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二六一章 黄泥汤泛滥山前路 车校尉挑拨鹰扬军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二六一章 黄泥汤泛滥山前路 车校尉挑拨鹰扬军
  恪俭闻言大惊失,结道:“备、备、备马”的竟是逃跑,他从卫军系统带来的几个校尉也一脸惶然的样子。

  边上那些老禁军出的军官不由大是鄙夷,心中羞愧道,我们怎么与这些废物混在一起了。想到这,一个校尉起拱手道:“大帅稍安,都说‘将乃兵之胆’,此时敌情未明,咱们若是先了,兵士们会…”校尉心道,我得吓唬吓唬他,不然不管事,想到这,校尉厉声道:“会炸营的!”

  李恪俭虽然是个衙内,但好歹还读过几年兵书,知道‘炸营’乃是极其可怕的事情,常发生在深夜时分。起因可能是某些士兵在睡梦大喊或者突然起四窜,于是大家都会被染上这种歇斯底里的气氛,全部跟着大喊大叫、狂奔跳、四处逃窜,整个军营顿时失控,毫无军纪战力可言,任人宰割。

  这种特殊情况越是在强悍的军队中越有可能发生,盖因‘十七律五十四斩’之下,军纪严明、气氛肃杀,别说声说话,就是没事造个谣吹个牛都有可能被咔嚓了事。当兵的都提心吊胆过子,经年累月下来神上的抑可想而知。

  但此时又不是大战将近,且兵士们还刚刚吃喝足了,正惬意着呢,断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力,不大可能发生‘炸营’那种可怕的事情。校尉如此说,却是吓唬从没去过边关的小太尉。

  李恪俭对‘炸营’的了解全部来自兵书,光知道乃是不祥之兆。预示着灭顶之灾,可怕之极,却不知想要爆发也不是那么容易地,闻言果然没了主意,一在虎皮椅上,面惨白道:“那那…那怎么办?”

  校尉住心中的鄙夷,拱手道:“大人不必太过心忧,此时并未听到水声,想来水势不会太大,且容末将出去探查一二。”

  “快去快回。给本帅个准信。”李俭颤声道。

  “遵命!”那校尉领了命,便跟着小校出了帐篷,四下一望,并未见到什么异常,再抬头望去,便看见一条黄龙缓缓的从京山脚下的大道上下来。那龙头离着大营还有半里路呢。

  见所谓的大水只是些黄泥汤。估计淹不死人,校尉大人心中大定。狠狠瞪了眼瞎咋呼的小校,又驱赶看热闹的士兵各自归队待命。这才回去禀报将军。

  李恪俭听说不会要命,这才恢复了镇定。

  咳嗽一声,缓缓道:“拔营吧,我们去点的地方驻扎。”校尉轻声道:“属下观看那从京山出来的黄泥汤。并没有多大后劲,咱们大营本来就扎处,估计顶多被泛了营门而已。若是此时仓皇拔营,必然被鹰扬军笑话,不如明看情况再说。”其实这倒不是主要的,而是因为士气进而鼓、退而衰,怎能轻易拔营呢?

  李恪俭闻言脸一沉,肃声道:“糊涂!死生之地,不可不察。防微杜渐,方不至于遗恨千古。不必多说,速速拔营。”

  校尉还要劝,李恪俭却起回转后帐,只好无奈地叹口气,与同僚相视苦笑,出去执行命令去了。一万多大军便连夜拔营,退出三里之外,在远处一座山丘上重新驻扎,待安顿下来,天已是大亮了。

  安抚好疲惫不堪的兵士,校尉带着几个亲兵打马重新回了原本的营寨,只见那黄泥汤仅漫了营前的壕沟,连营门都没沾一点,便已经止住了。再看边上不远处的鹰扬军,果然纹丝未动,一切照旧。

  正在气闷间,鹰扬军寨门前闪出罗校尉的影,朝他笑道:“贵军真是小心翼翼、安全第一啊!”边上士卒起哄道:“佩服″服!”

  这位破虏校尉气地将马鞭狠狠一掷,投向寨外泥汤之中,颓然长叹一声道:“误我破虏哇!误我破虏哇!”言罢掩面打马回营。

  见破虏校尉失魂落魄地离去,罗校尉心有戚戚道:“果然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古人诚不欺我。小太尉平白误了我大秦的虎狼之师啊。”边上另一个校尉轻声道:“问题不在小太尉上,他一个纨绔老衙内,能有多大本事?”一句话触动了罗校尉地心思,他也不知道大秦军队怎么了,或者说禁军八大军,明明是天下有数的劲旅,为何总觉有些不对劲呢?

