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三六九章 把那四条腿儿都锯喽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三六九章 把那四条腿儿都锯喽
  书生闻言回过头来,果然是那白面辛骊桐。

  辛骊桐等人乃是二月风波的引子。当时他们因为保护难民而被捕,士子们为了将其营救出来,集体去相府请愿,这才引出了后来的惊涛骇,乃至令朝局大变。

  只是他一开始便被捉进了兵马寺的牢房,自然也没机会去承天门前上书、没缘份见到昭武帝,没福分金殿旁听,自然也不知道秦雷的真实份了。此时见到秦雷,他先是一愣,过会才恍然笑道:“原来是伍公子。”

  秦雷哈哈笑道:“辛兄可是贵人多忘事啊,”说着指了指边的座位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辛兄何不过来同。”

  辛骊桐看起来颇为意动,但见边上眷,也不好贸然上前,不由有些踯躅。

  若兰是个有眼神的,闻言起微笑道:“奴婢还没逛够,正想跟爷讨个空呢。”

  秦雷却摇头笑道:“只管着,这又不是在家里,哪有那么多规矩套子?”

  辛骊桐也笑道:“是在下拘泥了。”便过来与秦雷两个并桌。

  酒菜水价送上来,不一会儿就摆了桌子,秦雷与辛骊桐对酌几杯,这才笑问道:“三月初一就是大比,辛兄还有闲情出来饮酒,看来已是成竹在了。”

  听了秦雷这话,辛骊桐面羞愧道:“哪里是什么成竹在,只是心里烦闷,出来借酒浇愁罢了。”

  秦雷与他虚碰一杯,摇头笑道:“殊不知借酒浇愁愁更愁,何况独酌乎?”边上的石敢和若兰听了。心道:王爷今可真有文化啊…殊不知那李浑嘲笑秦雷与他一般不文。令此次闱的主考官大人颇为汗颜,现在每天都要拿出一两个时辰来发奋图强。起初向看一些经史子集之类的,只是那些书言简意赅到令人发指,只消看三五行便可令人酣然而眠。最后只好找些《太平广记》、《开元遗事》之类的传奇小说来看,好歹有些情节描写。还能将就着看一会儿。

  好在展卷有益,连看了十几天小说,说话也半文不白起来…要地就是这个效果!秦雷心中得意道:老子只要包装个门面罢了,难不成真要皓首穷经、汗牛充栋?话说这两个成语也是新学地。

  辛骊桐只是苦笑不语,秦雷又问道:“怎么不见那位商德重商兄?你们不是素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吗?”

  辛骊桐闻言真心实意赞道:“伍兄实在是才,在下向来自负读书万卷,但您接连两个用典。却都没听说过。”说完书呆气十足的朝秦雷拱手道:“还请伍兄不吝赐教。”

  秦雷有些奇怪道:“什么用典?”

  辛骊桐赞道:“伍兄用典随心所。便如雨落碧波了无痕。您方才接连用了成竹在与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两个典故,”说着捏起粒茴香豆沉吟道:“前一个的意思应该是心中有数,但意境上十分雅致…有成竹好画竹,实在雅致的很…”

  秦雷瞪大双眼道:“你以前没听过这说法?”

  辛骊桐摇头道:“未曾听说过,”说着一脸坦然道:“我华夏文化博大深,学生所学不足十一,自然会有没听说过地典故。”

  秦雷使劲回忆半晌,讪讪笑道:“那是齐国一个住在东坡的苏老夫子说的,可能还没开始行。”

  辛骊桐颔首笑道:“正是。但凡妙辞佳句,往往百年后才能成为经典。”秦雷刚要擦擦汗,又听他十分认真问道:“那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呢?也是那苏老先生所言吗?”

  秦雷尴尬笑笑道:“他们是东齐芭蕉山上的两个好汉,向来出双入对、形影不离,所以那里的人们便用这个说法来比喻两人情好到分不开。”怕这书呆子再问。秦雷赶紧从学术层面跳出来道:“就是说的你与商兄那种关系。”

  辛骊桐果然被引开了注意力。闻言有些萧索地叹一声道:“今时非比往了,商兄现在应酬颇多。却没时间与在下喝酒了。”

  秦雷奇怪道:“他一个应试的举子,能有什么应酬?”

  辛骊桐夹筷子炒韭黄,微笑道:“伍兄岂不知士别三、当刮目相看么?商兄有幸见得天颜、现已贵为天子门生,将来注定要居庙堂之上地,自然有络绎不绝地逢之客。”

  秦雷见他只是羡慕,却无嫉妒之意,遂温声安慰道:“现在朝廷换了考官,又严查舞弊,以辛兄才不难考中,到时候不也是登堂入室的天子门生了吗?”

