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五七一章 骗与恨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书号:3904 更新时间:2012-12-2 
第五七一章 骗与恨
  这丫头竟然比我还厉害?被她一嚷嚷,林晚荣倒是愣了。什么叫做一滴都不能少?这小妞霸道的过分了吧。

  死亡之海昏黄一片,狂风怒吼,飞沙走石,远远望去,便像一块疾速升腾的黄云彩。漫天的风暴咆哮着,掀起飞扬的尘土,大小不一的碎石在空中飞舞旋转,噼里啪啦往地上砸来。处在风暴的当心处,即便是平自认为强壮无比的林晚荣,也如一片枯叶,摇摇晃晃着便要飞上云天。他用体挡住飞溅的碎石,将玉伽护在怀中。

  死亡之海的威力,远超出林晚荣的想像,二人加在一起,好歹也有两百多斤的重量,可是在这风暴的眼里,却是轻的连一片树叶都不如。狂风吹打着裳,脚下的尘沙旋转着飞上天,二人体不断的变轻,眼看就要离地而起。

  “窝老攻,我们要死了吗?”突厥少凑在他耳边大声说道,眼中闪过复杂难辨的光辉。

  “别说话,咳,咳——有我在,你不会死!”林晚荣大吼了几声,才一张开嘴,便有无数的风沙尘土随风而入,口腔鼻孔,惹起他一阵剧烈的咳嗽。就连呼都有一种要窒息的觉。

  “有你在,我就不会死?!”玉伽紧紧咬住鲜艳的红,微微低下头了去。她沉默良久,忽地在他耳边轻声颤抖道:“窝老攻,如果你不是大华人,那该多好!”

  废话,我爹我生就了我的黄皮肤、黑眼睛,哪能叫你说改就改?林晚荣恼怒道:“如果你不是突厥人。那就更好了。我可以在大华好好治治你!”

  哗啦的狂风吹过。便如旱地拔葱般将二人同时向空中卷去。玉伽只觉如浮萍般飘起,泪珠瞬间蕴眼眶。她用尽力气大声道:“窝老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咳,咳,抱紧我——”

  那风势越来越疾,转眼便要将二人卷走。林晚荣被玉伽抱得紧紧,想要移动也是难如登天。他忍不住的虎吼一声,搂住少子就势几个翻滚,甩出数丈开外。轰地巨响,二人方才立足处。瞬间便被夷为平地,天尽是飞舞地黄沙。

  玉伽说话间。风沙正呛入口腔。这一翻滚,更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再迟上一会儿。就真的要粉碎骨了,林晚荣脸苍白,冷汗都不出来了。望着那咳嗽的泪的突厥少,林晚荣像是头被怒了的狮子。疾声吼道:“我不管你是谁,你现在给我安静,安静!听到没有?!——***,没被沙暴卷走。却差点被你这小皮给气死!”

  他一连吼了几声。吃了嘴地沙子,脸上沾黄沙尘土。模样甚是狰狞。

  突厥少呆呆的望着他。银牙将红咬得紧紧,泪珠忽然落了下来。

  “不许你骂我!”她嘤咛一声,猛地钻进他怀抱里。张嘴就往他前咬去。玉伽的牙功,林晚荣早已见识过数次了,这一口下去,前便印出一排整齐的牙印,沁出点点血丝。

  地,这突厥人果然是属豹子的,咬得钻心地疼。漠风吹来,林晚荣唯有护住这刁蛮地子,前有豹口,后有沙石,两边受疼。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厥少终于松了口。望着他前那排整齐带血的牙印,她呆了呆,忽地双眸一,无力低下了头去。

  “你属狗地?怎么不咬了?!”疼!林晚荣倒了口凉气,怒吼出声。

  玉伽不言不语,取过她用生命换回的水囊,轻轻贴在他口的牙印上,又低下头去,缓缓的、无声无息地将脸颊贴在了水囊上。虽隔着个水囊,那烈的心跳声却是清晰可闻,她轻轻闭上眼睛,嘴角却是泛起一丝甜甜的笑意。

  方才还野十足的突厥少,此时却乖巧地像只狸猫,双眸紧闭,长长地水润睫微微颤抖,双手双脚都收拢了,紧紧蜷缩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这般情形,倒是让林晚荣有些摸不着头脑。

  玉伽蜷在他怀里,将他抱得死死,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没有了这丫头地叨扰,林晚荣心里也平复了许多。在漠漠地黄沙里,二人都不说话,天外狂沙舞、呼啸一片,这里却是静谧无比。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玉伽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林晚荣低头看时,却见那突厥少脸带笑容,呼均匀,竟是睡了!

