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三百八十四章 鱼跃龙门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书号:3904 更新时间:2012-12-2 
第三百八十四章 鱼跃龙门
  只见沿湖两岸,密密麻麻的挤了人头,队伍一眼望不到边,黑的一片,老的少的,男的的,伸长了脖子向湖里张望着,似乎在企盼什么宝贝。

  这是个什么阵仗?林大人一阵傻眼,拉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道:“大爷,这大清早的,天还没亮,怎么就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了?”

  “小伙子你是外地人吧?”老头神秘兮兮的四处望了一眼,小声道:“告诉你,出大事了,大的不得了——咱们这微山湖里,长出银子来了!听说有好几百万两呢,朝廷专门派了大官前来此处捞银子。你想想,几百万两银子,那是个什么模样啊,堆起来怕不比泰山还?咱们这微山湖可真是出宝贝啊。我们这些乡亲,活十辈子也见不到这么些银子,一听到这个消息,三更天便都起来了,冒着寒风,要看看朝廷的大官是怎样打捞银子的。没准他们收网之后,咱们还可以下湖里捞捞呢!”

  微山湖里长银子?还是好几百万两?林大人听得浑冷汗,谣言是怎样传播的?这就是明证。昨天只是让洛远传播出朝廷丢的官银在微山湖里找到的消息,却没想到一夜之间,竟然演变成了这个样子,人言可畏,林大人总算意识到了!

  “大哥,大哥——”洛远气吁吁的跑了过来,发髻散,双眼布血丝,一望便知昨夜没有安睡。

  “小洛,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林晚荣指着四周的人群,摇头叹道。

  洛远一阵苦笑:“大哥。咱们还是低估了乡亲们的创造能力啊。我昨天故意放出话去,说官银找到了,谁知在湖里巡逻一夜,今早起来,就听到了各种各样不同的版本。有说微山湖里长银子的,有说水下埋宝藏的,还有说龙就在咱微山湖里的,总之,七八糟,什么传说都有。甭管哪种传说,反正微山湖里要出大宝贝不假,这可是千年难遇的盛事啊,这不,乡亲们一大早,就携家带口的结伙看热闹来了。”

  向伟大的人民群众致敬!洛远一席话说的林大人哑口无言,他千算万算,却忽视了伟大人民群众以讹传讹的能力,才导致这么个万人空巷看捞银的千古奇迹。有此一举,他林大人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该当载入史册了。

  在几万人的众目睽睽之下捞银子,若是捞到了还好说,若是捞不到。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几万人口口相传,什么谣言造不出来?他林大人还不如直接找块豆腐撞死了算了,丢不起那脸啊。

  这不是自找难受吗?林大人唉声叹气的摇摇头,拍拍小洛的肩膀:“兄弟,你大哥这次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几万人看着,力太他妈大了!”

  洛远双眼通红:“大哥,我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是我连累了你。”

  林晚荣连连摆手:“小洛,这个和你无关,是大哥我算计有误。地,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一百个计谋,也敌不过十张嘴。”

  噗嗤一声轻笑在他背后响起,林晚荣急忙转,却见徐芷晴带着洛凝正站在两人后,方才的轻笑乃是徐芷晴所发,不用说,定然是嘲笑林大人的失策了。

  “凝儿,你怎么起来了?现在时辰还不到,你们多睡会儿嘛!”见洛凝小脸冻得通红地样子,林晚荣心疼的道。

  “大哥,我和徐姐姐三更就起来了,当时见你睡得正香,就没叫醒你,我们两个先出来了。”洛凝轻轻言道。

  林晚荣老脸一红,原来这两个丫头比我起的还早,亏我还以为他们没有睡醒呢,他打了个哈哈道:“没想到啊,小小一件事,竟有这么多父老乡亲给面子捧场子,实在令林某人受宠若惊,蓬荜生辉啊。”

  洛凝心疼的看他一眼,柔声道:“大哥,你不要给自己太多力,不管此事成与不成,我和小远还有爹爹、徐姐姐永远都支持你。”

  “对,大哥,我们都支持你!”洛远坚定道。徐芷晴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林晚荣苦笑一声,对洛远道:“小洛,昨夜巡湖,可有什么发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那些猴崽子不蹦出来几个,也太对不起我一片苦心了!”

