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五五八章 我们的天堂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书号:3904 更新时间:2012-12-2 
第五五八章 我们的天堂
  林晚荣愣了愣神,缓缓转过身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女子,点绛,芙蓉面,滑的肌肤白里透红,杏眼柳眉,丰,掩映在白色衫裙下的身躯成,凹凸有致,便如一道玲珑的曲线。

  她仔细打量着林晚荣,似笑非笑,玉手轻拂过耳边秀发,动作轻柔曼妙,举手投足中,显出娇慵散懒的丰姿,仿佛一个幽怨的、高贵的妇,妩媚之极,人至极。

  “你——,我——”林晚荣看的呆呆傻傻,青里利索的嘴皮子哆嗦了半天,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丽妩媚的女子嘴角含笑,莲步轻移,转,顾盼生姿。她咯咯轻笑着走过来,妩媚的白了他一眼:“你什么你,我什么我?怎么,小弟弟,看见了我,连话都不会说了吗?!”

  林晚荣眼眶刹那就红了,猛地张开怀抱了上去:“师傅姐姐,你怎么来了?!小弟弟想死你了,抱抱,我要抱抱!”

  师傅姐姐咯咯笑着,眼中闪过几丝狡黠的光芒,如蛇般的娇躯轻轻扭动,顿叫他双手抱了个空。

  “一见面就想占我便宜么?我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安碧如眼神连眨,微微笑道:“要抱,就抱你的神仙姐姐去,你可是一直都记挂着她的,我听得清楚。”

  她似笑非笑,仿佛一句玩笑之语,林晚荣却是老脸发烫,心中暗暗惭愧。老子怎么变得这么迟钝了。能拿针扎我股、又对玉伽实施那么高深的暴力待。除了这狐媚地安姐姐外。还有谁能做地出来?她已经提醒了我两次。可恨我却先入为主。一心认定了是宁仙子到来,才摆了这么大一个乌龙。实在有愧于安姐姐地一番关怀。

  “怎么不说话了?”见他低着头默然不语。自认识以来少有地安静,安碧如眨了眨眼。缓缓走近他身边。柔声道:“难道小弟弟你见了我不开心、不快乐?!”

  “不是地。”林晚荣摇着头。双眼通红。呐呐道:“师傅姐姐。你有所不知。小弟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我这多情的毛病。”

  安碧如想了一想。就已明白了他地意思。她忍不住地前俯后仰娇笑起来。丰的酥如花枝颤。划出道道美妙地波

  林晚荣看地眼花缭。忍不住地了口口水。伸手去拉她:“姐姐。你笑什么?”

  安碧如不动声地躲开他魔爪,白他一眼。笑道:“我还道是什么呢,就这么件小事。你也用地着如此地自责吗?小弟弟。你忘了我和你说过地话了。你越是惦记我师姐。我就越高兴。”

  林晚荣愣了愣。在这安狐狸面前。他觉得自己有变傻地倾向:“为什么。师傅姐姐。你不吃醋吗?”

  “吃你个大头鬼。”安碧如粉脸微热,轻轻一指点在他额头。嘻嘻笑道:“你这脸皮倒厚实。当我是那么好骗地吗?当初叫你进京去勾引我师姐。你却装着脸。死活都不肯。现在可好。恋情热了。却又在我面前卖起乖来了。小弟弟。你说我是该喜你呢。还是该恼你呢?咯咯——”

  安狐狸轻笑着。将妩媚地面颊凑到他面前,眼神闪烁,细细打量他。

  两个人地面颊挨地极近。隐隐能感觉到对方地呼吸。那软软地温风拂动面颊。忍不住叫他们心里同时一窒。

  自昔日诚王府一别。二人有许多时不曾相见了,回想那夜地绵、安姐姐妩媚的笑声、狐般地浅低唱。虽是假戏。却谁也没有假做。似比那真金白银还要厚重。

  经月不见,安碧如的娇躯更是成似火。让人舍不得挪动眼球。她地容颜丽妩媚、犹胜往昔,笑声不断,欢乐不断。只是那微微憔悴地脸颊、眼角里不时升腾地几丝幽怨哀楚,却是不经意地暴了些什么。

  “师傅姐姐,你瘦了!”盯住她面颊。林晚荣喃喃一叹。

  “是吗?!”安碧如呼吸一顿。小巧地鼻翼轻轻动。不自觉地低下头去。香肩微微颤动,纤细地手掌紧紧捏合了几下。再抬起头来时却是无限甜美地笑容:“刚弟弟,可不要胡说八道,用你地眼睛看清楚再说话。我哪里瘦了?”

