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三七零章 梳洗梳洗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三七零章 梳洗梳洗
  秦雷怀兴奋地期待着锯翻御书案的那一刻。

  却听卓言在边上陪笑道:“陛下檄,这御书案四脚扎地,连接皇宫气脉,锯之不详啊…”昭武帝这才撒了手,呼哧呼哧的气,对卓老太监低吼道:“给我把楼万里那个杀才拘来!”

  卓言刚要应下,秦雷硬着头皮开口道:“父皇斟酌,打草惊蛇啊…”昭武帝见自己掀桌子也不行,拘个人也不成,憋屈到了极点,愤懑的吼一声,将御书案上铺着的金黄苏桌布一掀而起,终是把桌上的笔墨纸砚、印玺奏章统统甩在了地上,唏哩哗啦打碎了一片。

  昭武帝见终于得偿所愿,这才稍稍顺了气,冷眼看着小太监们跪地收拾残局,咬牙切齿道:“是谁偷的?”

  秦雷轻声道:“请问父皇,这试题可有别人知道?”

  昭武帝摇头道:“乃朕亲自出题,并未让任何人见过。”这次大比对他意义非凡,含着他选贤择优、重组班底的希望,自然要格外重视。

  只见昭武帝从间取下一把铜钥匙,对边上侍立的卓言道:“去朕的寝宫,把那个盒子拿来。”卓言双手接过钥匙,领命疾步退下。

  太监们把地上东西收拾妥当,重新换上一套笔墨纸砚、又把散的奏章码放整齐,便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御书房。

  房中只剩下昭武帝与秦雷两个,顿时安静下来。

  幽幽望了低眉顺目的儿子一眼,昭武帝沉声道:“楼万里乃是朕的探子…头领。”

  回想一下老头子与万里楼地轶事,秦雷毫不意外。只是面上还要意外道:“那他怎敢…”

  昭武帝微微眯眼,沉声道:“自从十几年前,朕偶然救了楼万里那厮之后,他便一直为皇家服务…”

  秦雷轻声问道:“是为皇家密谍服务,还是为父皇服务?”

  昭武帝面色微为难看道:“为朕服务,他的任务乃是暗中监视皇家密谍。”

  “父皇原先对这人什么评价?”秦雷轻声问道。

  昭武帝摸一下眉毛,淡淡道:“原先以为他是朕之忠狗,现在看来不过是条忘恩负义的…狗。”

  秦雷抿嘴道:“此人竟敢用自己的私印出具担保,实在是胆大包天。”

  这看似无意的一说倒提醒昭武帝了。他寻思一会儿,才皱眉道:“此人年轻时颇有几分胆,但早被七年前的腥风血雨吓没了锐气,现在为朕做事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怎会如此肆无忌惮呢?”考题乃是诛九族的大罪,不是丧心病狂。不会如此铤而走险的。

  秦雷轻舒口气道:“此事颇有些玄机,还请父皇三思。”

  这时卓言双手捧着一个黄绫包袱进来,跪捧在御阶之下。

  昭武帝接过那包袱,将其搁在御案之上,仔细观察了半晌,这才面色凝重的打开。出里面精致地铁盒来。只见那铁盒上纵横贴着两条黄的封条,上面还加盖着猩红的皇帝行玺。

  秦雷见那封条完整无损,可昭武帝却捧起铁盒,眯眼看了半晌,便重重将其搁在案上。面目阴沉的嘶声道:“被人动过了。”他在铁盒上夹了一极细的头发。只要有人打开铁盒,那头发自然就会掉落。现在夹头发的位置空空如也,不用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秦雷估计昭武帝在盒子上动了手脚,也不多问,只听他声吩咐道:“待关闭宫五门之后,便不许任何人进出!再把乾明宫地宫人全部拘起来。连夜严加审讯!”卓言赶紧领命下去。

  昭武帝盼了这多年。好容易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谁成想翅子还没扑棱开。就被人兜头一闷,心中自然恼火不已。秦雷看他双目中寒光隐现,知道他已经动了杀机。

  陪着这头暴怒的老狮子待了半晌,直到酉时末,卓言才又重新出现,面色凝重道:“启奏陛下,奴婢已经审讯了您寝宫的十八名宫人,俱言三内只有三公主一人进过您的寝宫。”昭武帝对待女儿向来要宽于儿子,山公主横行宫多年,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山?”昭武帝沉道:“不大可能吧?”

  秦雷突然出声问道:“她可带侍女宫人一道进去了吗?”

