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二三六章 孩儿一向觉得只有别人嫉妒我的份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二三六章 孩儿一向觉得,只有别人嫉妒我的份
  雷出了后殿,老三也紧接着跟上来,兄弟两个相视一道:“痛快!”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两个惹祸,竟然还笑得出来?”一个温润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二哥。”两人躬身施礼道。

  秦霆拍了拍老三的肩膀,又拍了下秦雷,轻声道:“陪我走走。”两人点头称是。兄弟三人便沿着高高的宫墙漫步起来。

  走了一程,沉默了一程。还是太子先开了口:“小五,你想过搞成这个样子的后果吗?”

  秦雷摇摇头,沉声道:“不瞒二哥说,我前天找过文彦博,这老东西说得好好的,今在朝堂上不为难老四,至于和我的恩怨,过了今再一一清算。”

  太子皱眉道:“那你怎么还烧了大理寺?”

  秦雷哼一声,苇道:“那根本不是我干的,分明是文彦博栽赃于我!”说着轻叹道:“我还是太老实了,怎么会相信这种老狐狸说的话呢。

  秦霖愤愤道:“文彦博分明是想在百官心中种下五弟残暴不仁的印象,简直阴险透了!”

  太子眉宇舒缓,轻声道:“你们两个为什么不找我商量呢,二哥好歹是个太子,说话还是有人听的。”语带嗔怪之意,却又让两人感受到浓浓的兄弟之情。

  秦雷挠挠头,呵呵笑道:“是我们的错,下次一定不忘了找哥哥。”一边的秦霖也附和道:“就是就是,我们也是太自信了。下次就知道了。”

  太子微笑着点点头,转而叹口气,忧心忡忡道:“自小五在南方遇刺后。朝廷就成了这个样子,原本的暗涌一下子明,都跟个爆竹筒子似的,一点就着。连御书房议事都停一个多月,整个朝廷衙门运转不知道慢了几何。”

  老三也深有感触道:“二哥说地不错,别的还不打紧,这御书房议事一停,很多不该拿到朝堂上说的东西也没地儿议了,结果在朝会上你争我夺、锱铢必究、推诿扯皮,每次都要拖上一两个时辰。还议不了几件事。”

  秦雷点点头,没有说话。太子以为他在担心文彦博的报复,拍拍他的肩,轻笑道:“现在知道后怕了?方才的豪气跑到哪里去了?”

  秦雷知道他想岔了,但没有出言解释,既然太子想趁着这个机会缓和下彼此的关系,秦雷自然也不会反对。

  太子还以为自己猜中了,温声安慰道:“小五不用担心,过几天你不就出京疗养去了吗?在外面放心的修养几个月,二哥再帮你缓转缓转。等过年回来这事就过去了,放心吧。”

  秦雷感激的笑笑。轻声道:“谢谢二哥。”

  这时,昭武帝的一个贴身小太监从远处气吁吁跑过来,请三位殿下移驾乾明宫陪陛下用膳。

  三人不敢怠慢,赶紧跟着太监穿过几道宫墙,来到昭武帝日常起居地乾明宫,进了偏厅便见到厅中安放着一张长桌,几十样精美膳食整齐的摆在桌上。昭武帝就坐在上首,正捻须微笑着望向三个儿子。

  三人忙躬身施礼问安道:“父皇圣安。”

  昭武帝呵呵笑着让三人入席,难得展颜笑道:“三个小兔崽子怎么凑到一块了?”

  三人在宫女伺候下,按长幼入了席。秦雷自然甘陪末座。听到昭武帝的问话,太子微笑答道:“父皇常教导孩儿几个要友爱兄弟,方才我们便秉承父皇教诲,在一起聊天说笑呢。”

  秦雷和秦霖微不可查的对视一眼。心中暗暗鄙夷老二说话漂亮,马更响亮,果然把昭武帝拍的晕晕乎乎。笑得出了四颗牙齿,呵呵道:“不错不错,霆儿有个做哥哥的样了。往日里老见你不温不火的,却不想今为了自家兄弟也能强出头。”说着指了指老三老五,对秦霆道:“这两个小家伙躁的很,你个做哥哥的就要像今天这样,多照顾着点。”看来对太子今的表现满意极了。

  太子自是喜不自胜,又表了一阵决心,拍了一阵马,把秦雷和秦霖腻歪地直接没了食,但昭武帝却非常受用,竟然比平多吃了一碗半。

  用完膳,父子四人到偏厅用茶,知道昭武帝有午睡的习惯,又说了会体己话,三人便起身告辞。昭武帝却把秦雷留下,说要单独训训他。

  太子巴不得秦雷被骂地体无完肤,若就此失了圣眷才好,装模作样为秦雷求求情,便拉着一脸担忧的老三离去了。

  待他们一走,昭武帝便让卓老太监清场,然后命他亲自把住门口,让两人可以密谈。

  见了这阵势,秦雷干笑道:“看来父皇不是要训儿臣啊。”

  昭武帝靠在逍遥椅上,闻言笑骂道:“你个狗东西少装蒜,

  你还需要挑时候吗?真不知道朕找你作甚?”

