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狐情史 第七回 扁担恁般妙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冤狐情史  作者:简斋主人 书号:48496 更新时间:2019-6-27 
第七回 扁担恁般妙
  诗云:狸娘急于探真相,先摸复掏甚着恼:原道他有香魂撬,如今怎的只卵泡?因那雀儿高处歇,惹得丽人恼罢笑。

  话说狸娘乐癫癫,往武吉档里摸,只觉漉漉一团,再往里处一拘,仅捏着两个鸟蛋般圆物,不由脸色陡变,气恨恨道:“怎的是这光景?”

  武吉被她挠了几挠,甚感受用,只要她再挠,谁知狸娘气恼,大力拍一巴掌,只拍得武吉惨叫:“呀!呀!妹子要我绝种哩!”狸娘挣脱他怀抱,又着力往她间猛推,似触着一火烫烫大,心里一动:“感情他这玩意先翘高处了,难怪末摸着!天,硬茬茬的,恐真不小哩!”

  狸娘心里又急又甚,遂紧紧贴他间,以自家玉顶了几顶,这回才实实抵着那,她便知假不了,口里便放出娇语:“亲哥哥,果是不凡哩!妹子心焦,适才寻错了部位,大哥哥,勿恼我,待会我与你兄弟赔罪哩。”

  武吉听得似使非懂,只觉这媚女子全身都是妙的,尤以前那对宝贝最妙,又软又烫又硬又跳,好似家中小儿,凡往家来的,俱当他是客人,又是亲又是碰,嬉戏欣。武吉又觉有只烫手儿子拘,得他的想笑,好似从外窜了只小猫儿进来,一时不路径。而他自家那条,却更见威风了,突然,那手儿捏着了,又掳又套,又捏又扯,儿大跳几下,似出一堆甚东西来,武吉忙道:“妹子快松开,恐我小解哩!”

  狸娘怎舍得放手,只一个劲儿往里摸,偏他内衣带打了个死结,而两筒儿及至膝盖,且恰恰和大腿一般,那朝天大,怎扯得出,狸娘听武吉言语,说他具正清水儿,无甚大碍,遂低低的叫:“亲亲兄弟,你想我哩,想得流泪么?你不知我亦甚想你哩,想得我神经和和的,今番总算会一块了,亲亲,害甚么羞,钻出来哩,我这里有个又热又深岩儿,只等你来耍哩!”

  武吉见她只顾和自家下说话,心里既奇且惊:“她怕有病罢!怎的撇我大活人不理,偏和一个儿嘀咕,既便你说一万句,它也憋不出一句来。”

  武吉提醒道:“妹子,和它有甚好说的!和我说话儿罢,我全身酥酥的,虽觉难受,但觉趣味,只不知你有甚法儿搔?”

  狸娘听出他乃童男身,遂道:“我亦哩,不如我俩俱除尽衣衫,相互挠搔,也方便些,不似现在碍手碍脚的。”

  言毕,三五几下,了自家衣衫,光溜溜一个玉人儿,红红白白一堆热儿,一时青光尽现,热气袅娜,武吉看得喉头冒烟,叫道:“妹子,你这水蛇般滑滑身于儿,似带火哩。烤得我骨头都酥酥的。”他只顾说话,却忘了除衣。他见狸娘下腹一丛白飘飘,似还带些黏,嘻一声笑了,道:“妹儿,怎的怎般怪,你一个女娃儿家,倒长一撮白胡子,似刚刚喝了米汤,还顾不上擦哩!”

  狸娘听他说得有趣,接口道:“哥儿,那米汤还是热的哩,若你喜欢喝,妹儿和你吐些,你只要拿口去接就是!”武吉见那儿热气腾腾,知她说的不假,乃出指端沾了沾,复入口,呸了几声,道:“谁家米汤?还放盐巴!涩涩的,不上口。”他具撑着衣杉凸出来,凭空添个大包,心里急得不行。只不知该做甚才好。

  且说狸娘见他茫然不知所措,遂急急帮他除衣,无奈内束带挽个死结,狸娘梳急至极,于他帆布内外捏他具,只见长长扁扁一条。长有九寸余,只头儿不甚大,身却的,似若一扁担。狸娘见他远远大过公子物,心里甚喜,心道:“虽无驴鞭那般长大,实也是我所见物儿中的状元郎了。天!我苦苦挨煞许多时,你终与我一件大物了!天!奴奴心里喜欢得紧哩!”

