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五一九章 葬沙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书号:3904 更新时间:2012-12-2 
第五一九章 葬沙
  “退出五原?”不仅是徐芷晴、左丘,就连跟在他身边的胡不归与杜修元二人也忍不住的吃了一惊。

  徐芷晴是期盼的看他一眼,急切道:“如何个退法,你快说说。”

  林晚荣取过帐中几上的笔墨砚三样,依次摆开:“徐军师、左大哥请看。中间的这砚台就好比是五原城,我们与胡人各处两边。既然五原无险可守,我们自没有死守的必要,退出五原乃是上策。”

  左丘点点头,疑惑道:“退出五原自是必须,但摆在我们眼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继续前进,给与胡人当头重击。要么退后几里,与胡人相峙!林兄弟为何偏偏选择后者呢?!”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大家都把目光注视在林晚荣身上,等待着他的解答。

  “虽然同样是退出五原城,但这两条路线是完全不同的。左大哥请看——”林晚荣将中间的砚台挪至最后:“若是我们北出五原,在大漠上展开架势与胡人决战,则五原城落在我们的身后,这样便把我们的退路堵绝了,留给我们的纵深将极为狭窄。若是前进倒还罢了,可一旦要撤退——以胡人的凶悍战力,我军临时后撤也不是没有可能。一旦决定撤兵,我神机营辎重火炮众多,这五原城瞬间就会成为我们的阻碍,等于我们自己将路堵死了,此法殊不可取。”

  徐芷晴微笑着点头:“所以你提议我大军往后略退,让五原城成为我们与胡人之间的一道屏障?双方隔城对峙?!”徐小姐说着,又把那砚台挪了回去,正放在两军中间。

  “不错!”林晚荣赞许的看她一眼,沉声道:“突厥人要想与我们对决,这五原城是他们必须通过的。胡人骑兵最让人可怕的,就是那万马齐谙、排山倒海般突袭而来的气势。而这五原城就是一条天然的减速带,不管突厥宝马多么神骏,在过五原城的时候,速度势必要减慢许多,此举可以削弱突厥骑兵的气势。而在他们速度减慢之时,我军的火炮便可发挥最大作用,对着五原城狂轰滥炸,重挫突厥先锋。”

  左丘等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将,听他一说便明白了,五原城虽是一座废弃的堡垒,但能被利用起来阻敌,扬我之长,攻敌之短,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徐芷晴沉思一会儿,摇头道:“此法虽不错,但那胡人也不是无能之辈。若他们探出五原是空城一座,只怕不会贸然突进。”

  “不会贸然突进更好,”林晚荣笑道:“那我们就和胡人隔城相望,比拼耐力。我们有兴庆府做后盾,粮草可以及时补充,衣食无忧。突厥人则是重兵奔袭、远道而来,人困马乏自不必说。我们耗得起,他们却不能苦等。”

  “可是你不要忘了,这六万人马只是胡人的先锋,后面还有二十余万的突厥精锐,相隔也就半天的路程。一旦他们会合在一起,我们人数战力都处劣势,战局瞬间便会发生逆转。到那时候,耗不起的就是我们了!”徐芷晴思虑深远,微蹙着眉提醒他。

  林晚荣眼中厉芒一闪,嘿嘿道:“军师所言极是。半天的路程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也足够我们大干一场了。我军首战要胜,这五原城的地位就更加重要了。”

  就算五原城可以阻隔敌军骑兵,但说要靠它取得大华首胜,未免太夸张了些。不仅左丘和于宗才不信,就连胡不归和高酋也是将信将疑。倒是徐小姐早已见识过林晚荣的神奇之处,听他言中似是颇有把握,脸上顿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你要拿五原城做些什么文章?快说来听听。”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就连于宗才也盯住他不放,林晚荣嘿嘿一笑:“一个小小的敌之计而已,说不上什么文章。”

  敌之计?左丘失望的摇摇头:“林兄弟莫不是要以小股兵力守城,引胡人来攻?这法子方才你自己都否决过了,五原无险可守,就算胡人来攻,除了可以稍稍减缓他们的速度之外,并无其他用处,他们踏过五原便可直接与我军对垒,谈何敌?”

  林晚荣神秘一笑:“左大哥所言极是,五原的确无险可守,这是众所周知。但它绝不是一无是处。既然无险,我们把它造出些‘险’,那不就行了?”

