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三六三章 京都变奏曲之狭路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三六三章 京都变奏曲之狭路
  二月初六,子时末。

  若兰轻手轻脚的进了房,先把双手在炭炉便偎暖。这才走到边,将那双温暖的小手,进秦雷乌黑的发际,来回轻轻梳拢起来。这是她叫他起的方式…既不吵闹也不烦人,就像她在他身边存在的方式一样。

  黑暗中,只有炭盆里跃动着幽蓝的火光,映衬着秦雷安静的脸庞,更显得棱角分明。若兰最喜欢看他睡着的样子,就像纯净的婴儿一般,没有白里那捉摸不定的笑容,也没有那挥之不去的迫感。也只有在这时候,她才能肆无忌惮的仔细端详他,欣赏他,聊以欺骗自己,他是她的。

  “想什么呢?”秦雷今醒的特别早,那双漆黑善良的眼睛便如晨星一般,让若兰一下子失进去,甚至忘了回应王爷的问话。

  秦雷见她失神,便伸出修长有力的双臂,将她揽进自己温暖的怀里,轻声道:“对不起,这些日子忽略你了…”

  一句话便似一阵暖袭遍全身,若兰反手紧紧搂住秦雷,任泪水无声的淌下。感觉到心窝处的润,秦雷不歉疚起来。回想起这一个多月的日子,他似乎连笑容也很少给她…在事实面前,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

  他双手微微一抬,便将若兰柔软的身子提了上来,两张脸一下子贴在一起。姑娘还没反应过来,秦雷那火热的便准确的印了上去,也许只有最热烈的吻,才可以消融姑娘心中积郁多的委屈。

  他的吻轻柔而专注,没有以往霸道、没有以往的索取,好似对待世间最易碎的珍宝一般,无声的向姑娘倾诉着心中地怜惜与爱意。

  若兰完全沉醉在这难得的温柔中,哪怕是下一刻粉身碎骨,也不愿破坏这一刻的柔情。

  时间仿若沙。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才分开,若兰伏在秦雷口,双目离的息道:“爷,您要起身了,不然会耽误上朝的。”

  秦雷点点头,轻抚下若兰的肩头。温声道:“等忙过这一阵,也该暖花开了,我带你去看桃花。”若兰双目中迸发出惊喜地光,欣喜道:“真的…”

  秦雷嘿嘿笑道:“比真金还真!”若兰大着胆子在秦雷脸上响亮的亲一下,便快的起身。服侍他穿衣吃饭,又将他一直送到车上才转回。

  带着这种喜悦的心情,秦雷见到了万载不化冰沈冰先生,嘴角搐一下,面笑容道:“虽然是骡子是马,今天便要拉出来溜溜了,可你又不是骡子马地。用不着这么紧张吧。”

  沈冰没有回应王爷这不好笑的笑话,两道浓密的眉毛几乎拧在一起道:“半个时辰前,陛下接见了十个举子。”

  笑容顿时凝滞在秦雷脸上,转瞬又消失不见了,使劲耸耸肩膀,把身子往椅背上依靠,嘴上无所谓道:“若是没有任何反应,岂不有辱大秦第一阴谋家的美名?”

  沈冰见王爷一脸的淡然,心情刚要放松下来,却见他猛地一拳砸在车壁上。只听砰地一声巨响,马车甚至都被带着稍稍歪了一下。

  幸亏这是特制的防刺杀马车,沈冰不无庆幸的想道:要不会被打出个来地。

  打完一拳,秦雷又抱臂靠坐在椅背上,冷笑道:“果然是狗改不了吃…”

  沈冰这个汗啊,心道:那好歹是你爹哎…但他知道王爷气了昏头,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

  伸出右手中指和食指,缓缓着眉心,秦雷沉声吩咐道:“从现在开始,与头狼和独狼的联系要更加隐秘。宁可暂时断线,也不要被发现。”沈冰沉声应下。

  车厢里逐渐安静下来,秦雷也知道这不是他一个人游戏,还有一些更大更强的玩家在一起博弈,他可以做的只是尽量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去指望别人的垂怜。

  这样一想。心情便平和下来,自嘲的笑一声。竟然轻轻打着拍子唱起歌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自己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胜利果实,让未来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的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伴随着有节奏地辘辘车轮声,他竟然一人便唱出了进行曲的味道,让边上的沈冰和石敢也不由自主的被吸引着,随着节奏轻轻的点头。

  唱到高兴处,秦雷呵呵一笑,朝两人唱问道:“是谁创造了今胜利?”石敢和沈冰对视一眼,不知该如何应和这怪异却昂的歌声,挠挠头,只好一块傻笑道:“是王爷您吧…”

  秦雷笑着摇摇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两人,放声唱道:“是我们大家一起…”挥挥拳头继续唱道:“一切该归我们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歌声中,马车到了承天门外停住。石敢开窗看了看,轻声回头道:“承天门外似乎发生冲突了。”

  秦雷哦一声,也探头往外开一眼,对远处站着的一个官员问道:“怎么回事?”