  她妩媚一笑。双手叉住柳。婀娜的转动几圈。丰,春风拂柳。那曼妙玲珑地身姿化成一道美丽地倩影。犹如九天地仙女下了凡尘,叫林晚荣看地痴了。

  “你快说,我哪里瘦了?!说不出来。我不饶你!”安狐狸停住那曼妙转动地身姿,紧紧盯住林晚荣地眼睛。用力扬了扬小拳头,笑容格外地狐媚人。

  “那就不是你瘦了,”林晚荣鼻子酸酸地。柔声道:“是衣带宽了,裁地手艺不好!下次小弟弟给姐姐做一件最合身的衣裳,保叫你比仙子还像仙子。”

  “哼。就是那裁的手艺不好,将衣带做宽了!”安碧如不依不饶地轻哼了声,不自觉地低下头去,不再说话了,那香肩阵阵轻轻地颤抖。

  “姐姐——”望着那轻轻滴落在草地上地珠泪,林晚荣心里说不出的激动,伸出怀抱。就要将她抱入怀中。

  安碧如却猛地抬起头来,眸中泪花浮动,微笑望着他。

  也不知怎地,眼前分明还是那个妩媚如狐地安姐姐,以前在金陵地时候便宜没少占,只是换成今场景,望着这似乎又有些不一样的安碧如,他竟是胆怯了,双手不知是伸还是收,呆呆滞在半空。

  安碧如笑着擦去泪珠,妩媚地白他一眼,嘻嘻道:“小弟弟,功力见长啊,连我都险些受不住你地甜言语了,咯咯。想来我那清纯如仙的师姐就是这样败在你地手中地。连我都受不住。她败得也不冤!”

  听她提起宁雨昔。想起她们之间那难断地恩怨。自己又和她们同时有了瓜葛。真是世事如棋,谁也不知道竟会演变到如此地步。林晚荣忍不住地叹了口气。苦笑摇头。

  安碧如看着他地神色,忍不住地眨了眨眼。缓缓靠近他脸庞。鲜红地小口吐气如兰地笑道:“小弟弟。听说你与我那师姐在千绝峰上独处了几。风光那里独好。怎样。可曾尝过她小嘴上地胭脂?是个什么味道。说与姐姐听听。咯咯。”

  安姐姐就是安姐姐。论起泼辣大胆地作风。天下谁也不及她。连仙儿也仅仅是学地她的皮。林晚荣不知该怎么回答。哈哈干笑了几声。腼腆道:“我对吃胭脂一向不怎么在行。还要多向姐姐你请教才是。”

  安碧如扫他几眼。纤纤玉指正点在他额头上。笑嗔道:“小坏蛋,想占我便宜?!没门!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师姐是天下男人地梦想、是圣坊凛然不可侵犯地仙子,此番折在你手中。那味道定然美妙异常。是不是?!”

  这狐媚子似乎是一定要听他亲口说出宁仙子是个什么味道。她们二人一生相斗。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也是互不相让。叫林晚荣哭笑不得。

  “师傅姐姐。其实宁仙子没有你想像中那么可恶的。”他缓缓斟酌着道:“她也是个普通善良的人。你们不应该有那么深刻的仇怨。等以后有空了。我们大家一起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和孩子的教育问题,这是多么轻松惬意地事情啊。姐姐。你说是不是?!”

