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五七七章 糟糕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书号:3904 更新时间:2012-12-2 
第五七七章 糟糕
  “活不了几天了?什,什么意思?!”林晚荣睁大了眼睛问道。

  仙子摇摇头,笑着道:“你这人那,真是后知后觉。我来问你,那夜在你帐中,安师妹对玉伽做了些什么,你可知晓?!”

  安姐姐对月牙儿做了些什么?!好像就了她的服呀!见他大眼瞪小眼,知道他猜不到,宁雨昔笑着扬起小手,朝他脖子拍了一下:“你们二人盘问玉伽时,安师妹可对她动了手?”

  模模糊糊的印象中,安姐姐好像确实在玉伽脖子上来了这么一下,林晚荣疑惑不解道:“拍一下嘛,这也算动手?那我对仙子姐姐可真是天天都动手动脚了!”

  “怎么又说到我上来了?!”宁雨昔脸颊轻红,无奈的白了他两眼:“拍几下嘛,自然算不上特别!不过嘛,若是加上这个,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仙子微笑着,手中银光一闪,已是现出一明晃晃的银针。林晚荣想了想,忽地惊道:“难道说,师傅姐姐也给玉伽打针了?!这个应该没什么吧,我每天都挨她针的!”

  宁仙子好笑的白他一眼:“难道你认为,在安师妹心中,玉伽和你的位置是一样的么?”

  好像有点不一样!林晚荣点了点头:“那她给玉伽扎的是什么针?!”

  宁雨昔叹了口气,无奈摇头:“若是你体内无缘无故多了一枚淬毒的银针,你会如何?!”

  要命地针?林晚荣脸一变。骇道:“这。这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安姐姐要杀玉伽干什么?!”

  “什么无缘无故,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宁仙子轻轻哼了声:“那个玉伽地手段,连安师妹都要忌惮几分。何况是你这个胆包天的小贼。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看那玉伽的样子,便是成了心地要与你勾勾搭搭,师妹怎会留下这样一个祸来害你?以她地子。没有在你面前杀人。已经是便宜玉伽了!”

  林晚荣浑凉飕飕地。仙子说的不错,以安姐姐那白莲圣母的格。她要真吃起醋来,杀人就跟切菜似地,十个玉伽都不够看地。

  他呐呐笑了两声道:“这个,安姐姐真厉害。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

  “你没看出来地事情还多着呢。”宁雨昔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旋即摇头轻叹:“这玉伽论起容貌智慧。都是上上之选。错就错在,她是个突厥人。又对你心怀不轨。只余下五个月地命了,倒着实有些可惜了!”

  五个月?这么说安姐姐在她上下的是慢毒药了?!月牙儿医术通玄。也不知自己能不能解毒。

  “你在想什么?!”见他久久沉默。宁仙子拉住他手。柔声问道。

  林晚荣嘿嘿干笑了两声:“仙子姐姐。你说安姐姐到底下的什么毒,这么厉害?有没有解救之法?!”

  宁雨昔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怎么。你想救这突厥子?!”

  “没有,没有!”林晚荣急忙摆手。神严肃地道:“我只是想与姐姐一下解毒地经验。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这么勤奋好学地。”

  宁雨昔噗嗤轻笑:“你那点心思瞒的过谁?先前安师妹下毒,我还颇有些不以为然。但见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却知道了,还是她知你更深!若是叫你自己去杀玉伽。你是绝对不会办地!”

  “姐姐错了!”林晚荣摇了摇头,温柔看她一眼。紧紧拉住她的小手:“杀人不是件快乐地事情。但若有人敢伤害我地人、我地兄弟。不管她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宁雨昔呆呆望着他,心里火一般地温暖,良久才低下头去轻道:“你这人那,便会来哄我。难怪安师妹说。与你相处的时候。最要紧地是将你的嘴堵上!”

  安姐姐倒是教了不少绝招啊。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道:“不说这些了。这个冰窟虽然不错,是个天福地。但为了我们地儿着想。我们还是要想个办法出去!姐姐你说呢?”

