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二五一章 叔他是你大爷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二五一章 叔,他是你大爷
  到命令的黑甲骑兵开始在废墟中持翻拣着,他们将的木梁门板挑到一边,仔细查找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很快,在一间房屋的锅台下,卫士们发现了第一个口。紧接着便是第二第三个。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在这个绵延的村落里,居然发现了大大小小七八十个口。

  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秦雷知道不能久留了,作为一名特战经验丰富的老兵,他清楚黑暗对潜伏者意味着什么…猎杀与被猎杀的逆转。寻思片刻,皱眉命令许田道:“在地图上做好标记后,在天黑前退出去。”尽管心中不甘,许田还是狠狠砸下口,转身执行命令去了。

  测距作图乃是黑衣卫三十七项必修科目中的一项,自然难不倒他们。在许田的指挥下,黑衣卫的士官们,把整个村落分成十几个部分,每人绘制一块,最后再把各自的网点图一拼,半刻钟时间,京山难民营的精确平面图便成形了,那些陆续发现的口也作了标记。

  看着许田送上来的图纸,秦雷满意点点头,吩咐他可以撤退了。不一会儿,黑衣卫、弓骑兵、黑甲骑兵们便整队完毕,以圆形阵缓缓退出了这个余烟袅袅的破败村落。

  绕过那座京山,原路返回十里地,正好碰上了押运粮草物资而来的伯赏赛和马艾。秦雷便吩咐就地扎营。待天亮再做打算。

  一夜无话。

  第二,天刚蒙蒙亮,一夜没睡着地许田便从睡袋中爬出来,穿戴好盔甲后,吹响了起哨。

  “滴…”尖锐的哨声响彻整个营地,也结束了一夜的安静。兵士们着惺忪的睡眼,纷纷从睡袋中钻出来,到营地中央的大水缸里舀一瓢水,先喝几口解解渴,然后便就着瓢里的水洗脸漱口。这一套做完,人也很快精神起来了。

  这时候火头军也把开水烧好了,兵士们便取下头盔里的皮帽,把那头盔倒转过来,从战马背上取一大包粮粉倒进去。再舀一瓢开水,用勺子搅和搅和,那头盔中的糊糊就渐渐散发出香味来。饿了一宿的兵士们便狼虎咽的舀着吃起来。

  一顿易收高热量地野战早餐后,卫士们便穿盔戴甲,相互送上战马,在营地外点名列队、等候命令。等王爷在石大人和伯赏校尉的护持下。出现在队伍前,许田终于下达了今的作战命令:“以小队为单位,所有人从京山脚下打一捆柴草。在村前集合,限时一个时辰。”卫士们齐齐敲击下甲,便向京山脚下进发。

  京山能作为当年天下第一军的老巢所在,必然有它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它的西南一面山坡陡峭高耸,而东北面向京都的一面却平缓绵长,端的是易守难攻,乃京都城天然的屏障。山脚下还有一条宽阔的京水河静静淌。那片难民营地便在山河之间。

  辰时左右,比昨数量更多地卫士包围了村落,他们从马背上取下乎乎的柴草垛,混着马粪扔进昨标定的窟里,仅留着下风处地几个口没扔。

  “启禀王爷,大概有十几个口被重新掩盖过,显然昨夜是有人出没过的。”联络官从村落里奔到高地上,高声禀报道。

  点点头,秦雷沉声问道:“昨夜可有人离去?”一边的秦卫恭声道:“方圆十里都有咱们的斥候。并未发现任何动静。”

  秦雷‘嗯’一声,一甩手中的犀牛皮马鞭。淡淡道:“点火。

  ”秦卫赶紧从背后出一面红旗一面绿旗。在马背上有力的舞动几下。

  村里的许田见了山上地动静,大声吩咐道:“点火!”话音一落。卫士们便带上防护面具,把手中熊熊燃烧的火把扔进了中。几乎是转眼之间,被引燃的柴草便散发出浓浓的黑烟,紧接着,马粪燃烧的刺鼻气味也夹杂在其中,若非带着猪头似的防护面具,卫士们怕是要被当场熏晕在地。

  同样带着猪头的许田,透过透明的水晶镜片,看到火势已经不可逆转,便使劲挥挥手。骑士们便用长挑着门板板之类的东西,口上,把汹涌而出地浓烟阻回了里。

  不消片刻,下风处那几个留下的口中便涌出滚滚地浓烟,伴着这浓烟,还有几个剧烈咳嗽着地身影,争先恐后的爬上来,跌跌撞撞往外跑。没跑几步,便被守候多时地猪头卫士一扫倒捆了起来。

  逃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卫士们早有准备,毫不慌乱的敲倒、拖走、绑起,不一会,口边的空地上,就已经躺了被缚住手脚的男子。

