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绝宠毒妃 016、最后的梦境-全文终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病王绝宠毒妃  作者:侧耳听风 书号:48335 更新时间:2019-6-12 
016、最后的梦境(全文终)
  时间过得很快,定下的结婚期越来越近,两个四处悠闲的人也终于暂时告别了那种悠闲。

  婚纱照,购置新婚物品,这些事情的期都是老太太定好的,而且据说都是黄道吉,是那位张道长算出来的。

  岳楚人自是十分不屑,不过阎靳倒是没有意见,这个古人,对这些适应的相当好。

  楼群林立,车水马龙,这就是现代的城市。

  数十层的商场里人来人往,美女帅哥无数,着装新,看起来不止是赏心悦目而已。

  这其中,就有即将结婚的两个人在这商场里挑选新婚物品。

  其实也不缺什么,但毕竟是结婚,一些东西自然是要换新的,比如夜夜必用的被子之类的。

  白色的裙子轻便的平底鞋,头发梳成花苞,将整张脸出来,岳楚人看起来清又俏皮,充活力。

  旁边,阎靳亦是穿着休闲,走在岳楚人身边,他很放松。而且他的视线绝对不会有偏差,除了看岳楚人之外,就是直视前方,对于身边来往的穿着暴的女,他不曾分过一个眼神过去。

  “逛街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儿,特别是明知目的地还要瞎逛。”嘟囔,岳楚人很没兴致。今儿说是来逛街购物,其实要买的东西老太太已经给定好了,他们今儿只是来取罢了。她相信老太太定好的东西肯定不会便宜,因为她不是那种抠的人,买东西向来只买最好的,这一点岳楚人清楚。

  不过她还是不,那个老太太,真是让她无语。

  “不然休息一会儿?”这层有茶座,那边还有不少人在那儿喝茶休息。

  “不用了,咱们赶紧取了东西然后开车回家。”摇头,岳楚人烦得很。

  “不是说去影楼看一下么,又不打算去了?”低头看着她,阎靳棱角分明的脸浮起笑意。

  “哎呀,气得我都忘了。你一点埋怨都没有么?还真是古人,长辈说什么就是什么。”撇嘴,不过古人就是古人,她说什么也没用,人家来一句父母之命,她就没任何话可以说了。

  抬手拍拍她头上卷出来的花苞,阎靳还饶有兴味的多看了一眼,这发型,和道姑无异。不过岳楚人这样,就是个漂亮的道姑。

  “别我的头发,不好看的话就说,我拆了就是。”他总是拍她的头发,岳楚人推开他的手,不过却被他揽着肩头给勾了回来。

  “好看,是个十分漂亮的道姑。”夸奖,不过岳楚人却不爱听。

  “去你的,你看看那几个姑娘不是也梳着我这种发型?多漂亮啊。”城市里的姑娘都十分漂亮新,妆容精致,穿衣讲究,赏心悦目啊。

  往那边扫了一眼,阎靳摇摇头“你最好看。”

  “切。”略显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眼睛却是笑着的。

  搭乘电梯直达七层,这一层都是家纺,各种各样,好看的紧。

  阎靳同样佩服这个时代的染技术,在那个世界,就没有。

  找到了老太太定好的那家,店员拿出来,果然是最好的。

  “还真是舍得花钱,颜色也不错,适合新婚。”点点头,暂时为止,岳楚人还是很满意的。

  “我也觉得不错。”点点头,阎靳很会顺着她说。

  “装上吧。”翻看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岳楚人挥挥手让装上,其实真的没什么可看的,好就是了。

  拎着装好的东西,二人下楼,在一楼时经过珠宝柜台,岳楚人停下脚步,随后扭过头来瞅着阎靳笑眯眯道:“咱们买钻戒吧,一对儿。”

  阎靳走过来,看了一眼柜台里的钻戒,眼花缭“有什么意义?”