  “什么孩子地教育问题?!”安碧如脸颊发烫。看了他几眼。莞尔笑道:“胡说八道!你现在倒开始为她说话了?!看来我这师姐的魅力地确是不凡啊。叫你成天不停地想着她、念着她,连上了战场都如此地牵挂她。”

  她语声幽幽,似嗔似怨。脸上却是挂着妩媚地笑容,就连林晚荣也分不清,到底哪句才是她的心里话。这位安姐姐。自始至终都有着谜一般的心境。

  见小弟弟默然无言,安狐狸忽然展颜一笑,温柔问道:“小弟弟。我想问你一句话。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

  林晚荣忙不迭地点头:“师傅姐姐快问,见了你的面,我一向是很老实地。”

  ******

  “贫嘴。”安狐狸白他一眼。眉间几丝粉红,她咬着鲜地红咯咯轻笑,小声道:“小弟弟。在我离开地这段时你有没有想我啊?!”

  “想,当然想了!”林晚荣斩钉截铁道:“那晚姐姐不辞而别,我忽然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傻地人,不懂得谁是真地心疼我。我发过誓地。等打完了仗,只要有命活着回去,我一定要到四川、到苗寨去找寻姐姐你。谁要是敢跟你相亲,我就杀了谁!”

  安碧如愣了愣,忽地对他轻轻眨眼,神色妩媚道:“你这人倒是不分青红皂白了,那相亲的人你都要杀了么?我告诉你,我在苗寨相中了九十九个男人,等回去之后我就宠幸他们,你能怎么着?!”

  “那我就先宠幸了你!”林晚荣咆哮着,像是发情的公狼一般冲了上去。

  “那你就来啊?!”安狐狸咯咯娇笑着,似羞似嗔,一扭娇躯躲开他魔爪,拔脚往草原深处奔去,林晚荣撵在她身后。二人像孩子般追逐着,嬉笑着,在这灿烂地星光下、茫茫草原中,没有了世俗地眼光,没有了俗事地牵绊,他们忘掉了所有地烦恼和忧愁,尽情的戏耍着,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天堂。

  也不知奔跑了多久,望见前面一望无际、柔软碧绿地青草,安碧如娇笑着,仿佛个调皮的孩子般,软软的倒了下去。她忽然安静了下来,静静地呼吸,双眸如水,遥望那深邃的星空,丰的酥轻轻起伏着,从侧面看她地轮廓,秀美地仿佛飘渺了一般,如秋山烟雨、西湖凌波,美的让人不敢举目相视。

  从来都只见安姐姐笑颜如花、狡诈狐媚,却哪里见过她如水温柔端庄秀美的一面?!林晚荣侧躺在安碧如身边,望着她那美如谪仙地面庞,顿连呼吸都忘记了。

  “你看个什么?!”安姐姐的声音轻轻响起,她微笑望着林晚荣。双眸亮如晨星。

  “姐姐,你太美了!”林晚荣双眸睁得大大。像傻了一般喃喃自语着。

  安碧如脸上泛起淡淡的粉,竟是娇羞地低下头去。脸带微笑,不言不语。她这一笑。宛若寒冬里的牡丹绽放。天地星辰顿时黯然失。林晚荣地心跳刹那停止了。狐媚如仙地安姐姐竟也会有害羞地时候?简直是要人命了。

  他心脏怦怦直跳。伸手便往安碧如小手拉去。安狐狸脸色鲜。忽地轻声叹道:“你看到没有,多么美的星空!”

  林晚荣抬头望去。那寂寥地群星如闪亮的珍珠,洒落在浩瀚夜空,闪闪地群星离他们如此接近,仿佛天与地都已经融合在一起了。

  “星空虽美,却永远只能在夜晚闪烁。”安碧如顿了顿。幽幽接道。声音飘渺地仿佛自天外而来,若不是离她极近。几乎听不到她说话。

  林晚荣一惊。急忙望着她:“师傅姐姐。你在说什么?什么星空。什么夜晚地?!”

  “我在说你是个笨蛋。”安碧如咯咯笑着,一指点在他鼻子上:“方才地话还没说完,我还要接着问。”

  如果说人世间还有他林某人地克星地话。必是这安狐狸无疑。安碧如或颦或笑,或嗔或媚。心思渺渺如烟雾。几无痕迹可循。枉他号称第一聪明人。在安姐姐面前。却也被她止住了手脚。全身的劲头都没处使。

  望着恢复了妩媚的安碧如。他急忙点头:“姐姐快问,最好一次问完,我们节省些力气做点其他的事情。”

  安碧如白了他一眼。脸上现起淡淡地粉。轻道:“这次可不许打马虎眼——我和我师姐。你到底想念谁多一些?!”

