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三五九章 京都变奏曲之发展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三五九章 京都变奏曲之发展
  二月二、龙抬头,龙不抬头人抬头。

  这天上午,一顶青呢小轿在中都城里好一个转,临近饭点才到了三公街,颤悠悠的行到相府门前。

  门子赶紧凑上前,问轿前的伴当道:“这又是那位大人?”

  伴当小声笑道:“是我家尚书大人…”

  门子闻言陪笑道:“不知是哪位尚书大人…”又怕这人误会,赶紧小声解释道:“今尚书大人有点多。”心中还补充一句道:而且都很低调。

  那伴当这才知道,原来不止自家大人如此谨慎,遂不好意思笑道:“工部。”那门子这才恍然大悟,朝里面高声叫道:“工部尚书公输大人到…”

  那伴当顿时面色一滞,轿子里的公输连也变了脸色,却也知道,这定然是相爷嘱咐的,无可奈何叹口气,摇头暗笑道:我这是盖弥彰。

  待轿子进院落下,那伴当搀着一身赭便服的公输连下了轿,便有中书省三品参议文铭礼出来,与他说笑着把臂往后花园行去。

  不一会儿,便行到文府最大的花厅中,只见厅中支起了八张大圆桌,桌上的酒食琳琅目。屋内的客人已经到了不少,正坐在边上轻言细语的吃茶聊天。

  公输连四下扫一眼,只见五位尚书来了仨、俱是着着便装。他也不看别人,径直走到几位尚书边上,略一拱手道:“几位,下官来迟了。”说完便一股坐在田悯农边上。李清和魏筝义朝他点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公输连为人寡言木讷,与同僚素来交往不多,只是与田悯农能说两句,是以每次这种场合都与他同坐。田悯农看他一身赭长衫,不由调笑道:“跟一截木头桩子似的。”

  公输连讪笑道:“田兄说笑了,您早来了吗?”

  田悯农扒个长果到嘴里咯蹦咯嘣嚼起来,含混不清道:“我来找相爷请示公务,因着来的早了些。”

  公输连小声问道:“见着相爷了么?”

  田悯农摇头道:“未曾,据说相爷病了,”说着有些不耐烦道:“反正没见着就是。”说完便觉着自己语气不好。朝他笑笑解释道:“兄弟别多想,老哥我不是朝你使厉害的。”自从今卯时把那政令一公布,他心中便开始惴惴不安。反复思酌半晌,终是觉着不妥,便来相府求见文彦博,希望他能同意自己地一个灾民减税方案。

  但正如他所说,文彦博根本没见他…或者说没法见他。

  经历了接二连三地风波后。老丞相的精神极度萎靡,失眠的毛病却更加厉害了,直到天亮才勉强睡着。这种情况下,文家人是不可能同意田悯农打搅他的。

  直到午时许,文彦博才悠悠转醒,直感觉浑身乏力、仿若踩在棉花堆上一般。待侍女伺候着他穿上衣衫后,他又让人从柜子顶上拿下一个檀木盒子。

  里面是一些羊粪蛋子似的乌黑的葯丸子,这是一个方士送他的秘制逢丸,据说一粒便可枯木又逢、梨花海棠,实乃中老年男的福音。但文相爷用了后。除了感觉精神大旺之外,却仍久阮二小,他这才知道,自个已经是更高级的朽木了,自此便绝了攀峰探幽的雅致。不过这葯因为可以提神,却被文相爷留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文彦博颤巍巍伸出手,抓起七八粒葯丸,仰头一股脑地到嘴里,却不想这葯丸太干。根本咽不下去。老头儿被噎的直翻白眼,双手也胡乱舞划起来。

  下人们赶紧上前,抚背的抚背,灌水的灌水,这才让老头勉强咽下去那嘴的葯丸子。看着白发散、气吁吁。胡子上都沾着水珠子的老相爷。却没有一人敢笑、即使心里也不敢…因为就在昨夜,这位狼狈的老者。当着他们和三公子地面,亲手将自己的夫人、也是三公子的娘亲砍死,又接连斩了几十刀,直到砍得面目全非、血模糊了才算罢休。

  而后,他命人将裘先生和文夫人的两句尸首装进同一个大瓮,运到城外绝之地,令其永不超生。又打了三公子几十子,再关进柴房看押起来,这才算稍稍解了恨。

  对于这样一个疯狂的老头儿,下人们战战兢兢透心凉还来不及呢,又怎敢稍有轻慢呢?他们不异常怀念起原本那位含威不、从容大度的老相爷来。

  服下那些葯丸,文彦博苍白如雪的脸上,逐渐有了些血,呼吸也开始有力起来。朝边上噤若寒蝉的美貌侍女笑笑道:“过来,给老夫梳头。”那侍女赶紧福一福,小碎步上前,轻声道:“请相爷就坐。”

