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三七三章 沈子岚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三七三章 沈子岚
  考生进入考场后,按号舍的编号每人一间号舍,号舍外有一名军丁看守,一千六百个号舍便动用了八百号军丁,昭武帝的决心可见一斑。

  考生在号舍内坐定,便有孔敬与李光远同时宣讲考纪:。每场考试以晨昏为界,考生在黄昏时要卷,如仍未完成,发给三只蜡烛,烛灭后即扶出场外。其间止讲问走动,进食睡眠乃至便溺,皆在那不足五尺的小间内进行,待三三场考完后,方才得以释放。

  讲完这些,又按例解说下三场考试的内容,此时天下毕竟战火仍频,是以昭武帝不重锦绣文章,而重真才实学,虽然也考三场、却没有前朝那些墨义帖经之类纯靠死记硬背的东西。

  第一场考史论,共五道题,昭武帝从《秋左传》这样的儒家典籍上取出五段文字,其中关于聘问、会盟、征伐、婚丧、篡弑各一段,让考生作五篇史论,阐述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每篇五百字,最多不得超出五十字。这是为了避免考生云里雾里的胡诌八扯。这场考察的是举子们理解问题、思考问题的能力。

  第二场考策论,也是五道题,昭武帝找出五件内政外情,也可能是对齐方略这样的大事,也可能是府县讼狱这样的小情,让考生作五篇策论,命其分析原因,提出应对之策。同样是每篇五百字。这场考的是举子们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第三场才是三道四书题,以及一首命题诗,藉此考察举子们的学问才识。

  此时还未将四书五经提高到畸形的高度,更讲究学识渊博、机智多变,若是本本分分考试录取。也真格更能为国家选拔出智谋超群地人才。

  待宣讲结束,秦雷便沉声宣布道:“第一场开考。”十八房考官便将散着墨香的考卷发下,开始了第一场史论五篇试。

  举子们忐忑的双手接过考卷,便见到开篇一题乃是子产为政、有事伯石这样的正统史实,并非偏难怪,大部分人都松口气,纷纷低头构思起来。

  却也有许多面色惨白、汗浃背之徒。趁着监视军士不注意,或是撕开棉袄夹层、或是解下贴身肚兜,将精心藏起的小抄取出,只看一眼便口干舌燥、耳鸣眼花、险些齐齐晕厥过去…只见小抄上第一题。乃是齐侯免、求丑父,哪里是什么子产为政啊。

  偷看下全部五道题,也没找到那位子产兄在哪里,急惶惶哆嗦嗦的再看看考卷,竟然没有一道与小抄上相同的。上当了!便如一道晴天霹雳起,将这些自以为得计地家伙震得魂飞天外,真个晕厥了几个。自然惊动了监视兵丁。也发现了那夹带小抄。将其架将出去≌押起来不提。

  看着不时被拖出去的考生,秦雷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他的本意是举行一场安定祥和地大比。虽然与昭武帝一般,准备给予大多数人公正,可他并不想追究作弊者的责任,好比楚庄王的绝缨之宴,让企图投机取巧者知难而退也就罢了,大家都不损面皮,将来也好相见。

  然而现在场面完全失控。一群如狼似虎的御林军接管了原本监考官的差事,完全的不留情面、完全的不计后果,完全地…让自己无法收拾,却也让秦雷彻彻底底明白了什么叫君心似海、恩威不测。

  怪不得老大离家出走、男女两个老二心理变态呢,这老家伙做事忒绝了点。秦雷忍不住腹诽道。昭武帝这种以所有人为棋子。凡事只问结果。漠视旁人感受地作风,是最为秦雷所不喜的。

  又想到昨昭武帝深情款款执手道:“朕之国家。便是你的国家。”看来果然只是一句废话而已,没有别的含义,却是他秦雨田自作多情了。

  气哄哄的背手转一圈,竟见到了伏案呼呼大睡的小胖子,秦雷不由暗笑道:才开考不到两刻钟就睡过去了,不知这三天三十六个时辰该怎么熬?也没惊动小胖子,轻手轻脚往前面去了。

  待见到李四亥的隔壁,秦雷两眼顿时瞪得老大…这里竟然坐着文铭仁那厮。秦雷不由惊奇万分,但见他在低头冥思苦想,只好悄悄离去,心中去大呼诡异…据说文彦博正四处捉拿这个逆子,不想他竟堂而皇之的进了贡院,还与李四亥坐了隔壁,说没有猫腻谁信啊?