  岳楚人抿笑,那边店员走过来“先生小姐看钻戒么?这边几款都是新款,二位看看可合心意?”拿出几款来给他们看,果然都很漂亮。

  岳楚人挨个看了看,随后笑道:“是否新款不重要,要那种结实的,套在手指上就拿不下来的,想要拿下来必须剁掉手指的。”

  店员愣住,旁边阎靳转头看着她“真的?”

  “嗯,不爱对方了,就得摘下戒指;等于背叛了,就得剁掉手指。”眨眼,她可爱的紧。

  “那不如换成项链吧,背叛的话,砍头。”阎靳回答,简单直白,听得对面的店员都傻眼了。

  岳楚人却是愣住了,瞅着阎靳,有那么一瞬间,她脑子里忽的空白了一下。

  看着她,阎靳笑着抬手摸摸她的脸蛋儿“怎么了?吓着了。”

  慢慢的摇头,岳楚人坐在椅子上脑子里嗡嗡响“这句话、、、、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看她神色不对,阎靳握住她的手“真的有人说过这样的话?电视里?”

  “不是电视里,但我又想不起来是谁对我说过,好奇怪。”眨眨眼,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发生过但又好像没发生过。

  眸子闪闪,阎靳抬手勾着她的下颌晃了晃“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这句话我收回,咱们就剁手指吧。”

  “嗯?你还真打算背叛我啊。”一听这个,岳楚人瞪眼,惹得柜台里的店员不住乐。

  阎靳哽住“对不起,说错话了。”

  “哼!”撇嘴,继续扭头看柜台里的戒指。眼睛在看,脑子里却是想着刚刚的事,刚刚脑子里的那一阵空白绝不是幻觉,很清晰,直至现在她也想的起来那脑子空白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呢?仔细想想,刚刚阎靳的话可能是在梦里出现过,在梦里,某个人说的,被她听到了。

  但是谁呢?好奇怪,想不起来。

  因为她脑子突然的空白,所以影楼也没去,开车,两人直接回家。

  阎靳的驾照还没考下来,所以开车的是岳楚人。

  平常就算开车,她也能与阎靳一路说话。而这次,她一路无言,盯着前路,许久才眨一下眼睛。

  坐在副驾驶上,阎靳一路看着她,心下微沉,刚刚他说出的那句话,勤王那种人也应该会说,毕竟与他的风格很相符。

  深口气,阎靳转头看向前方“在想什么呢?”

  撑着方向盘,岳楚人眨眨眼“在想刚刚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感觉,忽的一下子,这种感觉很陌生,又很奇怪,不过我却不害怕,很期待再来一次,说不定我能研究明白为什么突然的就脑子空白了。”

  “这种事情有什么可想的,偶然罢了。认真开车,等我考了驾照,从此后你离方向盘远点。”低沉的一字一句,如此有型。

  岳楚人扭头看了他一眼,随后轻笑“大将军,你这样说话的时候真帅。”

  “和平时不一样么?”勾起角,的确很帅。

  “一副说一不二的样子,任何人都不准反驳,哎呀,不愧是大将军,那种气势我是修炼不出来。”连连摇头,即是夸赞,又是喜欢。

  “喜欢的话,你也可以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肯定不反驳。”抬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无论何时,他都是这模样,让人的心也不的软了。

  抿嘴笑,岳楚人斜睨他一眼,忍不住冲他吐舌头“你最好了,我说什么话你都不生气。”

  “嗯,承认。”点点头,阎靳那模样不乏有些自恋。

  轻笑,之后认真开车,脑子空白就空白吧,说不定何时就会再来一次空白,到那个时候她在琢磨就可以了。

  一路回家,岳楚人直接冲进房间将自己摔进了铺。在路上想那些事情想得她好累,感觉脑子晕乎乎的,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躺着睡觉。

  阎靳在外收拾,把在商场取回来的东西放好,又去换了衣服,给岳楚人拿了水,这才走进她的房间。

  “先把衣服换了再睡。”走到边,瞧着岳楚人呈大字形的躺在那儿,不由得勾起角。俯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拽着她起来。