  她心里虽一万个劲儿的谢天谢地,却顾不上给天给地扣几个响头,这便是女人家的小家子气。狸娘既见大物,哪肯容它兜里闲耍,匆匆低头咬它一下,切切的唤:“亲亲心肝大哥哥,你出来罢。”一双手按住武吉沿便往下掳,因束带未解,怎掳得下,狸娘急了,跪地上衔住那束带结头,猛嚼猛啃,却说武吉平生爬坡下坎,汗是一刻也不肯停的,早把那内衣来带渍成一盐带了,还和许多污垢于内,偏那结头靠着脐眼,甚物都包裹在结头里。

  狸娘一心只想放那又长又大扁担样东西出来,哪管得脏与不脏,既使武吉故意刁难她:尽泡屎与她吃,只要武吉应承夯她儿,狸娘也会香香的了,还道“味儿真鲜!”约摸过了一盏茶工夫,狸娘终于将那死扣活生生咬掉了,单手一拨,那儿便望地上去了。

  狸娘一瞅,只见—乌黑油亮儿翘得几乎和肚皮粘一处去了,长长的,将及一尺,头似那小个葱头,红红白白,甚是,自头冠沟往下,愈变愈,最处胜过杯口两圈,又于那处往下渐次变细,及却只有两大拇指并一处那般了,唯其坚硬翘却是人世间数一数二的!宛似一竖立的的小扁担,两头细中间又又扁,更似一乌玉琢磨成的椿

  狸娘看得心惊跳,心道:“世间还有这样儿趣物!敢情我那户儿是个石臼哩,只要这椿一下连一下中便成了,中起来是甚滋味,且待奴奴先尝尝鲜。”

  武吉见狸娘只对自家那个物儿有兴趣,便羞羞的以手去捂它,怎捂得严,那儿极不耐烦甩了甩头,突突地又冒几分出头,怒气,一只单眼却只顾清水儿。

  狸狼岂肯让它捂着不用,急急的掰开武吉大手,如溜面叶子一般,俟地那卵泡皮儿入口,咂得巩巩咕咕,响个不止。

  武吉大惊:“妹子,你果真要吃它。我可只有两个蛋儿,吃了便没了!若真喜吃卵蛋,改我上树和你掏去!呀!妹儿,怪哩。”武吉只觉心里一团莫名火到处窜,烧得全身每处都似开裂去,口里渴极,他沙哑的道:“妹儿,你的我浑身带火哩!快救火吧。”

  且说狸娘将武吉卵袋咂得吧吧响,且把手握那大椿物,了一阵,只觉那儿只比刚才热硬许多,却不见它形状变化,狸娘遂舍了卵袋,伸舌一溜儿从下至上那大,及至端头,大力一,方把那物儿噙入口里,狸娘只顾狂

  武吉初觉羞怯,后见狸娘大方为之,遂心道:“我乃堂堂男儿,有甚羞的,况妹儿女均不觉得羞,怕是我少见多怪了,想世间男女,关了门都这般做罢。”

  他心里有了主见,便坦然让狸娘去,又觉得她口里恁般舒畅,心花儿乐得一颤又一颤,全身也情不自地抖索起来,亦跳跳别别的动,唯有如此,武吉才觉得自个儿心里松些,全身也松些,那无名旺火亦弱了些,动了几动,他便试着了一,只狸娘嘴儿噙得紧,拖得丽人往前倾倒,那长地便嗓眼儿去,狸娘被他个冷不防,竟呛得翻了翻白眼,忙忙的挪开嘴,咳了咳,和顺气,狸娘全身红,那对玉儿自涨

  武吉见了眼热,遂把手提那一对儿,狸娘只觉心里惊跳,魂儿身儿俱往上升腾,武吉手大,一只手便握她一对儿玉挤一处,及至嘴边,武吉大手往里又一捏,那两颗红珍珠便挨一起了,武吉衔着只一,狸娘便觉心儿不属自家所有了,魂儿魄儿随她嘴儿一并入武吉口里了。

  武吉气力甚大,他只当别人和她一般,如今只这般一提,一捏,一啄,便把一个玉人儿给制服了,武吉也觉她那玉来可爱,虽无甘甜汁,却似有一团柔柔热气儿涌过来,熏染得他口香

  有诗为证:力拔山兮气盖世,轻提轻捏并蒂。且狸娘昏,及待入进她怎支?

  且说武吉咂了一阵儿,虽觉嘴里受用,但却无处待,那儿且极不安分,一时涨,一时跳,一时耸,一时闷,似有许多不如意处,只武吉不通门道,虽觉难受,却又不知做甚才好。

  却说狸娘被武吉把握着咂得魂飞魄散,此时方悠悠回魂,睁眼只见那红脸儿汗珠儿盲,遂以小手揍了摸,嘤嘤地问:“亲哥儿,你果是头一回么?”

  武吉正急得没甚主张,听玉人儿问,急答:“果是头一回,妹儿,我那物儿难收拾哩,你得想个法儿才是!”狸娘把手一摸,见它抖抖颤颤急不可耐,笑道:“哥儿,你这物儿又热又烫,须给它洗个澡儿才是,只一时上哪儿找和适的池塘,我这里倒有一个水帘,不知哥儿敢不敢进去玩耍?”

