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筱羽的校园公主志 第二十二章 喜极而泣-全文完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商筱羽的校园公主志  作者:清水净沙 书号:49496 更新时间:2021/3/26 
第二十二章 喜极而泣(全文完)
  “疼──”沈飞没说话,力道却轻了些。控着我下巴的么指缓缓摩上我的下。我吓得猛退一步,重心不稳地向后栽倒,才一仰身,又被沈飞拉回来“早知道这样就能吓到你,何必还要被你那么久?”

  竟然这样揭人伤疤。我被嗤笑得无地自容,结结巴巴地辩解“没…没、有啊…”“不是怕我?”沈飞挑眉。

  “不…”不是怕?不是不怕?我也说不上来。这样子的沈飞,好陌生。相比起来,倒还是不苟言笑,不会这样子动手动脚的沈飞来得习惯一点。他说不要让他失望──可他把希望到底放在哪里,我不是他肚里的蛔虫,又怎么会知道?

  何况,现在的我,也不过是个前途渺茫的孤女…幻想身世是一回事,真正实现又是另一回事了──玉家明明根本不打算认我,却天外一笔飞来,搅我本来的大好生活,还要明白告诉我:骨气也好,亲情也好,遗产也好,丫头片子你儿全都沾不上边!什么都休想!

  那么,他们又何必非要出现呢?我还不过是个中学生而已,真的需要承受这么多吗?这么一想,悲从中来,我抱住沈飞放声大哭。---今天的第一更…

  ---也不知是可怜我,还是被突发状况惊懵了,沈飞竟然没有推开,反而慢慢将手落到我肩上。

  和着他的手机铃声哭了很久,到大脑都有点儿开始缺氧时,总算发够了,讪讪地放过了沈飞和他的衣服。沈飞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意见,只了外套扔到后座上。估计是不打算再穿了。看了看我,忽然一笑“我真有那么可怕,让你吓到哭?”

  “呃?”没有啊…“不是──”嘴上落上一手指。挡下我余下的话“筱羽,我宁愿你是为我哭。”真反复。

  “嗄?这么解释,也勉强行得──”我绞着脑汁,努力圆话。沈飞却不愿听了,只笑笑地我头发“去车里坐着。”

  我以为沈飞终于决定回程,应了一声,赶紧照办。可他却从车里扯出一块垫子,扔到地上,自己盘腿在上面坐了,弹一烟,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拈着,含在间,手势极熟练地点燃,长长舒一口气。

  缥缈的烟缕萦着浅水蓝的身影,清秀的侧影好看得不似真实。我的下巴掉下来。这──算是──蓄意破坏形象拒绝纠的步骤之一吗?先强掳,再吓唬,然后──扮不良少年,咳,不良成年人?“沈──教官?”不回去了吗?他回头看我一眼“别下来。”

  看我不听,仍是步步走近,沈飞只能掐了烟,远远扔出去。“商筱羽,你就不能听话一回?”不是──不懂风度,不会顾忌别人感受的吗?“您可以继续啊!我只是想观摩一下沉教官云吐雾的飒英姿。”

  “商筱羽,”沈飞拧起眉,颊边却也隐隐有浅涡浮现,往旁边让了让,拍拍那座垫“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什么脾气?”丝缎质地的垫子,绵软干净,挑剔如阮清越可能也只会嫌盘膝而坐不甚雅观而不会有任何卫生上的忧虑。

  而我向来是不注重那一套的,直接坐过去“听话的时候,也有啊!教官每次让罚跑,让…那什么蹲跳,不都有按要求完成吗?”沈飞惊讶地一笑,扬了扬眉“记仇呢?”

  “哪敢?”“装得像,继续。”又我头发,沈飞忽然问“那天为什么喝酒?”“…有点儿,嗯,小事情。”“你才十五岁。”“…我十六了。”

  “好吧,十六──十六了,就可以…?”后面几个字,被他低咳两声掩过去了,听不清楚。可沈飞──竟然…脸、红、了?那天我到底做了什么丢脸的事?…[穿越]后的早上,沈飞好像叫我[娘子]来的──难道…?不会吧?