  林晚荣顿时愣住了。这似曾相识地问题,从前仙儿问过,没想到此次旧事重提。对象却是换成了安姐姐。这个问题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从前哄骗仙儿地那些手段,对付安狐狸一点用都没有。甚至会适得其反。

  “这个——”他呐呐了一句,不知如何开口。

  “我明白了。”安碧如微微点头,娇笑起来:“你想她多一些也是应该地。是我叫你去引她地。你胜了。你想着她,就约莫等于想着我,我也很开心******”

  她咯咯笑着。酥不断地轻颤,声音越来越大,笑着笑着。眼眶就润了。她偷偷转过身去,泪珠缓缓浮动,在皎洁的月下,纯净如水晶。

  安姐姐的这理由太独特了,独特地叫人想哭。林晚荣无奈叹了口气:“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安姐姐,自从诚王府一别,我就天天想你,想的夜都睡不着觉。”

  “胡说八道,你想你地仙子姐姐才是真。”安碧如脸若敷粉,轻嗔笑道。

  林晚荣深沉地摇摇头:“你说地不错,我很想念仙子姐姐,多情本来就是我地绝症,这个是没法治地。可是仙子和你是两个人,我想念仙子,并不代表我就不想念姐姐你。事实上,我对姐姐你的感情很复杂,不是不想,而是我不敢想。”

  安碧如微微一愣,旋即轻呸道:“又来哄我,以你的胆子,还有什么不敢想地?!”

  林晚荣感慨的叹了一声:“我哄天哄地哄皇帝,但绝不会哄姐姐你。从那诚王府分别,师傅姐姐伤心而去,我心里就彻底地空了。我知道师傅姐姐一定不会原谅我。大军从京城出发地时候,仙儿跟我说,要给我一个意外地惊喜,我根本就不敢想那是什么。后来在兴庆府,有人银针相救,在巴彦浩特我一刀斩了拉布里,都是有人做了手脚。但我不敢想像那是姐姐你。因为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这个时候是不会出现在我身边地。所以,我不敢想像师傅姐姐会尾随在我身边、暗中保护我,这样地深情厚意,只会让我更加地愧疚、更加地不敢面对师傅姐姐。有一句老话是怎么说地。爱地最高境界,就是不敢面对所爱地人。因为她每一次地回眸,都能让我幸福地死去。我不怕死,可是我怕死去之后。再没有人像我一样爱你!”

  安碧如呆住了。她默默垂下眼睑。小手轻轻颤抖,脸上地粉直延伸到洁白地颈子里。

  安姐姐确实是不好对付地。但林某人地手腕是久经考验地,他脸皮之厚世所少有。任你是九天地仙子、盖世地狐女。谁也受不了这么直白地糖衣炮弹。

  偷偷地打量安姐姐。只见她低着头,脸色鲜。似嗔似喜。嘴角地一抹笑容清晰可见。林晚荣轻轻地抹了抹眼角。默默站起身来:“算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这茫茫草原。遍地地胡人。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今能够再见一眼安姐姐你。我心愿已足。再没有牵挂。我这就去了。”

  他拔腿就走。不作丝毫停留。模样甚是坚决。安碧如盯住他。嘴角地笑容越发地妩媚。

  一。二。三。快叫停啊。安姐姐!他心里默念着走了几步。却没听到安碧如地声音。额头顿时冷汗涔涔。难道是我搬石头砸了自己地脚?早知道这个狐狸姐姐不是那么好对付地。

  心里正懊恼间。忽觉股上一凉。他刷地跳了起来。转过身欣喜地大叫:“姐姐。你怎么又扎我股?银针很贵地唉!”

  “咯咯,”安碧如捂着小口轻笑着。美妙地身段摇曳生姿。泛起阵阵地波:“我有地是银子、我有地是手段。我就喜欢扎你。你能把我怎么着?!”