  卓言摇头道:“不曾有过,公主殿下乃是一人进殿,”说着有些无奈道:“正因为没有人证,也无法为公主殿下洗嫌疑。”

  秦雷断然摇头道:“看方才父皇察验,那盗书之人分明是心细如发,显然不是河那种子能做出来的。”虽然素来不喜欢这个疯丫头,但该帮还是要帮地。

  昭武帝闻言点头道:“叫她来问问。”

  不一会儿,一头雾水的山公主便被带过来,给昭武帝行礼后,想了想,又给秦雷福一福道:“五哥…”

  秦雷朝她点点头,温声问道:“山,父皇让我问你,三前你为何去乾明宫啊?”

  山也感觉出气氛的凝重,哪里还敢放肆,小声道:“他们说父皇找我,我就去了,结果转一***也没看见人。觉着肚子饿了,便回去吃饭了。”

  听她掺杂不清的回答,昭武帝越发她做不出那种事情来,遂沉声问道:“谁可以作证呢?”

  山睁大眼睛想了想,委屈道:“门口的守卫也不让随从进门,女儿我就一人进去了,却没有证人。

  秦雷微笑问道:“那是谁传地话呢?”

  山下嘴紧紧包住上嘴,使劲想了半晌。却气道:“不认识。”

  秦雷依然微笑问道:“那可记得什么样子?”

  “不记得了。”山畏惧地摇摇头,彪悍的人只佩服更彪悍地,秦雷无疑比她彪悍万倍,所以她对秦雷佩服万分。怕自己显得太笨,又使劲想一会,终于拊掌笑道:“想到了,是三个太监!”

  秦雷勉强微笑问道:“很好,记不错。”又清清嗓子道:“现在让你辨认,你还能认出来吧?”

  山点头道:“我是过目不忘的。”

  昭武帝冷哼一声道:“方才还说不记得模样了。”

  山委屈道:“我心里清楚。就是说不出来,但见了一定是认识的。”

  昭武帝耷拉下眼皮,对秦雷道:“拿着天子剑去查办此事,朕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秦雷朝昭武帝拱手道:“遵旨。”便从墙上取下那柄代表皇权地宝剑,带着山出了御书房。

  不到一刻钟,一行人便到了乾明宫。宫里所有地太监宫女都已经被看押在耳房中,见秦雷提了天子剑进来,都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没人敢抬头窥视。因为昭武帝这些日子都在御书房,大部分宫人都跟了过去,是以只有屋里这十八人留守乾明宫。

  秦雷命令众人站起身子排成队。一个接一个地走到面前,让山查看,人数也不多,不一会便看完一遍。

  山皱着眉头又让这十八个宫人走一遍,却没有发现一个记忆中的面孔。只好对秦雷摇摇头。小声道:“没有。”

  秦雷又问一遍,见山还是坚决摇头,只好对卓言道:“把在御书房伺候地宫人也集合起来,再查。”

  御书房的太监宫女足足有三百多人,光太监也有二百多。等把这些人也看完,已经是戌时末了。山公主还是没有找到那三个太监中的任何一个。

  秦雷再想把内宫所有太监都集合起来。但山公主早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估计看到什么都像是枕头了。他只好先放她回去睡觉。自己则带着卓言重新回到乾明宫。

  “人数清点完了吗?有没有偷逃的宫人?”秦雷一边走,一边沉声问道。

  卓言摇摇头,细声道:“御书房三百一十二名宫人、乾明宫一十八人,共计三百三十人在册,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秦雷皱眉道:“看来他们易容了。”顿一顿又道:“有没有相的宫人进出乾明宫,说不定他们未曾在意。”

  卓言苦笑一声道:“乾明宫乃是陛下的寝宫,岂是可以随意进出?都是要在宫门外报备地,那记录册上干干净净,并无任何人的记录。”

  秦雷淡淡道:“也没有山出入的记录。”

  卓言面色微窘道:“哎,山公主乃是陛下亲女,谁敢让她留名登记?”

  秦雷撇撇嘴道:“所以不能迷信记录。”说完一脚踹开角房的门,大步进了房间,把里面的看守和宫人齐齐吓了一跳。

  冷冷扫视一圈,把十八个宫人都吓低了头,秦雷指了指边上的卓老太监道:“知道他是谁吗?”

  “知…道…”宫人们小声答道:“卓总管。”

  秦雷坏笑着看卓老太监一眼,咯咯笑道:“那知道二十年前他是什么人?”众人心道:二十年前,我们还没生出来呢。

  也不卖关子,秦雷嘿嘿笑道:“他就是江湖人称十八层地狱地黑道枭雄卓阎王,生平最爱把人折磨致死,什么挖心割鼻,剥皮凌迟,对你们卓爷来说,那都是玩剩下的。”

  卓言听他信口胡说,心中苦笑不已,但面上还要配合着桀桀一笑道:“王爷有所不知,当年我最爱的乃是梳洗。”

  众人心道:“过于秀气了吧?”

