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二六四章 子弟兵进城 三兄弟哭穷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二六四章 子弟兵进城 三兄弟哭穷
  卫笑道:“王爷是忙糊涂了,还初几呢?今儿都十三

  秦雷皱眉问道:“孤让京里那群大爷什么时候报到?”

  秦卫心道,原来是问这个。赶紧答道:“初八。”

  秦雷闻言一把扔掉手中的泥坯,面色不悦道:“人来齐了吗?”

  秦卫小声道:“一个都没来。”他也是秦氏宗亲,两个哥哥也在应该来报到的行列里,因而硬着头皮解释道:“也许是出什么变故了。”

  秦雷接过他递上的巾,到河边洗洗手,冰冷的河水镇的他一灵,生硬道:“若有什么事,京里的沈冰是吃尸米的吗?”随着位子越来越高,周围的人总是众星捧月一般,让秦雷很难忍受别人对自己意志的违逆。

  秦卫被他吓得噤若寒蝉,蜷缩在一边不知该说什么好,秦雷见他害怕的样子,无明业火便消了一半,笑骂道:“怕什么,老子又不能吃了你。”

  秦卫赶紧陪笑道:“王爷一瞪眼属下就吓得跟个鹌鹑似的。”

  这位爷火气来得快去的也快,转而平静道:“备马去,孤王亲自进京去请那些大爷们。”他把‘大爷’二字咬得极重,听得秦卫胆战心惊,忙不迭的哈应下,小跑着去准备了。

  趁着这个空,秦雷到了泥塘边,命人把乐布衣叫过来。其实他可以从山北面的京水河坐船进去京山营,但那样太费功夫,不如这种‘通信基本靠吼’来的快捷,还能锻炼身心。增大肺活量。

  当然是增大伯赏赛和秦霸的肺活量。

  人多嘴杂,也不好说得太细,秦雷只告诉他,自己要回京几天,会留下石勇继续带着卫士和子弟兵们摔砖坯。当然,还有保护京山大营的意思。

  乐布衣笑着应下。让秦霸大声道:“王爷,您能不能联系个购买墨石地渠道啊?”

  秦雷不明白‘墨石’是个什么东西,待乐布衣描述道:黑色,可以燃烧的石块。秦雷这才恍然道:“煤?没问题。”说着笑道:“先生与孤王想到一块儿去了,孤也是觉得不该用木柴烧窑。”

  乐布衣笑道:“京山上都是些几百年的老树,用来做木柴实在可惜,学生曾经在太原府见过当地人用石墨烧窑,效果似乎比木柴要好得多。眼下等这些砖坯干还需要些日子,正好可以进一批石墨烧砖。”

  秦雷口应下。又让伯赏赛问道:“先生还需要什么,孤王回京一道办了。”乐布衣毫不客气的点了五百工匠。一万民夫。

  秦雷苦笑道:“孤王试试看吧。”好在此时田里没了活,直到来年开,都是不愁找不到民夫的。

  不敢再与乐布衣纠,秦雷借口还要安排军队,便有些仓皇的逃窜了。找到正在指挥手下摔坯地秦水几个。秦雷把事情一说,本想让他们在此安心搬砖,却不想那秦志才挤眼笑道:“此事不难。王爷只需带着我们这些子弟兵回去,还愁不好抓人吗?”

  秦雷闻言一拍大腿道:“对呀,怎么把你们给忘了?快快收拾收拾,跟孤一道回京。”这些子弟兵家中都有应来没来的宗族兵,把他们派回家做工作,却比他端架子吓人要管用的多。

  秦志才便点了一千子弟兵,与一千黑甲骑兵一道,护卫着秦雷浩浩往京城赶去。

  一路上快马加鞭,第二天天刚亮,已经到了中都城南门外。城门司有规定,亲王进京可带五百人卫队,郡王只能带三百。秦雷让黑甲骑兵在城外驻扎等候,只带着黑衣卫进城。

  本来他还有些担心子弟兵们,但秦志才眨眨眼笑道:“王爷瞧好吧。”便带着一千子弟兵策马往和顺门行去。

  此时城门刚打开不久,门口的人还很稀少,守门地兵丁只见一千多号面相凶恶、风尘仆仆的劲装骑士排着队行了过来。他们守门这些年,却没见过这等阵仗,不敢大意,赶紧敲响了警铃。

  随着‘铃铃…’的警铃声,一队队巡城司士兵从门里冲了出来,不一会儿,城墙上也站了弯弓搭箭的城门司士兵。

  那一千多劲装骑士并不惊慌,仍旧笑嘻嘻的望着这些森严戒备的士兵,似乎在看猴戏一般。

  城头上探出一个顶盔带甲地胖脑袋,大声问道:“城下哪里来的人群,朝廷有规定,百人以上团伙入京便需要提前一天在城门司报备吗?你们可报备了?”京官难做,京里地城门官也不好做,每里达官贵人进进出出,若是惹到了便没有好果子吃。因而都练出了一副贼亮的招子。怎能看不出这些人出身行伍?是以不敢太过嚣张

  秦志才笑着仰头道:“未曾报备。”

  那主事面色一滞,强笑道:“那诸位还是报个备,明再来吧。”

  秦志才一脸惊奇道:“什么时候回家都要报备了?”