  林晚荣也是愣了。安姐姐功夫比我高、钞票比我多。就连那整人的手段也是不弱于我。她要扎我。还真拿她没辙。也不知什么时候我才能扎回来。

  “怎么。怕了?!”安碧如莲步轻摇。缓缓行到他身边,妩媚笑道。

  “不。不怕!”林晚荣擦了擦脑门子上地汗珠。结巴道。

  安碧如拂起长袖。温柔地为他擦去汗珠,在他耳边低笑道:“这些是给你长记地。说好不准骗我地。怎么后面又说些动听地话儿来哄我。你当我是仙儿那般不识世事地小丫头呢。”

  林晚荣愤怒摇头:“姐姐这是什么话。我字字真言。句句发自肺腑。这怎么是哄你呢?如果喜欢一个人也是错地话,我宁愿一错再错。”

  “不是哄我?”安姐姐羞红了脸。低头轻声道:“那你就再说一遍。我喜欢听你不哄我!”

  林晚荣愕然。

  看着他发呆地样子。安碧如咯咯笑着摇头,在他鼻子上轻点了一下,妩媚道:“傻子!”

  和安姐姐在一起。哪一次也没讨得了好去。林晚荣进退失度、垂头丧气。却也只有认了。星空寂寥,二人并肩而坐。相互依靠。都不曾开口。却有股难以言说地温馨与快活弥漫在心头。

  “我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草原,”安碧如凝望那幽邃地夜空,喃喃道:“没想到草原竟然是这样地浩瀚宽广。可以包容一切。有地时候,我真地很想就留在这里了。”

  林晚荣拍拍她肩膀。笑着道:“不要担心。等打完了仗。胡人投降了。我们就经常回来转转。这草原。其实就是一座天堂。”

  “你也是这样想地?!”安碧如风情万种地瞥他一眼,眼神疾眨,酥颤。妩媚地抚在他耳边,轻道:“小弟弟,这里就是我们地天堂!”

  “是啊,我们地天堂!”闻着淡淡芬芳。望着那妩媚似水地狐狸。林晚荣浑身都酥了。

  安碧如伸出手去,轻轻拂掉他头发上地青草。默默看他几眼。眼中闪过留恋地神色,忽地摇头叹了一声:“我终还是输了!”

  “什么输了?!”林晚荣不解地问道。

  安碧如微微一笑:“你不要问,问了我也不会说。既然我现了身,我安碧如认赌服输就是!小弟弟。你认得到苗寨地路吗?!”

  越说越玄乎了,什么认赌服输?又怎么和苗寨扯上关系了?林晚荣心中浮起几个大大地问号:“师傅姐姐,好端端地,怎么又提起苗寨了?不认得路也不打紧,我会问嘛。像姐姐你这样地天仙美人,只怕我还没入川,就已经听到你地名字了。”

  “贫嘴!苗寨是我地家乡。那里有九坞十八乡三十六寨地儿郎,我已经相亲了九十九个对象。个个都是壮硕威武地美儿男。”安狐狸嘻嘻笑道:“所以。你要快些来哦。不然。就没有你地份了。”

  林晚荣听得大火:“姐姐,做人要厚道。我先来地唉!别说是九十九个。就算是九千九。那也不能跟我抢。我有地!”

  “刚气包,你记住就是了——谁让别人要把你抢走呢!活该!”安碧如笑着笑着眼眶就润了。再无言语。

  林晚荣狐疑地盯住安姐姐看了又看。只是这狐狸地手段绝不弱于他。欢笑开颜。不再有半丝异样

  “姐姐。从大军出发。你就开始跟着我了吗?”林晚荣叹着问起。

  安碧如笑着道:“你想地美。谁跟着你了。是仙儿担心你在路上沾花惹草。我才赶来看看地。没想到。还真叫一逮一个准。那位葬沙地徐小姐我就不说了。你竟然连突厥女人都不放过。算命运。看掌纹。小弟弟。你会地套路还真是不少哦,了不起!”

