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野兽 第九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谁才是野兽  作者:希枒 书号:48279 更新时间:2019-4-7 
第九章
  “人呢?!”

  和乐融融的饭厅里突然杀来一句爆裂的怒吼。悠闲享用早餐的唐家人停止了动作,纷纷望向门边那上燃料的火车头。

  “一大清早,你非得吵吵闹闹破坏我一天的心情吗?”唐老爷不悦的开骂。

  唐惟天不甩他,一个劲的冲到唐慕河面前。

  “官云漾她人在哪里?”他杀气腾腾的问。

  唐慕河优雅地放下咖啡杯,浅浅笑着。

  “你怎么会跟我要人呢?这屋子跟她关系最密切的人,应该是你吧?”

  “你少跟我废话,我要知道她的下落!”他没心情跟唐慕河斗,现在他急著见官云漾。

  他知道会写出那张纸条的唐慕河,一定已经预测出情势的走向,也一定掌握住了所有变化。

  “你先给我坐下!”唐老爷受不了权威被人挑战,用力喊了一声。

  “我在忙,没空跟你吵。”不肖孙子随便丢出一句,瞧也不瞧他一眼。

  “才刚天亮,你就要忤逆我吗?”怒极的唐老爷不大声说话,冷冷吐出他的最后通牒。

  跟他吵了十多年的唐惟天当然清楚爷爷的脾气,很不情愿地在唐慕河身边的位子坐下。

  这一坐,解除了火爆警报,唐母不认同的瞪了儿子一眼。

  “傻儿子,一大早干嘛大呼小叫的,关心云漾也不该这么冲动呀。”说到最后,她欣慰的软了口气。

  她这个儿子虽然又钝又冲动,至少晓得要疼女朋友。

  唐惟天没说话,闷闷的啃著面包。

  唐母不受影响,自顾自地说得很开心。

  “见不到云漾用不著这么紧张,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就好了,何必对慕河大小声呢?”

  “你知道?”唐惟天放下手中变形的法国面包,讶异的望向母亲。

  “大家都知道啊。”唐母回答得很理所当然。

  “为什么我不知道?”他提高了音量。

  “谁叫你房间门关得那么紧,云漾想向你告别也不好意思敲门。”她瞪了一眼这个不解风情的笨儿子。

  “女孩子特地来找你,你也不多陪陪人家,我要是云漾,铁定跟你翻脸。”

  “所以她是走了?”唐惟天捉住重点问“为什么?”

  一想到官云漾的不告而别,他就有种不安的预感。

  “你还问为什么!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笨儿子呢?”对于儿子的迟钝,唐母想切腹谢罪。

  “为什么?!”受不了母亲夸张的废话,他吼了出来。

  被他激动的神情吓到,唐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没耐心等母亲回魂过来,正要吼出第二声,一个平静的嗓音轻轻挡住了他的暴走。

  “云漾有些事要处理,先回家了。这是她的联络电话跟地址。”唐念盈缓缓将桌上一张便条推到唐惟天面前。

  唐惟天一把抓了就走。

  目送儿子的背影,唐母回神念了一句:“这就是所谓的‘有了媳妇忘了娘’吗?”

