xS.coM
上一章   娇狐   下一章 ( 没有了 )
摸鱼儿慾望国度粉黛降龙淘气千金多情错坠时空一美攫取黑色浪漫盛莲花心美眉清纯情妇一女二男三分
免费小说《娇狐》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娇狐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娇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