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三七九章 爹亲亲不如舅母亲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三七九章 爹亲娘亲不如舅母亲
  心里挂记沈家的事情,秦雷与诗韵又略片刻,便起告辞出去,诗韵心中虽然不舍,却想着不便可再见,也就轻松的送他出门。

  出了永福,秦雷便径直往沈家赶去。半路上,无处不在的沈冰统领又冒了出来。

  “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何每次都要半道上车?”望着风尘仆仆的手下,秦雷好笑道。

  沈冰张张嘴,勉强笑笑道:“怕被盯梢的发现了。”

  秦雷见他神凝重,也没了开玩笑的兴致,轻声问道:“这几京里有什么动静?”

  “前文彦博去了李家,两人密谈了许久。”沈冰皱眉道:“但谈话内容无从得知,之后也没什么动静。”

  秦雷一边接过这几的情报汇总,一边轻声道:“文彦博放低段去李家,必然所图匪浅,”说着微微皱眉道:“这老家伙倒是残志坚,都到这份上了还上蹿下跳,可别真让他折腾出点儿什么事来。”

  沈冰沉声道:“王爷的意思是…”

  秦雷平淡笑道:“不是我的意思,而是老头子的想法,他已经不想再见文彦博了。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他们去了吧。”

  “那太后那里…”沈冰不无担心道:“据以往的种种看,太后是不想让文家彻底垮台的。所以属下担心,文彦博可能有救命法宝。”他这话说的含蓄,但秦雷能听懂,他其实是怀疑太后有什么把柄在文彦博手中。

  秦雷笑笑道:“先准备着,只要找到机会,说什么也要把他抹平了。不然老让这家伙扇风、点鬼火、唯恐天下不的,有个词叫…针扎在背,就是这么个觉。”

  石敢忍不住嘴道:“王爷,是如芒在背吧。”

  秦雷翻翻白眼,没好气道:“是钢针扎着疼还是麦芒扎着疼?”

  “应该是钢针吧…哦。”石敢悟了。

  秦雷却没心情与他继续聒噪,他的注意力已经全被纸上的情报所引:三月初一。沈子岚会太子于舟上,文铭义疑似出现。

  轻轻敲打着纸面,秦雷喃喃道:“文铭义?”

  沈冰小声道:“有人看见文铭义被丢进河里。淹了个半死才被捞上来。”

  “囊球,欺负残障人士算什么本事。”秦雷笑骂道:“沈子岚呢?他怎么跟太子凑一起了?”

  沈冰摇头道:“具体内容无从得知,但小公子回去之后,便与家里发生了烈的冲突,甚至还…”看看秦雷,终是实话实说道:“还打了夫人,把老太爷气得不能下地。”

  秦雷的面肃穆下来。沉声道:“多半是老二挑唆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摸了摸手边的竹枝,又想起了昭武帝的口谕,不由喃喃道:“老头子对这家伙不错呀…”

  他就这样一头雾水地到了沈家,却见着大门紧闭,石敢上去叫了好半晌,才有人出来开门。一见是五爷的车队。那门子口中忙不迭的道歉。赶紧吩咐手下开中门,将一行人引进去。

  “怎么回事儿?”石敢向那门子问道,门子恰好也姓石,乃是他地远房堂弟,自然不需太客气。

  门子看一眼院子里面,小声道:“家里大少爷闯了祸,现在大爷回来要收拾他呢。”沈潍虽然现在掌着铁甲军,但御林将军一直空缺,所以前些闱的警备便由他负总责。好在他是多年的御林将军,指挥起御林军来倒是得心应手,并没有耽误什么差事。

  他带着一部御林军一直在国子监外面守候到初五这天,直到阅卷结束,秦雷进面圣以后。这才撤去对国子监的防御。命令军队各自回营。他则气冲冲回家,要质问那不肖的混账东西。到底为何不去参加大比。

  石敢听了门子的解释,便去向秦雷禀告。

  秦雷笑道:“这样也好,省的我动手伤了情。”便阻止门子进去通报,下车步行往后院走去。穿过几道回廊、绕过后院微绿地假山,便听到沈潍低喝道:“逆子!还不给我跪下!”秦雷赶紧停下脚步,探头往里看去。只见院子中,铁甲将军沈潍正手持一戒尺,怒气冲冲的站在沈子岚面前,仿佛随时会将他按倒暴扁一顿一般。

  沈子岚却不怕他,冷笑一声道:“你打呀!我倒要看你敢不敢打?”秦雷心道:这小子不会傻了吧,老子打儿子还有不敢打的?

  看起来沈潍也是怒不可遏,只见他手中的戒尺微微颤动,声音也变得暴怒起来:“我是你爹,有什么打不得的?”