  高地上的秦雷面色平静的看着下面的哀嚎遍野,轻声道:“可以

  手下掀开盖子,把一桶桶河水倒入已经快燃尽的草垛之中,浇熄了火焰,浓烟也渐渐淡下来。被山风一吹,村落上空很快恢复了清明。

  在搞不清状况的情况下,秦雷并不愿意痛下杀手,他只想把地道里的耗子们出来。因而每个口堆的柴草马粪都数量有限。虽然初时浓烟滚滚,但没有长劲,即使不用水浇灭,也会很快燃尽,所产生的浓烟还达不到令人窒息的程度。

  但地道中的人们一闻到呛人的浓烟,马上便联想到外来人要把他们熏死在地下,无边的恐惧马上袭遍全身,哪怕他们不怕死,却也不想死不见天。只好扶老携幼往没有烟的口跑去,即使上来就被杀死也无所谓了。

  飞狗跳了半晌,等秦雷在石勇等人的护卫下进村时。卫士们已经逮起来五百多衣衫褴褛地成年男子。

  策马从跪了一地的俘虏面前走过,望着一张张脏乎乎的脸上,双目放出来的或是愤恨、或是不甘的目光,秦雷无所谓的笑了。

  身边的伯赏赛好奇的凑上来,闷声问道:“叔,咋全是男的呢?”

  秦雷瞥一眼自己的大侄子,用马鞭点了点跪在地上地人们,轻笑道:“你自己去问啊。”伯赏赛‘哦’一声,便摘下头盔,挠挠头。翻身下马,大步到了俘虏队前,歪着头转了一圈,伸手从中拎出个个头最大的。秦雷和马艾相视一笑,伯赏这家伙果然是个大老黑,什么都认大。

  那个汉子竟然出奇的雄伟,身高大概有九尺,虽然破衣烂衫,却挡不住那股子彪悍劲儿。然而这条大汉却被伯赏赛拎小一样单手提了起来。把地的俘虏看的胆战心惊,心道。这些黑衣黑甲的家伙莫非是地府的鬼军,怎么随便一个小孩子就有这番神力?

  被拎着的汉子使劲挣扎几下,见无法开伯赏赛铁钳般的大手。只好放弃了抵抗,狠狠道:“若是俺吃了,定然不让你如此得意。”伯赏赛也能感到从虎口传来的巨大压力,好几次便要手,只是为了打此人,兀自硬撑着罢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跟着秦雷小半年。原本天真无地伯赏公子,也开始学会耍诈了。紧了紧手掌,把那汉子牢牢的控在手中,伯赏赛一脸轻蔑道:“本将来问你,你需老实回答,否则定斩不饶,听见了吗?”

  那汉子一瞪眼,张嘴便将一样物件朝伯赏赛脸上吐去。好在伯赏校尉反应神速,抬手一挡。‘噗哧’一声,就将那东西捞在手心。虽然隔着皮质手套。他也能感受到一种滑腻恶心的感觉。在手中俘虏哈哈地怪笑声中。伯赏赛低头一看掌心,竟然是一口黄兮兮的浓痰。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一般。

  伯赏赛顿时火冒三丈,抬手将那恶心的浓痰抹在那汉子的脸上,紧接着反手便是一拳,将那九尺高的汉子麻袋片一般打将出去,再身跟上去猛踹两脚。却感到尤不解恨,又将那汉子拎起来,准备接着痛殴一顿。

  却听那汉子大喊道:“有种你放开我,咱们放对单挑,平白欺负手脚被缚之人,你也算是英雄?”这话算是戳到怀着英雄梦的伯赏赛软肋上去,闻言‘哼’一声,刀,挽个刀花,便将缚住汉子手脚的绳索割去,再将他丢出老远,冷笑道:“来吧,本将也不欺负你,自缚一手,与你放对。”

  那个汉子却也是个爆仗脾气,哪受得了这番鄙视,翻身从地上爬起。举起醋钵大地拳头,暴吼一声,冲到伯赏赛面前。那人虽瘦,但骨架巨大,这样一冲,居然有些遮天蔽的感觉,让旁观的秦雷暗暗点头。他只看着这汉子威风,但边上的马艾眼睛却着实毒辣,伏在秦雷耳边小声道:“王爷,这人是个难得的陷阵之才,若是好生锤炼一番,定是一员猛将。”秦雷点点头,笑道:“先让赛称称他的斤两,可别是个花架子。”

  说话间,场中两人已经纠在一起,却是那伯赏赛不屑于用巧,伸出那只巨灵大手,硬生生抵住了汉子的拳头。一掌一拳毫无花俏的抵在一起,两人都用处全身力气,皆是面红耳赤,脖子上青筋暴起,却是吃也没用过这么大劲,比武眨眼变成了角力。