  文彦博微笑着点点头,在铜镜前坐定,那有着一双琥珀美丽大眼睛的侍女,便开始细心的为相爷梳理起头发来,又将他包扎脑后伤口地白布条子,换成一宝蓝色点缀墨绿宝石的绸子头带。不一会儿,便把一个糟老头子重新收拾的干净利索,恢复了往日的儒雅模样。

  那侍女轻吁口气,心道:可算结束了,人家后背都透了。刚要躬身退下,却听文彦博温和笑道:“你怕什么?”

  “奴婢没有怕。”小侍女略显惊惶道。

  文彦博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微一撮动,呵呵笑道:“不害怕?掌心上怎么会全是汗水呢?”

  小侍女垂下脑袋,嗫喏着说不出话来。她听着相爷说话和风细雨、表情也如原先那般和蔼,心说: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突然,文彦博猛地攥住女孩的小手。小侍女感觉右手仿佛被老虎钳子夹着一般。疼得她额头顿时挂了汗珠子,却紧紧咬着下,死活不敢出声。

  “疼…不…疼…”文彦博一边玩命的使劲,一边咬牙切齿的问道。在葯丸地作用下,他重新得到了精力和气力,但性格中地暴与疯狂,似乎也被释放出来。

  小侍女已经被他捏地花容惨淡、汗水淋漓,闻言忙不迭的点头颤声道:“疼…”

  文彦博出白森森的牙齿,测测一笑道:“这回可是说的实话?”狰狞的面孔令人不寒而栗,哪有原先地半分儒雅模样。屋里其他下人早扑通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自然没有一个敢为小侍女求个情。

  小侍女地身体便如寒蝉一般颤抖,汗如浆下,惨声道:“实话…”

  文彦博霍然起身,扯着她的肩膀,不停摇晃道:“真地是实话吗?”小侍女快要被他摇晃散架了,呜咽道:“真地…“你们都出去!”文彦博沉声吩咐道。屋里趴了一地的下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出房间。只有比较善良的几个,才会想起回头看看魔掌中垂危的少女。

  待人一走净,文彦博却松开了小侍女的手。小侍女活动下已经被握得乌青的手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却又被他紧紧卡住了脖子,再也不过气来。

  看着面惊恐地小侍女,文彦博狞笑道:“女人都是骗子,不给她点苦头吃,她就永远不会说实话!”不一会儿,小宫女便开始翻白眼、身子也搐起来。眼看就要背过气去。

  文彦博这才略松开双手,温声笑道:“老夫是个讲道理的人,如此对你自然是有原因的。说说吧,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就这一次机会了。”说着又紧紧手,吓得那小侍女一阵紧张的扑腾,嘴中嘶声叫道:“不要杀我,我说…我说…”她的脚下出现一滩水渍,竟是失了。

  “奴婢是内侍省训练的眼线…”小侍女显然是个不合格的女,或者说内侍省的训练方法本身就不合格。

  “秦老三派来的细?”文彦博冰冷问道。

  小侍女摇摇头。用微不可闻地声音道:“四爷训练采来的,但现在确实听从三爷调遣。”

  文彦博冷哼一声,松开了双手,小侍女便如泥一般瘫软在地,面的鼻涕泪水。脯一起一伏的。剧烈息起来。

  文彦博也不看她,整理下方才的衣襟。口中淡淡道:“给你两条路,一条就是剁碎了喂狗…”在经过昨夜今的两场恐怖表演后,他这话已经极具威胁力了。

  果然,小侍女听了紧紧蜷成一团,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文彦博十分人的咯咯一笑,道:“第二条路呢,你为老夫向秦老三继续传递假消息,等老夫度过这一劫,自然会放你升天,如何?”