  却听卓言森森道:“先把人犯剥光衣服,赤身体放在铁上,用滚开的水哗啦往他的身上浇几遍,然后用铁刷子一下一下地刷去他身上地皮,就像民间过年杀猪时。用开水烫过之后,给那猪身子去一般,直到把皮刷尽,出白骨为止,”

  一阵风吹过,再趁上他干枯恐怖地面容,让屋中人无不骨悚然,卓太监却仍不罢休,继续面陶醉道:“这可是一门手艺活。每一刷子下去,都要刷下黄白红三,且不能把人给刷死了,”伸出猩红的舌头在边一,卓太监毒蛇般盯着那十八人道:“直到剩下森森白骨,还能看到那受刑之人的心肺还在跳动。这才算是大功告成。”说完便如夜枭般嘎嘎笑了起来,让秦雷也起了一身皮疙瘩。

  “然后呢?”边上一个侍卫好奇问道。

  “什么然后?”完全入戏的卓太监,依然沉浸在疯狂的臆想中不能自拔。

  “人还没死呢…”那侍卫闷声道。

  “不管了,爱咋咋地。”卓太监笑眯眯道,这给人无限联想的一句,又让宫人们重新起了一身皮疙瘩。

  见他们一个个面如土色。秦雷这才冷笑道:“相信你们也不愿看到卓公公重旧业吧?”一众宫人吓得点头如捣蒜。

  “那就告诉孤王,这三天还有谁进过乾明宫?”秦雷地声音突然变得十分高亢:“除了山之外。”

  “胡副总管…”角落里有人尖声叫道,显然是被两人一唱一和地吓破胆子了。

  “胡传义?”卓言眯眼道。

  “他不是华林苑的总管吗?”秦雷不解问道,对于这个曾经去南方传旨地家伙,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华林苑乃是陛下日常起居之所。向由大内副总管兼任。”卓言面色阴沉的解释道。

  有两个侍卫上前。将那鹌鹑似的内监从人群中拖出来。

  “把那天的情况细细讲来,漏了半句小心杂家的梳洗招待。”看卓太监如此专业地样子,秦雷心道:这家伙八成真干过。

  那小太监赶紧竹筒倒豆子似的,把瞒下的事情一五一十讲了出来:“三天前的下半夜,奴婢在偏殿值夜,因为急。又忘了拿夜壶。只好出去方便。回来的时候便见着有几人悄没声的进了殿,奴婢心道:这么晚了定然没有好勾当。”

  卓言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尖叫一声道:“让你当值是做什么地,怎么既不捉贼又不喊人呢?”

  小太监捂着脑袋道:“奴婢有心跟进去,却怕被发现了灭口;有心喊叫,又怕他外面有同伙,被发现了灭口。只好缩在柱子后面,想等着他们离开。后来他们出来时,俺才见到,其中有一人竟然是胡总…副总管。”

  卓太监气极反笑道:“他们走了之后呢?你为何还不报告呢?”

  “奴婢有心想报告来,但想着胡…副总管在宫里几十年,徒子徒孙无数,免不了将来就要遭报复,便没敢声张…”

  “要你个狗才还不如让条狗!”卓太监气得就要他,却被秦雷拦住道:“还是有司处置他吧,你先把那胡传义给孤拘来。”

  卓言这才愤愤离去,子夜时分方转会道:“那厮不见了,说是昨儿就出了宫门,一直没回来。”

  秦雷叹口气,无奈道:“孤要去差了,陛下还等着呢。”卓然苦笑道:“老奴陪殿下一道去吧,不能让您代我受过。”

  果然,昭武帝对两人一夜的白折腾极为光火,将两人狗血头骂一顿,这才气呼呼道:“接下来怎么办?”

  秦雷擦擦脸上吐沫星子,干笑一声道:“重新出一份试题,乃是当务之急。”说着微笑道:“且不要声张,到开考那天便可把一群蠹材剔除出来,且还要他们吃下这个哑巴亏!”他说的他们乃是总可霸占皇榜前几十名的世家大族。昭武帝想了一会,终于出一丝笑容道:“你小子,总能想出些鬼点子,从极坏的事情上找到些好处。”

  秦雷赶紧谦虚道:“还是父皇教诲有方。”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