  城上主事哂笑道:“难道这一千多人都是回家吗?”没想到城下一千多劲装汉子齐声点头道:“是呀是呀!”还有嘴快的怪声道:“我们只是路上碰上的,其实并不认识。”

  城上主事脸色一黑,沉声吩咐道:“查他们的路引,是中都人氏地便放进来,不是的…休怪本官不客气了。”

  下面的劲装汉子并不慌乱,还是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团。守门的兵丁便开始检查路引,只要是中都人氏的便放进城去,检查一个是、再一个还是,一直检查了上百个,统统都是中都人氏,且大都姓秦。

  那主事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被戏了,哼一声挥挥手,让手下撤去防御,自己转身下了城楼。

  秦雷见子弟兵们进城无虞,便吩咐卫士传话给秦志才。让他就地解散,放兵士们各自回家小住一宿,明卯时在宗正府前集合。他自己带着黑衣卫先行离去了。

  此次乃是以大宗正的身份回来的,因而他准备先去宗正府报备,再去哲郡王府找老三,到了宗正府里却听说老三在探视幽中的老四。秦雷闻言便拐到了后院。

  穿过层层院墙,到了老四坐牢地小院,制止住下人的通报,秦雷悄无声息的到了厅门边。便听老四充牢騒的声音道:“哥啊,我都已经在这待了三个月了,再下去就快疯掉了,你还让我忍?”

  又听老三的声音也不善:“你个混账还有脸说,憋死在里头才好,省的给我惹事!”说着叹息道:“那次在朝堂上。我可是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若不是老五给我撑。怕是不死也要层皮了。”

  老四听了一阵沉默,良久才喃喃道:“你别看上次老五来没给我好脸色,还欺负我。我却觉着他有人味,骂也骂地我浑身舒坦。”

  老三笑道:“却不是你与他誓不两立的时候了。”

  老四自嘲笑道:“人家现在贵为双郡王、大宗正、府兵统领,可谓高高在上。而我秦老四则成了阶下囚、掳夺爵位、永不叙用。说我们两个判若云泥都委屈了那泥。”

  老三刚要说话,便听到门口有人慢悠悠道:“说我们俩判若云泥,那是抬高了那云。”两人愕然回头。便见不经念叨的老五含笑站在门口。

  两人连忙起身接,秦雷笑着迈步进去,大刀金马的坐下。见秦霁一脸憋屈地样子,秦雷淡淡道:“去年我在这蹲大牢的时候可没想过自己是烂泥。”

  老四面色通红道:“你能跟我比吗?你有我惨吗?”

  秦雷也瞪眼喝道:“你在敌国蹲过十几年大牢吗?你尝过被祖国放弃的绝望吗?你被人丧家之犬一般撵出几千里地,临了又被一箭穿心,差点见了阎王爷吗?”

  老四再不济也是正经皇子出身,长这么大别说一箭穿心,就是皮都没蹭破点,哪有秦雷那般凄惨的经历,自然无法还嘴。

  秦雷得意笑笑,朝老三笑道:“三哥,你看我们俩谁比较惨些?”

  老三捧腹笑道:“五弟怎么这个都要争一争?却是你比较惨一些。”

  老四也知道秦雷在开解自己,虽然手法重了些,讪讪问道:“那你是怎么撑过来的?”

  秦雷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道:“撑?过不下去了才要撑。我为什么要撑?”

  老四嘴苦涩道:“可是我真的过不下去了。”说着低垂下脑袋道:“一想到这辈子就这么完了,我就…”

  秦雷不接他地话茬,转而望向老三道:“三哥,我本来有事找四哥合计,既然你在,找你也一样。”说着朝老三眨眨眼。

  老三会意笑道:“兄弟说说吧,我也不一定有主意。”说着瞥一眼老四,只见他仍然是一副委靡不振的样子。

  秦雷吩咐卫士把好大门,这才故作神秘道:“三哥知道京山大营吗?”

