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二六三章 秦雷纵论天下事 布巧烧城墙砖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二六三章 秦雷纵论天下事 布衣巧烧城墙砖
  云沉沉如铅,极目远眺,这云似乎已经与莽莽荒原相

  两人停下脚步,相视微笑,只是那笑容中,多了几分考究、审视的味道。

  一阵北风吹过,卷起片片衰草。皇甫显开口了:“老夫想问问王爷,当今三国鼎立,您对未来的天下大势如何看?”

  秦雷缓缓道:“分久必合。”

  皇甫显对秦雷的回答毫不意外,笑问道:“恕老朽鲁钝,王爷能否说得详细些?”

  秦雷笑着点点头,伸手作了个请的动作,两人便继续往营地走去。沉片刻,秦雷边行边道:“孤之所以如是说,是因为加上唐末五十年,这二百五十年来,神州大地未曾消停过片刻,各国都被这冗长的百年战争拖得疲惫不堪了,又时刻不敢松下紧绷的弦,二百年来积蓄的压力,足以让每个国家都积弊身,困顿不堪了。”

  皇甫显显然听进去了,沉声问道:“不知这三国各自病从何处?”

  秦雷笑着望向东面,轻声道:“先说东齐,这个国家士族门阀们最为强大,皇帝说话向来不甚管用,”说着轻笑道:“比我们大秦还要不管用。”这种自嘲皇甫显没法附和,只好干笑一声算是回应了。

  好在秦雷只是感慨一下,话题马上又转回了东齐“各大世家虽然用相互联合的法子制约了皇权,但在事关他们切身利益的事情上却争斗不休、寸步不让,这种无聊的内耗严重拖住了东齐的步伐,后来更恶化为国家地包袱。”

  见皇甫显有些懵懂,秦雷轻声解释道“我在齐国时。见他们的世家大族们都有一种足以亡国的心态…‘齐国这个大粮仓是皇帝的,我们只是这仓中的硕鼠,若不为自己多占下些粮食,别的老鼠也会抢走。’”

  皇甫显捻须笑道:“老朽与东齐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直就奇怪,齐国物产要比我大秦丰富许多。也富裕得多,怎么就得民生凋、暴四起呢?若非百胜无咎盖世武功、上官丞相长袖善舞,怕是要不攻自了。”说着呵呵笑道:“现在王爷一说,老朽便恍然了。原来财富都在大族手中。百信还是困苦地。”

  秦雷笑道:“其实上官丞相推行的改革,若是能执行下去,缓和下各方的矛盾,让老百姓口气,吃上饭,倒还能让齐国维持下去。”又有些幸灾乐祸道:“不过齐国的大族太过厉害。怕是要半途而废地。”

  皇甫显点头问道:“那南楚呢?”

  秦雷顿一顿,斟酌道:“在咱们三国之中。楚国的日子其实最舒服,有长江天险为屏障、有千里水乡为粮仓,高门大阀又信仰黄老之道,追求魏晋之风,百姓的负担没有咱们两国那么重。所以比起齐国来,楚国才是真正的富有。”

  皇甫显玩味问道:“依王爷的意思,若不是楚国诸子争嫡。倒有可能在三国较量中占到上风?”

  秦雷摇头笑道:“皇甫将军说笑了,您通古博今,见哪一次华夏一统不是从北至南,自西向东的?”

  皇甫显还真未考虑过这个问题,闻言沉道:“太远了不是信史,就从周朝看吧,周兴于西岐、前秦霸于咸、汉盛于汉中、魏晋鼎于许昌、周隋强于长安、大唐起于太原。”将历朝历代过一遍,老将军惊讶道:“竟然真是这样,万不会如此巧合,王爷可知其原因否?”

  秦雷淡淡吐出八个字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又微笑解释道:“拿与现今颇有几分相似地前秦为例,当时前齐富有盐铁之利、前楚占据半壁山河,并称七国中最富庶的两个,但还是被始皇帝风卷残云地灭掉。原因何在?难道是富有惹的祸吗?”

  不是要皇甫显回答这个问题,秦雷接着道:“富有没有错,错的是小富即安、因此丧失了进取心,或者说是野心。在世中没有野心的人,是没有资格笑到最后的。”

  皇甫显肃然躬身拱手道:“王爷今之言,令显如醍醐灌顶,回去后便将亚圣地那八个字作为家训悬挂宗堂之上,世世代代警醒。”说着笑道:“还请王爷题字。”

  秦雷点头笑着将他扶起,两人说笑几句,突然沉默下来。都知道绕来绕去还是要绕回到秦国,这才是决定两家后关系的一段。

  还是皇甫显打破了沉默,沉声道:“方才王爷对齐楚两国的点评,老臣心悦诚服,不知王爷对咱们大秦看法…”