  那汉子看来也傲气的很,不屑沾伯赏赛地便宜,一只左手也收在背后,没有拿出来。即使如此,一时间竟也轩轾难分,互相奈何不得。

  望着两人起的漫天尘土,观战地卫士们不由齐声喝彩,军中崇拜强者,无论敌我。卫士们一齐用刀背敲击着盾

  出激动人心地整齐鼓点,让场中两人马上热血沸腾,又提了一成。

  看着难分胜败的两人,秦雷一拍额头,郁闷道:“孤却忘了赛这孩子比较实在。”伯赏赛一口一个‘叔’叫着,日子久了,秦雷也真地把这个才比自己小一岁的家伙当成了侄子。

  马艾干笑一声,讪讪道:“其实也不算多么实在。这个大汉脚步虚浮,明显是饿着肚子地,过了一开始的心劲后,定然后继乏力,此时比拼力气却是比较稳妥的。”他知道在秦雷的***里,实在那是骂人的话,因而替少爷解释几句。

  仿佛为他的话作注一般,场中形势渐渐发生了变化。只见那大汉额头明显已经汗津津的,呼吸也开始不畅,而伯赏赛却仍然没有丝毫疲态。

  “呀呀…”两人怪叫连声中。伯赏赛终于渐渐将那汉子弯了,只见那汉子面皮已经涨的发紫,却仍然不肯伸出左手抵抗。

  又坚持了十几息,那大汉终于抵挡不住,‘轰’地一声,被伯赏赛按倒在地,仰面躺着剧烈息起来。

  伯赏赛也有些气,甩甩右手,把左手伸到地上汉子的面前,咧嘴笑道:“还不赖。”汉子息着望着伯赏赛。面色忽忽晴,最终还是伸出左手,与他握在一起。

  伯赏赛微喂力。

  便将汉子从地上拔了起来,拉着他便往秦雷那边走去。大汉还没反应过来,就到了踞坐在高头大马上的秦雷面前。

  秦雷饶有兴趣地低头打量这汉子,笑道:“孤来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呀?”哪知那汉子一歪头,撇嘴道:“俺不跟耍诈的人说话。”秦雷讨了个没趣,讪讪笑了笑。见边上的秦卫举要打,摆手拦住道:“与个蛮汉计较个什么。”那汉子瞪眼望着秦雷,刚要发作,却被伯赏赛的大巴掌狠狠拍到脑门上,顿时头晕眼花、双耳嗡嗡作响。便听他恶狠狠道:“你敢对我叔不敬,活腻了是不?”

  汉子双手捂着脑袋翁声道:“俺不说就是。”

  秦雷失笑道:“原来你肯跟使力的说话。”那汉子哼一声,算是默认了。对于这种一筋的浑人,秦雷却是耐心最好,他笑着对伯赏赛道:“你问问他。他叫什么?”

  伯赏赛朝比他高了半头的大汉一瞪眼,声道:“俺叔问你呢。你叫个啥?”

  “俺叫秦霸!霸王的霸。不是亲爸的爸!”大汉也不隐瞒,声道。

  秦雷闻言眉头一皱。心道这家伙不是消遣我吧,面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道:“你真叫这个名字?”要知道秦乃国姓,而秦雷这一代的皇族便是雨字辈。

  大汉见自己居然受到质疑,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耍诈之人了,扯着嗓子叫道:“要不俺叫啥?秦雷么?那么难听。”

  “混账!”未等秦雷发作,伯赏赛便一拳将他撂倒在地,一边抡起拳头雨点般地砸到大汉身上,一边怒骂道:“老子敬你是条汉子,却不成想你敢侮辱王爷大名,莫非以为俺不能拆了你不成?”

  汉子一边抱头躲闪,一边出声分辩道:“俺就叫秦霸,不是亲爸、也不是秦雷!”伯赏赛更火了,也不再费口舌与他分说了,只是一个劲的抡拳锤了起来。

  “这位将军请住手,小人有话要说。”一个老汉从俘虏队伍里站起来,嘶声叫道。伯赏赛闻言又锤几下,这才松了手,转身望向那老汉,声道:“有话快说,有尸比快放!”他也是怕这小子被王爷一气之下咔嚓了,这才连踢带踹的抢先下手。只是力道掌握地不算太好,那大汉已经被他打得快要晕过去了,蜷在地上呻道:“俺叫秦霸,不叫亲爸,也不叫秦雷…”

  老者怕他再打地上的汉子,不敢怠慢,赶紧道:“启禀这位将军,我们确实是地地道道的大秦宗室,老朽名秦玄仩,说起来也是当今陛下的堂兄,他是老朽的侄子,自然是雨字辈,名霸。确实没有戏几位的意思。”

  伯赏赛皱眉寻思半晌,突然抬头对秦雷道:“叔,他说他是你大爷。”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