  罗校尉闻言挥手屏退左右,对那中年校尉小声道:“请车大哥给小弟解惑。”那车校尉轻声问道:“你想咱们八大军这十几年都干了什么?打过几场外战?”

  罗校尉寻思片刻,轻声道:“除了去年与东齐开过一仗,似乎再未打过外战。”说着恼火道:“似乎一直在国内转悠,不是剿灭这个势力,就是制那个友军。”

  车校尉点点头,一脸沉痛道:“罗老

  没错,问题出在上了。”说着指了指天,用只有地声音道:“咱们禁军已然成了人家争权夺利的筹码…”说到这些掉脑袋地话题,两人都觉脑后发凉,赶紧回头四处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车校尉才接着道:“他们光想着把咱们牢牢攥在手里,别损失了,别不听话了,哪还管别的。”

  罗校尉闻言眉头紧紧皱起,想到小太尉这样的衙内都可以当上禁军统领,而常逸那种公认地大将之才却被排挤的回家种地,不由轻叹道:“太尉大人却有些任人唯亲了!这让忠良之士如何立足啊!”罗校尉点点头,把视线重新落在已经被黄泥汤团团包围的京山寨,顿时觉意兴索然,缓缓道:“却不是我们这些小官小吏可以心的,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吧,总不能让咱们鹰扬军太过丢人吧。”

  那车校尉指着山坡下稀粥似的黄泥汤,苦笑道:“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稠乎乎地见不着底,谁敢往里头走。”

  罗校尉皱眉道:“那就等这泥汤子退了?”

  车校尉笑道:“那泥汤子里可是黄土哇。老弟瞧好吧,等水一退,就变成糯米糕了,黏糊糊的伸进脚去就拔不出来,更没法过了。”

  罗校尉心中烦躁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在这干等着?”

  车校尉也无奈道:“京山寨里必有人,指定还有后手,”又轻声叹道:“此事成了这个局面,太尉府定然震怒。咱们还是等着下一步的命令吧。”

  说到这,罗校尉郁闷的转回,惨笑道:“此事必要有人负责,那个小太尉定然要一推三六五,全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看来兄弟的前程是凶多吉少了。”

  车校尉也知道是实情。只能安慰道:“估计小太尉这次也讨不找好。我再托我那堂哥说说情。他好赖也是个兵部尚书,帮兄弟这甲胄还是有希望的。”罗校尉自是一番不尽。两人唏嘘一阵,这才转回营中各自安抚军士不提。

  世上总是有人快有人愁。破虏鹰扬二军望汤兴叹,京山营里可就乐开了花。一个个浑的老少爷们,站在的山梁上哈哈大笑。三千多人一天两夜的忙活,终于见了成效。人们自然有理由兴。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躲在一边晒起了太。美中不足地是,求知旺盛的秦革月,一直在他的边,让人头痛不已。

  “你到底咋的呀?快跟俺说说吧。”当同样的问题问了几十遍,乐布终于举手投降,放下手头的书卷,惬意地靠在一块老山羊匹上,给他简单讲述下其中地奥妙…

  乐布是在这里住过几个月的,自然要详细勘察过这个重要地战略要冲,因而对此地的地形地貌可谓了然于。此地恰巧在京水河向西拐出地弧顶处,正是因为京山的阻挡,河水才重又拐向东南去,也把从上游裹挟下来地泥沙留在了西岸,再加上京水河废弃久,无人清淤,年久常,竟然形成一段河岸比陆地还要的地上之河。只要挖开这段地上河岸,河水自然要往低处的陆地去。

  若是丰水季节,乐布倒不敢真个如此去做,否则真地坏了破虏鹰扬二军,对大秦的打击可就太大了,完全不符合乐布心中的规划。

  好在此时已是深秋,水渐缓,形不成多大危害,倒也不必为两军担心。但同样的,也不能阻住两军攻击的步伐,乐布只好在水中加了些作料。他命人将京山之土运了下来…寨中三千男肩扛车推,一两夜间,将十万担黄土堆在了山道边,围成一道丈许的圆弧。

  待凿开河岸后,河水便涌了出来,先是淹了山下空地,再要往外的时候,却被那黄土堆成的圆弧挡住了。

  而让秦霸下山劳军,也是为了拖延时间,让京山大营里多蓄些河水。

  到了夜里,营里的水已经近一丈了,乐布便下令将那圆弧的中间挖开,蓄积了半晌的河水便涌而出,将口子越冲越大,也把那些黄土裹抰了下去,便形成了一道浩浩荡荡的黄泥汤。

  这泥水从山道上轰然而下,起初的声势是很猛的,因而把那个报信的破虏军小校吓得魂不附体,跑进中军帐大叫‘水淹七军了’。但神鬼莫测的乐布怎会真格让水淹了破虏鹰扬呢?他早看到两军驻扎在山坡上,知道水到了半坡便会没了后劲,不可能淹了大营的。

  秦霸听他娓娓道来,两眼放出崇拜的光芒,挠着脖子夸赞道:“俺虽然听不懂,但觉着蛮有道理的,老布,你可真坏啊。”

  乐布莞尔道:“为将者当知天文地理、五行八卦,借

  威、遁至理,顺势而为,方能事半功倍,百战不若真想在战场上搏个前程出来,却要从现在学学这个。”

  秦霸很认真的听着,沉默半晌突然道:“老布,俺咋觉得你什么都懂呢?”

