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二三五章 骄傲的雄狮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二三五章 骄傲的雄狮
  碧辉煌的宣政殿内,明黄的帷幔从的金柱上垂动,空气仿佛凝滞一般。

  有一头年青的雄狮,站在御阶之上,睥睨着阶下的群狼。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头骄傲的雄狮,名字叫秦雷。这个道,名字叫尊严!

  他坚决不能容忍尊严遭到挑衅,他坚决不能容忍荣誉遭到践踏!哪怕是粉碎骨,也要有清脆铿锵之声。因而他动了,松开了握着秦霖的手,举在前。仅仅这一个动作,便把御阶下的百多名官员齐齐吓得一哆嗦,有人已经偷偷躲在同僚后,眼神四处飘移,生怕御阶上的暴男猝然发难…

  但秦雷没有发难,甚至那俊逸的脸上,依然笑容灿烂着,他只是将左手在自己领上轻轻一掸,动作是那么的轻描淡写,从容潇洒,让阶下官员自惭形秽之余,甚至有种自己便是那领上的灰尘,不值一哂,挥手湮灭。

  文彦博皱起了眉头,他万万想不到,御阶上的年青人,居然有如此威势,那举手投足间蓬洋溢的自信、寒而不的霸气,都让他从心底到恐惧,微微抬头,看到大殿之上悬挂的巨大金匾,

  竟被上面‘建极绥猷’四个大字,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恼火于莫名的怯懦觉,文彦博轻声咳嗽一下,他后的弟弟、儿子便带头大声叫道:“请王爷向相爷道歉!”说着,队列还挑衅一般的向前迈了半步!

  秦雷用一种狮子看绵羊的眼光扫过百官,右手搭在剑柄上,轻轻的磕动着,终于开口。幽幽道:“让孤向文丞相道歉也不是不可以…”

  玉阶下百官的心放下了一半,他们并不喜这种以生命对抗强权地觉,这让他们很没有安全,但倘若不如此,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文官,如何在这个武夫当道的朝堂立足,如何为他们后家族门阀撑

  因而他们不得不一次次抱成团,用自己的血之躯考验着强权者的耐,虽然一直惴惴于不知什么时候,强权会失去耐。亮出雪亮的刀锋,剁下他们的头颅,但只要那刀还在鞘中,他们就要继续侥幸下去。好在到现在为止,强权者还能忍得下去。

  这次看来也不例外,他们心道。淡淡的胜利喜悦,以及强烈的解萦绕他们心中,让数百文官神抖擞起来。

  而右边的武官,都出或是鄙夷、或是轻蔑地表情,莫衷一是。那些本来对秦雷抱有侥幸的武将也自嘲的笑笑。就失落的低下头去。

  谁知秦雷的话只说了一半,百官便听他面带嘲讽地悠悠道:“也不是不可以。等到文丞相见阎王以后便可。”

  所有人都呆若木,他们不敢想象,在数百文官的苦苦相之下,这位年青的王爷居然没有丝毫退缩,而是寸步不让的针锋相对起来!

  “大胆,你竟敢羞辱于丞相大人!”一声尖叫响起,却是文铭礼仿佛被踩到尾的猫一般,暴跳如雷。他不能容忍这个从第一眼就看着不舒服的家伙,总是一副趾气昂地样子,他要让他颜面扫地。从此在京里抬不起头来,滚回南方去!

  这边御阶之上的秦霖也发作了,一步迈到秦雷右边,与他并肩站着。伸手戟指文铭礼,怒骂道:“文铭礼,你敢在朝堂之上羞辱一国王爷。你这是忤逆!”

  那边文彦韬也站出来,义愤填膺道:“对于一位为大秦鞠躬尽瘁四十余载地托孤重臣,两代帝师,王爷不觉得您说的话有些欠妥吗?”百官也纷纷附和,但怎么听,怎么都有些厉内荏的味道在里面。

  秦雷盯着文彦韬看了半晌,点点头,慢悠悠道:“小文大人说的也有些道理,那孤王就换个说法。”众人面稍霁。

  却听秦雷带着浓浓嘲讽语气道:“那改成,除非等到孤见阎王以后,如何啊?”百官面一滞,居然被这位肆无忌惮的王爷得哑口无言起来。

  文铭礼寻思片刻,这才恍然大怒道:“那么说你就是不道歉了?”他为自己没有一下转过弯来,到十分恼火,对秦雷的愤恨竟又增加了几分。

  这时文彦韬也愤愤道:“微臣请王爷为我社稷着想,还是留些余地吧,后也好相见。若是闹得太僵,实非我大秦之福!”

