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二五三章 吃三惊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二五三章 吃三惊
  然秦玄仩他们的份转变为劳工,秦雷就要尽到工头如说让他们先吃上饭。

  望着四五百号衫褴褛、两眼发绿的老少爷们,秦雷心中呻吟一声,这哪里是扛活的长工、分明是吃大户的穷亲戚吗。对秦卫吩咐道:“去调一车粮食来,吩咐火头军开伙吧。”好在为了接四面八方的援兵,他准备了上百车的粮秣,倒也不虞被吃穷了。

  见秦玄仩言又止的样子,秦雷了解笑笑道:“去把山上的人也叫下来吧。”秦玄仩先是喜出望外,后又不好意思的给秦雷鞠躬,便亲自带着几个子弟往京山上奔去。

  几十口大锅便在废墟边上支了起来,早上打的柴火还在,且已经被头晒干了,倒也省了很多事。大车从山外拉进来,火头军们便在司务军士长的指挥下,把一袋袋粮食从大车上卸下来。这些面袋里有的是粳米、有的是黑面、还有小米或粟,却不是秦雷卫队的制式口粮。这也是没办法的,制式口粮虽然好处多多,成本却也不菲,当前阶段是不可能普及的。

  火头军们烧开了水,便每个锅里倒上些粳米、小米,盖上锅盖煮了起来。那些人饿了几天,吃不得硬干粮,是以司务长吩咐手下煮粥给他们吃。

  秦霸没有跟着他叔走,因为伯赏赛把他拉住了。赛拉着秦霸的肩膀亲热道:“我叫伯赏赛。我很看好你啊,秦霸…”说着就觉得不对味,郁闷道:“这名字太怪异了,有没有别地称呼。”

  秦霸翁声道:“名儿俺爹给起的,你怨俺干啥。”挠挠脖子,闷声道:“要不叫霸吧,听着豪气!”

  伯赏赛点头道:“确实,霸…”说着便瞪眼道:“呸,这不还是一样吗?占我便宜怎么地?”

  秦霸委屈道:“那你随便叫吧。”

  伯赏赛着下,寻思半天。一拍脑门道:“那叫你小霸了,就这么定了,不许反悔。”小霸闷闷的点头,小声嘀咕道:“俺哪儿小了。”却也不想再刺可怜的赛小朋友,只好委委屈屈的接受了这个可的名号。

  见他应下了,伯赏赛很是兴,便把他拉到自己的战马旁边,伸手在马背上的大口袋里掏摸着,想给他找些吃的,实现自己的承诺。掏摸间。却看到秦霸一脸痴地望着自己那模样拉风的名驹照夜玉狮子,摸着它油光水滑的皮,两只眼睛放出饥渴的光…

  伯赏赛一脸得意的望着自己的头大马。状作无所谓道:“马瘦长的,有啥好看的。”几乎所有人见了照夜玉狮子都是这副德行,虽然赛见过无数次,但每次都会到很,发自内心的

  不料这秦霸表达喜的方式与别人不同,只见他伸出大红舌头在玉狮子白缎子似地马背上了一,把小母马的浑灵。叫着扭过漂亮的马头,双目火地望向猥亵自己的臭氓。

  望着马背上那道亮晶晶的痕迹,伯赏赛惊奇道:“小霸,你要作甚?”收回舌头,秦霸一脸垂涎道:“这么结实的,烤着炖着都好吃。”说着伸手抹了抹已经出来的口水。

  那照夜玉狮子通人,未等主人发话,就起后踢,朝秦霸肚子上踹去。伯赏赛想要去拉,却已经来不及了。心中暗叫道:小霸呀小霸。只要是母的那就一定会踹人的!不由闭上眼睛。不忍看秦霸被踹地惨状。

  良久,却没有听到秦霸的惨叫声。反而是玉狮子直叫。伯赏赛赶紧睁开眼,便见秦霸咬牙切齿地一手夹一条马腿,竟然把玉狮子的两条后腿腾空架起。一招便被氓治住,玉狮子自然不肯服气,一边嘶叫着,一边疯狂的用前腿向前刨去,试图摆这个老汉推车的尴尬局面。