  宁雨昔红晕上脸,轻嗔了声:“说什么说——胡说八道,懒得理你!”

  火折子熊熊燃烧。进风口却是侧边地一道裂开的冰棱悬崖,宽约数丈,黝暗一片,深不见底。林晚荣探头看了一眼,冷风似刀般刮过,他吐吐舌头,又乖乖地把脖子缩了回去。

  这雪窟处山腹之中,是在二人下落时,宁雨昔单掌击碎冰窖而形成,四处棱棱角角早已被她修葺整齐,触手光滑一片,二人处其中,仿佛置世外,温馨宁静,与千绝峰竟是异曲同工之妙,什么叫做只羡鸳鸯不羡仙,林晚荣此刻深有体会。

  他此时上披着的,是宁雨昔的长衫,淡淡地幽香飘过,遥想昔千绝峰上的誓言,他鼻子一酸,忽然拉住仙子地小手道:“姐姐,借你宝剑一用!”

  看他黑脸黑眉、严肃地样子,宁雨昔将手中秋水宝剑递给他,笑着道:“做什么?!你又不会习武!”

  林晚荣摇了摇头,四处看了几眼,寻着两块紧紧相连在一起地大的冰雪,他嘻嘻笑着窜了过去,比划了几下,这才意了,回过头来笑道:“姐姐,你等我一会儿啊!”他拿着宝剑在冰雪上雕刻,不断的回头来打量宁仙子的形,时而摇头,又时而点头。那冰雪上现出几道浅浅淡淡地痕迹。

  看他小心翼翼地凿个不停,宁雨昔大是不解,这脑子坏主意地小贼,又在做什么呢?

  也不知等了多久,小贼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忽然长长地吁了口气,兴奋的拍拍手道:“好了,好了。仙子姐姐。你快来看看!”

  他闪过来。宁雨昔往那冰雕上看了一眼。顿时啊了一声,惊得呆住了。那是一件纯由晶莹地冰雪雕刻而成地白裙,便和她一样大小。头顶上是镂空地洁白丝围。便像随风飘浮地白纱巾。桃形领口。双肩微。束处修成一条长长地丝带。轻轻飘浮。自间而下,长裙蓬松飘逸,洁白的地下摆宛若盛开地白莲花。沿着冰雪地面。直拖到远处。

  这致地冰雪长裙,通体晶莹透亮,在***中光溢彩。熠熠生辉。便仿佛是世界上最动人、最美丽地水晶。

  仙子看地呆呆。眼中闪过美丽地光彩。喃喃道:“小贼,这,这是什么?!”

  林晚荣嘻嘻一笑:“这个啊。在我地家乡,叫做婚纱,只有最幸福地人才可以穿上。一辈子只能穿一次。这件纯冰雪打制的婚纱。放眼天下,也只有这一件了。”

  “婚纱?!”宁雨昔不释手的抚摸着。脸颊是红晕:“你无缘无故地。做这个婚纱干什么?!”

  林晚荣拉住她地手。轻笑道:“姐姐你不记得了?在千绝峰上地时候。我答应过你。要为你做一件世上最美丽地裳——就这件了吧。我想我这辈子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作品了。姐姐你喜不喜?”

  刷。即便是宁雨昔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也情不自禁地呆住了。晶莹的泪珠一颗颗滴下。便像止不住的雨。她转过头去,无声轻泣:“你。你这恨死人地小贼——”

  林晚荣抱住她:“姐姐,你还没说喜不喜呢?”

  “我,我——”宁雨昔呆呆望着他,泪如雨下。

  林晚荣长声大笑。猛地将她抱起来。缓缓朝那冰雪白裙走去。

  “你,你干什么?!”仙子躲在他怀里。心都快跳出来了。

  林晚荣扒开那预留的白雪,将她入冰雪白纱中。又细心将缺口修补好。宁雨昔呆呆望着他。时而喜。时而惊,泪珠瞬间化成了美丽的冰雪。

  丝纱中地宁雨昔。含泪带笑,脸颊羞红,似点绛。眉如远黛。晶莹地肌肤,比那冰雪还要透明。晶莹地白裙七彩绚烂,光溢彩,仙子仿佛是踏云而来,美绝人寰!

