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三六一章 京都变奏曲之岁月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三六一章 京都变奏曲之岁月
  “士子们递了状书,又在承天门外跪了一夜,等候陛下回应。”沈冰轻声道:“文府的集会结束后,百官皆是从后门离去,并没有与士子们朝面。之后,文丞相便病倒了。”

  秦雷点点头,搁下碗筷道:“了。”若兰便收拾起碗筷,轻声问道:“王爷今是穿便服还是正装?”

  秦雷笑道:“王常服吧,要去见几位长辈,还是穿的正式些好。”若兰点头小声道:“知道了。”便去里间取衣裳来。

  借着这个空,秦雷对沈冰轻声问道:“文彦博真的病倒了吗,我怎么总觉着不大对劲呢?”

  沈冰皱眉小声道:“这是最隐秘的内线消息,上次文夫人与裘先生的私情便是她证实的,可见其在文相身边潜伏之深。消息应该是准确的。”

  秦雷点点头,轻笑道:“也是,这老头遭了那么多打击,病成那样也是情有可原的。”他想起自己去年被乔云裳发潜能后,昏睡了很久才复原,约摸着文老贼也用的此法,心中便释然了。

  这时若兰出来,两人便住了嘴。待换上黑色团龙的王服后,秦雷对若兰笑道:“今不必等我吃饭。”说完便与沈冰一道出了房间。

  待登上了王车,两人才继续方才的话题,秦雷轻声道:“以利益结合的群体,一旦失去了共同的利益,就容易分崩离析。要趁着文彦博昏的这段时间,尽量将其羽拉拢分化…”说着苦笑一声道:“也只有趁着这空当做些事情了,等到尘埃落定时,我们就说了不算了。”

  沈冰点点你头,略带疑问道:“为何昨太后懿旨,让您不得过分加害于文丞相呢?当此双方决战之际。太后老人家怎会下这样一道…命令呢?”他本想说命。但知道王爷素来尊重这位老人,便硬生生打住了。

  秦雷撇撇嘴,剥个金灿灿的柑橘道:“这是老太后第二次重申了,实在搞不清她到底为什么?”说着充恶趣味的嘿嘿笑道:“莫非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沈冰艰难笑笑道:“亲情…应该只是一个方面吧。”

  秦雷瞅他一眼,咯咯笑道:“行啊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说着模仿他的语气怪声道:“应该只是一个方面吧…”把剥去皮的橘子扔给他一半,笑道:“确实只是很小地一个方面。”

  一边缓缓嚼着橘子瓣,一边口齿不清地嘟囔道:“上次咱们夜探皇宫时,我就认定了,皇祖母与文丞相之间应该有什么秘密…或者说什么协议。但年代太久了,搞不清楚具体是什么。”

  沈冰捧着王爷赐的橘子瓣,颔首道:“我们要遵守这道懿旨吗?”

  秦雷坚定的摇摇头道:“不要生死搏斗的时候。还想着给对手留活路,这样必死无疑。”说着拍拍双手。轻声道:“文彦博乃屹立朝堂十八年的权相,若是没有些超人之处,早被人生活剥了…还是担心我们自己吧。”沈冰点头称是。便不再言语。

  车行小半个时辰,在一座略显陈旧的大院前停住。石敢整整衣襟下去,抬头看一眼门上悬着的横匾,便昂首阔步到了门前,敲响了紧闭地大门,心道: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呀?。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一声问询:“谁啊?”

  石敢清声道:“这位兄弟请通禀一声。隆威郡王殿下前来拜访老相爷。”

  门里人并没有料想中的慌乱,只是恭敬地道一声:“失敬了。”便听得吱呀呀一声。赭褐色的大门打开,一名须发苍苍的老者出脸来,看一眼门外并无任何标记的马车,对石敢轻声道:“这位小哥可有名刺,小老儿也好向我家老爷通报。”向一位王爷要名刺显然是不礼貌的,是以老者用一种委婉地说法代替。

  石敢笑道:“有的,”说着从怀中掏出王爷地锦面名刺,双手递给老者道:“还请老丈转老相爷,”那老者接过来也不看,双手交给边上的小厮,小厮便捧着往院子里走去。老者伸手一让道:“您请门房用茶,我家老太爷住的远了些。”秦雷并未下车,老者自然不能贸然去请。

  见两人进了门房,秦雷便示意沈冰关上车窗,不由赞道:“单单从门子讲,这位老丞相可要远胜老文许多地。”

  沈冰轻声道:“原本都不差,只是文家这些年如中天,门子自然要浮躁轻狂一些,快丢了早年间的本分。”

  秦雷哼一声道:“整个文家都忘了自己的本分,孤要让他们重新回忆起来。”没说两句,院子里便传来脚步声,再过一会儿,一位须发皆白矍铄老者出现在了门口。

  秦雷也下了车,朝那老者拱手笑道:“可是老相爷?”