  一人一马便这样较起劲来,一边的伯赏赛却给急坏了,大声道:“小霸快住手,别跟小白一般见识,别把它坏了!”秦霸一边面红耳赤的向后拽着马腿,一边声道:“你咋不让它停下呢?”伯赏赛急得抓耳挠腮,围着一人一马团团转,却也不上手,引得周围的卫士笑成一片。

  ~~~~

  秦雷把视线从喧闹的场中收回,对马艾笑道:“赛却是找到个好伴,”马艾尴尬笑笑,小声道:“这样也好,省得他老是欺负别人。”两人笑一阵,见他面发白,秦雷温声道:“让你留在那泡泡温泉,袪祛体内寒气,好好养养伤,你偏不听。这里又没危险,还怕赛吃亏不成?”马艾在南方受了次重伤,又没能好生休养,却被寒气

  口入了骨头,每逢天气变换、或是旅途劳顿,动一动痛难忍。

  马艾活动下肩膀,道:“谢王爷挂心,却不是为了俺家少爷,”说着一脸无奈地笑道:“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却不能吃亏。”

  秦雷‘哦’一声,轻声问道:“那你…”马艾夹一夹胳膊下的拐杖,正道:“若是在别地军里,像俺这样地瘸子一准是要被扫地出门的,但王爷非但没有把俺撵走,还把俺升为校尉,拿着特殊津贴。俺若是还有脸在温泉里躺着吃白饭,却是要找个地钻进去了。”

  秦雷摇头温和笑道:“那是他们不懂,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老马就是咱们队伍里地一宝,比那些手脚健全的头小子可值钱多了。”

  仿佛一淌过心田,马艾微微动道:“王爷厚意深恩。属下除了把这条残命拿出来报答,却也没有别地法子了。”便沉声道:“属下寻思着,当初跟着我家元帅重建江北大营时,得了不少经验教训,王爷说不定用得上。”

  秦雷点点头,笑道:“那你就是咱们大营的施工顾问了,待会跟孤参详下图纸,看看有没有不妥的地方。”马艾恭声领命。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从那几十口大锅边走过,此时锅里的米粥已经开始散发香气。十几个火头军正在掀开锅盖,将一盆盆切好的白菜丝、丝往锅里倒。司务军士长见王爷过来,赶紧放下手头的活计,小跑着到了秦雷面前,立正道:“请王爷训示。”

  秦雷朝他笑道:“稍息吧,老许头,什么时候可以开饭啊,孤看着有人馋的要生吃大马了。”老许忙的昏天黑地,却不知道那段典故,敦厚笑道:“快了。最多还有一刻钟。”老许头名叫许老实,四十好几的年纪,其貌不扬。人如其名。他最大的特点是忠厚老实,这在当时地太子卫军中是出了名的。因着这一点,秦雷便让他当了这个官儿虽然不大,却管着两千号人吃饭,油水颇丰的司务长,让不少想钻营这个位子的军士大失所望。

  这人却也没有让秦雷失望,上任一年以来。量入为出、帐目清楚,每一笔伙食费都花在了实处,既没有超支,还把兵士们伙食调剂的很好,得到了官兵一致好评,让当初怀疑他老实不中用的人都闭了嘴。

  自己选的人做好了事,秦雷自然脸上有光,笑眯眯道:“干的不错,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孤来替你想办法。”这本是句客套话,未曾想老许头还真有困难。小心地看秦雷一眼道:“那俺就说了。”见他点头。便小声道:“王爷,原本咱们的伙夫配置是正好的。但等着四面八方地队伍都开到了,按照您所说的‘统一管理、统一供给’,再加上山上那两三千人,弟兄们就是连轴转,也供应不及啊。”

  秦雷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京山上,笑道:“看孤给你找地帮手够不够?”许老实顺着秦雷所指的方向一看,便见数千人正沿着羊肠小道从山上下来。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也能看到其中多是些老弱妇孺。

  “王爷是说让这些老人妇帮忙?”老许头喜出望外道。

  秦雷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吩咐道:“从下顿饭开始,就让那些人帮厨吧,你们做好监督就可以了。”他虽然慷慨大方,但手下却是没有能白吃饭的。“不过现在,你们还是受累招呼他们吃饭吧,注意拉开距离,别发生挤。”老许头赶紧应下。

  山上一共下来了两千两百多秦氏宗亲,再加上秦霸他们五百来个,把河边空地占得当当。只是他们虽然一个个衫褴褛、饥肠辘辘,却没人迫不及待的吆呼哄抢,都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等着,甚至按照某种规律排成一队一队的,显得极有规矩,让在一边旁观的秦雷吃惊不小。