  洛远兴奋地点点头:“大哥,你真是神人。一更时分,我们巡查湖面的时候,发现有几人鬼鬼祟祟的划着小船在芦苇中游荡,后来我们围了上去,抓了两个,还有两个潜水跑了。”

  “当真?”林晚荣欣喜地大叫:“他妈地,我就说我没有这么背嘛!这几个狗东西关在哪,我亲自去审一审!”

  “大哥,”洛凝嗔怪的看他一眼,柔声道:“勿要说脏话,徐姐姐在这呢!”

  徐芷晴摇摇头道:“我不会介意的,对有些鲁之人,我本也没打算听他说出什么好话。”

  “徐小姐说的不错,我真的是个‘’人,只可惜你品尝不到!”林大人挤眉眼的怪笑几声,徐芷晴不清自己话里哪里出了病,瞪了他几眼,就听林晚荣道:“小洛,走,我们去看看那几个兔崽子去!”

  洛远抓的那两个人,就在湖上的一艘小船里绑着,林晚荣到时,二人绑在一起昏昏大睡。一个是皮肤细腻的胖子,另一个瘦得跟猴似的,一望便知不是什么好鸟。

  林大人早起之后心情不,见这二人睡得香甜,心中一阵恼火,大手一挥:“来啊,给这胖猪和瘦猴浇点水。”

  早有兵士取来木桶,往湖里舀起水来,狠狠往二人上浇去。胖子和瘦猴同时打了一个寒战,哇的怪叫一声,冻得醒了过来,只见一个皮肤健康的年轻人站在自己二人面前,面带冷笑,浑泛出一寒意,杀气凛凛。

  “你,你们是谁?”胖子一哆嗦道:“为何要抓我们?我们可都是微山湖上的渔民!”

  “渔民?”林晚荣冷冷一笑,大吼道:“来啊,把他手掌给我剁了!”

  两个兵士上前,将那胖子按住,拔出钢刀一阵比划,胖子吓得面无血,哆嗦道:“大,大人,小的真的是渔民啊,你可不能滥杀无辜!”

  “渔民?!”林晚荣大怒道:“就你这双细皮的胖手,连个茧子都没有,你也敢自称渔民?你他妈掉到湖里,就是一秤砣,泡都兴不起一个,你还渔民?来啊,把他爪子剁了,让他在老子面前装佯!”

  “不是啊,大人。小人有罪,小人有罪!小人不是渔民,小人是这附近的庄户。”胖子急忙磕头道:“昨夜听说这湖里长出了银子,小人一时贪婪,就想趁着天黑来看看,却没想到叫几位大人给拿了,小人该死,小人该死!”胖子眼中闪过一丝狡光,惶恐地磕头。

  林晚荣哼了一声。转向那瘦猴道:“你呢,你也是渔民么?”

  “大人,小的和这位掌柜的一样,也是一时起了贪心,过来看看而已,请大人恕罪,恕罪!”瘦猴也拼命磕头道。

  林大人嘴角扯起一丝冷笑,道:“你们二人抬起来来看着我。”

  胖子和瘦猴急忙抬头,却见这位大人眼中出一丝冷的光芒,似是能把他们心思看透,二人一阵惶恐,急忙低下了头去。

  “你们认识我吗?”大人开口问道,语气中不带一丝情,听不出是个什么心思。

  “不认识,不认识!”二人连忙摇头。

  “不认识?!那也好,今天就叫你们认识一下!”林大人不急不慢的说道:“本人叫林三,去年曾在这微山湖上剿过白莲教,亲手斩杀白莲第一勇士,擒拿反王陆坎离,这济宁城就是老子攻下来的。手上沾着的人命,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二人听得心惊胆颤,额头的汗珠刷刷而下,双腿不断的打哆嗦。

  “跟你们说这些,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记住我地名字,到了阎王爷那也好告状。”林大人嘿嘿一笑,不经意的挥挥手:“好了,时辰到了,来啊,将这胖子和瘦子,拖出去砍了!”