  巡视完考场便已到了未时末,昨夜一宿未眠,饶是铁打的身子,也有些疲乏了,秦雷便回到至公堂后地主考下榻处,刚要进门休憩一两个时辰,却有考务官上来禀报今考生出勤情况。

  撇撇嘴,秦雷还是把他领进屋里,一边洗脸一边道:“说吧。”

  那官员清清嗓子,便把情况与秦雷分说:此次闱共计一千七百零六名应试举子,实到一千七百零一名,其中又有因为身份不符、夹带小抄进场的二百一十七名考生被剔除,实际有一千四百一十八人考试。

  而缺席的五人中,四人已经向督学告了病假,还有一人至今下落不明。

  听考务官汇报完,秦雷微笑道:“还有下落不明的,哪的考生?”

  “中都地。”考务官看一眼记录,恭声答道:“国子监应试监生沈子岚。”

  秦雷呵呵笑道:“还是国子监地,这么近都不来考试…”突然脸色一边,沉声问道:“他叫什么?”

  这考务官乃是昭武帝从外地临时调的,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身份,闻言小声道:“沈子岚…”

  秦雷地眉头一下子紧紧皱起,沈家表弟应试他是知道的,思酌着自个欠沈家恩情良多。正好借这个机会偿还少许。便打算在昭武帝最后审定时,用上一个要求,将其点为一甲。这话虽然没有对沈家明说,但为了让老爷子宽心,他前几已经差石敢去探望沈老爷子,并送去一盆海棠花,以老爷子的智慧。自然能明白秦雷已将探花许给了沈子岚。

  所以秦雷以为,就是沈子岚病得爬不起来,沈家也要将其抬来,只要能勉强答完卷子。便是一甲探花,何乐而不为呢?

  可这小子偏偏就没来,且没有向督学告假,这叫无故旷考,其后果是,举人身份掳夺,十年不许再考。

  “王爷。您看…”那考务官见秦雷久久不言。只好小心翼翼出声问道。

  秦雷这次回过神来,干笑一声,对那考务官道:“许是害了重病爬不起来,又许是遇到歹人不开身,总之学子不易,你我一念之差,其一生便再无出路,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考务官也不是个较真地人,闻言恭敬道:“王爷仁厚。确实无伤大雅。”说完便将沈子岚的名字勾掉,轻声道:“那举子还要在督学处补备才是,以免后惹人非议,于前程不利。”

  秦雷点头笑道:“这事儿交给孤了,你去忙吧。”那考务官便施礼退下。秦雷的面色顿时垮了下来。恶狠狠骂道:“臭小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臭小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国子监门外,沈潍恶狠狠道,他也已经知道沈子岚缺考的事情,心中自然也是恼火万分,这一哆嗦可就是三年啊,再说下会还不一定是什么情况呢?哪有这次秦雷主考来得牢稳。

  而那位惹得两人火冒三丈的小爷,此刻却正悠哉游哉的泛舟江上、倚翠偎红,实在是好不快活。

  这是一艘外观普通平常,内饰极为奢华的画舫,四壁用珍贵地沉香木雕琢出精美的图案,地上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话说这种在中土绝迹二百余年的珍贵地毯,去年冬里突然出现在陶朱街珍玩店中,统共只有两条,一条被太尉府买走,一条被内府买走。

  再看舱里地每一样物件都极尽奢侈繁华之美,无需做什么标记,便可笃定悉数出自内府尚宝监,是谁可以像对待自家库房一般,随意从内府搬出这些皇帝珍藏呢?当然是管内府的人了,谁管内府?当然是太子了。

  “这苹果甜酒确实不错,正合本宫的品味。”只听沈子岚对面的男子道,声音如和田玉石一般温润。

  貌似大秦能称本宫的男子,只有一人,就是大秦太子殿下。只是不知这位应该在家闭门读书的太子爷,怎么会与沈子岚凑在一起呢?

  “太子哥喜欢就好,这东西虽然稀罕,沈家却可以随意取用。”沈子岚吃一口边上女子递过来的香蕉,一脸郁郁道:“想想我俩地际遇,真是不公平啊!”太子微微笑道:“都是命啊,但有道是东园桃李花、早发还先萎;迟迟涧畔松,郁郁含晚翠。倘若甘罗十二为相,谁知十三便亡;又如吕尚八十垂钓,谁知其能为相?”这也是他日常激励自己地名言名句名人轶事,是以讲起来分外顺溜。只是将涧畔松、姜子牙来比喻这纨绔子,还需要有随时呕吐的勇气。

  沈子岚果然分外受用,闻言开怀笑道:“还是太子哥有学问,您这一说,我心里顿时就不堵得慌了。”

  太子心道:说了这么多恶心话,我可堵得慌了。但这家伙乃是顶顶重要之人,还需按捺着子,曲意哄着点。

  见太子微笑不语,沈子岚只道他为人谦虚,也不在意。又吃了一会儿花酒,突然心中忐忑道:“太子哥,您说今天这事儿我怎么回去代?”

