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 第三八三章 刺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权柄  作者:三戒大师 书号:4710 更新时间:2012-12-8 
第三八三章 刺
  许由在房间的阴影中静静坐了半晌,他的双眼盯着从窗进来的一缕阳光,身子一动不动,呼吸也放得极缓。期间不少人上上下下,却很少有人发现他的踪迹。

  随着时光流逝,地上那道光线的颜色越来越柔和,终于移动到了他身上。那橘黄的光线经过弓反,居然变成了鬼火一般的幽幽紫,令人不寒而栗。

  轻微的上楼声响起,起先给他箭的那个黑衣人,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有最多两刻钟,目标就要出现了。”

  许由点点头,一言不发的坐在角落里。

  “半截木头…”那黑衣人轻声咒骂一句,又沉声道:“我们已经布置了足够的高手,可以那人暴在你的程内,你能保证绝杀吗?”

  许由又是轻轻点点头,仍旧一言不发。

  黑衣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在他面前唱独角戏,使劲腮帮子,自顾自道:“若是不准怎么办?他们不可能再给第二次机会的。”

  许由轻轻咳嗽几下,伸出修长而稳定的右手,在桌上屈指一弹,只听哎呦一声,便见那黑衣人捂着鼻子惨叫起来。

  楼下的高手们闻声爬上来,有的拔刀拽剑,朝着许由怒目而视;有的将那黑衣人搀扶起来,关切问道:“管事大人,您怎么了?”他们虽是高手,却也要养家糊口、买房置地,所以对文家的管事还是很殷勤的。

  那管事大人一个劲的哎呦道:“快看看我鼻子怎么了?”待他放下手,众人便看到他鼻尖上嵌着个白点,凑近了一看,才发现那居然是颗米粒儿。只见那米粒已经深深嵌进了管事的鼻子,众人不齐齐倒一口凉气。心道:这病汉对力道方位的掌握已经出神入化了。

  屋子高手再无人愿意招惹他,只是将管事鼻子上的米粒取下,止住血了事。

  那管事地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嘶声笑道:“许先生有如此神技。主公大事可成矣。”

  “我只一箭…”许由终于开口道。

  残如血,映得天边一片彤红,也将马车的影子拉得老长,车轮碾过地面,发出有节奏的咯吱声,让人听了昏昏睡。

  看看道边的景致,眼见着京都在望,秦雷吩咐道“快到中都了。叫黑甲骑兵转回吧。”

  石敢恭声应下,对骑兵头领做了个撤退地手势,那头领点点头,便将骑兵们打发回去,自己则策马凑了过来。

  到得秦雷面前一丈处,那头领摘下头盔,却是黑甲骑兵副统领俞钱。便见他向秦雷恭敬行礼后。吐吐道:“王爷,明是属下老母七十寿诞,属下想…”

  秦雷闻言高兴笑道:“可喜可贺啊,准你两天假,十一号再回营吧。”这就是双主官制的好处,一个有事,另一个便可以随时补上,丝毫不影响队伍的日常作训。

  俞钱快的点点头,恭声道:“多谢王爷。”便离了黑甲骑兵。随扈在秦雷身侧,与他一道往京里去了。

  秦雷又与几人说笑几句,见城门再往,不被外人认出,便下马上了永福的銮舆。许是白里玩得累了。车厢里静悄悄的。只见永福靠在诗韵身边沉沉睡去,若兰和云裳也不是点着头。看起来十分困倦。

  若兰几个看着王爷上,来刚要起身相。秦雷轻声微笑道:“且睡着吧,不用管我。”朝三人笑笑,便在云裳对面坐下。

  云裳见他与自己四目相对,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垂首小声道:“王爷有何贵干…”

  秦雷见她如此腼腆,不由轻笑道:“几不见,乔小姐怎么生分了许多?”

  云裳心中娇嗔道:这人,就爱作人。面上还要羞羞道:“民女一向如此…内秀。”听得边上的若兰忍俊不,一声轻笑道:“这里横竖没有外人,云裳妹妹何苦要装作不呢。”

  云裳不好意思的去挠若兰地,两人正笑闹间,便听得外面一声凄厉的警哨响起,紧接着便是轰隆一声震耳聋的巨响,震得沉重的銮舆都微微一跳。

  秦雷面色骤变,沉声道:“投石车!”这时车门被猛地拉开,石敢焦急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嘶声叫道:“都下来!敌人有抛车!”一边说,一边伸手就要把秦雷往下扯。