  不要这样误导我啊--!好不容易王子乔才刚还我清白,现在我竟然又、又…不要是这样好不好?

  仔细去瞧沈飞的神情,他却只是含笑看我,一副[不急,等你慢慢想起来]的样子,阳光映在他脸上,眼瞳都黑得要透明了一样,波光盈盈。这样子的沈飞,好陌生。严肃的、冷然的、军事化的…原来的沈飞,去哪了呢?---今天的第一更:)

  ---手指忽然感觉到温度,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对沈飞动手,想要收回来,却被沈飞握住了仍是贴在他脸上──他脸红着,那绯仿佛自玉中氲起,颜色极淡,可是手下感应到的温度也足以说明问题了。

  我试着了两下,均告失败,血直往头上冲,估计脸比石榴红。也不知是终于打算放过我,还是自己也觉得这样强迫别人非礼自己其实吃亏,沈飞放开了我手。

  我松一口气,正想起身爬回车子时,沈飞忽然拉了我一把,我重心不稳地直跌到他口,还没找着地方安置自己的膝盖,嘴已经──

  这,这这──我睁大眼,近在眼前的却只有沈飞漆黑的眉,微阖的浓黑的睫…不不,不该是这样的。嘴上轻微的麻陌生而温软,可我抵在沈飞口的手肘用不上力,完全顶不开距离。

  察觉到我的反抗,沈飞睁开眼不解地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我以为他要放开了,可没想到他竟然一手捂住我双眼。

  “沈…教──”嘴再次被封住,这次,好像又有些不同──有软滑温暖的东西滑进间,带着淡薄未散的烟草气息。令人心跳到惶惑。

  “筱羽还未成年,你的游戏,她玩不起。”阮清越清冷的声音忽然在脑海里响起来。啊──我终于找回自己的力气,重重推开沈飞,转身逃回车子后座,趴在座位上捂住脸,在指间大口呼吸。

  这就是成年人的游戏?传说中的[吻],总算体验到了吗?可是,为什么除了奇怪和害怕之外,再无其他呢?阮清越。

  上一次的意外,他好像也和今天的我一样,吓得呆了,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难道,也是第一次吗?小说也好,电影也好,firstkiss应该都是forever的吧?“你还真会打击人。”

  沈飞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车的,拉开我抱着头遮挡脸红的手“吓成这样──第一次?”“才不是!”被沈飞慢悠悠取笑似的语声一,我顾不上脸红,直接对着他喊出来。沈飞怔了怔,忽然笑起来“这样子的话,我也就放心了。”“咦?”“至少不会被追着赔初吻什么了,”沈飞捅捅我手臂“商筱羽,既然你不是,偏偏我又是──是不是你反而欠了我?”

  什么[是][不是]?被沈飞一串话绕得头昏,到渐渐理清了之后,已经在高速公路上了。沈飞被我[啊]的一声叫得刹了车“什么事?”

  “没,没什么──”我呆滞地趴回座位。又、又欠下一个了吗?为什么要是[又]呢?阮清越会在乎我欠不欠他吗?---还是和沈飞去了海洋馆,走在海底世界一样的高阔到直接穹顶的水族箱前,湛碧的水映得人脸都微泛出蓝意,仿佛人在水间。

  我和一条五彩斑斓的海鱼面面相觑一会儿后,正要走开,那条鱼居然先我一步甩给我一尾背影。

  “啊!你这死鱼!到底是谁看谁啊!”拽的人是见得多了,阮清越、沈飞、卫凡,没有一个是好角色,欺软怕硬的天让我不得不忍,可这鱼──这鱼…我的手还搁在水族箱的外沿上,冰凉的塑钢外壳像是突然有了粘,让我收回也不是,不收更不是──