  小侍女早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听说自己可以不用死了,赶紧忙不迭的点头,却不去想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见她答应下来,文彦博满意的点点头,温声道:“等傍晚就传消息给秦老三,说老夫已经病的起不来了,甚至不能提笔举箸。是用了秘法才勉强出席宴会地,等回去后,葯效一过,便再也爬不起来,就连说话也很困难了。”

  见小侍女畏惧的点点头,文彦博微微一笑道:“老夫已经把你的父母接来了,今天你就不要做活了,陪陪他们吧。”说完便转身缓缓走出房门。

  小侍女目光呆滞的望着他的背影,一听说父母也被来了,她便知道,自己除了为文相服务之外,已经别无选择了。

  当文彦博在文彦韬地陪同下出现在花厅时,几乎所有地宾客都已经到齐了。之所以说是几乎,因为都察院二位都御使、兵马寺、巡查寺二位寺卿大人没有来。

  文彦博看一看来了的一干人等,心道:不少了。便朗声大笑着进来。边走边拱手笑道:“老夫让诸位久等了。罪过啊罪过。”声音洪亮高亢,这精神劲儿可是从没有过地,一下子让有些萎靡不振地官员们兴奋起来,纷纷起身道:“都说相爷贵体微恙,今却见到您老风采更胜往昔,我等也算放了心。”相府丢了卖官鬻爵和科场舞弊的两边账册,这事儿大伙都知道了,自然人心惶惶、不可终了。

  文彦博一边落座,一边高声笑道:“放心诸位,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早已把我文彦博锤炼成一尊响当当、硬铮铮、蒸不烂、煮不的铁罗汉了。”说着举杯复又起身道:“文某迟来,自罚三杯!”说完不待众人劝阻,接连灌下三杯,用袖子一抹嘴,便将那酒盅远远掷出厅外,大笑着坐下,竟是从未有过的豪

  霎时间。百官低的士气马上被提升起来,纷纷起身举杯道:“丞相豪,我等仰慕!”说完所有人都连干六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丞相大人虽说自罚,但他们却不能生受,只有比他老人家喝得更多,才算说得过去。

  喝完六杯,不胜酒量的公输连已经面通红。待坐下后,低声音对田悯农道:“相爷已是外强中干。全靠一股虚火撑着。”说完便正襟危坐,再也不肯发一言。公输家与田家都是起源齐鲁大地,渊源颇深,公输连又与田悯农私甚厚,是以两人向来共同进退。

  田悯农知道公输连十分内秀,不仅博学多才,且眼光毒辣,他这样评价文丞相,那定是有充分依据,九成错不了的。两人向来这样。公输连提供分析依据,田悯农据此做决断,是以田悯农再看文彦博时,目光中便多了几分审视的意味。

  文彦博知道下面人最关心地还是自己的身体状况,是以强撑着表演了一番。所图不过是安人心而已。就像他昨对弟子说得:家财可以散尽、人心不能散。令他颇为欣慰的是。官员们的神情终于开始放松起来。

  他也不急着破题,只是让文彦韬和文铭礼招呼官员们吃喝。此时已是午时末。官员们早已等的饥肠辘辘,见相爷也不急着训话,便不客气的吃喝起来。

  文彦博简单用了几筷子,便停下箸,笑眯眯的望着亭中地热闹景象。先是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竟然吧嗒吧嗒掉起泪来。这可把主桌上的几位尚书吓坏了,赶忙出声询问道:“丞相大人因何事伤心?”此言一出,全场皆静,所有人都停下吃喝,定定望着正在抹泪的文相爷。在座官员无一不是人,自然知道戏来了。

  文彦博擦擦眼泪,双目通红的哽咽道:“今与众君同乐,老夫却想起了我那大儿子,他为了治病走遍天涯,遍寻名医,也不知何时才能回家。”说完眼泪又哗哗下来了。这倒不完全是表演,他对大儿子毕竟还是有感情的,尤其是在遭到一连串打击与背叛之后,更是想念的紧“可怜我那儿呀却不知现在身在何处?…”

  众人一阵唏嘘,谁不知文侍郎是被隆威郡王殿下一番污辱,心里承受不了,才变得疯疯癫癫的。此时听相爷旧事重提,自然是要与五殿下开战了…好在从去年底开始,相府就开始筹划对付五殿下,大伙心里都早有准备了,还不至于沦落到谈虎变、闻风丧胆的地步。

  便有文府死忠,大理寺卿曲岩高声道:“秦雨田残忍狡猾、目中无人,身背上百条人命居然仍可逍遥法外,实在是对我《大秦律》赤的挑衅!”说着起身道:“卑职恳请相爷为天下百姓计,不畏强权暴力,让秦雨田得到应有的惩罚!”一番话说得十分激动人心,让不知底细地人还以为曲大人乃是为民张目的好青天呢。

  但田悯农和公输连知道,曲岩曲寺卿,就是丞相府的一托…分割…---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