  “应该是吧。”寡言的唐父安慰地拍拍子的背。

  唐母却是闪亮著眼睛看着家人。

  “看到没?我家那只笨乌开窍了耶!终于有正常男人的表现了。”她感动得想哭。

  “是啊,再不开窍,真的只能跟乌比呆了。”唐慕河啜口咖啡,幽幽瞅了门外的人一眼。

  他的提示这么明显,唐惟天若再看不懂的话,他以后绝不敢承认他们之间有血缘关系。

  ***bbscn***bbscn***bbscn***

  唐惟天心烦气躁地开著车,一有空档,眼睛就往手机瞟,恨不得哑巴似的手机下一瞬间会发出声音来。

  平常他的手机只是摆在家里的装饰品,今天他破天荒的带在身边发出夺命连环call,为的就是那只来去无常的小猫。

  “该死!为什么不接电话?不想接的话,干嘛留下手机号码?存心找人麻烦!”虽然没有立场批评人家使用手机的方式,没耐心的他却硬是要迁怒。

  电话找不到人,他就亲自上门堵人,要是她敢连门都不开,就别怪他放火人。

  唐惟天狠辣的笑了,从清醒开始,他体内充了暴力的血,现在刚好可以发挥一下。

  不必杀到她家门口,唐惟天在路边见到了目标。

  大大一个回转,他立刻停下车,跟著人影追进超商。

  “你到底在做什么?”没多久,他在零食区中抓到那只失联的小猫。

  官云漾讶然的瞪著握住她右手腕上的大手,视线顺著手臂缓缓拉到一张火的俊脸。

  看到唐惟天,她的眼睛闪了一下,随即收起早先的惊讶,缓缓转开头。

  “在超市里能做什么?当然是添购民生必需品。”她的口气很冷淡。

  看她与昨晚迥然不同的态度,唐惟天不悦地拢高眉头。

  “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说一声就离开,现在又怪气的?”他宁愿她一见到他就黏过来,也不要她用陌生人的眼光看他。

  官云漾没回答,轻轻挣开他钳制的手腕,在推车中放下刚选焙好的洋芋片,然后继续前进。

  第一次遭她冷落,有种莫名的苦涩,这让唐惟天很不舒服。

  他一个箭步扳住她的肩膀,火大的问:“你不该解释一下吗?”

  官云漾眼神诡异地睇了肩上的大手一眼,再看看他,嘴巴动了一下。

  “我终于想通了。”

  她声音很低,听得他一头雾水。

  “你想通什么?”他不懂,短短一个晚上连补眠都不够,她能思考出什么大道理来?

  她瞅向他,深深叹口气。

  “你放心吧,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困扰。昨天的事我会找个时间跟唐家的长辈解释清楚。”她的语调平板得很没感情。

  唐惟天快被今天一连串的事给搞疯了!

  他们是套好了的吗?

  每个人都变了态度──死对头会热心的叫他起;老爱著他的人现在却冷冰冰地跟他划清界线。

  这是要他的新招吗?

  “你给我说清楚。”他没时间跟他们玩,只想把事情清楚,迅速解决。

  官云漾又叹了一声,慢慢推著推车,手无意识地抓下架上一包包零食。

  “裴-说我是一个运势很强的女人。”她突然自言自语起来。

  “关他什么事?”一听到那刺耳的名字,他冷嗤一声。

  她没理会,迳自说著自己的话。

  “我想了一晚,终于听懂这句话的含意。我的确运气很好。”她虚弱的朝他一笑。

  “因为运气好,所以我在西西里岛上遇见你。因为运气好,跟你共住了一个月,完成论文,也培养出一些情,然后发展成现在的局面。这一切都是因为幸运,所以在那个时候踏进你的花园的人是我。”所以现在跟他牵扯不清的人也是她。

  裴-暗示她两次,她直到昨晚才领悟。

  如果当初迷路的人不是她,现在站在这里的就是两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了。

  一切都只因她的运气好罢了。

  所以才会在那个时机踏进他的屋子,刚好帮了他的忙,然后牵扯出一堆后续发展。

  但,再好的运势也有走完的一天,她不该奢望太多。

  她很想给他一个开朗的笑容,却无论怎么拉扯肌都扭曲得很难看。

  唐惟天越听她的解释火气越大。

  “我听不懂你的话,也不想懂。”他不喜欢太复杂的道理,听不懂的一律当废话。

  “我只问一句,你要不要跟我走?”

  “现在需要去哪里吗?”她自嘲的低下头,望着推车发呆。

  “我们要去的地方可多了。照唐慕河那只恶狼的规画,我们得先去医院检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被分解再被简陋补合的纸张。

  忽然间,官云漾红了眼眶,哽咽吐出一句:

  “我…的…零…食呢?”

  周全的计画被杀风景的一句全盘推翻,连下定决心的唐惟天也了阵脚。

  “我放回架上了。”他气的说。

  官云漾抬起泫然泣的小脸望向他,水位的眼眸随时有洪的可能。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他为难地转开头,没一会又转回来,接著别开一个角度不正眼看她,声音僵硬。“垃圾食物不要吃太多。”

  “因为我现在有可能怀孕,你才特别关心我吗?”她忍不住问。

  唐惟天立刻转正视线,一脸受辱的瞪著她。

  “那种东西平常就不应该吃了!”他不平的低吼。在她眼中,他真是这么现实的人吗?他不能没目的的表达他的关心吗?