  乐布听了,谦虚道:“还是有一些不懂的。”

  秦霸却听不出其中的调笑味道,摇头道:“俺觉得你不懂地不多。你最厉害的本事是啥,跟俺说说吧,俺想学。”

  乐布盘腿起来,右手支颐道:“这个嘛,有点为难…”

  秦霸一听便急了,脸通红道:“你不愿意教俺?”

  乐布笑着摇头道:“我不是为难这个,而是拿不准什么是我最通的。”说着无奈摊手道:“每一样好像都很通,实在是为难啊。”

  秦霸‘啊’一声,张开大嘴道:“你都会什么啊?”

  乐布掰着指头算道:“文才武学¢画琴棋~词歌赋、算数韬略、医卜星象、五行,奇门遁甲々田水利、经济兵略。”说着点点头。有些遗憾道:“就这些了,我对裁烹饪不很在行,凑不出十全十美,实在惭愧的紧。”

  要是旁人定然以为他在吹牛,但秦霸偏偏信,伸出大拇哥赞叹道:“你太厉害了。能不能教教俺跟打仗有关的啊?”

  乐布闭目寻思片刻。笑道:“可以,但不许拜我为师。你就叫我先生吧。”秦霸兴彩烈的给乐布磕了三个响头。算是确立了两人亦师亦友的关系。

  等乐布让他起后,秦霸便不再叫‘老布’。而是恭恭敬敬叫‘先生’,乐布意的点点头。便听他问道:“先生,您为什么不让俺拜您为师呢?”

  乐布一滞,有些艰涩道:“我曾经指天纺。今生今世不再收一个徒弟了。”转而云淡风清的笑道:“不知这变通的法子会不会让老天爷不兴。”秦霸摸头嘿嘿直笑。

  爷俩说笑一阵,头便偏了这处青石,乐布从石头上弹起,轻飘飘落在地上,让秦霸收拾收拾东西,带他往山顶去了。

  到了山顶地哨所,乐布举目远眺,此时秋,极目楚天舒,竟能看到东边十几里外有三道细细的狼烟升起。秦霸惊奇道:“有人野炊哎,不知道吃啥好吃的…”

  乐布已经习惯了他的天真烂漫,只是微笑不语。那三道狼烟乃是王爷与他约定的信号,表示一切顺利,子弟兵已经救回的意思。

  看一会儿,他才吩咐看守哨所地黑卫道:“点三道狼烟,向王爷报平安。”黑卫尊敬地应下,转出去执行了,对于这位几乎赤手空拳,便将两大禁军玩掌之间的乐先生,他们还是由衷到佩服地。

  ~~~

  看到京山上的三道狼烟,秦雷一直悬着地心也放下了,前夜里,当他冲上子弟兵们被围困的小山包后,那里地危急便解了,毕竟朗朗乾坤之内,还没有大秦军队敢于攻击那面巨大的黑回哮旗。

  围困山谷的两军校尉一合计,反正已经达到目地,咱们也别杵着了,要撤就趁早吧。是以天不亮便撤离了馍馍沟,解除了对秦氏子弟兵的围困。

  秦雷心急如焚,等两军离去不久,便带着解救的一千多子弟兵折返回京山寨。

  一路疾行,却在离京山十里远的地方遇到了破虏军的拦截,大家都是秦国军人,倒还不至于在青天白之下大打出手,但破虏军挡住去路,死活不让开。秦雷也奈何不得,只得引军后退五里扎营。

  破虏军和鹰扬军人数太多,甚至连派出的斥候也渗透不进去,本无从知晓山上的情况,只能从两军紧张的气氛推断,京山还在乐布手中。

  此时终于见到山上的三道狼烟,他不仅仰天长笑,如颠似狂的唱道:“天上掉下个乐布!老子真呀真得意!”把几个秦氏宗亲看的一愣一愣的。

  由不得他不如此,沈冰传来消息,虎贲、铁甲、神武三军,都派出一营兵士,正星夜兼程南下,明即到,老大虽然不方便出兵,但也写信给京里的太尉,为他说和。

  这京山大营算是守住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