  这样也能睡着?人,真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啊!林晚荣仰天悲呼,痛心疾首。

  恐怖的沙漠风暴终于带着呼啸,绝尘而去,只留下地的杂物碎片、黄沙瓦砾,可谓遍地狼藉。林晚荣双腿深陷沙地,厚厚地黄沙,直堆积到他大腿处。

  “起了!晚荣恶狠狠地一掌拍在玉伽的翘上,突厥少啊地一声惊叫,拔地而起。只见自己躺在沙地上毫发无损,倒是那寇被黄沙埋进去大半个子,脸上沾黄沙,呼急促,疲累的仿佛就要倒下去。

  “下!”突厥少轻呸了声,脸赤红一片,她急急的蹲下,自怀中取出那名贵地金刀,刷地一声进他前的沙土中,奋力挖掘着,要将他解救出来。

  见这突厥少野蛮施工,本就不在乎那名贵的金刀。那一刀一刀都靠着大腿上,再近上几寸便是关键位置,林晚荣吓得脸都白了:“慢点,慢点,小妹妹,这么名贵的金刀,用来挖土太费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不要你管!”玉伽应了一声,手中的金刀却是刷刷的几声,掘的更急了。

  这是要我的命啊!林晚荣大惊,急忙按住她手:“小妹妹。谢谢你地好意了。你这小刀太名贵,我怕待会儿一不小心,撞到我上的某样坚硬物体。磕坏了你的金刀。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磕坏金刀?玉伽一愣。待看清楚那金刀下手地位置,却是啊了一声急急收手。双颊赤红地转过了头去。人终究还是脸啊。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

  “不要脸!”玉伽瞪了他一眼,轻轻将金刀在一旁,徒手为他掘沙。

  二人齐心合力,刨了好一阵,才将那沙土清理地差不多。林晚荣使出吃的劲,从沙堆里蹦了出来,却见腿上红彤彤地沙刮痕。子也破破烂烂地,只剩了几道布条随风摇摆,尚幸平角还在。才没有丢大丑。

  玉伽望着他这狼狈模样,咬了咬牙。想笑,鼻子却是酸酸的。

  “看什么看。没见过我这么拉风的人?!”被这突厥少盯的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林晚荣恼羞成怒的喊了一声。

  玉伽偏过头去。小声哼道:“难看死了——谁看你?”

  这一场突如其来地沙暴,在数百丈开外生生的堆出了一座巨大的沙丘,面积足有数十亩地大小,其威力可见一斑。马车被掀到空中。摔落成碎片,连那火头军用地唯一一口大锅,也飞出几百丈,埋到了沙坑中。

  “林兄弟。你怎么样。没事吧?!”酋顾不得抹去脸上的尘沙。急急奔过来问道。

  林晚荣嗯了声:“我没事。就是后面要穿着开裆赶路了,不过这样也不错。最起码不会影响我青期的发育了!”

  强就一个字!酋听得冷汗刷刷,对林兄弟佩服地五体投地!

  “小李子怎么样了?”林晚荣正问道。

  老拍着脯道:“有我在,你就放心吧。保这小子一点事没有。方才我还喂他喝水了呢!”

  林晚荣点了点头,与胡不归在队伍中来回穿梭着,清点着损失。

  威力如此巨大的沙暴,就连习沙漠习地胡不归也未曾见过,这一番受惊吓自是难免。好在前面的路上也遇到过几次沙暴,诸人已经积累了些经验,大家紧紧拥在一起,互帮互助、应付得当,人马损伤极小,林晚荣也颇是欣慰。

  当然,也有遗憾地地方,沙刮起地锋利碎石割破了两个水囊,叫原本就捉襟见肘地水源愈发的紧张了起来,诸人都觉心痛不已。

  “咦,”胡不归跟在林晚荣后,忽地惊了声道:“将军,你的水囊呢,怎地不见了?”

  老胡这一喊,酋也急急转过来,这时候,清水可比黄金还宝贵

  水囊?林晚荣不自觉往间一摸,玉伽美丽的面容瞬间在眼前浮现。沙暴最猛烈地时候,是这突厥少涉险,拼死将那的水囊抓了回来,林晚荣还为此怒骂过她。现在看来,她这举动,或许就能挽救数十条饥渴的生命。

  林晚荣还未说话,酋朝不远处望了一眼,顿时长长的哦了声,笑道:“原来在这里!”