  看出他的委屈,官云漾笑了,这一笑,让眼泪滑了出来。

  “喂!你不要又哭又笑的吓人,选一个专心做就好。”他没了头绪,只会在原地叫。

  这模样出她更多的泪水。

  “你为什么要这么可爱呢?这样会让我很舍不得的。”她模糊念了一句,最后不受控制的往他身上贴过去。

  唐惟天无奈地撑住她的身子,叹了口气。

  他真的是受够了这些人反覆无常的情绪反应了。

  “有件事我一定要现在说清楚。你可以不必勉强称赞我,因为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可爱’这个词。”他对这两个字很感。

  “对不起。”听到他过近的声音,官云漾像惊醒似地马上跳开他的怀抱。

  她两极的反应让他微薄的耐彻底瓦解。

  “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这样跳近跳远的,不累吗?”他吼出从遇见她开始就累积的不

  “我不想让你困扰。”她带上歉意的笑容。“你不需要对我太好,因为我没怀孕,以后也不会跟你有任何关系。”

  “你说什么?!”他震惊低咆。

  官云漾作了一个深呼吸,确定蓄了勇气与决心后,她坚定的说:“不需要作任何的检查,是我最近情绪不稳了生理周期,今天又恢复正常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她特别强调最后一句。对他说明,也说服自己。

  是的,一切就要回到原有的轨道,她的运势只能走到这里。再继续,只会让没信心的她不停挣扎,带给他更多麻烦罢了。

  “谁管你有没有怀孕!我问的是你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从今以后没有任何关系?”他张著血红的大眼,杀气腾腾地朝她近。

  被他的气势骇到,她胆怯的一步步后退。

  “我们本来就是不相干的陌生人,是因为我的运气好才会走到你屋前。现在所有的事都解决了,本该回到原来的地方,过自己的生活。”她快速说著,深怕下一瞬间他会咬断她的脖子。

  “你今天干嘛老把运气挂在嘴边?听了很不舒服。”他拧紧凶眉。

  “那是裴-提醒我的…”她很小声的说。

  “又关他什么事了?!”听到这个名字,他的眉头绞得死紧。“你难道不知道他的话有七成不能相信吗?”

  “可是剩下的三成都是很辟的实话。”她越说越微弱。

  他的脸已经彻底挤变形。

  这辈子他还要受那群禽兽多少气呢?

  “裴-也说过我的运势很强。”他咬牙冒出一句。

  “咦!”她疑惑地抬头看他。

  看到一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

  没留意她不舍的神情,他陷在不堪的回忆中。

  “他给的理由是:我身边有很多人喜欢我、保护我,所以我可以逢凶化吉、长命百岁。”话说到一半,他突然用一种很恐怖的眼神盯住她。

  “不过,我想他话里真正的含意是:我运势强,可以命大的不被那群人玩死!”

  她不由自主的倒口冷空气。

  她非常认同唐惟天的解释,但这跟她有任何关系吗?

  见她一脸茫然,他摇了摇头。

  “你果然很笨,连裴-的小把戏都看不透。”

  “我没有!”她忍不住反驳。

  昨天她可是整晚没睡才做出结论的,他怎么可以一个摇头就完全否定?

  “裴-随便讲了一句,你就自以为事情会走到这个局面是命运的安排,好像无论是谁都可以走到同样的结局。”

  “本来就是。”她嘟囔一句。

  唐惟天看她的眼光多了一丝怜悯。

  “要是当初裴-拜托的对象是其他迷路的人,你保证会有一样的结果吗?那个人真的可以帮我赶走那堆烦人的访客吗?而我真的能容许那个人待在我屋子一个月吗?”他话说得很明白。

  但她消化得很慢。

  “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她好像还没进入状况。

  他用力下暴力的冲动,试著用她习惯的文明方式沟通。

  “今天早上唐慕河告诉我,我这辈子的麻烦都是自找的。看了他的字条后,我才清楚他的意思。他说的没错,我会老是被他们欺负,的确是我的问题。是我对他们太客气,才会容许他们靠近我作。”他一边控制自己的情绪,一边道出心酸的事实。

  “这个我知道。”她一副她早知道这一点的样子。

  他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她。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没发现你跟他们有相同之处,或跟其他找上门来的人不同的地方呢?”