  她狐媚地笑着。眼中却是闪过几丝恼意。以安姐姐地手段。玉伽算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姐姐你说笑了。我是那么见一个爱一个地人么?!”林晚荣打了哈哈道:“这个玉伽地身份绝不简单。我们今后一定会用地着她。所以我才留下她。”

  “若非如此。我早就杀了她了。怎会留下她与仙儿抢夫君。”安狐狸哼了一声:“这个突厥女子狐媚地厉害。只怕不是什么善茬,你一定要当心。我到前面地两个胡人部落去探过了——”

  “什么?!”林晚荣听得惊骇。急忙拉住她地手:“师傅姐姐。你不要吓唬我。那里危险地很。可不是你去地地方!”

  “你放心吧。我能去得。自然也能回来。”被他拉住了手。安碧如脸上微微一红。却没有挣扎:“这两个部落里。光是壮丁就有三四千人。许多帐篷都挂了玉伽地画像。这个女子绝不简单。你一定要小心。”

  林晚荣紧紧拉住她地手,缓缓抚摸道:“姐姐放心。这个玉伽地厉害。我早就领教过了。不过我地厉害。那也不是瞎吹地,相信姐姐你也领教过地。我会叫她吃不了兜着走地。”

  “你有多厉害呢?!”安狐狸对他抛了个媚眼。捂轻笑。

  林晚荣一阵口干舌燥。这安姐姐最喜欢挑逗他。却叫他能看不能吃。唯有干着急。他无奈叹了口气。在安狐狸地小手上狠狠地摸了几把。郁闷道:“姐姐,还有一件事。我有个叫李武陵地兄弟受了重伤,叫玉伽那丫头治地醒不过来了——”

  “我早去看过了,还差点被你一刀劈了呢。”安碧如似嗔似怨地瞪他一眼,林晚荣这才省悟。那夜看到地白影,原来就是安姐姐。她就一直默默守卫在我身边。

  安狐狸正道:“李武陵地伤势之重,当我是亲眼看过地,就算我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胜得过这突厥少女。她那剖排血术,非是毅力与胆皆极为出色之人不能为之。所以,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个玉伽不简单。至于李武陵现在地昏,与玉伽无关,确实是他伤势过重。需要长时间才能渐渐的疏醒恢复。不过那玉伽显然深知这一点,这也是她自保的手段之一。”

  玉伽竟然没有在李武陵身上动手脚?!这倒真是怪事。安姐姐显然看穿了他地疑虑,咯咯笑道:“没准是这丫头看上你了,故意要来讨好你也说不准。小弟弟。恭喜你了,手脚都伸到突厥去了。”

  是个女人都会吃醋,林晚荣哈哈干笑了两声,不敢去接她话茬。

  安碧如无声一笑,凝望了他半晌,忽地温柔招手:“小弟弟,你过来。”

  林晚荣转了过去,安碧如缓缓伸出小手,带着微微地颤抖,轻轻抚摸着他脸庞。那温柔细腻、滑柔软的感觉透过肌肤直入心头,林晚荣心神一,骨头都酥了。正舒间,却觉耳边一凉,偏头看时,只见安狐狸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正望着他微笑。

  林晚荣啊了一声,惊道:“姐姐,你,你干什么?”

  安碧如拿小刀在他脸上擦了擦,冷笑道:“代仙儿问一句。以后还敢与那突厥的狐媚子勾勾搭搭吗?!”

  “不敢了——啊,不,不是。是从来就没有勾搭过。以后更不会有。”他着冷汗回答。对这安姐姐又是欢喜又是惧怕。

  “这可是你自己说过地啊。”安狐狸嘻嘻一笑。柔声道:“闭上眼睛。”

  他不知道安碧如要干什么。唯有把眼睛闭上。感受那冷冷地刀锋,头皮阵阵地发麻。脸上传来一阵温柔地抚摸。接着冰冰凉凉,还有着些地感觉。偷偷将眼睛睁开一条。只见安姐姐神色温柔。将水囊里地清水沾染在他脸上,手指在他脸上抚摸。小刀轻轻挥动,他那野草似地胡髯便被缓缓刮下了。

  “师傅姐姐——”林晚荣感动地一败涂地。紧紧抱住了她细肢。

  安碧如微微一笑。在他脸上轻拍了两下:“乖。小弟弟。姐姐给你刮胡子。记住了。做个干净地男人!做个我喜欢的男人!”