  “不可,不可,大人怎可随意杀人?我要告你!”两人一起大声喊叫起来。

  “告我?!”林大人猛地一拍桌子:“老子统兵数十万,杀两个人就跟捏蚂蚁似的,算个事。斩了,斩了!”

  胖子吓得面无血:“大人,饶命,饶命!”

  林大人不屑一笑:“饶命?你他妈说饶命,我就饶你命?你总得给我个理由,让我自己能说服自己,是吧?”

  “大人,其实我们是奉命——”胖子正要开口,却见旁边的瘦猴眼睛一瞪,他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开口了。

  “将这猴给老子斩了!”林大人刷的一声站起,怒声斥道。早有两个兵士将那瘦猴拖了出去,过不多久,便听啊的一声惨叫,胖子吓得一倒在地上。

  “该你了!”林大人淡淡说道。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小的全招!小的是受人指使,前来此处探查情况的。”

  “受谁指使?探查什么情况?”林晚荣冷哼说道。

  “我是济宁府竹平县衙的师爷,昨夜奉大人之命,前来查探这微山湖水面的情形。大人叫我着重观察离济宁城南四十至五十里的水域内有无异常。小的知道就这么多了,请大人饶命,饶命啊!”竹平县衙?林晚荣哼了一声,走出船舱,洛远眉开眼笑的站在门口,冲他竖起大拇指:“大哥,你太厉害了,三两下就把那小子吓得!”

  林晚荣笑道:“吓唬人嘛,黑脸一扮就行了。那瘦猴呢。叫他领路,吩咐胡不归,带齐人马,赶紧去把那竹平县衙给我抄了。没准,还能在里面挖出大鱼呢。”

  “遵命!”洛远兴冲冲的正要离去,忽然想起一事,又停下脚步:“大哥,这胖子说,竹平县衙嘱咐他特别留意四十到五十里之内的水域,银子是不是就藏在这个范围里呢?”

  林晚荣想了想,笑道:“无妨,反正六十里内都是我们的搜索范围,四五十里地时候再重点搜索好了。”

  下了船来。就见洛凝和徐芷晴正候着他,凝儿兴奋道:“大哥,我听小远说。已经审出些眉目了,是不是?”

  林晚荣笑着:“算是吧,价值不大,唯一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贼人在济宁周围的巢所在。我已经吩咐胡不归去缉拿了。如果能抓到大鱼,直接找出藏银子的地点,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估计这种可能不大。这些狗贼滑得跟泥鳅似的,昨夜那府衙的师爷一夜未归,他们定然嗅到了味道,连夜转移了也说不定。所以啊,这事,还得靠我们自己。”

  洛凝冲着他甜甜一笑:“凝儿相信大哥,大哥一定能做到的。”她从旁取过一个小篮递到林晚荣手里:“大哥,吃早点!这是我和徐姐姐早晨起来亲手做的,还热着呢!”