  “好累啊,好想睡觉。”坐起来,睁开眼睛也是无打采。

  “让你睡,不过得换了衣服才行。”把睡裙给她拿过来放在她腿上,他转身走了出去。

  换了睡裙,岳楚人一个翻身躺在上,闭上眼睛没用多久就睡过去了。待得阎靳进来,她早已经睡沉了。

  在边坐下,阎靳看着她,沉静无波的脸上隐现担忧。

  半晌,他也躺在上,自岳楚人的身后抱住她。

  她整个人软软的,抱在怀里很舒服。将他的胳膊当成枕头,和她在一起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他的胳膊还有这种用处。

  抱着她,阎靳也慢慢陷入睡眠,天色渐暗,屋子里没点灯,也和外面一样,渐渐的都陷入黑暗当中。

  怀里的人有轻微的扭动,不过阎靳并不知道,他的双臂把她困住,所以她扭动起来好似也很艰难。

  动了几下,之后嘴里发出呓语,轻轻地,有些凌乱,不知她在说什么。

  眼皮下的眼珠急速转动,岳楚人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但当睁开眼的时候就在半空中了,头顶是蓝天白云,而脚下,则是一片古古香。

  为什么会这样她不知道,不过她却觉得,她现在肯定是在做梦。

  但脚下这只有古代才有的房子建筑,倒是很新奇,不由得想起阎靳,他就是从这样一个世界来的吧。

  想挪动脚步,但根本没有办法,只是很莫名的移动了,然后在一座宅子的上空停下了。

  她能看得到下面来回走动的人,但他们,貌似并看不到她。

  还真的是古人啊,岳楚人笑出声,真是有意思。

  不过他们穿的倒是很好,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而且这宅子也精致的,看得出是个大户人家呢。

  有个孩子出现了,是个小姑娘,长得粉雕玉琢的,真漂亮。穿着淡紫的长裙,走路时还背着手,身高傲之气,真是有意思。

  岳楚人看着她,不的弯起角,看着这孩子,也不知为何,打从心眼里喜欢。

  “公主,水果已经冰镇好了,王妃要您移步望月楼享用。”一个看起来是侍女的女子快步走至那小姑娘身边,低声细语道。

  岳楚人微微一诧,这小丫头还是个公主呢。嗯,看起来倒真是有些公主模样。

  “哎呀,我不想吃,岳楚人是想把我变成猪么?”小姑娘不的嘟囔,撅嘴瞪眼时的模样,傲气十足。

  身在半空的岳楚人一愣,关她什么事儿?

  虽是嘟囔不,但小姑娘还是随着那侍女走了,走路时小股一扭一扭,看起来可爱极了。

  岳楚人看着她离开,而后她追上去,其实她根本没挪动脚步,只是想到要追着那小姑娘,然后她就自己移动追上去了。

  望月楼,这小楼真漂亮啊,而且,岳楚人觉得有点眼

  那小丫头径直的走进了楼里,岳楚人也不知怎么回事儿,下一刻,她也身处楼中了,只不过,她还是半空漂浮的状态,所有人都在她脚下。

  漂亮的大厅里有好几个人,刚刚进来的小姑娘以及她身边的侍女,主座上,一个十分美的女人倚靠在椅子上,看起来慵懒华贵。

  看着那女人,岳楚人慢慢皱起眉头,这女人,好熟悉啊,好像在哪儿见过呢?

  不过她是古人吧,是个古人,她怎么可能见过她?