  秦雷摸摸脑袋笑道:“孩儿岂敢妄揣上意?”

  昭武帝‘哼’一声,冷冷道:“你不敢妄揣上意,但朕却要揣揣你的意思。”

  秦雷心道,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古人诚不欺我,赶紧俯身道:“父皇檄,孩儿忠心义胆,月可鉴,未敢有一丝一毫欺君瞒上之意啊。”

  见秦雷乖乖趴下,昭武帝嘴角微微上翘,却依然沉声道:“你若真是不忠不义的逆子,朕早就一刀剁了了事,岂会与你浪费口舌?”秦雷知道这叫先扬后抑,前面的扬听听就算了,是不能当真的,重点在后面的抑。果然,昭武帝幽幽道:“你是不是嫉妒了?”

  秦雷心中大叫冤枉,老子有什么好嫉妒的?长这么大除了羡慕过小胖子有女朋友,他就从来不知道羡慕是什么、嫉妒是什么。

  若是看着好,抢过来就是,嫉妒个鸟。

  —

  何况即使不冤枉,他也不能真个承认啊。自然叫起了撞天屈,拿头拱地道:“孩儿从小没念过什么书,却也知道雷霆雨皆是君恩,父皇给的,孩儿欣然接受,父皇不给的,孩儿从来也不奢望,怎么会嫉妒呢?”说着抬起头,很认真道:“而且孩儿一向觉得,只有别人嫉妒我地份…”

  昭武帝终于绷不住脸。噗哧一声笑出来道:“你个小猢狲,起来吧,既然只有别人嫉妒你的份,父皇也就不跟你浪费口舌了,咱们说正事吧。”

  秦雷这才一脸懵懂地起身谢恩,重新坐下,挠挠头道:“孩儿糊涂着呢,到底咋回事啊?”

  昭武帝淡淡笑道:“你不刚说了雷霆雨皆是君恩吗?朕认为你说得很好,但还要加一条,父皇不说的。永远不要打听。”

  秦雷心中暗骂道,老东西。说你胖你就,说你牛,你就。面上却恭谨道:“孩儿牢记父皇教诲。”

  昭武帝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不再说方才的事情,沉声道:“今天在朝堂之上,你做得很好又很蠢。”

  秦雷傻傻问道:“好就是好,怎么会又好又傻呢?”

  昭武帝喝口茶水,望着秦雷感慨道:“你这孩子没读过几天书,这是一大遗憾,又是一大幸事啊。”

  “啊?”秦雷傻乎乎问道。这老皇帝今天脑子搭错线了吧?怎么起朦胧诗诗来了?

  昭武帝有些得意于自己的文采,稍有些文化地人便爱在文盲面前显摆显摆,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是个文化人似的,看来这个道理古今通用。

  好在昭武帝的时间宝贵。不舍得浪费在遣词造句之上,终于白话道:“你没有染上那股子酸腐书生的损气息,做人堂堂正正、做事坦坦。。你与老四往日的,为父都知道,你对老四全力营救,为父也知道。为父很是欣慰啊,想来为父百年之后,你们这十兄妹,还是要靠你来护持啊。”

  秦雷一下子警惕起来,老头子一口一个‘为父’叫得那么亲,还地让人那么浮想联翩,这是什么味道?这是算计的味道啊。面上却一脸惶恐道:“父皇秋鼎盛,定然长命百岁,哦不,是万岁,定然用不到孩儿保护兄妹们的。”

  昭武帝失笑道:“你这孩子,千年王八万年鳖,父皇可不想当个老鳖。”说完,双目死死地盯着秦雷,沉声道:“如果,朕是说如果,等到朕百年之后,给你留下诏书,你会不会执行呢?”

  秦雷赶紧重新爬下,闷声道:“孩儿自当万死不辞。”

  “要是登基的人不是你,你是否还愿意执行呢?”昭武帝幽幽问道:“抬起头来,看着朕。”

  秦雷听话的抬起头,双目坦诚的望向昭武帝,沉声道:“孩儿对天起誓,只要是父皇说的,孩儿定然执行到底,纵然粉身碎骨,也绝无怨言。”这话说得很有水平,乍一听,确确实实是在你说我照做的表忠心,但要是深究,秦雷并没有保证对将来新君的忠诚,也就是说,他只听昭武帝的。但昭武帝驾崩后,他老人家还怎么说话?托梦吗?