  徐小姐亲手做的早点?这怎么好意思呢。林大人哈哈笑了两声,朝徐小姐拱了拱手:“徐小姐太客气了,林某我受之有愧啊。”

  “受之有愧就不要吃,虚情假意!”徐芷晴哼了一声。不过,这态度,比起昨已经好了许多了,最起码还能为林大人做点糕点,也不知道凝儿和她说了什么。

  天麻麻亮的时候,沿湖两岸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将大堤两岸挤得水不通。

  林大人在凝儿的服侍下吃完早点,站起来拍拍浑圆的肚子,望见眼前的情形,顿时目瞪口呆。人的好奇心,真是无穷无尽那。幸亏昨夜调集了兵马,守住了沿湖两边,要不然,光这看热闹的百姓,就能让微山湖上成一团麻。侥幸那侥幸,林大人抹了把额头冷汗。

  洛远去传达完将令就回来了,后还跟着昨那船家老头和数百名结实的壮汉。

  “大人!”艄公老头赶过来抱拳道:“小老儿幸不辱命。从昨早间到今晨时,我们共结网六十部,每部四里,足足二百四十里长!那三十万尾鱼苗也已到达,只要大人一声令下,便可以放入湖中。我们沿湖两岸的渔民壮劳力数千人,等待大人召唤”

  “太好了!”林大人欣喜的拉住他的手:“大叔,你叫大家把六十部网全部撑开,一部分放置在六十里外的湖面上,大家乘小船分别拉!另一部分放置在岸边,自两岸拉起。每部网之间保持数丈的距离,不要离的太远。有一条要谨记,一定要将这六十里的水面,全部包在网里!”

  “这个没问题,网我们有的是,劳力我们也有的是!”老头骄傲笑道:“只是小老儿搞不懂,眼下是初时节,这湖里可没什么鱼,该捞的我们都在去年冬初捞光了,现在要这么多网,能捞起什么?”

  “去年的鱼是捞光了,可今年的鱼还没捞啊!”林大人神秘一笑:“放鱼,打鱼,大叔你自己说的,你就不记得了?”

  “放鱼,打鱼?哦,大人说的是这新放的鱼苗?!可是大人,这鱼苗新放下去,为何又要捞起来?这不又断了我们的收成么?”老头不解道。

  林晚荣哈哈大笑:“放心吧,大叔,我不是要把鱼苗捞起来,只是借它们一用,让它们跳跳舞。”

  老头听不懂,不过这位大官人为人和蔼,又为渔民们解了燃眉之急,看起来不似是坏人,他心里也放下了。

  “大叔,这三十万尾鱼苗要是就放在这六十里的水域内,那会是个什么情形?”徐芷晴突然问道,她眉头轻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老头笑着说道:“整个微山湖,方圆几百里,三十万尾鱼苗也足够了。若只是在这六十里的水域内,只要一放下去,那就是鱼头攒动,鱼追鱼,鱼撵鱼,只要拉网一捞,就能看见鱼儿飞奔的场面。”

  徐芷晴默默的点了点头,她似乎有些明白了,却又拿不准,就像林三这个人一般,无得紧,却也聪明的紧,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她始终不明白。

  薄的红缓缓自水面升起,挂在空中,柔和的光照在人上脸上,浑暖洋洋的。这也正应证了林三昨的预判,今照,万里无云。

  往里平静的微山湖上,却是人头攒动,热闹异常。自济宁城南门算起,六十里的水域内,竟然集结了七八百条小船,两百多里的渔网,数千名渔民壮汉如同过节般兴奋。此情此景,比秋末时候微山湖上的捞一网还要热闹。

  鱼苗早已通过小船运到,船上架起的木箱,箱子里装了水和黑的鱼苗,都在一手来长,万头攒动,甚是热闹。数百条鱼苗船停在六十里的水域正中,只待林大人一声令下,便要放入湖中。

  林晚荣静静站在船头,望着四周忙碌地船与人,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真实的觉。如此热闹的场面,真的是我一手造就的么?若这一次成功了,我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可若是失败了,洛一家就会万劫不复,自己也会抱憾终生,力不是一般得大。

  他静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动到极点,忽有一种平静的觉涌上心头,热闹的湖面在他眼里仿佛不存在了,除了自己的心跳,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力到了极点,原来就是这个样子,连体都觉不存在了?他苦涩一笑,任谁也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望着大哥山一般的背影,洛凝仿佛看见了在他上的千斤重担,所有的事都由这个背影一力撑起。他平里嬉笑怒骂,看似快活无比,可那只是有苦不说而已,他内心的沉重,又有谁能了解呢。

  “大哥——”洛凝眼含泪珠,呢喃轻唤了一声,心里说不出的动与幸福。

  徐芷晴凝望着他的影,如果这世界上还有徐小姐看不透的人的话,那就非这林三莫属了。徐芷晴捏了捏小拳头,柔声道:“凝儿,让他静一静吧,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无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帮助自己!”