  秦雷却不理他,一边冷静道:“云裳带着若兰,石敢带着锦纹,下车!”忽得站起身子,两步蹿到车厢尽头,抄手将永福和诗韵两个一齐抱起,大声叫道:“抓紧我!”两位姑娘赶紧乖乖伸手揽住秦雷的肢,便感觉腾云驾雾一般,被他抱着往外跑去。

  云裳也抄起若兰,石敢也拉住靠门的锦纹,往车门冲去。

  离门最近地石敢两个刚下了车,便见一个磨盘大地青石块凌空飞来,正砸在銮舆顶上,顿时将那千年楠木所制的车顶砸出一个大窟窿来。

  车厢里的秦雷只感觉车顶一阵呼啸的风声,大脑嗡的一声,便将全身力气灌注于双腿,猛地在地上一蹬,便带着两个女孩向前飞了出去,空中还不忘收紧双腿,反转身子,让自己离着危险尽量远一些,并且背部先着地。

  刚飞到半空中,就感觉整个车体猛烈的一抖,伴随着銮舆要散架了一般的呻声,巨大的石块砸破车顶垂直落下,又将车底穿。而那大,距离秦雷的双脚不足一寸…

  待巨石将銮舆砸得一颤后,秦雷地背部才狠狠的撞在车壁上,那巨大的反冲力。让他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便了出来,将怀中永福地白色衣裙染上密集的梅花。一时间再也无法使出半分力气。

  诗韵和永福惊魂未定,便见着秦雷吐血。又吓又心疼,齐齐尖叫一声,便泪面地伸出双手,一人拽着他一支胳膊,使劲把他往车下拖。

  秦雷心急如焚,想要让她们先走,一张嘴却又吐出一口血来,只好眼睁睁地任凭两人摆

  两人一个是养尊处优地千金小姐。一个更是病体犹怜地娇贵公主,平里手无缚之力,此时却将秦雷这一百三四十斤的身子硬生生拖到了车门口。

  这时云裳和石敢折返回来,两人见状大惊,石敢慌忙替下两位姑娘,将王爷从车上拖下来,云裳也将诗韵永福两个拽了下来。

  众人刚离开车。又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把已经接近散架的马车彻底砸成了齑粉。

  经过这番折腾,秦雷也终于回过神来,方才他只是一时血气,并没有受内伤,所以头脑和身体都还算清晰敏捷。

  定睛一看四周的黑衣卫已经从短暂的惊慌中恢复过来,正在层层结阵。再往外看时,便发现此处乃是刚进城门不久的街道上…一群黑衣人已经趁着方才地混乱冲杀了过来,这些人动若兔,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与外围的卫士战在一起。而黑衣卫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将手中弩弓上弦。

  秦雷这方的反击是由俞钱开始的,这个王府第一神箭手临危不,早将鞍下的铁臂弓取下,弯弓搭箭行云水,抬手便是一箭。正中冲在最前面的敌人咽喉。那黑衣人连出生惨叫都没有,便直地摔倒在地。气绝身亡。

  黑衣卫们也回过神来,最前面地一排纷纷抛下手中弩弓,齐刷刷的出唐刀,一往无前的上对面的敌人。他们能感到敌人的强大,但他们毫不退缩,甚至毫不躲闪,根本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倒在敌人刀剑之下。他们只是稳定而凶狠的劈出石破天惊的一刀,不求自保,但求杀敌。

  面对着黑衣卫不顾死活的打法,刺客们迟疑了,他们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打手,且被告知只需将目标任务到正对小楼地地方便可,却没有必要与对手死磕,

  有了这种想法,刺客们纷纷撤回刀剑,格挡住黑衣卫的进攻。

  狭路相逢勇者胜!一招得手之后,黑衣卫们状若疯虎的呼喝着,更加凶猛的进攻起来,他们要为后面的同袍赢得哪怕是几息地息布置时间,好将阵型地威力发挥出来。

  明显技高一筹的刺客们,又是有心算无心,居然被挡在了阵势之外,这让城头观战地刺客头领恼火异常,他们必须在一刻钟内结束战斗,否则便会被闻讯赶来的御林军剿灭,这是刺客头领不愿看到的。

  想到这,霾的刺客头领咬牙道:“下城!”他身后几十个身着红色软甲的刺客,便毫不犹豫的顺着一早已绑好的绳索,从城门楼上降落下来。

  黑衣卫们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的敌人身上,还要留神远处不时袭来的巨大石块,还没有顾得上对后阵展开防御。待听到身后的破风声已然来不及转身,猝不及防间,只来得及调转身形,便被几十个一身血红的刺客抄了后路,双方相距不足三丈。