  老三点头道:“知道,那是早先咱们秦氏子弟兵地驻扎之地。”说着回忆道:“二年前,我和老四还去那附近打过猎,记得那个山跟个簸箕似的。”

  秦雷笑道:“三哥记不记得山前那条河?”

  这难不倒脑瓜子灵活的老三,他想了想便道::“京水河,一条老河了,据说几十年前还经中都的,只是后来被淤了。

  ”

  秦雷颔首笑道:“三哥博闻强记,不知对这河的历史有没有研究?”老三想了半

  不出个所以然,正要让秦雷揭开谜底,却听一边低着幽道:“一百多年前,那河曾经是大运河的北段,只是后来被小清河取代了。”

  秦雷吃了一惊,真个佩服道:“厉害呀,我还当没几个知道的呢。”

  老四指了指炕上那一摞子书,自嘲道:“被关着没事,只能让人送些杂书消遣,其中一本《水经考》上提过此事。”此时诸子百家、经史子集才是主读物,这些关于水利地理地书籍,都统统被当作闲书。

  秦雷又问道:“那你能不能琢磨一下,这京山大营的位置有什么特别呢?”

  老三老四于算筹经营。对这些军事上的事情不甚了解,思索半天也不得其门,只好求秦雷揭开谜底。秦雷笑道:“你们想想,如果我们在京山上依山建一座城,再疏浚开京水河地古道,会有什么效果?”

  两人都非常聪明。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座雄城扼守运河、震慑京城的样子。老四咽口吐沫道:“那不发大了?”

  秦雷心道,这位脑子就离不开钱。笑道:“何止是发大了,而且是发达了!”两个皇子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两人对视一眼。老三轻声问道:“五弟,你跟我俩说说,咱们的秦氏子弟兵能成器吗?”没有一支强军据守,就是建了雄城也要被人抢去的。

  秦雷坚定点头道:“只要经过一年的训练,达到军平均水准没问题。”自从见识过京山村宗亲地纪律和骨子里对准确无误的追求,他便一直很有信心。

  老三突然一把攥住老四的手。激动道:“若真是那样,咱们就再也不用受那窝囊气了!你还不想干啥干啥?”

  老四皱眉道:“修城、通河、练兵。可都是烧钱的营生。尤其是修城,那就是个无底,几百万两都不一定够,老五你有那么多钱吗?”看来牢狱生活让他沉稳不少,也冷静不少。

  老三听了也赞同道:“老四说得没错。内府支持兄弟你练兵就已经很吃力了,却是没钱修城、通河了。”怕秦雷误会,秦霖解释道:“内府每年大概是五百多万两银子地水。扣去成本人工,净入也就是三百多万两,还要支付咱们皇家的巨大开支、最后能入库的不到二百万两。”

  秦雷笑道:“而我那宗族兵,每年的军费便是小一百万两,怕是已经到了父皇容忍的极限了。”

  老三颔首道:“没错,父皇也需要大量钱财,是以他老人家不可能再给咱们拨款了。”

  秦雷点点头,一脸无奈笑道:“我这次从京山匆匆赶回来,就是想请三哥这财神爷接济接济,看来要落空了。”

  老三寻思半晌,咬牙道:“若是硬挤,我还能给你凑出个一百万两来。”

  秦雷摇头道:“四哥出事,你也跟着坐在风口尖上,却是不能再妄为了。”说着不好意思笑道:“你上次给我的银子还剩了些,估计能撑一阵子。”岂止剩了些,根本就是一个子都没花着。扣除给仇老太监地五十万两,其余的都入了馆陶地账上,解王府各部燃眉之急去了,倒是真剩的不多了,也不算骗人。

  老三又问京山城的规模,秦雷便老老实实说了。听到是一个长二百二十丈、宽百丈、高二十丈的超级要,两人先是惊得合不拢嘴,旋即便职业病发作,盘算起建城的费用来了。

  这也是秦雷找二人地原因,乐布衣虽然牛,但这家伙净身入伙,浑身上下没有五两银子,也不可能变出钱来,便把筹资这项艰巨而不讨好的任务,不负责任的丢给了秦雷。秦雷又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已经得了‘隆郡王府地骡子’美名的馆陶先生了,便来找这两个搂钱高手合计。

  算计半天,两人小声嘀咕一下,老三皱眉道:“虽然你说可以自己烧砖,但光靠砖头垒不起雄城,巨额的营建费用还是省不了的。”

  老四点头道:“再加上清淤的费用,最低限度也得这个数!”说着一手伸出两个指头,另一手伸出一个巴掌。

  “二百五十万两?”秦雷低呼道“不如去抢国库好了。”

  “据我所知,国库里也没有这么多钱。”老三无奈道。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