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二六零章 秦革月猜天地玄黄 乐向古请九菜一汤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二六零章 秦革月猜天地玄黄 乐向古请九菜一汤
  霸脑子虽然不甚灵光,但这人有个好处,听话。他咐的‘只准把东西给灰衣服的,不许给绿衣的’,便看也不看面皮青紫的绿甲将军,几步跨了过去,走到绿衣军阵后的灰衣军阵前,使劲晃了晃手中的布招儿。

  灰衣的正是破虏军,他们瞧着这傻货都分得清哪是大妇哪是二房,不由心情大好,几个裨尉嘻嘻哈哈道:“大个子,你来找爷爷作甚?”

  大个子指着嘴巴呜呜叫一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原来竟是个哑巴。

  破虏军裨尉笑骂道:“他***,里面没人了吗?让个哑巴出来丢人。”

  却见那大个子把手中的布招儿一翻,出背面几个大字:‘村长之子’,顿时笑倒一片,纷纷拱手道:“失敬失敬…”

  这时消息也传到中军,李恪俭正闲的无聊,闻讯便让手下把那傻大个子带过来。

  不一会,秦霸便被带到了小太尉面前,李恪俭也嘻嘻哈哈笑了一场,这才和颜悦道:“娃娃,你家大人派你来作甚?难道就是给爷爷们送吃的吗?”对于此种丑角似的人物,任谁也端不起架子”不出脸色的,这也是乐布衣派他而不是秦玄仩下山的原因。

  秦霸使劲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皱皱巴巴的信封。见那信笺被窝的不像样子,他不好意思的憨憨一笑,把那信封夹在腋下使聚捋。这才双手递给李恪俭地亲兵。

  亲兵用两手指尖拎着那封带着浓重汗味的信件,想要递给小太尉,却被李恪俭一瞪眼,声道:“念!”

  亲兵暗叫倒霉,只好不情不愿的撕开信封。掏出里面的信瓤一抖,这才朗声念道:“山外的大人们:俺给你们磕头了。俺是京山村地村长,俺们是京山村的村民,这些日子俺们这里遭了灾,先是被响马抢,又被官军抓着当壮丁,让俺们帮他们修营房。俺们寻思着反正秋里农闲了,正好混口饭吃吧。就从了。谁成想昨天后晌那些官军跑了,俺们本来寻思着这狗日子可算到头了,谁成想各位大人又把俺们围了,您老说说,俺们是不是触了哪尊土地的霉头了?”

  念到这。亲兵偷悄悄小太尉,只见他依然笑的听着,这才放心的接着念道:“俺们算是想明白了,这地方不是俺们这种苦哈哈能待得了,所以俺们要搬家,俺们把那些官军留下的军粮。再加上俺村里的土产,全部献给大人们,求求你们给个机会吧。俺们穷人家的东西少,全村三千多人,最多一天就搬完了,求求你们了,俺们给你们磕头了。”

  “念完了?”李恪俭听亲兵住嘴了,缓缓问道。

  亲兵赶紧又看一眼,小声道:“还有落款:京山村村长和他地村民们。”

  李恪俭听完了。呵呵笑着问道:“除了那些吃吃喝喝的,你们村里不产别的吗?”怕他听不见,又伸出右手三手指,做了个点宝钞的动作。

  秦霸挠挠头,又心疼万分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脏兮兮地破布包。亲兵接过去摊开一看,里面尽是些碎银子,破铜钱之类的,最多也就是八九两的样子。小太尉见了顿觉无趣,挥挥手道:“你们分了喝酒吧。”

  亲兵听了嘿嘿笑道:“大帅慷慨!”便把那些铜钱碎银倒入怀中。再把破布头丢还给秦霸,秦霸憨憨的接过布头。一脸无辜的望向中间坐着的李恪俭。

  一个傻子能有甚趣味?过了最初地新鲜劲,小太尉便渐觉无趣,挥挥手便要放他离去。却听帐外一声清喝道:“且慢!”李恪俭不悦地循声望去,只见那罗校尉面色铁青的从外面进来,拱手沉声道:“将军且慢,待卑职问他几个问题。”

  亲兵拿了秦霸的银子,觉得有义务为他说句好话,于是伏在小太尉耳边轻声嘀咕道:“定是方才大个子径直过来没理他,恼着了。”李恪俭笑着点点头,一脸和蔼道:“俗话说‘十聋九哑’,换言之就是九个哑巴全是聋子,罗大人问他有什么用?还是放他回去吧,咱们今天暂时歇着,明天径直入营就是。”

  罗校尉着脸,强笑道:“他那些伴当着实胆小,放下小车便悉数跑回去,只留下他一个。

  是以只能凑合着问问,好在卑职会些聋哑手势,用不了多少时间,完了就放他回去。”李俭顿时来了兴趣,笑道:“想不到罗状元还是个全才,本帅拭目以待。”