  沈子岚倔强的昂着头道:“我不认!”

  秦雷听了,咋舌道:“这小子莫非是魇着了?怎么如此二乎?”说着便闭上眼睛,等待戒尺劈里啪啦着的声音。

  可等了许久也没听着什么动静,再睁眼时,却见沈潍已经丢了手中地戒尺,颤抖着指向沈子岚,面哀伤地嘶声道:“十八年的辛勤养育,竟然换来一个我不认!,你怎么如此…忘恩负义呢?”话语中的无力本没法掩饰。

  沈子岚体微微一晃,他清晰受到良心的谴责,刚想软化下来,却想起太子哥说得…会闹得孩子才有糖吃,所以他要闹,闹大了好吃糖。想到这,便重新抬起头,脸倔强的与沈潍对视。沈潍被这冥顽不灵的畜生气的双手发抖,却怎么也抬不起手,真格教训下这小子,只能斗牛似的与他对视,看看谁最先用目光杀死对方。

  看了这一幕,秦雷也觉到这两父子之间的怪异气氛,知道此时不是面地时候,便轻手轻脚退了出去,走另一条小径往沈老爷子住的小楼去了。

  却听说老爷子吃了葯刚睡下,秦雷只好原路退回,正好碰上沈夫人的贴。见到是五殿下来了。那侍快无比的将他进沈夫人住的楼里,径直往卧房去了。

  “这不好吧…”秦雷颇有些踯躅道。

  那侍看上去有三四十岁,闻言掩嘴笑道:“不妨事。您又不是别人。”

  秦雷心道:这一家人怎么都怪怪地?我不是外人,难道是内人吗?翻个白眼,便跟着进了内室,见到了卧病在地沈夫人。

  但见沈夫人美丽地面庞明显有些憔悴,几缕头发向下垂着,巧妙地挡住额前地淤青。看着秦雷进来,沈夫人着实喜出望外。欣道:“雨田来了。”

  秦雷看着沈夫人手腕上包扎的纱布,轻叹口气道:“舅母,子岚到底发得什么疯?”

  沈夫人哀伤地叹息一声,凝神看了秦雷半晌,突然展颜微笑道:“小孩子荡胡闹而已,不碍事的。”说着便招手让秦雷边,拉着他的手仔细端详起来。

  秦雷不是很习惯让人牵住自己的手。但在这个妇人面前。他却强忍住了心中的别扭,干笑一声道:“舅母的伤口无碍吧?”

  沈夫人微笑着摇摇头,柔声道:“舅母不要紧,倒是你,看着瘦削了些,气也不如过年时好了。”

  秦雷轻笑道:“这些子在贡院里熬着,吃喝睡觉都不如家里熨帖,过两天就好了。”

  沈夫人心疼道:“可要惜自个。”便要吩咐侍张罗着备饭,秦雷赶紧笑着阻止道:“方才在里用过了。再吃晚饭却有些早。”

  沈夫人这才作罢,却又让人为秦雷取来冰苓燕窝,看着他吃下三碗才算完事。

  三碗燕窝下肚,秦雷抚着肚子笑道:“这下晚饭也不用吃了。”

  沈夫人慈祥笑道:“年轻人长子,就是要多吃些。”说着又对那侍道:“去把我做的裳拿来。”

  待侍将一个包袱取来。沈夫人接过打开。从中取出一湖蓝衫道“年里闲来无事,给你做了裳。也不知合适不合适。”说着面带乞求道:“穿穿看看吧,不合适我再修改。”

  对于这份热情,秦雷着实有些手足无措,但他惯不是不识好歹之人,只好顺从地跟着侍去屏风后换上,却发现那裳长短大小正合适,便仿佛量裁剪的一般。秦雷不由好奇道:“舅母可是去问过孩儿的裳尺寸,怎生如此合适?”

  沈夫人见果真合适,不由拊掌欣道:“若是给别人作,自然要量体裁,但你的形便印在舅妈脑海中,万不会有丝毫出入的。”

  能有人对自己如此上心,秦雷也很兴,发自肺腑的笑道:“还是舅母对我好。”他只是一句简单的称赞,却顿时把沈夫人地双眼说红了,轻声哽咽道:“舅母是对不住你地。”

  秦雷心中苦笑道:这一家人是怎么了?儿不像儿、爹不像爹的,就连也不像自己儿的…倒像我的一般。

  沈夫人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用手绢擦擦眼泪道:“舅母还给你做了鞋,不薄不厚的,正适合这时节穿。”说完便从枕头底下出一双缎面的布鞋,双手捧到秦雷面前,轻声道:“试试吧。”

  秦雷是不穿布鞋的,他嫌穿这个硌脚,也许是达官贵人不用走道,是以鞋底都普遍太薄了…而这显然不适合他每天的大运动量。

  只是为了不拂沈夫人地好意,他才勉强穿上,在地上踩了两脚,却发现底子竟异常厚实,走起道来十分舒服,不由赞叹道:“这鞋很养脚,也是舅母做的吗?”