  对,托梦!秦雷完全可以假借他老人家托梦,做任何自己想做地事。

  此时人们极重誓言,因而秦雷如此表态,令昭武帝龙颜大悦,捻须颔首道:“好好好,果然是父皇的忠义双全好五郎啊!”他若是知道秦雷居然在誓言里为自己留了后门,想必不会如此说。

  但没到那一天,谁又能说谁是:了书桌旁,提起笔,蘸浓墨,在一张空白黄绢上龙飞凤舞写了起来,落笔后,又从上解下皇帝行玺,盖在自己地落款上,一份简易的诏书便成了,效力完全等同于秉笔太

  ,加盖大秦皇帝玉玺的圣旨。

  秦雷恭恭敬敬的接过圣旨一看,自然不会像一年前那样费劲,打眼一看,便知道却是说了三件事情,其一,加封自己为双郡王衔,为隆威郡王,并赐府,另有恩赏不赐下;其二,右迁自己为宗正府大宗正,统管皇族宗室。一应罚否皆归其所辖。其三,命他重整宗正府军,暂按一军两万人五千人的军标配编制,军费皆出内库。

  虽然好消息都不新鲜,新消息也不稀罕,但秦雷还是要老老实实地拱地道:“父皇隆恩,孩儿敢不死而后已?”

  昭武帝把他扶起,微笑道:“雨田啊,父皇给了你最大的信任、也会给你最大支持,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秦雷一脸感激涕零。嘶声道:“孩儿就是掉层皮,也要为父皇重振宗正府兵的雄姿!”

  昭武帝点点头,微笑道:“确实要多用心,多落力,钱不是问题,但一定要让朕见到效果,”说着透道:“朕会让宗正府兵参加后年里的大军演。”

  说起实际地东西,秦雷也顾不上扮憨了,沉声道:“大军演乃是军八大军之间的比试较量,到后年里。咱们地新军成军不到一年半,能不能形成可靠的战力还是两说。怎么有资格与我大秦的精锐同台竞技?”

  昭武帝微微不悦道:“你也有怕的时候?”

  秦雷不急不躁道:“若是孩儿一人,就是单挑军八大军也没什么可怕地,反正横竖是个死,还不如死的轰轰烈烈。但咱们的新军寄托着父皇打破与李家地平衡,重新占据主导地深层用意,却是要慎之又慎。”

  昭武帝闻言面色稍霁,招呼秦雷重新坐下,轻声道:“这些事情父皇岂能不知?但你曾经说过一句话,朕深以为然。”

  秦雷赶紧凑趣道:“什么话能有幸被父皇认可

  “你说过,战争要为政治服务。打赢了战争却输了政治便还是输,而打输了战争却赢了政治,便不算输…”昭武帝似笑非笑道。

  秦雷感觉脊背一片冰凉,这是他在给黑衣卫以及卫队军官讲述战略与战术关系课时提到的。但从未在外面传过。看来层层把关、反复筛选,还是免不了又钉子混入了自己的队伍,而且是军官队伍。

  昭武帝微微得意道:“怎么了?不高兴了

  秦雷对昭武帝的感觉还不错。但对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毛病深恶痛绝,闻言愤愤道:“孩儿在想,是哪个兔崽子在外面嚼舌头,把孩儿这些疯言疯语传出来,污了圣听!”若是他此时表现的过于镇定、或者过于惊慌,都会让昭武帝暗自警惕,只有走一贯的坦路线,才不会让昭武帝起疑心。

  “呵呵,是该好好查查了。”昭武帝不置可否道,接着话锋一转,回到起先的话题,沉声道:“现在是政治上需要你带着这支军队参加大军演,你该怎么办?”

  秦雷面色凝重道:“请父皇详细说明,孩儿不得不谨慎,否则很可能会葬送一支未来强军的前程。”

  昭武帝听他说得郑重,不由也踌躇起来道:“这事还没定下来,你先帮我参详参详再说。”便把他与李浑商议的结果说了出来:“你也知道咱们大秦军八大军互不统属、平时各自为战,只有在与齐楚开战时才会临时组成军队,由某位大将统领。朕登基来地历次大战已经证明,这样不仅无法形成合力,反而会互相阻碍,发挥不出原本的真实战力。”大秦地皇帝没有不会打仗的,对这些事情看的自然清楚。

  “朕与李浑互不相让了许多年,最终十分难得的在此事上达成共事,组建军统帅部,由一位军元帅负责所有归属军序列的部队的日常训练、战时指挥。”

  “这不就是骠骑将军的升级版?”秦雷口而出,紧接着又补救道:“孩儿是说,这不就是高一级的骠骑将军吗?”

  昭武帝哂笑道:“若是那摆设将军般的空筒子元帅,朕和李浑还用扯皮三年吗?”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