  罗校尉点点头,转向黄皮巨汉,一只手指了指山上,另一只手伸出四指作出个小马前行状,便定定的看着他,等他回复。

  秦霸挠挠头,想了半晌才明白,便把两只蒲扇般的大手放在前,向里刨几下。

  罗校尉两眼

  伸手指了指秦霸的脸。

  秦霸看了,笑咪咪的先伸出九个指头,又伸出一个指头比划比划。

  罗校尉看了脸色一变,又指了指他的

  秦霸不在乎的笑笑,伸出大手使劲挥了挥,又使灸了拍自己地股。

  罗校尉终于长叹一口气,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秦霸眉开眼笑的点点头,又朝上首坐着的小太尉呲牙笑笑,见他点头,稍一行礼,便转身轰隆隆的跑掉了。

  待他一走,李恪俭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罗大人快说说,你们方才都比划些什么?本帅看着蛮有意思的。”

  罗校尉正道:“将军,山上都是些烈的汉子,咱们还是给那些大秦好儿郎留下一线生机吧。”

  —

  李恪俭耐烦的挥挥手,催促道:“本帅本来就打算放他们一条生路。快说快说。”

  罗校尉这才开始讲述方才两人对地哑谜,一脸无奈道:“末将先问他,我们若是直接冲上去,马踏联营会怎样?”

  “他怎么回答地?”李恪俭饶有兴趣问道。

  “他说,他们挖了很多的陷马坑。不怕我们往上冲。”

  “你又说了什么?”李恪俭追问道。

  罗校尉唏嘘道:“我指着他地脸,瞪眼道:‘我们硬要冲上去!’”

  “他说呢?”

  “他说我们定会‘九死一生’。”罗校尉郁闷道。

  李恪俭眯眼道:“好大的胆子啊!”罗校尉点点头,沉声道:“卑职指了指他地口,也是说他好大胆子的意思。”

  “他怎么回答的?”李将军刨问底道。

  罗校尉脸上竟然浮现出赞赏之,叹道:“他的回答却是硬气的很。”

  “本帅记得他先挥了挥手。”李将军回忆道。

  “那是早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意思。”罗校尉解释道。

  “那他拍股呢?”

  “意思是:若我们要去打,他会坐在山上候着,决不含糊。”罗校尉一脸惋惜道:“此人端的是好气魄。若非又聋又哑,卑职真想把他留下当个先锋大将。”

  小太尉心中嗤笑道:“若他不聋不哑老子就留下了。哪有你的份。

  ”两人又是一阵唏嘘,这才吩咐兵士们各自回营歇息,防备五皇子带军从背后突袭,便开始饮酒作乐,等待翌上山。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那晃点了两军统领地秦霸撒开长腿,一路奔跑回了京山大寨,便见到乐布衣笑的站在寨门前接自己,不由咧嘴大笑道:“老布啊,俺回来了,俺要吃饭!”

  乐布衣闻言板脸道:“你这夯货。反复嘱咐你莫要吐掉口中的胡桃,你为何不听?”说着哼一声道:“休想吃饭了

  秦霸闻言一下子呆住了,嘴巴张的老大,舌头使劲晃,发现嘴里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又不甘心地把手伸进口中掏摸一圈,除了舌头和牙齿,并未发现什么特别的。

  这才一脸委屈的小心翼翼道:“一定是俺不小心咽下去了。”

  乐布衣忍住笑道:“你的嗓子可够的,也不怕舌头掉进去。”

  秦霸使劲挠挠脖子,郁闷道:“没办法。谁让俺嗓门大呢。”说着一脸讨好道:“但是俺真格的一个字都没吐出来过,你就让俺吃饭吧。”

  乐布衣转身往寨内走去,板着脸道:“你先说说去了都做过什么,若是真没什么纰漏再说。”

  秦霸一看有门,顿时兴高彩烈起来,颠地跟在乐布衣后面,眉飞舞的讲述方才在敌营中的一言一行。

  乐布衣一直不动声听着,直到秦霸说有个绿甲将军拦住他,要问他话。才低声问道:“你不是装哑巴么,怎么回答他的?”

  “比划呀!”秦霸一脸理所当然道。

  乐布衣来了兴趣。停下步子笑道:“你们是怎么比划的?”

  秦霸先学着那罗校尉第一个动作比划一下,大声道:“他问我,你跑回去之后干啥啊?”

  乐布衣笑问道:“你咋回答的?”

  秦霸伸出双手往怀里刨几下,声道:“俺告诉他:‘还能干啥,痛痛快快的扒饭呗。’”说着还不忘乞求的望一眼乐布衣。

  乐布衣心中快笑了,扶着秦霸的胳膊颤声道:“他怎么说得?”