  老者呵呵一笑,向秦雷还礼道:“老朽蒋之虞,有失远,王爷恕罪。”便把秦雷进了府中。

  秦雷见他步履沉稳,健步如飞,虽然头白发,却是容光焕发,不由羡慕道:“若不是知道您乃父皇的老师,我还以为您也就五六十岁呢。”

  蒋老太公请秦雷进了正厅,笑道:“老朽明年便虚度八十光了。”秦雷由衷赞叹道:“您老养生有术啊。”

  老相爷请秦雷上座,待丫鬟上茶后,捻着雪白的胡须笑道:“二十年前老朽生了场病,险些要了我的命。后来还是一位好友救了我,又传了我一套养生地法子,二十年坚持下来,也算小有所成。”看来他对自己地状况也满意。

  秦雷心中一动,微笑问道:“不知是何方高人的妙法?让我这小年青也颇为心动呀。”

  蒋老太公笑眯眯地看秦雷一眼,呵呵笑道:“那方子其实也不算稀罕,但难在坚持,”说着对边上伺候的管家道:“将那方子抄一份过来。”管家恭声应下便退了出去。

  蒋太公打量下秦雷。捋着胡子颔首笑道:“王爷果然是器宇轩昂、英姿发。怪不得人家说有女不见五殿下呢。”

  秦雷难得的红了下脸,这是近些日子才在京里传的一句话,全文是男不见二公主‘不见五殿下。意思是男地见了二公主,便如女地见了五殿下一般,会害相思病的。虽然不是什么埋汰人的话,却让一向以硬汉自居的五殿下颇为郁闷。

  老子是实力派,不是偶像派!心里嘟囔一句。便赶紧把话题岔开道:“此次冒昧前来,一是为了看望老相国;另外呢,有些事情想要向您求教。”

  蒋太公捋着胡子笑道:“王爷降尊纡贵,老朽实在很荣幸。可我已致仕近二十载,早就一心只当富家翁,两耳不闻天下事了,恐怕是要您失望了。”说着指指前门道:“不信您看门上的联。和顺一门有百福平安二字值千金,老夫现今唯求和顺平安尔。”

  秦雷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捏着杯盖,轻轻划动道:“百年天地回元气、一统河山际太平…老相爷对这副对子怎么看?”

  蒋太公尴尬一笑道:“也是美好愿往罢了,王爷何必深究呢?”

  秦雷轻啜口茶。微笑道:“孤王窃以为,两副联还是对调下位置的好“放下茶盏正道:“老相爷乃国之干城,自然知道先有国家太平,后有小家平安。当此大秦危难之际,为何要处处藏拙呢?”

  蒋之虞被他说得一愣。旋即大笑道:“王爷为何认定我这黄土埋到脖子颈的老头有用呢?”

  秦雷撇嘴一笑。淡淡道:“就凭父皇、太后、太尉、文相这几都派人到贵府上来过。”

  蒋之虞微一眯眼,不咸不淡道:“看来王爷虽然进京时尚浅。但实力却不浅了。”

  秦雷摇头笑道:“还很浅薄,不过是凑巧知道罢了。”他没有说瞎话,若不是他把一支京都谍报局小分队,布置在蒋府四周,暗中保护云裳,他也无从知晓这些隐秘地事情。两人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既然知道了,那就是知道了,至于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

  蒋太公捏着雪白的胡子,沉道:“老朽倒想问问王爷对京里局势有何看法?”

  秦雷颔首道:“若是没有外力,三足鼎立将变成双雄对峙、纷争旷持久,文家会从顶级门阀中除名。”

  蒋太公呵呵笑道:“若是有外部压力呢?”

  秦雷知道老头再考校自己,洒然一笑道:“若是有外部压力,三方会很快妥协,但文家依然会从顶级门阀中除名。”

  “王爷倾向于前者还是后者呢?”蒋之虞紧盯着秦雷双眼问道。

  “后者,”秦雷毫不犹豫道:“齐国的威胁就在眼前,所以这次依然无法彻底分出胜败。”

  蒋之虞点点头,笑道:“王爷既然已经明悟其中纲要,便可立于不败之地,为何还要来找老朽问计呢?”

  秦雷摇头笑道:“孤不问自身吉凶祸福,孤是想为我大秦多保留些菁英,是以才来求助老丞相,到底如何保下那群举子…以及百官?”