  “丰语微,过来把这些水果吃了。”女子开口,声音很好听,而且带着一股很熟悉的与生俱来的傲慢。这说话的语气、、、好像和她像的。

  “你怎么不留给你的夫君,我都要吃成猪了。”小姑娘嘟囔着几步走过去,在女人身边的椅子上一股坐下,开始扒拉果盘里的水果往嘴里

  “你是我生的啊,我生的我自然要管,你爹又不是我生的。”女人抬腿踹了小姑娘的脚一下,不轻不重,却是惹得小姑娘极其不

  “哼,说的好听,还不是你吃不下才想起来我。”撇嘴又瞪眼,小姑娘表情很多,可爱的很。

  “赶紧吃,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女子轻叱,那表情却是好看之极。

  身在半空的岳楚人看着她,愈发的感觉很熟悉,这个女人,她肯定是在哪儿见过,但又实在想不起来了。

  而且,语微?记得阎靳好像曾说过,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次。不过那时候她没觉得有多,但现在听起来怎么感觉着名字也好熟悉,好

  “你哥哥过几天会从北疆回来,听说裴袭夜那女儿长得和我很像,真是孽缘啊,这回裴袭夜的尾巴都翘起来了。”女人边摇头边说,小姑娘在一旁咯咯直笑。

  “所以啊,他打算把他那女儿嫁给我哥,哪个哥哥都成,反正他的女婿必须得是你的儿子,哎呀,这辈子你们都扯吧不清楚了。”小姑娘连连点头,幸灾乐祸的小模样可爱的紧。

  “哼,我的儿子又没恋母情节,会找个和我样貌相似的?”女人轻哼,顾盼之间尽是风情。

  岳楚人听着看着,愈发的觉的迷茫,这些人,这些场景,太了,但又有点陌生,好迷糊啊。

  “王爷。”

  蓦地,门口的那些侍女福身,岳楚人转身看过去,当即张大嘴巴发出一声叹息,真帅啊。

  是个男人,一身月白色的长袍,墨的长发整齐的束起,那白色的发带与黑色的发丝在一起,真好看。长得也好,怎么说呢,看起来就像一阵春风,很温暖。

  “回来了。”坐在那边的女人歪头看着走进来的男人笑,笑得如此幸福,只需一眼,岳楚人就看的出来,他们俩是一对儿。

  “嗯,天气很热,你觉得还好么?”男人走过去,一手托住女人的下颌,然后附身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下,那模样,如此温柔。

  “还成,不过没力气走路,抱我上楼。”懒洋洋的抬起双臂,就是那副懒散的模样也如此好看。

  男人微笑,如此温柔。俯身,男人一把抱住她,随后转身上楼。

  吃水果的小姑娘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俩离开,最后给予一声轻哼“真黏糊。”

  厅中的侍女掩嘴轻笑,主仆和谐。

  岳楚人就这样看着,愈发的迷糊,她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这梦确实不像梦,是真实的梦,她肯定,这些人她以前肯定看见过,或许也是在梦里。

  “楚楚?楚楚?”有人在叫她,还未反应过来,下一刻猛的身体一,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阎靳焦急的脸。

  “你醒了,梦见什么了?头大汗的。”阎靳抱着她,用手给她擦额头上的汗,一边焦急道。

  岳楚人看着他,蓦地抬手搂住他的脖颈用力的抱住他“大将军,我好累啊。”

  “到底怎么了?在梦里奔跑了?”抱着她,阎靳顺着她的后背,她心跳的很快,而且后背都是汗,睡裙都了。

  “嗯,跑了好久。”点点头,岳楚人闭着眼睛,脑子里有东西在飞速的转,往日那些醒来就忘掉的梦境如同快进似的飞快的涌入她的脑海当中。

  那些梦境,与今的何其相似,原来,她一直都在梦里看着他们。

  那些人,那些事,她都看见了。有时还会学那个岳楚人的样子唤她丈夫小苍子。

  原来她一直都在,一直都在看着他们,还有阎靳,她现在抱着的男人,她也在梦里见过他。

  “要不要喝水?”拍着她的后背,阎靳安慰,把她抱在怀里,能够清楚的听到她心脏剧烈的跳动。

  摇摇头,岳楚人更加用力的搂紧他“不要,抱着我。”