  秦霸咬着右手食指回忆一会,翁声道:“他指了指俺地嘴,问俺回来都吃啥。”

  “你咋说的?”乐布衣笑问道。

  “有啥说啥呗,九菜一汤嘛!”秦霸一脸幸福道:“老布啊,俺可夸了海口了,你可不能让俺被人笑话啊。”

  乐布衣颤抖着点点头,捧腹笑道:“接着说,说完了就去吃你的‘

  汤’吧。”

  秦霸喜出望外的点点头,大声道:“他又指了指俺的肚子,问俺能不能吃得下那九菜一汤。”

  “你怎么回答的?”乐布衣好不容易忍住笑道。

  秦霸一脸不屑道:“俺挥了挥手,告诉他不在话下。拍了拍。告诉他:‘俺吃不吃得了,干你事?别指望俺能分你点。’”说着激动道:“俺地九菜一汤呢?俺要去吃了。”

  乐布衣笑得坐在道边大石上,指了指身后石头上放着的一个大瓷碗,戏谑道:“在那。”

  秦霸脸狐疑的望向那个盖着盖子地大瓷碗,不信道:“九菜一汤怎么能这么点?老布。你不是骗俺吧?”

  只听乐布衣一本正经道:“确确实实是九菜一汤,骗你是小狗。”

  秦霸这才将信将疑的上前,掀开盖子一看,却是一碗热呼呼地汤,上面飘着些绿油油的细菜叶子。端着这碗汤,秦霸不解问道:“这才一个汤啊?那九菜呢?”

  乐布衣指指碗里的菜叶子,笑道:“喏,你看这是什么?”

  “韭菜啊!韭菜…九菜…你耍俺。俺不跟你玩了。”秦霸恍然道,说着把那大瓷碗随手一扔,转身便要跑掉。却被乐布衣拉着,怎么也挣脱不得。

  秦霸怕闪到他,便停了动作。听他解释道:“霸呀,呸怎么这么难听,我给你起个字吧,叫…革月吧,革月啊,老哥我不是有意戏于你。那九菜一汤定会兑现的,只是现在大伙都在忙活,连八九岁的孩子都去帮着推土了,没时间给你做呀。

  等得了再做,好不?”

  秦霸虽是个浑人,但还明事理,闻言瘪嘴道:“那你直说不就得了,干嘛要耍俺,害得俺连韭菜汤都喝不成了。”

  “那倒不至于。”乐布衣笑道,说着变戏法一般把秦霸抛掉的那个大瓷碗重新端到他面前,又掏出两个馍馍道:“就着这碗汤吃下去,赶紧去推土吧,你可顶三个整劳力啊。”

  秦霸接过馍馍和瓷碗,瞥了乐布衣一眼,翁声提醒道:“你还欠俺九个菜,别忘了,也别想成韭菜啊!”乐布衣陪笑点头。

  这边午饭吃韭菜汤泡馍馍。那边山下破虏军大营中就丰盛多了。小太尉虽然为人小肚肠,但好歹也是大家出身。不至于在吃喝上克扣手下,先让手下把山上送来的吃食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投毒之类的。得到无毒地答案后,便吩咐伙夫炒菜炖,给手下改善伙食。士卒们自然欢呼一片,对小太尉的恶感也稍稍减少。

  李恪俭还让人收拾出一车烂菜叶子。下货,给边上驻扎的鹰扬军送去。鹰扬军士卒们虽然早就馋虫附体,但见破虏军打发要饭的一般,不肯领情不说,还把送菜的一顿痛殴赶了出去。

  李恪俭知道这事,一脸气愤道:“人家本来就是孝敬咱们破虏军地,本帅好心好意分些给他们,却被当成了驴肝肺。”手下那帮亲信也纷纷破口大骂道:“后娘样的果然养不。”

  这世上什么最快?传话的速度最快。没一会,鹰扬军便听到了这个消息,上上下下自然气得火冒三丈,若不是军军纪严明,怕是要立马拔营离去。最后虽然理智战胜冲动,没走成,却也把营门紧闭,眼不见为净。

  破虏军见鹰扬军关门,便也不甘示弱的把营门关上,大快朵颐起来,饭菜酒的香气透过营墙,飘到鹰扬军中,更是火上浇油,气的罗校尉铁青着脸转回后帐,蒙头呼呼大睡起来。两军就这样怄着气,谁也不理谁,谁也不提是否进攻一下,都或是舒服服、或是气呼呼地睡起了午觉。

  不知不觉天又黑下来了,吃完晚饭,小太尉想要再睡却睡不着了,便拉着几个参军校尉一起饮酒作乐,一群人一边喝酒,一边天南海北、古往今来的神聊,时间倒也消磨的飞快。

  都是当兵的,聊着聊着边聊到了旧三国的一些典故。一个参军便绘声绘讲‘关云长水淹七军’的故事,正说到汉水猛涨,平地的水高出地面有一丈多。于的军营扎在平地上,四面八方大水冲来,把七军的军营全淹没时,外面慌慌张张冲进一员小校,来不及行礼,便惶急禀报道:“不不不…不好了,咱们地大营被淹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