  那官员早看见隆威郡王的马车了,赶紧恭声道:“回禀王爷,士子百姓们把承天门外堵住了,同僚们无法站班,正在请御林军帮着维持秩序呢。”

  秦雷点点头,信步下了马车,往前面不紧不慢的走去,只见往日站班的通道上,挤了请愿地士子,将等待上朝的文武官员堵在了外面。而那队据说是维持秩序的金甲御林,则在另一头整齐列队,看起来更像是在隔岸观火。

  文官们看见五殿下过来,赶紧躬身让开去路。于政治一事,他们最是感,早感觉出京里的风向不对来了…似乎五殿下这股南风,要把相爷的东风倒一般。

  秦雷也不开两边地官员,径直到了举子们前面,环视一圈在场地举子,拱手朗声道:“各位。小王秦雷。”

  一直半死不活的士子们,眼中终于有了丝丝神彩,对于这位仗义爱民地王爷,他们还是保持着想当尊敬的。

  “你们所奏的事情将在今朝会上讨论…诸位能否让出一条通道,好让百官上朝呢?”秦雷温声道。

  举子们沉默片刻。不一会儿,终于有人嘶声道:“王爷,我们没有堵住去路。”话音未落,秦雷面前的举子们向左右侧了侧身子,便让出一条两尺宽的小径来。

  望着那十数丈长,仅容一人勉强通过地小道,百官面面相觑。心道:这不胡闹吗,谁敢往里进呀?若是这些快饿疯了的士子拉住了、拽倒了、拖进去扒光了吃掉怎么办?一时皆都踯躅不前,有人还忍不住道:“你们且多让些…”

  士子们轻蔑的望着这群头顶乌纱、身穿蟒袍的显贵官员,冷笑道:“好叫王爷与诸位大人听着,这是一条良心道,若是光明磊落、心中无愧,自然如走通天大道一般轻松自在。只有那些黑心黑肺、贪赃枉法之人,才会将其当成黄泉小路。诸位可有胆量一试?”

  众位官员皆是面,这路是否真那么神?他们不知道。可道两边那些密密麻麻、状若厉鬼的士子们可是触目惊心地,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谁也不敢上前。

  他们的家人伴当以为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便有人跳出来道:“老爷,让小的们给您开道!”

  谁知那官员并不领情,伸手一个大耳刮子,低声骂道:“哪凉快哪待着去…”

  那伴当一下子被打懵了,捂着腮帮子呜咽道:“哪都凉快的…”看见自家老爷吃人般的眼神,这位拍错马的活计,只好委委屈屈地下去,不知道好人为何如此难做。

  边上几个想献殷勤的下人,无一不遭到主子的白眼斥退大耳刮子之类的…诸位大人看来下定决心。不让家里的狗出来咬人了。

  其实他们心中何尝不想如此?只是现在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局势下,谁也不愿当这个出头鸟…谁知道胡乱出头的后果是什么?

  见众官员较劲般的站在那儿,都没有上前的意思,秦雷心道:哦,明白了。等老文来出头呢。不由暗笑道:倒要看看老文怎么趟过这座火焰山。便耸耸肩膀笑道:“各位继续盘桓着。本王先行一步了。”

  说完也不带石威,就这样大摇大摆走进那小道之中。每走一步,道两侧的士子便会齐齐躬身道:“请王爷通过。”秦雷也微笑着缓缓点头。不一会儿,就从从容容地走完了这条良心道。