  “相同?不同?”官云漾纳闷地看着他愈加僵硬的脸部线条,和他紧握纸张的拳头。

  “啊!”突然间,她想通的叫了一声。“你该不会是…”

  被她清澈的眼睛瞪得别扭,他机械式的偏开头。

  官云漾没放过他,兴奋地扳正他的脸,笑容晴朗无云。

  她差点被那个半点都不可靠的盟友误导,最后开悟她的居然是这个未开化的原始人。

  “你真的是太可爱了!”她笑得很甜蜜。

  “我不喜欢被人这样形容。”他努力想躲开她过于明白的透视。

  “我早就知道你的‘不喜欢’是什么意思,现在更晓得你的‘喜欢’是什么样子。”她用力抓住他的俊脸,要他也好好看清她的喜欢。

  他的喜欢就是给人特许。

  表面上他跟他喜欢的人们水火不容,其实他特许他们欺负他的机会。

  所以他才会一直跟他们斗下去,而不是像对待其他人那样,随便用借口回避。

  而她能跟那些人结盟,表示她跟他们有相同的地位。

  所以她可以被特许住在他屋里,可以被特许对他为所为。

  有了他的特许,她敢大声的说,只有她的运势可以强盛到得到他的喜欢,其他人不会有这个能耐。

  “我对你的喜欢绝对超过你。不过,我永远比不上你的可爱。”她真的是爱透了他所有的样貌,一辈子也看不腻。

  “我说过…”

  “我知道。”

  他的抗议被她一口接收,甜蜜进肚里。

  现在是表现她的喜欢的时候了。

  趁著理智没完全飘散,唐惟天有点委屈的想到,他又替自己找来一个会黏上很久很久的麻烦。

  算了,这是他的命,他只有认了。

  关于那张破碎的纸

  不知,是多久之后,有一天,密室里聚集了一个秘密组织。

  “难得大伙凑齐,新成员的自我介绍可以省略,但道谢是少不了的。”青蛇闪著一双碧绿的眼眸,看向长沙发上的新人。

  “道谢?谢什么呢?”沙发上坐得很端庄的小猫轻声问。

  “谢谢我们帮你成功捕捉到猎物呀。”青蛇不客气的说。

  “抱歉,没收到你的帮忙,陷害倒是吃了不少。”小猫巧妙地发出一记怨恨。

  青蛇受冤枉地捧住口。“太伤我的心了。你们居然无法体会我的善意。”

  “我们不是爬虫类。”窗边的盆栽处突然传出一句凉柔的声音,一只美丽得无法形容的小狐狸走了出来。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对冷血动物格外有杀伤力。”距离窗户不远的躺椅上倚著一只姿态优雅、目光深沉的狼。

  “我教出来的宝贝徒儿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一个苍老、却不失力道的嗓音将焦点引回单人沙发。

  每听到有人称赞小狐狸,老狐狸总是义不容辞的站出来沾光。

  “不过,我很想知道你那时在纸上写了什么,竟然会让那颗火山石这么快开窍。”老狐狸道出这次聚会的最大议题。

  躺椅上的恶狼浅浅弯起嘴角,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张几乎面目全非的破纸。

  “亲眼看看,不是更清楚吗?”他在桌上放下那张众所瞩目的关键纸条。

  不用太近看,只要一眼,就能了解这张纸的威力。

  写字的纸上,不用费力就可以看到被圈出的几个字。

  给我最喜欢的弟弟,到现在还不晓得你的宿命吗?

  在“喜欢”与“你”这三个字上特地用红笔画了线。

  “这一招,够厉害。”爬虫类甘拜下风。

  “哈哈哈…”老狐狸大笑。

  小狐狸没说话,出一朵梦幻的微笑。

  小猫则是眼神复杂的在纸张与恶狼之间转动。

  “我很想说声谢,可是很难开口。”小猫为难的说。

  她知道这张纸告诉惘的人许多事,但一想到她最喜爱的那个人注定要过这种人生,她就非常不舍。

  “看你的表情,让我担心你会反咬我们一口。”恶狼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心思。

  “小猫的一小口,应该不痛不吧。”老狐狸处在兴奋状态,不以为意。

  小猫缓缓抬头看向长辈。

  “我应该要提醒你们一下,母老虎跟母狮子都是猫科动物。”

  她不是爬虫类,跟犬科动物也没有血缘关系。

  她其实是一只占有很强的大猫。

  往后的日子里,她会设法将那块上好的占为己有。

  除了让他的喜欢说出口,也要变成专属于她的特权。

  【全书完】 wWw.n6xS.COm
上一章   谁才是野兽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狐摸鱼儿欲望国度粉黛降龙淘气千金多情错坠时空一美攫取黑色浪漫盛莲花心美眉清纯情妇
免费小说《谁才是野兽》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谁才是野兽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谁才是野兽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