  深深的气,岳楚人觉得很迷茫,她怎么会一直梦见那个世界呢?而且,对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熟悉,看见他们开心她会笑,看见他们难过,她也会伤心,好奇怪。

  或许,这就是为了遇见阎靳才会有的过场吧,否则,她怎么会遇见阎靳?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呢,这么离奇的事情都让她遇上了,那些梦境也不算什么了吧。

  “没事了,以后我每天都抱着你睡觉,看到你不对劲儿了,就把你叫醒,再也不会让你在梦里奔跑了。”抱着她躺下,她就像一只小猫似的窝在怀里,低声安慰着。

  岳楚人点头,一只手顺着他的T恤下摆伸进去,直接摸到他结实的肚腹。

  “干什么?”阎靳身子一绷,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她的手像是泥鳅,吱溜溜的就钻进来了。

  “别动,让我摸摸。”径直的摸上他肩膀上留有的疤痕,如此清晰。

  闭上眼睛,脑海里浮起他受伤时的画面,她心头一,想必在梦里看见的时候,她也很心痛来着,只是那时醒来就忘了。但如今摸着,那画面重回,她心痛的感觉也愈发的重。

  “怎么了?以前不是看见了就害怕么?”她手指动,虽心头有些悸动,但他却知道,她只是在摸他的伤疤而已。

  “以前是害怕,现在是心疼。大将军,我现在好心疼你啊。”那些关于阎靳的画面一幕幕的进入脑海,她整个心都在搐。

  “现在不是好好的么?不用心疼。别摸了,再摸下去,我可要把持不住了。”隔着衣服握住她的手,阎靳低声笑道。

  “切,哪次你都说把持不住,但哪次你都停住了。”出自己的手,岳楚人轻叱,腿一抬,直接跨在阎靳的上。

  阎靳身子动了一下,随后搂住她“别说这些了,换个话题。”说急的话,他其实也急。只是,马上就要结婚了,这些日子,他还是可以忍的。

  “行啊,跟我说说,你曾经深爱的那个岳楚人。”那个女人、、、她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她总是能很深切的感受她的情绪,各种各样,感觉她就是她。

  阎靳一哽“没什么可说的,我都忘了。”

  “少说谎,不说也没什么,我都知道。”撇嘴,不过心里却没有任何不的感觉,很奇怪啊。一般情况下,自己被当做别人的替身应该都会很生气,但她却一点都没有,真神奇。

  “你知道什么?其他多余的你可以不知道,但有一点你要知道,你在这里。”抓着她的手放到自己心口,他虽是语气淡淡的,可听起来却很温柔。

  “嗯,我知道,一直都在。”笑笑,愈发觉得很神奇,有些事,好似是命中注定的。

  阎靳笑笑“什么你都知道。”抱紧她,在怀里软软的,他的心都化了。

  同样紧紧抱着他,岳楚人无声的叹口气,这个世界真是太神奇了,神奇的她有些混乱了。

  不过结果是好的,因为阎靳找到她了,她也找到他了。

  在那些她所见过的画面里,阎靳这个人占据很大的一部分,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优秀了,但优秀的同时,又太过可怜了。

  她打算从此后用尽全力爱他,让他彻底的忘记过去,忘记那些不如意,享受现在,用力享受。

  两个人拥抱着,外面天色渐亮,这屋子里的光线也愈发明亮起来。但两个人都没注意到,头柜上那块石头,会发光的那一块,渐渐失去了光彩,颜色还在,但已不会发光。

  或许在证明,从此后岳楚人不会再与那个世界有任何瓜葛了,再也不会。

  (全文终) wWw.n6xS.COm
上一章   病王绝宠毒妃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贵逃妃之腹天价傻妃:娶尖刀之特种兵太平血穿越世界的技回眸一笑欲倾萌娘四海为家萌娘神棍腹黑相公的庶毒宠佣兵王妃
免费小说《病王绝宠毒妃》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病王绝宠毒妃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病王绝宠毒妃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