  林晚荣缓缓举起了手,原本熙熙攘攘的湖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千余人的呼一起同步了起来。洛凝紧张的连自己的心跳都觉不到了,她紧紧的咬住了嘴,望着大哥的背影。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徐芷晴一次又一次的告诫自己,只是手心里的汗珠,却不由自主的淌了下来。

  林晚荣手臂举良久,忽地用力砸下,湖上响起一声接一声的大喊:“放鱼!”

  “放鱼!”

  “放鱼!”

  百余艘小船上的艄公,拉动栓门,木槽打开,槽中水倾然而下,带着数不清的鱼苗一起落在水中,哗啦啦的脆响。黑的鱼头一片片的集中,又一片片的消散,沉没在湖水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三十万条鱼苗眨眼便已放完,方才还群鱼嬉戏的湖面,转眼又平静了下来,波澜不惊,便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过了盏茶功夫,还没见到林晚荣的动静,洛远耐不住子,轻声问道:“大哥怎么还不发号施令?”

  徐小姐摇头道:“还要等等,要等这三十万尾鱼苗,分散游到六十里的水域内,这需要时间。”

  洛远点了点头,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学问,也不知道大哥和徐姐姐是怎么想到这么多的。

  湖面上鸦雀无声,鱼苗不时跃出拍打着水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林晚荣上,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号令。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林大人点点头,对着船尾的兵士道:“点烟火!”

  两树璀璨的烟花冲天而起,在空中发出啪啪两声轻响,划出两道五彩的轨迹。围在湖岸和湖中的千余名壮丁见到烟花升起,神一震,齐声喊道:“起网——”

  “起网——”

  “起网——”

  长长的捞网缓缓的拉动,抖直,入水,兴起一片片的波。渔民们将大的网绳背在肩上,喊着号子,慢慢拉动了起来。如此盛大的场景可是百年难遇,沿湖两岸的百姓看的兴采烈,人声鼎沸,就像过节一般热闹。

  六十多部渔网,仿佛一条移动的堤岸,将这六十里的水面团团围起,缓缓的拉动,近着。

  林晚荣立在湖中心处一动不动,遥遥传来的渔民的号子声,犷而又豪迈,让他心里不住的喜,仿佛又回到了故乡,忍不住跟着号子一起轻轻吆喝了起来。

  “大哥在做什么?”凝儿看的眉头轻皱,不解问道。

  “谁知道他在做什么,古里古怪的。”徐小姐摇头微哼了一声,二人目光正落在林晚荣上,忽闻洛远一声惊叫响起:“快看,这是什么?”

  顺着洛远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三人所处的小船周围,冒起黑的一片鱼头,一眼望不到边,正迅捷向湖中心移动。再遥望远处,更加庞大的鱼群正从四面八方赶来,向着中间移动,就仿佛是一个移动的大圆。

  “是鱼苗回来了!四周拉网起了作用,这些方才放下水的鱼苗无处可去,只得调头向湖的中心聚去。”徐芷晴细细地观察了一番,叹道:“那渔网离着还远,这才是开始。到了收网的时候,那才叫壮观。”

  “我明白了,大哥是故意放这么多鱼苗,然后把它们赶回来,让它们往湖中间游。”洛凝一拍小手,脸上出一个甜甜笑容:“大哥真聪明。”