  秦雷心道,戏终于来了。轻舒口气,缓缓道:“大秦地问题更严重,齐国士族对外齐心,楚国尚可芶安,都还没到亡国的地步。而我大秦…”只听他沉声接着道:“随时

  毁于一旦,亡国灭族。”

  皇甫显寻思半晌,点头道:“李家已成尾大不掉之势,早晚要与陛下摊牌,到时候又是一场血腥内战。”

  秦雷点点头,苦涩道:“这正是齐楚两国巴不得的,别看他们现在千头万绪的不可自拔。但只要我国内战一开,人家包管什么矛盾都没有了,十七年前那一幕定然重演。”说着将头转向皇甫显,用那双深邃的眼睛望向他,沉声道:“而这十七年的内耗早已经让我们外强中干,又拿什么去再一次打退两国联军呢?”

  经历过大秦这几十年风雨的皇甫显最清楚,若是拿现在的军八大军与十七年前他们的前辈对仗,怕是要被杀得都不剩下一吧。

  倒不是训练松懈了,也不是待遇苛刻了。而是军人们找不到目标,不止皇甫显,不止八大军,甚至是大秦所有军队,他们都不知道为何而战,因何去死。

  ‘征战南北。一统八方’这个几代大秦军人追求的目标,在这个年代显得那么模糊、那么遥远。一种悲观情绪弥散在军之中,这些与朝堂关联最密切的军人们,眼都是内斗,眼都是虚耗,根本看不到统一的希望在哪里。

  想到这。皇甫旦深深子着秦雷,低声道:“怎么办?”简简单单地三个字,却是大秦所有人共同的疑问。

  “怎么办?”秦雷轻声重复一句,坚决的与皇甫旦对视道:“秦国只需要一个声音、大秦军队只需要一个意志!上下同心、共赴国难!”这话说得足够清楚。权柄集于一人,独裁尔。

  皇甫显毫不意外秦雷说出这种话来,面色不变的问道:“若是如此,可还有我们这些世家门阀生存的空间?”

  秦雷哈哈笑道:“皇甫老伯,站在屋子里只能看到方寸之地,站在旷野上可以看到几里之外。若是择一万里无云之,登上报恩寺的落雁塔。甚至可以看到几十里之外。您说这是为了什么?”

  皇甫显思索道:“应该是站地高了,眼前的阻碍少了,所以才能看的更远。”

  秦雷点点头,沉声道:“一点错都没有,这些年来大家你争我斗。眼光总是集中在大秦这么大点地方,忘了神州还有那么多的地方等着我们去一统,更忘了这世界更是辽阔无边。足够我们所有人驰骋征服!”双目中熊熊燃烧地火光,秦雷张开双臂,用一种低沉而魅惑的声音道:“当我们不再拥挤于这狭小的中都时,当我们富有天下时,当太阳所照的地方都是我们的领土时,你的一切疑虑都将烟消云散。”

  皇甫显呼吸明显重起来,试探道:“王爷是说只要我们地国家足够大、足够强,所有人的要求都可以足吗?”

  秦雷坚定地颔首道:“不错,孤王认为解决冲突的最好办法,便是开拓出足够容纳所有人野心的空间!”

  皇甫显双眼直愣愣的望向秦雷,他不知道,这个年青人的襟竟然如此宽广,抱负居然如此远大。就连几代人梦寐以求地统一天下,竟然都只是他一个阶段的目标,而不是他梦想的终点。

  若是一年前秦雷说这话,皇甫显只会当成年轻人地妄语一笑了之,但现在的秦雷,乃是有足够资格挑战大秦所有强权的王者,这样的志向便可以成为切切实实的目标,而不是虚幻。

  只要再加上自己的帮助,皇甫显心中默默道。

  他之所以亲自来见秦雷,便是要为自己的家族看一看出路。眼看大秦山雨来,皇甫家不得不考虑下将来了,他们曾经是李家的生死大敌,与其不共戴天,若是李家在这场搏斗中取胜,自然没有他们好果子吃。

  且皇甫家毕竟是十七年前死几位皇帝亲兄的元凶,昭武帝现在依仗他们自然无碍,就怕将来狡兔死走狗烹的时候,揪起这小辫子就往地上摁,抄家灭门也是可以期待的。

  因此皇甫家虽然现在还是站在昭武帝身边,但希望能有个更稳妥的法子,以保证家族的延续、乃至复兴。而隆威郡王秦雷,便是他们考虑的一个目标,这位殿下年纪轻轻便已经控制南方两省之地,有了立业之资。而且御林军统领沈是他的亲舅舅,神武军的后台老板、肃国公徐继也与南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关键时刻想必会卖个面子给他。