  卫士们的弩弓虽然已经上弦,却只出一箭,且在游鱼般灵巧的刺客面前,效果不甚理想。只倒三五个,便被敌人迫近,不得不弃弩刀,与对手展开白刃战。

  这些红衣刺客不似黑衣刺客那般怕死,疯狗一样与黑衣卫猛打猛冲,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防守。卫士们锋利的唐刀劈下来,总能带走红衣刺客的一截胳膊或者半边脑袋。但与此同时,红衣刺客手中幽蓝的兵刃也能刺穿黑衣卫的铠甲,兵刃继续突刺,有的被贴身软甲挡住,有的却连软甲也一道刺破,给卫士们身上留下一个不算太大的伤口。

  但这伤口是致命的,中者无不立毙!

  只一个回合,便有七八个红衣刺客倒底。而黑衣卫也折损了三五个。

  双方顿时杀红了眼,野兽般嘶号着,稍微稳定住身形,便第二次杀在一起。又有七八个红衣刺客倒底…而黑衣卫,也折损了三五个…

  看到这惨烈无比的一幕,秦雷地心都要碎了,这是自己的黑衣卫啊…最铁杆的兄弟、最忠心的手下,最珍贵地骨干呀…

  哇地又吐出一口血,秦雷的双眼瞬间变成血红色,嘶声咆哮道:“黑衣卫,给我杀光这帮畜生!”也不擦拭嘴边的鲜血。他便伸手往间一…却捞了个空,这才发觉,今居然没有携带佩剑。

  石敢赶紧将自己的佩刀奉上,秦雷一把拿过。石敢却不松手,而是沉声劝谏道:“此地不宜久留,请王爷速退,”他知道秦雷的脾气。又加一句道:“不要让兄弟们的鲜血白!”秦雷微微一愣。却旋即咬牙切齿的一把推开石敢,大声咆哮:“你保护公主转移。沈乞,带你的人,跟我来!”理智告诉他,自已应该撤退,保住小命要紧;但他浑身地热血已经沸腾,除了理智之外的所有一切都控制着他。除了一往无前的冲上去,根本没有别的想法。

  石敢还要阻拦,却被秦雷一脚踢开。顿时将他踢了个趔趄。借着这个空,秦雷便倒拖着兵刃,身先士卒的向阵后冲去。

  见到如杀神降临一般的王爷,黑衣卫们的士气一下子提高到了顶点。沈乞带着本队嗷嗷叫着紧紧跟了上去,见一切无法改变。石敢也只能跺脚转身。护卫着永福公主几个往安全地地方去了。

  所谓主帅拼命,三军用命。在秦雷疯狂地激励下,黑衣卫的战力硬生生提高三成,顿时将红衣刺客的气势打下去。但那些刺客显然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么是恐惧,他们完全用身体接黑衣卫的刀剑,只为了递出那致命的一击。一时间虽然损失惨重,却毫无败退的迹象。

  城头上的刺客头领呼吸重起来,与前阵截然不同的血腥刺着他的神经,刷地间长刀,嘶吼一声道:“所有人都下去!”说着便疯了一样攥着绳索一跃而下。见到头领大人的勇武,他身后的一百多红衣刺客也疯狂了,纷纷拽住绳索,噼里啪啦下饺子一般落下城头,向着战团冲去!

  这股力量的加入,顿时让双方的实力重回均势,战事又惨烈地胶着起来。

  贴身卫士们想要保护王爷,但双方犬牙错,哪里能够面面俱到,还是有人杀到了秦雷面前。

  秦雷咆哮着双手砍出一剑,与对手地长剑啷相,迸出一连串火星,也震得他内肺隐隐作痛,但见他呲牙咧嘴的惨叫一声,身下却伸出黑脚,正踢在对手下。那红衣刺客虽然牙硬,被踢到要害却也只能唔呀一声,虾米一般弓下身子,被秦雷反手一刀,割掉了好大地头颅,鲜血匹练般得涌而出,将秦雷全身染得如地狱杀神一般。

  黑白无常狂笑着收割着廉价的生命,天神佛不忍的闭上眼睛。

  每一次呼吸,都有鲜活的生命陨落;每一次呐喊,都有旺盛的灵魂消逝。

  这哪是一场刺杀,真正的战阵厮杀也比不过它惨烈吧…

  这分明是修罗场-- WwW.N6Xs.coM
上一章   权柄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权柄》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权柄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权柄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