  几个人顺着他目光望去,只见玉伽在一匹青葱小马上,咬着鲜红地嘴,双手中却捧着一个地水囊,握地紧紧,贴在口。

  见诸人目光瞅过来,突厥少微哼了声,将那水囊藏在了后。

  这仿佛孩子般地举动,引来众人哄堂大笑,气氛好不热烈。老挤眉眼道:“这水囊啊,也只有林兄弟能取过来了,大家等着瞧就是了。”

  他一语双关,诸人哪能听不明白,顿时笑得更加厉害了。玉伽离得远远,不知他们在笑什么,脸上是茫然。

  老货,倒是什么都敢想,林晚荣无奈的摇了摇头,摆摆手,大队人马继续前行。

  罗布泊里地海市蜃楼、沙尘暴都见识过了,大家都已经无所畏惧了。只要不路,水和粮食能够供应上,死亡之海是可以征服的。

  这一路前行下去,又经历了几场大的沙暴,大家渐渐的习以为常,都不再那么恐慌了。这丝绸之路一个最明显的特征,便是厚厚尘沙下掩埋着无数的骷髅白骨。一路收敛了这些先行者的遗骸,却也成了指引他们前进的路标。

  李武陵的伤势渐渐地好转,果然如酋这庸医所判断,在风暴过去的第四。他便可以下地走路了。这个好消息让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其鼓舞作用是巨大的。

  救回了小李子,功劳最大的就是月牙儿,可她偏偏是个突厥人,这世事还真是难以琢磨。只是自那沙暴过后,玉伽却是不知怎么了,渐渐变得沉默,眼神时而炙热,时而黯淡,时而快乐。时而忧伤,有时候还出一些莫名的惊恐。叫人摸不着头脑。

  水和粮食在一天天的减少,越往后面走。就越是困难。不得已,只得选择屠宰了部分体力衰弱的战马。饶是如此,又行了数十功夫,饮水便彻底的断绝了,五千余人顿时陷入了绝境。

  “林兄弟,你当不是说,再走七便可行出罗布泊么?”老扶着马背。气问道:“如今。两个七都不止了,我们怎么还在沙漠里打转转?”

  当为鼓舞军心而吹的牛皮。被老一语戳穿了。所有地饮水昨夜里就已耗完,三之内若是走不出沙漠,他们就要像丝绸之路上的前辈一样。永远埋骨在这死亡之海了。

  林晚荣心急如焚,干裂地嘴,声音嘶哑着道:“大哥别急,如果我猜测不错,罗布泊的出口应该就在这附近了。也许明天,不,也许今晚,我们就可以在一汪清澈地湖水里畅游了。”

  在沙漠里二十来天,别说洗澡,就连喝水都是一滴滴的控制,虽然明知道林兄弟这是在画饼,老仍是忍不住的,眼里充了渴望。

  行到现在,风沙已经渐渐的小了,空气也没那么干燥了,而且连续四五天都没有碰到过沙暴了,这些是到了沙漠边缘的症状。只是那罗布泊的出口到底在哪里,却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正在四处打量着,忽觉袖子一紧,有人在边,轻轻拽他裳。转过头去,便看见突厥少俏丽地脸庞。由于缺水,她鲜艳地红也失去了往的光泽,双眸却是淌着盈盈水光,脉脉望着他。

  玉伽有好几天没和他说话了,今天竟然主动找到他,倒叫林晚荣好一阵奇怪。

  “你跟我来——”少将他引到一角,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这个,给你!”入手幽香光滑,却是一个孩童掌大小地玻璃瓶,瓶中盛着几滴清水,刚好覆盖了底部。

  “这是哪里来的?”林晚荣大吃一惊。这些时,所有人的饮水一律实行配给制,这覆盖瓶底地清水虽少,却至少要一两天才能分配到。

  “我偷的!”少冷冷看他一眼,撇过了头去。

  这话怎能信?林晚荣骇然道:“你把水省下了——你这两天都没有喝水?!”

  “胡说,我喝过了的。”玉伽倔强道:“谁让你不搜?这是我从水囊里偷偷留下的!”

  林晚荣咬了咬牙:“这水你留一半,剩下的给小李子!”

  “你敢?!”玉伽顿时怒了,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玻璃瓶,冷道:“那是你的兄弟,与我无关。若你要把这最后一滴水送给别人,我宁愿让它进沙漠!”

  她一下拔开瓶,便要往地上倾倒。

  “你疯了?!”林晚荣急忙夺过小瓶,看着那倔强的少,他无力的叹了口气:“好吧,算是我欠你的。一半留给你,一半留给我,总可以了吧。你不要摇头,我这个人也有原则的,大不了一拍两散,就让它进沙漠。我数一二三,张嘴——”

  玉伽愣了愣神,还未省悟过来,一清泉便顺着入喉中。她下意识的了一下,猛然便觉不对。寇竟然手不停歇,那瓶里的水珠,全然灌进了她口中,一滴也不曾剩下。

  望着那空空如也的小瓶,她呆了呆,忽然放声大哭:“窝老攻,你这卑鄙的人,你敢骗我?!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她刷地跨上青马,啪的一鞭在马背上,那骏马便甩足飞奔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哟?林晚荣还在呆呆发傻,忽闻后的胡不归惊喜的大呼:“将军,快看!” Www.N6Xs.COm
上一章   极品家丁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极品家丁》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极品家丁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极品家丁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