  蒋之虞颇为意外的望了秦雷一眼,失笑道:“王爷要保住百官?你们不是生死对头吗?”

  秦雷摇摇头,苦笑道:“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马上就要开了。大秦现在不得啊。”说着有些恼火的眉头道:“文丞相就是看着这个机会,准备以此要挟朝廷。”

  蒋之虞点头道:“不错,若论审时度势、见风使舵,文丞相是有过人之处的,他就像条泥鳅似地,滑不留手抓不住。”说着双目闪烁的望向秦雷,轻声道:“说实话,老夫觉得这次很难伤到文丞相地根本。”

  这可不是秦雷想要的结果,思酌片刻后,不由灿烂笑道:“泥鳅有个致命的缺点。这玩意儿生活在泥汤子里。眼神不是很好,看不了太远。”

  说着坐直身子,自信道:“当今天下战已久,军民疲敝不堪,极度渴望结束当今纷争不休地局面,现在集权一统才是主题。所以文家地倒台乃是大势所趋,并不是谁可以阻挡的。可笑他枉称大秦第一智者,却自欺欺人、不愿面对现实,妄图螳臂当车,结局只能是自取灭亡。”说完放声笑道:“他的存在基础已经没了,无本之木何来根本之说呢?”

  蒋太公陷入了沉思,良久才略显神伤道:“老了呀…”摆摆手,阻止秦雷的宽慰之词。轻声道:“这几来找我的四方中,太后娘娘与老朽地观点类似。都希望稳字当先;陛下和李太尉地想法相近,希望老朽能帮着他们把文官地人心收拢过去;而文丞相呢…”看秦雷一眼,轻笑道:“希望老朽能在参奏您地折子上署名。”

  秦雷哂笑道:“他还是先管好自己再说吧。”

  蒋太公神色难明的笑笑。沉声问道:“王爷一直这么自信吗?”

  秦雷点头笑道:“孤王从不打无把握之仗。”

  蒋太公闭目沉思一会儿,良久才睁开眼皮,轻声道:“文彦博这次要输了,”说着面带赞赏道:“有你这样的对手存在,他即使现在不输,将来也是会输的。反正都是要输。不如来的早些。也好给我大秦多留些元气。”

  秦雷闻言大喜道:“这么说您同意了?”

  蒋太公喟然长叹一声道:“岁月如刀,谁在歌明镜白发?看来我们都过时了…”

  秦雷心道:我可没过时。只见老太公双目炯炯地望着自己。一脸萧索道:“陛下太后也好、太尉丞相也罢,纵使当年和现在如何了得,无奈英雄易老,将来注定要成为您的陪衬。”

  秦雷默然,他就是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点头笑道:“英雄所见略同…”

  蒋太公仔仔细细打量着秦雷,沉声道:“您既然认定了文相会败,那他就一定会败,二十年了,他也风光够了,是下来歇歇地时候了。”

  话说到这份上,秦雷的目地便达到了,他也不指望老丞相指名道姓地告诉他,谁谁会帮你、谁谁会中立之类,因为这种隐藏在水面下的大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将身体浮出水面的。

  两人又说几句,秦雷便想起身告辞,却见蒋太公似笑非笑道:“王爷,您地问题都解决了,是不是也该解决下老夫的问题?”

  秦雷温和笑道:“老丞相只管讲,雨田尽力去做就是了。”

  蒋太公颔首笑道:“王爷确实洒豪气,怪不得把我那外孙女得神魂颠倒呢…”

  秦雷的脸蛋子顿时跟个红苹果似的,说话也没了底气,哼哼道:“我们…也没什么…”

  蒋太公看秦雷一眼,似笑非笑道:“我那外孙女前两天半夜偷溜出去,被我逮到了,她说在家里闷得慌,出去散步。”这样彪悍的理由,只有云裳能想出来。

  秦雷不由苦笑道:“早该来拜会您老人家的,但…”

  蒋太公呵呵笑道:“但是不知道该向左还是向右,干脆就谁家也不去了,是不是?”他们家与李家是左右邻居,看来就连秦雷地左右为难他都知道了。

  秦雷心中搐道:这些老家伙,怎么一个个都成了了。挠挠头无奈笑道:“想不到第一次见长辈,竟然来得这么失败。”

  蒋太公微笑道:“老夫快八十地人了,勉强可以倚老卖老了,若不是因着我家云裳占些上风,今殿下可别想看到老头子的好脸。”

  秦雷干笑一声,终于明白云裳地子从何遗传而来***分割…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