  眼下只要这位殿下能把秦氏子弟兵顺顺当当重建起来,恢复到一般水准,他便是实实在在的举足轻重了。如果皇甫家再加进来,甚至可以一跃成为与太尉府势均力敌的力量,彻底改变大秦现在的格局。

  两人没有再往深处谈,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已经建立:来年秋

  五军兵演’是个关口,只要秦雷的子弟兵能表现出相证明他们不逊于军,皇甫显自然会站在他的身边。而若是子弟兵们土瓦狗一般不堪一击,皇甫家和虎贲军是不会与他聒噪的,毕竟抱大腿也要抱点的不是。

  ~~~~

  虎贲军来了没多久,铁甲神武二军的一个营也到了,大伙加起来一万多人,又将破虏鹰扬二军包围起来。

  又过了一天。小太尉见仍旧无法找到渡过黄泥汤的法子,携带的粮草也消耗殆尽,而新地补给又被秦雷带人截住了,送不进来,便再也呆不下去,趁着夜。灰溜溜带着破虏军撤退了。

  罗校尉见破虏军跑了,便与车校尉两人一起,去五殿下的中军道歉,声明自己仅仅是奉命行事。并不想与王爷为敌。秦雷也没有为难他们,让开大道,放他们离去了。

  京山营还在黄泥汤中泡着呢,秦雷也没地儿招呼前来增援的皇甫老将军几个,只能再三表示感谢,就送他们离去了。

  等这些八方来客全部离去。秦雷终于长舒一口气,对秦卫笑道:“咱们的老巢终于算是保住了。回去吧。”

  哪知秦卫愁眉苦脸道:“王爷,那黄泥汤子咱们怎么淌过去啊?”

  秦雷挠挠头,苦笑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便带着秦卫几个离了营地,到京山前那黄泥汤子边上查看。

  山上放哨的秦霸看见王爷来了,赶紧通知乐布衣。乐布衣也急急忙忙跑到山前。与秦雷隔着半里多宽的黄泥汤子遥遥相望。

  “问问他,这些黄泥汤子怎么收拾?”两人笑着拱手问好后,秦雷沉声吩咐道。

  他身边嗓门最大地伯赏赛便把双手罩在嘴边。大声朝乐布衣那边喊道:“这泥汤子咋啊?”

  乐布衣笑着对秦霸道:“告诉对岸,这可不是泥汤子,这是准备烧砖用的砖泥。”

  秦霸也把双手拢在嘴边,大声叫道:“这不是泥汤子,这是砖泥!”

  秦雷闻言笑道:“乐先生果然无所不用其极,这么个破黄泥汤子都要派上用场。”便让伯赏赛问问乐布衣,他们可以做些什么。

  乐布衣听了,笑道:“还麻烦王爷想法子把泥汤子里的积水排出去,不然太稀了,做不得砖坯。”

  秦雷便按照他的指示,命人在泥塘南面挖了一条导渠,将黄地泥水引回到京水河下游。

  临开动之前,秦雷还给卫士和子弟兵开了个动员大会,为他们详细描述未来京山城建好后的前景,把几千壮小伙子鼓动得热血沸腾,恨不得一下子就把那雄城建好。

  加上后来陆续前来报到的各省子弟兵,秦雷麾下足足有四千多壮劳力,只用了一天多,就把一条二里长,七尺宽的导渠挖好了。

  瞅着排水的间隙,乐布衣又让两边的人同时做些方方正正木模,这些木模有大有小,从三尺到一尺见方不等,若不是秦雷十分注意度量衡,在军队中装备有统一尺寸地皮尺、直尺,做出的模子怕是要千奇百怪。

  这样做了上千个木模,时间又过去一天,泥塘里地水基本上排净了,只剩下一塘子黄泥。

  乐布衣便让两边的人将塘中黄泥取出来反复摔打,直到黄泥中的水分全部摔去,整个形成紧绷的一团面一样的东西,这是优质黄土才能达到地效果,乐布衣说此地乃是天赐,确实不是虚言。

  接下来便可以进入制砖的第一步‘坯’了。这需要由两个人合作,一个人用力固定住木模,另一个人把一团十几斤重的砖泥高高举起,然后用力摔进木模。砖地质量取决于摔泥的力气,力气越大,摔出的坯越致密,砖质量越好。若摔力太小,砖内部就成了充的海绵状,经不住压力,是废砖。这是个力气活,一般人摔不到一两百块坯,一定会筋疲力尽,即使这些是力气的大小伙子们,一天最多也就能摔个两百来块。

  好在人多,仅第一天,秦雷这边就摔出了十余万块砖坯,把他乐的合不上嘴。

  正高兴着,秦雷突然想起一事,问身边的秦卫道:“今天初几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