  他自然不会有事,从为难民请命、开仓赈灾那天开始,他的名字便与爱民如子这四个金不换的大字联系在一起,可以说,哪里有老百姓,哪里就是他这条小船遨游的江河湖海。

  见王爷走过去,秦守拙也哈哈一笑道:“本官不才,却也问心无愧。”甩甩袖子也学着王爷的样子,大步走了过去。

  他就是问心有愧,也丝毫不担心这些士子会对自己不利,若没有他的照拂与纵容,这些士子能在这安安稳稳请愿吗?早被一股脑逮进京都府大牢了…如果装得下的话。

  果然士子们同样向他行礼,恭送他顺利通过。这两位过去了,又站出一位二品服的官员来,仰天笑一声道:“本官散秩大臣麴延武,素来不做亏心事,却要看看这良心道到底准是不准。”说完便昂首进去,却也顺利通过了。

  这时在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都察院左都御使王辟延冷笑道:“自古不胜正,我们都察院展天地正气、彰月明光,到哪儿都是堂堂正正,诸辟易,岂能怕一条小小的甬道?”说完便与右都御使王安亭率着一干御史们。大义凛然地进了举子阵中。

  官员们心道:这老王真是鬼的,见一个人走心里害怕,便成群结队的壮胆。便互相使个眼色,意思是,咱们也照葫芦画瓢吧…

  谁成想,那二位王大人走到一半,却被士子们轰然拦住。瞬间便淹没在人海之中。御史们顿时吓坏了,只听王安亭厉内荏道:“你们要干什么?袭击朝廷命官可是砍头重罪!”

  有挑头的士子毫不客气顶撞道:“你们既然是御史,为何不为民张目、揭举贪官呢?”

  王辟延悄悄拽一下王安亭,暗示他说话客气一些,王安亭会意的微微点头。尽量温和道:“谁说我们不检举来着?”

  “这位大人,我们掌握了文丞相贪赃枉法、操纵科举地确凿证据,为何都察院却视若无睹、安之若素呢?”士子们愤愤质问道。

  一听这话,王安亭心中大定,便打个官腔道:“御史检举是讲证据地,对于丞相大人这样的国之首辅,更是要谨慎。一定要铁证如山才行,岂能像对待一般官员那样风闻奏事呢?”

  “我们已经把证据呈给陛下了!”士子们恼火道。

  边上王辟延笑道:“那好。这次朝会本官便会向陛下询问此事,若是证据确凿,定会参劾地,”说着假笑道:“诸位还是让开道路吧。”士子们看看领头的,领头的又问一遍道:“此话当真?”

  “本官乃堂堂正二品左都御史,铁口铜牙,岂能诳语?”王辟延皮笑不笑道。

  “那好吧。”领头的一挥手,士子们这才将一干都察院御史放了过去。

  唯恐这些举子再变卦,御史们走的极快。待走出来时,竟已出了一头白汗。还没有在城门下站定,便清楚听五殿下赞许道:“辟延,真!”

  左都御史大人咽口唾沫,只能装作没听见地。

  一干武官心道,该没咱们什么事儿吧?就是有事儿他们也不怕,大伙抱成团的话,怎么也能抵挡个三五十息,就不相信御林军会坐视不理。便在李浑的带领下,成群结队的走了过去。果然也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便只剩下文彦博手下的一干文官在对面傻傻地看,痴痴的等…

  秦雷看一眼身边脸严肃的皇甫战文,心中升起一丝明悟:这哪是举子闹事,分明是在给陛下立威嘛…顿时了然了这个举动的提议者的身份,八成便是陛下的暗线!

  要知道。这计划是月前经过昭武帝御览同意的。既然秦雷可以下暗线,那昭武帝也没有道理不可以…

  终于在百官险些望眼穿之时。将文相爷盼了来。

  文官们仿佛被欺负地孩子见着娘一般,呼啦一下便把文老头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问安之后,又绘声绘讲述下情况。文彦博听完冷笑一声道:“没用的东西!”也不知是在骂谁,可百十号文官却被他这一句骂得生生抬不起头来。

  文彦博轻轻挥手,分开众人,凛然站在士子们面前,一手扶住紫玉带,双目凛凛的扫视着场的士子。

  虽然没有自我介绍,但士子们却可以毫不犹豫的确定,这位站在眼前的儒雅老者,便是大秦中书省左丞相文彦博是也。也就是士子们最大的苦主,此次集会要打倒之人。

  只是无论原先多么切齿痛恨,当那人就这么轻轻松松站在他们面前时,士子们心中却打起鼓来。他们不由自主的将此人与只手遮天二十年的一代权相联系起来,那高高在上地威压,让士子们加倍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无数人的气势霎时被他一人所夺。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