  往五原城里造“险”?越说越玄乎了,这平坦的土城,怎么造“险”?众人大眼瞪小眼,谁也领会不出他的意思。

  林晚荣悠悠叹道:“打仗么,就要用最狠的手段。突厥骑兵虽厉害,但我大华也有一样独一无二的宝贝,叫那胡人闻风丧胆的——”

  “火药?!你说的是火药!”徐芷晴果然聪明伶俐,林晚荣稍一提示,她便惊声叫了起来,脸上顿时闪过无限的喜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左丘于宗才等人恍然大悟。这五原城就是一个平地上的堡垒,除了埋炸药,还怎么造出“险”来?这计策被徐芷晴说穿了就一钱不值了,可是在这纷繁复杂的战事中,又有几人能想到这里?林将军的思维果真是天马行空,开阔之极。

  “不错,就是炸药了。”林晚荣长吁口气,叹道:“但愿长眠在五原城里的大华英烈们,不会责怪我毁坏了他们的遗骸。”

  “不会的,”胡不归兴奋的老脸通红:“若真能将胡人杀得人仰马翻,那些老兄弟只怕会磕着头求你埋炸药呢。林将军,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什么主意都能想到,我老胡真服你。”

  诸位将领面,齐齐点头,显然甚是赞成林晚荣的想法,大帐内的气氛一时轻松了许多。

  徐芷晴沉思道:“火药我们有的是。若真能以小股部队将胡人进五原城,我军佯败退出五原,突厥人必定穷追不舍。如此胡人便被隔为三截,城中的、城南的、城北的。一旦火药点燃,阻断北面的敌军进城,城中的与追击的两部敌军,必成我们囊中之物。”

  徐芷晴如此一细化分析,众人才领悟到这中间原来还有玄机,若能顺利得以实施,大华首战必胜无疑。看似毫无用处的五原城,却被林晚荣妙手回,化成了此战的重中之重,众将顿有拨开雾见明月、豁然开朗的感觉。若此役胜了,必成大华经典之战,万古芳。

  徐小姐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望着林晚荣妩媚一笑:“林将军,我这样安排可好?你还有什么补充的?”

  林晚荣笑道:“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能补充什么?我唯一担心的,就是那突厥猛将努尔,努尔什么来着——”

  胡不归道:“禀将军,是突厥猛将努尔梭哈!这突厥人的名字就跟草原上的祟屎蛋一般,夹生的很!”

  帐中诸将大笑,气氛越发的活跃。林晚荣哈哈道:“对,对,就是努尔梭哈,还是胡大哥记好啊。我就担心这吃狼长大的什么梭哈,缺乏胆量,不敢攻城,那可就没劲了。”

  徐芷晴点点头:“努尔梭哈乃是巴德鲁手下三猛将之一,骄横彪悍,没有什么不敢干的!此次守卫五原、敌深入,难度极大,若是处置不当,便会陷于重围。因此,坐镇五原的,须是一位智谋与勇猛齐备的大将。不知哪位将军愿担此重任?”

  大帐中沉寂了下来。徐小姐说的不错,此战最为关键的一环就是敌。六万突厥骑兵疯狂进攻,脚下又埋火药,一个处置不当,那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谁敢坐镇五原?

  徐芷晴美目轻瞟,目光自众人脸上一一划过,似是询问大家的意见。

  林晚荣干咳了两声,惺惺作态道:“要不——我去吧!反正这计划是我提出来的,没有人比我更合适了。”

  “不可!”胡不归急急出列:“林将军乃是右路统帅,一人身系全局,怎可轻易涉险?禀军师,末将胡不归愿往!”

  “末将杜修元愿往!”

  右路接连站出两人,为主帅分忧,叫林将军脸上颇有面子。林晚荣笑道:“两位大哥何必跟我抢呢,我们谁去不都是一样么?”

  左丘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黑着脸望了手下众将一眼,于宗才望望徐小姐的娇俏的面庞,眼中闪过丝丝恋,一咬牙,大声道:“禀军师,末将愿往!”

  一下子冒出来了三人,徐芷晴犹豫了一会儿,向左丘和林晚荣道:“依二位将军之见,该派何人入驻五原?”

  左丘道:“这三位兄弟都是我军栋梁,派谁去都能不辱使命。但凭军师决断。”

  徐芷晴点点头,又看了林晚荣一眼,显是在征求他的意见。林晚荣在胡不归和杜修元脸上瞅了瞅,正道:“杜大哥长于谋略,胡大哥善于对敌,此次敌不为取胜,但求个巧字。我建议由杜修元领一万骑入驻五原。”

  徐小姐沉思半晌,忽地一扬眉:“杜修元听令!”

  “末将在!”

  徐芷晴取出一颗令箭:“命你领骑兵一万,驻守五原,灵活出击,势必努尔梭哈攻城。城破之时,不许恋战,即刻撤离!”

  “遵命!”杜修元大喝一声,接过令牌!

  “于宗才听令!命你统帅一万骑兵,专行接应杜修元部撤离,不得有误!”

  于宗才抱拳领了令箭。徐小姐脸色严谨,朗声道:“三军将士听令!明首战,正是我大华扬眉吐气之时,诸军须得阵形严谨,号令听从,以林三所率为先锋,左丘扼守左路,中军镇守右路,进者赏,退者斩!全军一心,勇往直前,誓斩胡人于马下!”