  许老实知道不可能发生哄抢了,心里也踏实一些,便吩咐手下持着大勺站在大锅边,自己走到队伍前列,朝领头地秦玄仩拱手道:“秦爷,可以开饭了。不过咱们一共只有三十口大锅,因而拥挤一些,且只有这几十个,两千只碗,却是不大够用的,还劳烦您维持下秩序,别烫着人。”

  秦玄仩虽然按辈分是秦雷的堂伯,但落了的凤凰不如,不敢怠慢,还礼道:“有劳这位军爷了。”“好说、好说。”许老实也不敢托大,客气笑道。

  秦玄仩转过去,大声命令道:“各甲长出来。”包括秦霸在内的三十多个男子便从队伍中走出来。秦玄仩点了包括秦霸在内的三人,沉声道:“你们三个待着,其余人各自

  锅边。

  ”这些甲长毫不犹豫的执行了他的命令,除了秦霸三人,其余都找到一口锅。

  秦玄仩又对秦霸三人吩咐道:“你们带着各自的村民,各在十口锅里每锅舀出一。”秦霸他们依命每人带着九个人,持到了锅边,那些掌勺地伙夫们便给他们把冬瓜大小的盛。等他们端着到了一边,秦玄仩便让甲长们招呼自己地村民围到锅边用饭。这一切都进行地井井有条。甚至悄无声息。秦雷心道,这要多长时间才能把一群平民训练的军人一般守纪呀,不由对这些穷亲戚刮目相看。

  待他再把视线投入场中时,村民已经分了三十三堆,一圈圈地围在锅边边,每一堆大概八十人左右。那些甲长们又每人分了六十几个大碗,抱到自己那一甲中,按户分了。这八十多人也就是十几户的样子,每家都能分到三四个碗。

  秦雷又吃了一惊,暗暗颔首。心道:分到这一步,却是每一家内部的事情了,自然不会再有矛盾。这法子虽然简单,但蕴含着极大的道理,它将属于大集体的矛盾,通过相对公平的法子,分割成每个家庭内部的矛盾。而每个家庭内自有规矩,或是尊老幼、或是照顾劳力,这是他们习以为常地事情,当然不会再产生矛盾了。

  大化为小、小化为无。虽然是一件小事。却让秦雷受益颇多,对这些人的评价也自然提了很多。想到这,他让秦卫把还没有吃饭的秦玄仩叫过来。

  听说王爷找。刚端起饭碗下的秦玄仩赶紧又爬起来,快步跟着秦卫往河边走去,便见到那位年青王爷在一块大青石上着。

  秦玄仩过去毕恭毕敬的行礼,秦雷笑着让他在对面的木墩上,这时石勇端了一个冒着热气的大瓷碗过来递给秦玄仩,笑道:“俺们王爷知道秦爷忙得没顾上吃,就让俺给您泡了碗糊糊点心点心。您老慢用。”秦玄仩赶紧双手接着,口中不忘道谢。

  见他拘谨的端着碗,秦雷笑道:“你先吃了再说话,饿着怪难受的。”秦玄仩听了,也不管烫不烫人,端碗仰头便喝,呼噜呼噜地把那碗糊糊喝了个光,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大白碗便见了底。

  秦雷笑着问道:“味道如何?”秦玄仩不好意思道:“喝得太急。没尝出来,不过现在嘴里香得很。应该是好吃地。”

  秦雷并不想与他讨论膳食问题。不过起个话头罢了,回头看了看已经开始埋头吃饭的人们。微笑道:“孤很好奇,万一要是那三甲的人不够吃地怎么办?”

  秦玄仩抹抹嘴,笑道:“一八个人吃,定然是不够的,但每个人至少能分上一碗吃着,不至于空着肚子看别人吃。而那些围着锅的甲长,分完一圈饭后,对锅里剩下的怎么分也该有数了,把每个锅里余出两户的就是了。”说着还有些惋惜道:“只能大约摸公平,不过也只能做到这样子了。”

  秦雷再次惊了一惊,他本来以为这不过是这些人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养成的一些好习惯,充其量也就是为了便于管理,地分了组。但听秦玄仩的说法,这种组织协调、追求确的特似乎渗透到每个人的骨子里去了,且还在不断的寻求将其放大的可能。

  再联想起村子下面似的地道,几乎将每一家都串联起来。这不是一般的执行力能达到的程度啊。

  倘若真地如此,这些人才是符合自己严密计划、确执行的建军思路地最佳人选。

  他觉心房一缩一缩地,强作镇定道:“这是你们来了这才想出来的吗?”

  秦玄仩捋着胡子寻思片刻,这才沉吟道:“王爷这话说地…俺们也没琢磨什么,就觉着是从骨子蹦出来的一样,天生就该这么办似的。”

  秦雷终于忍不住动问道:“一百年前,咱们秦家的宗正府兵是以什么著称于世的?”

  “令行禁止′合默契、舍生忘死、好战如命!”秦玄仩毫不犹豫道:“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动如雷震。纵横天下,谁与争锋!”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