  哪知辛骊桐一脸苦涩道:“换了考官不假,可该舞弊还是要舞弊的…”

  秦雷见他神凄婉,不似说风凉话的样子,不由沉声问道:“辛兄可是听到什么消息?”

  辛骊桐只是随口慨,却没料到这伍公子如此。起先只是摇头不语,直到秦雷追问再三,才喟叹一声道:“公子稍等片刻。”说完径直起下楼,不一会儿便拿着个信封子回来,递给秦雷道:“公子您看。”

  秦雷腹狐疑的接过那信封,出信瓤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三句话:一等两千两、二等一千两、三等五百两。横竖看几遍,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辛兄别卖关子了,这到底是什么?”

  辛骊桐苦笑道:“您有五百两的话,便可得到第一场考试的试题;一千两便可得前两场的试题,两千两就可得到此次闱全部三场的考题。”说着一脸不忿道:“现在有钱地考生已经人手一份,而像在下这样穷学生。只好在边上看着干生气了。”两千两白银。对于一般地富户来说,也是一笔了不得的巨款,砸锅卖铁也不一定能凑出来。

  秦雷一脸不信道:“据我所知,就连主考的五殿下都还不知道试题,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买到呢?”说着呵呵笑道:“莫非是有人杜撰些试题来诈骗不成?”

  辛骊桐知道这位秦伍公子贵不可言。所说应该不虚。闻言先是一喜,转眼又摇头道:“若是凭空叫卖,哪能让人趋之若鹜呢?关键人家有担保”指了指那张信纸的页脚,秦雷才看见一行蝇头小字道:凡购买者,皆可与中都万里楼签押,若有出入,十倍赔偿。

  辛骊桐沉声道:“万里楼可是进斗金地中都第一楼。所以大家都信…我也信。”

  秦雷终于笑不出来了。端着酒杯沉默半晌,这才幽幽问道:“在哪里能买得到呢?”

  “状元楼就有,只要您把宝钞装进这信封里,给二楼角楼那个穿皮袄地,他就会给您取试题和文书来。”

  秦雷面凝重地寻思一会儿,对后侍立的石敢道:“去买一份回来。”石敢小声道:“王爷稍等,属下先回去取钱去。”说完便要转离去。谁也不会没事带那么多钱逛大街,不纯粹招贼吗?

  辛骊桐见秦雷竟然真格要买,连忙阻止道:“公子且慢。没有举人份,是有钱也买不着地。”

  秦雷皱眉道:“还麻烦呢。”

  辛骊桐轻声解释道:“那文书只能是举子本人签订,旁人代替不得。”

  秦雷冷笑道:“我就偏假冒呢?”话语中已经带着丝丝火气。

  辛骊桐不知道这位伍公子为何如此生气,赶紧小心翼翼道:“我们举子除了路引之外,还有省里出具的证明文书。上面还附着画像呢。”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冒名顶替的法子。

  秦雷哦一声。稍一寻思,便使劲一拍桌子。朝辛骊桐道:“你去买就成了。”

  辛骊桐脸一下涨得通红,微微动道:“子曰:君子义以为质,得义则重,失义则轻,由义为荣,背义为辱。在下虽然久试不第,潦倒若斯,但也万万不会做这种有违道义之事。”说完便气鼓鼓的望着秦雷,似乎随时会拂袖而去。

  秦雷与他对视片刻,方才展颜笑道:“辛兄误会了,在下开玩笑的。”说着亲自给辛骊桐斟杯酒,温声道:“秦某给你赔不是了。”却得辛骊桐颇为不好意思,半起子双手接过酒杯,脸自嘲道:“公子乃是一片好心,只是辛某过于迂腐了。”方才生出地那点不快尽去,两人地关系反而近了些。

  秦雷寻思一下,又对石敢吩咐道:“你去那儿找那个谁,让他去买份考题回来。”他虽然说得含糊,但石敢却听得明白,赶紧点头应下,去找大合源的少东家不提。

  让这事儿一搅和,秦雷也没了吃酒的心思,心不在焉的与辛骊桐又吃了几盅,那辛骊桐虽然有些迂腐,却也不是不长眼,举杯笑道:“君子之聚,兴尽则散,在下也该回去温书了。”

  秦雷抱歉的笑笑道:“也好,咱们改再聚,”又意味深长笑道:“下次却要在探花宴上对酌了。”