  边上伺候的那个中年侍笑道:“这千层底正是我家夫人一针一线纳得,用上功夫自然会舒服。”

  沈夫人笑望着秦雷道:“知道你走道多,所以鞋底多下了功夫,却也没有千层。”

  秦雷在地上蹦两下,点头笑道:“确实很舒服,谢谢舅母了。”

  沈夫人摇头笑道:“咱俩还要说什么谢?”

  秦雷笑着挠挠头,心想怎么谢一下呢?便让石敢把那竹杖拿过来,递到沈夫人手中道:“这是父皇给我的,说用来管教子岚弟,便做个顺水人情。送给舅母了。若是家里长辈娇惯着,您就只管打,只要这杆子没断。那都是奉旨管教的,谁也阻拦不得。”

  他见沈潍拿沈子岚一点办法都没有,顿时想起了大观园里地宝二爷,若没有贾母护着,还不知要多挨多少顿打。眼下看沈子岚这种情况,似乎也是有个贾母似地老祖宗护着的,便好心拿那杖子给沈夫人。

  沈夫人哭笑不得地接过杖子。搁在一边,微微嗔怪的看他一眼,微微笑道:“就会作怪!”说着握着他的手问道:“孩子,再过仨月你就十八了,这可到了大婚的年龄了…可有心意地郎,说与舅母听听?”秦雷心道,人就是八卦。借着挠头回手。干笑两声道:“怎么着,舅母能帮我说媒吗?”

  沈夫人微微笑道:“又何不可?正当其人呢。”说着慈祥笑道:“到底是哪家姑有福,能消受了我们家雨田?”

  秦雷一想也是,便借着这机会,让她把话传到昭武帝耳朵里去,但话到嘴边却又犯了难,心中暗暗道:若是把情况一清二白说明了,他们必定要我两者择其一,到时候岂不是为难?还是等着立个大功。请求父皇通融一下吧…如果可以通融的话。

  想到这,他便收起心思,口中遮掩道:“哪有什么心上人呢,孩儿过几便要去京山营筹备军演了,哪能将心思放在别处呢?”

  沈夫人微微意外道:“刚回来就要走?”

  秦雷撇嘴笑道:“都回来三个多月了。哪能算刚回来呢?”说着愁眉苦脸道:“在京里这段时间。都快把我憋死了,再不出去透透气。怕是要发霉了。”

  沈夫人掩嘴开心笑道:“这孩子惯会作怪,人家的孩子一辈子不离京也是大有人在地,也没听说谁就发了霉。”

  秦雷耸耸鼻子道:“人和人不一样,有人就喜刨坑钻窝,有人却喜四处游逛,格使然尔。”印象中,这应该是他于沈家舅母第一次单独谈话,却是想不到的融洽。不知不觉间,起初的生分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如鱼得水的自在

  沈夫人温柔笑道:“你是要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舅母懂这个道理,可是到了年纪就该成个家了,我…你父皇母妃还等着抱孙子呢。”

  秦雷呵呵笑道:“不急、明年吧,等着军演结束了,再央着舅母帮忙。”

  沈潍乃是铁甲将军,沈夫人自然知道此次大军演要持续到明年这个时候,微微笑道:“那总该有个谱,舅母先帮你打量着吧。”

  秦雷见她来了劲,连忙求饶道:“心里确实没个轮廓,明年再谈吧。”害怕沈夫人说起来没完,他便起告辞。

  沈夫人知道他事多,有些失望的要起相送,秦雷连忙阻住,笑道:“舅母子不好,就不要起了。”说完便小跑着离去,却不给她相送的机会。

  望着秦雷消失地背影,沈夫人摇头苦笑不已,刚要重新躺下,却见他又急匆匆折回。沈夫人笑问道:“却又忘了什么?”

  秦雷不好意思笑笑道:“陛下说,让子岚去御林军报道,方才我忘说了。”

  沈夫人点点头道:“知道了。”说着有些担心道:“知道要他去做什么吗?”

  秦雷摇头道:“这倒没说,但听父皇的意思,似乎是要磨砺磨砺他。”怕沈夫人舍不得,他又轻声道:“其实子岚也该正经锻炼一下了,况且御林军又是舅父的老部下,不会让子岚吃亏的。”

  又与沈夫人介绍几句御林军的现状,秦雷这才离了沈府。-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