  太子抿一口甜酒,温和笑道:“小弟无须担心,沈家不敢怎么着你,顶多虚张声势、吓唬吓唬你罢了。”

  沈子岚挠头道:“可光挨骂也是个顶痛苦的事儿。”

  太子双眼微眯,轻笑道:“傻小子。哥哥我当了七年太子,总结了个经验,你要不要听?”

  沈子岚感兴趣道:“洗耳恭听。”

  “会闹的孩子有糖吃,老实的孩子没得吃。”太子双目中透着点点寒光,幽幽道:“哥哥我原先就是太老实了,所以才被一帮兄弟挤兑成这个样子。”

  沈子岚不是笨人,自然听懂了太子的意思。紧紧攥着一只玉手,喃喃道:“闹?”

  “孺子可教。”太子颔首笑道:“从现在开始,你要闹,闹得越大越好。到时自然会有人给你糖吃。”说着看一眼内宫方向,冷笑一声道:“源源不断地闹,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糖,让你吃到腻为止。”

  沈子岚被他说得心尖怏怏,紧紧拳头道:“太子哥,您说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秦霆自信笑道:“九成是进入御林军,权任校尉衔。”

  沈子岚惊讶道:“您已经得到消息了?”

  太子很享受这种惊讶。放下手中的银杯。呵呵一笑道:“不用得到什么消息,这是必然地。”又脸真诚的望着他道:“这就是我让你罢考的用意所在。”

  沈子岚啊一声道:“不是说让我宣布自己的存在吗?”

  太子微微笑道:“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很重要地一个原因---你要告诉别人,自己不喜欢文事。有人自然会想:不喜欢文事?那就试试无事吧。而沈潍在御林军威望颇高,若是让你加入行伍地话,御林军便是不二选择。”

  听太子丝剥茧地分析,沈子岚不由赞叹道:“太子哥真是深谋远虑啊,太厉害了。”

  见沈子岚完全入了巷,太子微不可查的笑笑。从碟中拿起一片薄如蝉翼地五香熏鹿,细细品咂起来,心道:胜利的果实永远都是那么芬芳。

  沈子岚闷头寻思半天,突然微微担心道:“万一有人说我贪得无厌怎么办?”

  太子颇为意外的看他一眼,暗道:竟不是个草包。但他要得就是那个效果。自然不能让沈子岚多想。遂一脸沉痛道:“想想你的牺牲,就算是封王也不能完全补偿。所以没人敢怪你…”说着又故作潇洒的抿嘴笑道:“即便有人怪,只会让大人更可怜你,再给你更多的糖…何乐而不为呢?”

  沈子岚这才被说动,狠狠一攥边上女子的小手,咬牙道:“中,我回去闹!”疼得那女子面色煞白,却不敢叫出声来。他却是个急子,说完便将偎着自己地两个女子推开,朝太子拱手道:“我这就回去闹。”

  太子颔首笑道:“确实要趁早,沈家庭院深深,还不知什么时候能传到旁人耳朵里去呢。”说完便起身相送,看着沈子岚登上小舟离去,才翩然转身回舱,对着牡丹屏风笑道:“一切尽在掌握。”

  屏风后闪过一人,只见他面色惨白,身形瘦削,乍一看没有任何特异之处。只有一双漆黑地眼睛毒蛇般闪烁,着他心中的愤懑与仇恨。竟是那据说已经亡东都的文家大男文铭义。

  “为何不亲自去做?你来做的话效果要明显的多。”文铭义有些恼火道。

  太子略略有些厌恶的看他一眼,冷哼道:“本宫自有安排,就是你的主子也管不着。”说着挥挥袖子道:“这边没你事儿了,赶紧回你主子身边去吧。”

  听到主子二字,文铭义的嘴角**一下,但终是强行忍下,面无表情道:“鄙人从千里之外的东都赶回,送来了如此珍贵地情报,您不能如此对待…公主。”本来要说我,话到嘴边却又改成公主,顿时让一句义愤填膺的质问变成了狐假虎威的咋呼。所谓人穷志短、马瘦长,就是这个道理。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