  徐芷晴在她小脸上刮了一下,笑着道:“小丫头,聪不聪明是要用结果来证明的,可不是你说说就能算的。如果不能找到银子,不要说放三十万尾鱼苗,就算是放三十万只河豚也是无用。”

  听徐姐姐调笑,凝儿脸上一红,拉住徐芷晴的手,坚定道:“不会的,大哥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他既然这样做了,那就一定是有道理的。徐姐姐,你可是答应了大哥的条件的,若你输了,就要履行承诺哦。”洛凝嘻嘻一笑,脸上闪过一丝捉狭之。她可不知道大哥要徐姐姐做什么,但像大哥那么正经的人,应该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徐芷晴心里跳了两下,那个可恶的声音仿佛又在自己耳边响起。徐小姐秀脸染上一层淡淡的晕红,看着洛凝纯洁无暇的小脸,轻轻叹了一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随着渔网的层层推进,鱼苗活动的空间越来越狭窄,无数的鱼儿从四面八方跃出水面,多的有一尺余,便仿佛湖面掀起了层层银的波,场面煞是美丽壮观。

  按照林晚荣的计划,两边同时拉网,赶在湖面上会合,因为一边是顺风,一边是逆风,那会合的地点应该在离岸四十里处,这也是那胖子代的位置,正好仔细查探一番。

  只是事事并非尽如人愿,六十多里的水路,又是拉着沉重的捞网行进,速度之慢可想而知。幸亏这些都是微山湖上的渔民壮劳力,拉网打鱼驾轻就,又是轮番换人,他这计划才得以顺利执行。

  两个时辰之后,渔民们早已筋疲力尽,四周的渔网终于可以慢慢合拢了,南北向遥遥相望,还隔着数十里的距离。湖面上早已翻腾一片,无数的鱼苗跃出水面前行,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就好像这湖面平空长了一尺。

  湖岸两边观战的百姓看的眼花缭,兴奋之极,年年看打鱼,却从没见过像这样鱼儿漂水面的,当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只是,那位朝廷来的大官人不是说要捞银子么,怎么鱼都要捞完了,却还不见一分银子起来?

  林大人额头汗珠滚滚,干裂的嘴都要咬出血来,心中的焦虑难以言表。六十里的湖面搜索已近九成,却一直风平静,没有任何异常出现。难道是我推测不对,那银子不在湖里?还是我这赶鱼的法子,本就不灵?

  他在船头站了两个时辰,双腿早已麻木,又一直处于度重之下,饶是他心志无比坚定,却也有种心力憔悴的觉。万一事败,凝儿全家就要完蛋,我输不起啊!他叹了一声,忽觉一只温暖的小手握住了自己,回头一看,洛才面坚定的站在自己边,美目盈盈,无比温柔:“大哥,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成功的。”

  徐小姐便站在洛凝旁,望他一眼,嘴动几下,脸上蒙上一层羞红:“你,你放心去做,即便不成功,那条件,我,我也应了你。”她嘤咛一声,急急的转过了头去,雪白的颈中泛起一阵人的粉红。

  “天那!徐姐姐,大哥,你们快看,你们快看,鱼跃龙门,鱼跃龙门了——”洛远的一声惊呼,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索。

  众人抬头望去,湖上异像突现。原本平整的湖面上,被无数的鱼苗围出了一个直径数十丈的大圆。鱼苗到了这里,便仿佛撞了墙般,一条赶一条,一跃数丈来,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轻轻落在水里。

  无数的鱼儿此起彼伏,一飞冲天,在湖面上用体筑成一个百丈见方的碗盆,就仿佛那传说中的鱼跃龙门。

  林大人一下子蹦了起来,也不管边的是谁,吧嗒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挥舞着拳头放声大吼:“找到了,我找到了!”

  *****

  市大跌,损失惨重,郁闷!俺一怒之下就多写了点,本章八千字,嘿嘿!来点月票吧! wWw.N6xS.COm
上一章   极品家丁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极品家丁》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极品家丁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极品家丁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