  林晚荣看地呆了:“仙子姐姐,我,我——”

  “你什么?!”宁雨昔低下头去,羞道。

  “我,我想亲你一下!”憋了半天才冒出这么一句话,他自己都觉羞臊,地,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噗嗤”仙子忍不住地轻笑,面羞红地看他一眼:“便会不老实。我来问你,这婚纱是谁教你做的?!”

  “没有,没有,我自学地!”他急忙举手答道。

  宁雨昔轻嗯了声,又道:“那你还为谁做过,例如安师妹——”

  “没有,没有,我和安姐姐发乎情、止乎礼,比墨汁还要纯洁——”林晚荣头大汗。

  宁雨昔淡淡哦了声,轻道:“那你以后会不会为她也做一件呢?!”

  “这个,这个——”林晚荣手脚都要哆嗦了。真是要人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仙子却还有心思问出这种问题。每一个问题分明都是一道陷阱,可恨地是我却不能不钻。

  “是不是很不好答?”宁仙子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

  “也许,可能,不出意外,应该会——”他绕来绕去,不断的打量着宁雨昔的脸,壮着胆子把心中所想表达了出来。

  仙子白他一眼,笑道:“宁负天地,不负良心,总算你还知情意两个字!安师妹那般待你,若你敢昧着良心说话,哼,休想我再理你!”

  仙子果然不是好相与地,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考验我!他急急抹了汗珠,哈哈道:“那是,那是。天地有正气,做人讲良心,这一向是我为人处事地准则,大家都知道的!”

  “作怪!”仙子轻嗔了声,忽地羞涩地低下头去:“小贼,你过来!”

  “哦。”林晚荣三两步跳了过去,心中却有些惴惴,上天保佑,谁知道仙子又要出些什么难题考我?早知如此,就多做几门功课,研习一下心理学了。

  仙子脸红晕,言又止,犹豫再三,才小声道:“这,这婚纱,真是给我做的?!”

  这个问题啊,林晚荣长长的吁了口气,忙不迭的点头:“当然了,这里还有别人吗?”

  两行清泪无声滴落,仙子喃喃自语着,声音细如蚊虫,即便是林晚荣就挨在她边,却也没听清。

  “啊,姐姐,你说什么,大声点?!”他急忙追问道。

  宁雨昔俏脸血红,泪光中美艳如仙,羞恼地看他一眼:“——这裳很好看,我,我很喜——”

  “真地?!”林晚荣跳起来笑道:“我也很喜裳,就和喜姐姐你一样!”

  “小贼——”宁雨昔呐呐叫了声,珠泪缓缓滴落。她忽地擦去眼角泪珠,垂头轻道:“你,你没有裳么?!”

  我地裳?林晚荣愣了愣,望见她那羞红的脸孔,顿时大喜地叫了起来:“有,我也有,你等一下!”

  他三下五除二便在婚纱旁边地冰雪峭壁上,随手划了几道,急急忙忙的钻了进去。匆忙之中,就的马虎了些,好在男人对自己地礼服,从来就不如人对婚纱来的看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从冰雪窟中伸出魔掌,紧紧拉住宁雨昔的小手,哈哈笑道:“这就是我的礼服!”

  望见他头发上落飞舞的碎雪,仙子小手微颤,睫长长抖动,微微低下头去,面红晕柔声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她将他的大手拉的紧紧,言完这一句,羞涩的头都低到前去了,看那意思,便是要等他来接下句。

  咦,这诗听着好好耳啊,林晚荣得意洋洋的点头,嘴张了张,却是面大变:糟糕,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WwW.N6Xs.coM
上一章   极品家丁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极品家丁》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极品家丁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极品家丁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