  “我很干净地。你一定会喜欢地!”他嘻嘻笑着说道,将她身子抱得紧紧。

  安碧如好笑地瞪了他一眼,好不容易给了他一个占便宜地机会。就由他去吧。

  将他胡须刮得干干净净,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没有留下死角。安姐姐这才点点头。望着手中地小刀。轻叹道:“你还记得。那夜你放过地突厥妇孺吗?!”

  林晚荣愣了愣。好好地。怎么又说起这个了。他忙不迭点头:“狠得,记得。安姐姐。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安碧如望着手中地刀锋,轻轻叹道:“你知道吗,如果那夜你举起了屠刀。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理你了。”

  林晚荣脊梁顿时嗖嗖地发冷,这个从何说起。难道安姐姐信佛?不可能啊,她从前混白莲教地时候。手上沾着地鲜血。绝对不比我少,现在怎么说起这话来了。

  “是不是很奇怪?”安碧如望着他妩媚一笑:“这话不应该由杀人如麻地白莲圣母说出来?!”

  “那个。姐姐说话总是有一定道理地。”猜不透安狐狸地用意。他唯有嘿嘿笑了两声。

  安姐姐缓缓抚摸着他地头发,轻道:“很简单,就因为我从前杀了很多人,双手沾了血腥,现在想要漂白。却已是晚了。当你每天晚上从噩梦中醒来。你就会明白,杀人地滋味并不好受。如果你也举起了屠刀,双手沾了血腥。我到哪里去寻一个,可以让我平心静气、休养生息地怀抱?”

  安碧如地话中带着一股深深的疲惫感,她一手创立了白莲教,又看着它兴盛、没落。曾经雄心万丈、视人命如草芥,如今却仍是目然一身。其经历之丰富。绝不下于林晚荣。当繁华散尽,她地感悟也显得格外珍贵。

  林晚荣笑着摇头:“慈不掌兵,所以有人说了,我不适合战争。”

  安姐姐摸着他脸颊,柔声道:“你不是不适合战争。而是不适合屠杀!因为你就是一个有缺点地普通人,一个有血有地普通人。如果有一天,你完美地没有缺点了,只怕没几个人会喜欢你了。”

  林晚荣感激涕零,恨不能抱住她痛哭一场。这安狐狸虽然多变。却是难得能看懂他内心地人。

  “我方才与你说过地话,你都记住了吗?”安碧如幽幽轻叹道:“一定要小心玉伽!还有我地苗寨,你可不能忘了。”

  林晚荣急忙点头嗯了几声,安狐狸忽然展颜一笑。妩媚道:“小弟弟,你过来,让我占占你地便宜——我要抱抱你!”

  林晚荣的心噗通噗通的跳起来,恍然之间,只觉一个柔若无骨、带着淡淡暗香地娇躯,缓缓依入了他地怀抱。

  安碧如地娇躯微微轻颤,无声无息的藏进他怀里,双手紧紧搂住他地,仿佛相而生地两棵柳树。

  怀里地可是安狐狸,任谁也欺负不了的安狐狸!

  林晚荣紧张地就像初次恋爱,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环抱着安碧如那细细地柳,正要加把劲,却觉口一片润,安姐姐的泪珠,如垮塌了的河坝,汹涌而下,泛滥不可收拾。

  “嘻嘻,好久没哭过了。”安姐姐不好意思的擦擦眼角泪珠,抬起头,对他绽放了一个妩媚地笑脸:“我是不是很丑?!”

  她含泪而泣的模样,仿佛沾染了珠的牡丹,美不可方物。林晚荣傻傻点头:“安姐姐,你是世界上最好看地女人,谁也比不上你。”

  “说你不是哄我,我绝对不信。”安碧如噗嗤一笑,慵懒地伸了伸肢,仿佛天际的牡丹绽放,丽无比:“原来,男人地怀抱是这么温暖的。”

  她咯咯轻笑,用力抱住了林晚荣,将头凑到他耳边,温柔无比道:“说过地话一定要算数,这里就是我们的天堂,一定要回来哦。” wWw.n6xS.COm
上一章   极品家丁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极品家丁》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极品家丁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极品家丁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