  “说得好!文尚书此乃老成谋国之言,”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太子殿下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秦雷的左边,他朝秦雷微微一笑,便转头对文彦韬道:“但不能光是我们让步,毕竟事情闹到这一步,大家都有责任。是不是啊,文相?”太子并不与

  多。当然这也与他尊贵的皇储份分不开。

  秦霖微微诧异的望了太子一眼,而秦雷却还给太子一个微笑。

  在御阶下地官员眼中,三位殿下才站在御阶之上,分明是同仇敌忾、同进同退的意思,又见太子爷给双方搭上了下台的梯子,

  心里便不由打起了退堂鼓,都希望文丞相能就坡下驴,把事情圆过去,毕竟他们不能总是抱在一起,毕竟他们也无法真真拿那位大爷怎么样。

  自从冲突起来之后,文彦博一直一言不发。这是党争的规矩,他这个大头头若说了什么,便是盖棺定论,再也没有挽回地余地。而他心里最清楚,自己这一方,无论与谁比都是处于劣势,若是双方撕破面皮,他们也只有罢朝在家,让朝政陷入瘫痪,这一招可以威胁一下对手。

  —

  但这偌大的国家,几不朝便会陷入一片混,到最后还不得他们收拾?因而不到万不得已,文彦博不会拿出这个杀手锏,只是把它藏在间。吓唬吓唬对手罢了。

  但现在太子问话,他却不能再装哑了,捋着胡须,没事人一样呵呵笑道:“陛下,您看这事如何处理?”视线越过了御阶上的三兄弟,落在更处地昭武皇帝上。

  昭武帝似笑非笑道:“小孩子们胡闹腾而已,文相不要太放在心里去,一笑了之吧。”

  这话虽然说得清淡,却足矣让官员们到震撼,因为龙椅上这位陛下。登基十七年来,从来都是和稀泥、找平衡,按照他以往的行事风格,定然不甘不愿地安抚他们一下,最不济也会让秦雷向文丞相道歉的。

  未曾想到,这位皇帝陛下今却如此偏袒自己的儿子。

  文彦博闻言眉皱起,沉声道:“陛下,这样是否有些欠妥啊?”

  昭武帝狭长的双目眯成一条线,毒蛇般盯了文彦博好一会,才一字一句道:“不。朕不觉得欠妥,”两眼突然猛地睁开。冷声道:“朕今天已经同意惩罚一个儿子了,谁也休想再动第二个一!”