  谁能想到阮清越竟然也会在这里呢?就两个水族箱的距离,我和阮清越之间像是隔了透明的水带,谁也不能上前一步,却也不容退后。

  肩膀忽然被人圈住,我下意识地回头──沈飞的衣扣正硌在我肩侧。只差一点点,我竟然忘了身边还有另一个人。

  “你还真找来了。”沈飞对着阮清越笑。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努力镇定地假装自己其实很懂,心却一直一直地沈下去:不要,不要又是这样──商筱羽不能永远都这么惨,每一次都铁定了站错边…“别拿筱羽当你的挡箭牌。”

  “别拿你自己当别人的救世主。”话说完了,两个人冷冷地互看。三个人就这么不远不近地站着,海洋馆里的人来来往往,都像是不存在了,他们是鱼,是水草,是动的水。

  而我们三个站成了水底的石子,站成了不透明的柱子,站成了可以无视却偶尔会被碰触到的玻璃箱壁。

  别让我再错一次了。手指不知道碰到什么东西,柔软的,清晰的──捉住了,是沈飞的衣角。他低头看了我一眼“别怕。”

  我没法不怕:太失败了,原来爷爷根本不要我。用眼光就能让我自卑至死的姐姐、优雅温柔的孪生姐妹,我连她们的一小手指都比不上。

  如果沈飞不是真的──阮家也不再要我,我要去落街头吗?不管成为谁的游戏,其实我都玩不起…

  眼睛看到一双鞋子,雪白雪白,在海洋馆黑晶的水磨石地面几乎自己都要发出光来的样子,离我越来越近,一步,一步,再一步,最终停在距离我正前方一米不到的位置。我的头几乎要坠到那鞋子上去。

  “筱羽,”阮清越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轻软过,我的名字被他叫得好像真只是一片羽那样轻,让我几乎直觉地就想抬头看他“跟我回去好不好?”

  “小孩子都不会这么容易被拐走。”阮清越突然捉住我手,不等我和沈飞反应过来,飞快地往我手里了一样东西。硬的,凉的,弯的──只凭手感,也隐约能知道形状。我不可置信地抬头。

  阮清越望着我“离得太近了,东西掉下来没有声音。明明已经都在你手上了,我还要过了好几天才发现。”

  声音轻柔得让我像是飘在梦境。近水楼台…真的这么容易就可以得到了吗?摊开手,安静卧在掌心的果然是一枚弯月,剔透、晶莹,微棱的弧线并不柔软。

  却美丽安静得让人心间仿佛有花朵缓缓绽开。离得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我扑过去时,阮清越全无防备,被我抱个正着“这次不是我猜的…”

  “嗯,家里的每一面镜子都是不说谎的。”“哎?”阮清越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嘴角几乎微不可见地扬了一下“就是你问过的那些──刚刚欺负你的是哪条鱼?我们一起看死它。”

  最常欺负我的人,居然要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上了。鱼气我的程度,哪里有他厉害啊?如果,这是梦,就让我一直睡着,永远不要醒吧。

  梦游一样跟着阮清越逛遍了海洋馆,他的声音远比解说员要好听多了,清晰,简洁,有旁人无法理解的生趣。笑起来也是好看极了。赏心悦目,还悦耳。让人沉溺到几乎要忘却别人的存在──沈飞何时离开,我竟然一无所知。

  沈飞说[别让我失望],是因为猜到总会有这么一天吗?这一天,来得,真的──很快啊!“筱羽,怎么哭了?”柔软的手帕轻轻落到脸上,阮清越的手指洁净,修长。垂下的睫犹如黑玉,太黑太长了,反而像微微泛着晶光。

  没有人要的灰姑娘终于嫁给王子时,也会为自己阴暗的过去哭一哭的吧?有谁知道在怀疑着自己将会被所有人抛弃时心底的旁徨犹疑呢?“我只是太高兴了,哥。”

  喜。极。而。泣。(全文完) Www.N6Xs.COm
上一章   商筱羽的校园公主志   下一章 ( 没有了 )
爱的奴仆情深为你喵心难测男妃惑主人善被人骑燃烧/天空流浪蚂蚁花落无声灰袍法师生死之间
免费小说《商筱羽的校园公主志》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商筱羽的校园公主志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商筱羽的校园公主志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