  武吉知她引自个,乃装浑道:“既然有水帘,当去逛逛,想我到处劈柴,见的全是些光秃秃荒山,有水的少得紧,如今却遇个水帘,便是了身子,也要钻钻的。”

  狸娘先以手掏了掏自家牝户,因她知武吉尚不知“前戏”工夫,又见他捧儿奇特,故自个儿打点自个儿,但那牝户早已开开和和水不断,如今又过搔,便更加滑润,狸娘低声道:“哥儿,把奴奴搁上,来要方便些。”武吉依言而行。

  狸娘仰于沿,自家抬双腿架于武吉双肩,往前耸了耸,以左手披武吉硬之物,右手指点那水淋淋儿道:“亲哥儿,这便是水帘,妹儿里有温哩,恐哥儿去了便不想出来!”

  武吉大吃一惊,他见那儿只有一指宽窄儿,白白,弱水潺潺,武吉叫道:“妹儿,恐不行罢,那是甚水帘,分明是条窄水渠儿,若让我冲垮了,还不知怎收拾哩。”

  狸娘大笑,全身抖,牝户边白儿还打着倒卷儿,竟将亮水儿涮将上来,溅了武吉头,武吉遂出指儿,柔柔绵绵的,似那柳梢儿尖尖芽。

  狸娘笑够了,才道:“哥儿,你别急,既然有水渠儿,一定就有蓄水的坑儿,你只管顺那渠儿任里掏,便是个红儿,顺那儿朝深处去,便是那蓄水的坑儿,且让它去寻一遭,若它了路,我再助它不迟。”狸娘且说伸入两指于牝户内,左右一分,果出红通通儿。

  武吉细细一看,只见上方一个小儿,下方一个大儿,乃问:“妹儿,儿是有,却是两个,只不知入哪个?”

  狸娘早得守不住,见他果然憨包,复笑,且道:“哥,这头一回,便让我带回路,只是要重重的谢我才是。”

  武吉亦觉自家心跳骤然急促,魂儿似已入那里去了,心道:“恁怪,偏她生个儿,红红的,一开一和,真不知有多深,又不知里处究竟是甚,只恐我这儿探不前头,岂不白干一场,再说,里面又黑,只可借我只有眼儿却无珠儿,且罢,先入将去,若摸得着,也能辩个大概。”

  且说狸娘心慌慌的,只觉全身的,牝户内更如呛了一把胡椒末儿和海椒末儿,又麻又辣,嘴角儿弯弯鼓鼓,发出“滋滋”的妙响,只见她一手掰着牝户,一手把着头抵于牝户沿口,她本引武吉入耸进去,但她实已耐不住,娴熟地窥了窥肢,便实实的含了头。

  武吉即刻觉出它的奇趣,紧蹦蹦的,热辣辣的,滑溜溜的,说不出的舒畅,道不清的温暖,只觉得平生所遇最舒心最畅快最可意的事儿,和这滋味一比,便如土地老爷见阎王。

  武吉缓缓的入进去,唯恐差了道儿,及进了五寸余,他便觉滞涩起来,因他具渐至大,愈往后,便愈难入,但他似觉里处有甚妙不可言之物正骨碌碌动,得他切切的只想入耸,他又恐擦破了这套儿,乃唤狸娘道:“妹儿,恐入不进去了,似有甚套儿箍着哩。”

  狸娘嫌他入得太慢,及至处贴住了牝户四壁,她才知自家器具有限,只见她扭扭,耸耸,那椿又没了两寸,狸娘只觉户内涨的紧,的紧,的紧,耸一阵,立觉隐隐作痛,只觉儿四面俱望外去,似薄了些,她便不敢动弹,把手一摸,尚有一把末进,惊道:“若全入进去,恐真会撑破了这行当?若真破了,这日子还有甚乐的”

  且说狸娘心头存了恐惧,便不似刚才那般了,只轻轻的抒,缓缓的耸,悠悠的摆腿,即使这样,她也觉得此番光景远胜和公子行房那番不不痛的劲儿。

  且说武吉渐觉自家具涨得慌,似这般悠哉乐哉耍法,反令他全身酸,他见狸娘哈着气儿扭,忖道:“瞧她这架式,恐动起来要好受些!再说,我这物儿还未入尽,她里处到底有甚也不清楚,也罢,待我用点气力!”

  有诗为证:狸娘一心求大物,今有大物吃不下。唯恐器物涨裂去,从今唯有苦伴她。轻扭轻摇若散步,亦胜旧时小锄挖。新郎惭觉物儿涨,暗忖待我再入它。

  且说武吉安心要把自家具全部入将进去,他便深深口气,,摇摇脖子,复以手把了把狸娘窄,道声:“妹儿,让我来做。”话未落嘴,他便往前一送“呀!”狸娘一声尖叫,两眼一翻,便一动不动。

  知狸娘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WW.n6xS.coM
上一章   冤狐情史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免费小说《冤狐情史》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完结小说冤狐情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冤狐情史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