  “誓斩胡人于马下!”众将齐齐喝了声,便告辞出营,忙着回去安排了。

  夕阳缓缓落下,远远的大漠深处,尘沙似雪,漫天的黄沙笼罩着落中带着些昏暗。无数白色的帐篷,像是一朵朵盛开的小花,散落在尘沙中间,战马的嘶鸣与风沙的狂舞杂在一起,汇成首凄凉的外小调。袅袅的炊烟在尘土中摇摇晃晃升起,远望去,就像是落下舞动的面纱。

  林晚荣坐在地上,用手指在那厚厚的黄沙上缓缓勾勒着,不一会儿,几张栩栩如生的俏脸跃然眼前。

  青旋、大小姐、宁仙子、安狐狸、凝儿、巧巧、玉霜…或羞或笑,或嗔或怒,一个个的女子活灵活现,仿佛尽在眼前含羞带笑。不断飞舞的尘沙将前面的画像覆盖了,他却毫不气馁,又从头画起。

  “你在做什么?!”徐芷晴的声音悠悠,仿佛就在耳边响起。林晚荣转头看去,却见徐小姐不知何时换下了戎装,身穿一袭藕荷对襟衫裙,乌黑的秀发只用一块丝巾微微绕,简单随意。她脸上搭起了一块透明的丝巾遮盖风沙,细腻温润的肌肤仿如上好的碧玉,秀眉微紧,双眸水润如三月的雨,风沙吹动她柔顺的长发,飘逸之极。

  林晚荣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眼,笑道:“要不是你这身衣裳,我都记不起军中还有女人了!不错不错,万沙丛中一点绿,果真好看——最起码比我好看!”

  “谁与你比?!”徐芷晴恼怒的哼了声,脸色在夕阳映照下微微有些嫣红:“又躲在这里偷懒,你营中的事情都安排完了么?”

  林晚荣笑道:“全军之中,最不相信我的人就是你了!不安排完事情,我敢出来玩吗?还不得被你军法从事了!”

  徐芷晴红轻咬着,微哼了声,缓缓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

  林晚荣将几个老婆、准老婆的画像都描完了,才长长叹口气,疲惫的仰躺在地上,任尘沙吹打着脸颊,眼睛却望着天空发呆。

  “想家了?!”徐芷晴小心翼翼抖掉裙上的风沙,幽幽道。望着崭新的衫裙沾染上层层的黄沙,她眼神里带着些心疼。

  “有点想了!”林晚荣双手枕在脑后,漫不经心道。看徐芷晴小手着裙上的尘沙,脸上是心疼的模样,忍不住又开口笑道:“你要心疼这衣裳就不该穿,穿上也没人看。这到处风沙的,不消半个时辰就得换下来了,又没水洗衣裳——你这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徐芷晴俏脸一寒:“要你管这么多做什么?!我喜欢穿就穿,与你无干!”

  这还是方才那个发号施令、镇定自若的女军师么?林晚荣苦笑着摇头,忽地想起那她来府中探望时说过的狠话,看她现在样子,似乎一点都不记得了。

  淡淡的幽香飘过来,徐芷晴坐在他身边,凝望大漠深处的斜,双眸微微润,轻叹道:“夕阳真美!也不知,我还能看见多少次这样的落场景?!”

  “落嘛,每天都有的,有什么看不到的?!”林晚荣挥挥手,漫不经心笑笑。

  徐芷晴看他一眼,轻哼了声,双手捧起一捧细沙,五指微微松散,任那轻沙缓缓洒在自己的衣裙上。

  细细的沙粒透过裙围,将那藕荷的衣裙染上层淡淡的黄。她双手不间断,一捧又一捧的黄沙洒在身上,眼眶却已不知不觉中润了。

  林晚荣看的不解,奇道:“徐小姐你做什么?用沙子洗衣服么?!我可还是头一次见到。”

  徐芷晴双眼微闭,声音中带着些颤抖:“这个叫做葬沙。外传说,凡是痴心的女子,若是穿上最美丽的衣衫将自己与于这滚滚尘沙当中,上天便会给她一个承诺,将她一生的思念,化作大漠里的一粒轻沙。”

  “太深奥,我听不懂!”林大人摇头叹息着。

  徐芷晴轻抚耳边秀发,温柔道:“你知道塔克拉玛干沙漠么?”

  “知道,知道,离这里不太远。”林晚荣连连点头。

  “每一生的思念,上天都会为她洒下一粒沙,于是,就有了那浩瀚的塔克拉玛干!”徐芷晴双手蜷在腿弯,泪落如雨。 wWW.n6xS.coM
上一章   极品家丁   下一章 ( → )
太极少女色美穿越清朝的太极恶女当家穿越之驸马传回到清朝当海穿越之医圣韩国娱乐大亨不做帝王的女穿越之被弃新穿越之清影随
免费小说《极品家丁》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极品家丁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极品家丁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