  言毕,霍得站起来,拂袖道:“退朝!”便径直下了御阶,愤然离去。

  “退朝…”御前太监忙尖声唱道。

  “恭送陛下…”人们虽然都心有不甘,却仍习惯的躬施礼道。

  ~~~~

  朝会被昭武帝强势的打断了,文武官员并太子皇子们都面面相觑的尴尬站着,好在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上个月因为隆郡王遇刺一案,陛下就跟两位大佬翻了脸。也曾拂袖退过朝,大臣们还不至于手足无措。

  站在武官列首的李太尉终于神游归来,舒服的伸个懒,打哈欠道:“酸背痛肚子饿。回家回家!”说着便大步往殿门口走去,哪有一点酸背痛的意思。

  武官们跟着纷纷往外走,有想要留下看热闹地。也被同僚拉去吃酒,片刻便走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三位皇子与百余名文官在大殿中大眼瞪小眼…

  昭武帝一走,文彦博的目光便落在秦雷脸上,秦雷也面沉的望着他,右手紧紧攥在剑柄上,再没有方才灿烂的笑容。

  太子站在秦雷边,面晴不定,自从把文彦博的嘴撬开后,他便一直这样,让人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

  文彦博伸出保养细的右手,轻捻下胡须,微笑道:“这回合算打平了,不知道下一回,王爷是否还要靠陛下解围呢?”

  秦雷笑了,刀削般的笑容,挂擦的每个人心里一揪一揪的。秦雷动了,他缓缓地迈下御阶,一步步走到文彦博面前站定。

  两人相距仅两尺不到,近得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声。两人就这样笑眯眯地对视着,只是这笑容都让人心寒

  秦雷握剑的手紧了紧,一边的文铭礼赶紧挡在自己老爹前,厉内荏道:“你要干什么?”他就看不惯秦雷这种拽拽的样子。

  ‘啪’的一声清响,紧接着便是文铭礼变调的哀叫声“哎…”众位没搞清状况的大臣们,这才看见文公子那白净的小脸上,已经多了个鲜红的掌印。

  未待他们有所反应,秦雷又闪电般的出手,一掌扇在文铭礼地另一边脸上。他下手极重,文铭礼又是个文弱书生,哪经的起他这么打,两掌便把他的鼻子、嘴角都打出了血,脑子也嗡地一声,懵了。

  秦雷并不罢手,仍旧不依不饶的往文铭礼脸上扇着耳光,嘴里还低声骂道:“我叫

  芦苇、我叫你山间竹笋…”只见文公子地脑袋随着左右摇摆,仿佛小孩玩的拨鼓一般,眼看脑袋变成了酱缸,一脸地红绿青紫黑。

  直到秦雷扇了十来掌,边上的大臣才回过神来,上前拉住秦雷。秦雷本打算连拉架的一起打了,却发现拉住自己左臂的李光远,拉住右臂的是秦守拙,这才停下上的挣扎,飞起一脚,猛地踹在文铭礼的小腹上,‘喔’地一声,文铭礼便踢得倒飞出去,几个大臣想把他接住,不料那冲镜在了得。虽然把文铭礼接住了,却被他砸倒了一片。

  秦守拙和李光远紧紧抱住秦雷,却听他沉声道:“放开!孤只说一次。”两人不知怎么的,便乖乖听话的松开胳膊,退在秦雷的边。

  秦雷整了整襟,看也不看一地的东倒西歪,冷冷地盯着已经退到一边的文彦博,轻蔑道:“下次就没有陛下给你解围了!”说着寒光一闪,间长剑出鞘,甩手投向文彦博。把护着文彦博的文彦韬吓得‘妈呀’一声,连滚带爬地逃到一边。

  那宝剑正落在文彦韬刚刚站立的地方…离文彦博的双腿仅一尺远,刺透了厚厚地地毯,扎进地砖里两寸有余,犹自颤巍巍的晃动,传达着主人强烈的意志!

  文彦博的面孔终于煞白起来,浑微微颤抖,不知道气得还是吓得。

  秦雷轻蔑的一笑,伸出右手中指,比划个文丞相已经见过的手势。这才一甩王袍下襟,转大步离去。

  秦霖虽不知秦雷手势地含义。但也觉得很解气,便学着秦雷的样子,两只手都伸出来,齐齐向文彦博比划个中指,也跟着秦雷往殿后走去。

  太子见了这一幕,兀然想起去年腊月,也是在这金殿之上,秦雷戟了天策将军李清,不由叹这位小爷真真乃是惹不得不得的爆竹子,无奈的笑笑。朝诸位大人一拱手,也往殿后走去。

  转眼间,殿里只剩下文彦博的文官们,霜打茄子般的杵着。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本来双方打和的一局,竟然转眼间被人杀了个落花水。很多人一时接受不了。郁闷道:“怎么能这样呢?君子动口不动手,怎么能说不过就打呢?还讲不讲道理啊?”

  秦守拙朝捶顿足的官员呲牙笑笑,小声道:“这位爷从来就不是君子,他也从来不讲道理。”

  官员一下子委靡不振起来,哀声道:“那他讲什么啊

  秦守拙望了望场中的官员,伸出枯瘦的手掌,握成拳轻声道:“拳头!”说着另一只手按在拳头上,抱拳道:“相爷、诸位,下官公务繁忙,就先行告退了。”文彦博点点头,秦守拙便扬长而去。其余官员也有样学样,纷纷告辞出去。离了金銮殿。

  偌大地金殿中只剩下文家几个,还有十几个铁杆依然陪着,显得空荡荡的,也让里面地人不由到一阵凄凉。竟然连一个基不稳的小孩子都收拾不了,这给所有人传递了一个不安的信号…文家、以及它旗下的文官集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

  承受不了这种令人窒息的讶异,文彦韬开口道:“哥,咱们怎么办?总不能硬生生咽下这口气吧?”

  文彦博把双手拢入袖中,疲惫道:“消停一会吧,不然还能怎样?罢朝吗?”

  “对,我们罢朝吧?”倒是提醒了文彦韬,边上几个文家铁杆也纷纷附和道:“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文彦博摇摇头,轻声道:“不是时候啊…”几人还要劝,他已经艰难的迈开步子往外走去,文彦韬赶紧上前扶住。别人也架起人事不省的文铭义,残兵败将一般往外走去。

  待走出禁,上了轿子,文彦韬又是捶背、又是顺气,才让文彦博的脸好看些,他拍拍文彦韬的手,又像是自言自语道:“等来年忙些,老夫会让他们好看地。”文彦韬这才明白,原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现在没有战事、两税也入了库、今年也没钱修河工,甚至连秋闱都结束了,此时正是部府衙门最清闲的时候…此时罢朝对他们来说太被动。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