  辛骊桐闻言微微笑道:“承公子吉言,若是辛某有幸雁塔题名,定要敬您三大碗。”

  秦雷哈哈笑道:“一醉方休。”便与他一道下楼,挥手各奔东西。

  与辛骊桐分别后,秦雷又要带若兰继续逛街。若兰却微笑道:“爷的正事要紧,您只管去忙,奴婢车回去就行。”

  秦雷歉疚地握着她的小手,轻声道:“难得出来一天,还没有让你尽兴…”

  若兰摇头微笑道:“今天吃了那么多好东西,还买了那么多小玩意,奴婢可很开心了。”

  秦雷目光柔和的望着她,点点头,招手让沈乞将她送了回去。

  大概下午十分。石敢终于带着试题回来。依然是个黄皮信封。里面是几张薄薄的纸片:大部分是试题、还有一张是万里楼东家楼万里亲笔签押地保书。

  看着那保书上鲜红的楼万里私印,秦雷眉拧成了凹字形,他能到自己心跳骤然加速…虽然还没有从昭武帝那儿拿到试题,但他几乎已经笃定,这就是真题。

  “进!”秦雷霍然起。沉声喝道。昭武帝赐他内行走地牌,在每门关闭之前可以自由出入,无需通报。

  不到半个时辰,他便在御书房见到了昭武帝。

  自从二月初六早朝之后,文彦博便称病在家,竟是将朝政尽数归还了昭武帝。短暂地兴奋之后,昭武帝就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奏章、议事之中。据说曾创下了连续三昼夜不出御书房地记录。若不是老家伙十几年来就盼着这一天。怕是早就累趴下了。

  饶是如此,当秦雷见到他时,还是被昭武帝憔悴不堪地样子吓了一跳,赶紧伏首呜呜哭道:“父皇,您可要保重啊…咱不能这么玩命了…”为资深熬死卡影帝,说哭就哭只是小儿科。

  昭武帝有些呆滞的望着秦雷,过会儿才反应过来道:“嚎丧什么,朕还没死呢…”说着把手中地奏章一扔,唏嘘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这国家的事儿太多,朕就是把这条老命搭上,也是干不完的。”

  秦雷拿袖子抹抹泪,颤声道:“父皇应该屋建瓴、思考些国家大政方针的事情,岂能被这些琐事羁绊?”

  昭武帝闻言一愣。旋即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看来那件事已经迫在眉睫了。”

  秦雷点头道:“时机正好成。”

  昭武帝也点头笑道:“今晚你就别走了,陪朕把这些奏章看完了。咱们再好生议一议那…内阁。”对这个新名词,昭武帝还有些陌生。

  秦雷苦笑一声道:“儿臣遵旨,但是请父皇先看看这个。”一边从怀里掏出那信封,一边解释道:“这是儿臣今从外头买到的,据说京里富裕举子已经人手一份了。卓言上前接过那信封,转呈给昭武帝,昭武帝一边出信纸,一还轻松笑道:“什么东西这么神秘兮兮?”只往那纸上扫了一眼,他便呆住了。

  只见上面写道:“三道四书题中:论语乃是畏大人之言两句;中庸是君子未有不如此两句;孟子是以予观于夫子至远矣两句。诗题乃是千林叶始藏。”这正是他亲自所出地会试第三场地考题。

  昭武帝的脸顿时变得铁青,颤抖着翻看其余两片考题,只见那第一场的史论五篇、第二场的策论五道,也与他前所出一模一样,连每一题的顺序都不变。

  昭武帝狭长的双目眯成了一条细线,却闪烁着人的寒光,秦雷和卓言都知道,这是他暴怒的前兆。

  果然,将楼万里的保书一道看完之后,昭武帝便将这几页信纸狠狠拍在御案上,把案上地笔墨纸砚、印玺奏章生生震得一跳。昭武帝尤不解恨,伸出双手要把那千年金丝木做的御案翻倒。

  秦雷心道:看把你能的…

  果然,任凭昭武帝把脖子都憋紫了,也不能将这重愈千斤的案台反倒。皇帝陛下不由恼羞成怒咆哮道:“还不过来帮忙?”

  秦雷和卓言顿时瞠目结舌,心中狂叫道:不会吧…我们帮你推算怎么回事儿?

  好在边上有懂行的御书房太监叩首道:“陛下,这御案四脚是扎地上地,多少人都推不动。”

  “那就把这四条腿锯了!”只听大秦皇帝陛下暴怒道。-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